笔趣阁 > 医路坦途 > 263 张院又请客了

263 张院又请客了

 热门推荐:
    在边疆,特别是草原上,季节变化有时候不是按照年来计算的,比如一天之内,从大雨能下成大雪。一点都不夸张。

    如果有一天,茶素街头的牛羊忽然价格上扬,都不用考虑,绝对是高山草甸上不是夏天下了雪,就是冬天雪太大。

    张凡家里最近就是这样,天天顿顿都是羊肉。老头老太太们饲养了羊群,准备发财。

    对于这种事情,张凡从来都是不发言的。赚不赚钱的先不说,就是为了让老头老太太们有个锻炼身体的地方。

    结果,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大夏天的谁能想到会下大雪,也没准备多少饲料,就指望吃青草了。然后,连冻带饿,几十头羊全成了冻羊肉。

    “早餐羊肉汤,中午炖羊肉,晚上又是黄焖。最近生活有点好啊!”

    他们都没给张凡说这事,可天天顿顿的羊肉,变着法吃也消化不了啊。

    晚上回家一看,一锅的黄焖。张凡都快降不住了。而且夏天的羊肉不好吃,正在长膘育肥阶段,吃起来怎么都有种强制塞牙的感觉。

    邵华嘿嘿一笑,“你知足吧,有羊肉吃,还叫唤。爸妈他们来了以后,可不能说。”

    “怎么了?”张凡问道。

    “高山草甸下大雪了。老头老太太们饲养的羊差不多冻没了。几个人这几天心里都不好过!”

    “人没事吧?”

    “没事。他们要去上山,让我给拦住了。”邵华又给张凡盛了一个大骨头。

    “那就行,人没事就行。羊也冻没了,不行让老头老太太们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等天气好了,再回去。”

    “穿皮大衣的全冻没了,穿羽绒服的倒是一点问题没有。羊没了,还有一群鸡鸭鹅。他们绝对不会回来的。”

    “你这样不好啊,听着有股子幸灾乐祸的感觉!”

    张凡笑了笑。

    “别胡说!”说完邵华又说道:“薰衣草马上要开花了。最近我有点忙。要联系旅行社,联系摄影室。等着吧,以后姐姐养你!”

    邵华红扑扑的脸蛋,有点叱咤江湖的感觉。

    “行,我以后就吃软饭了!”张凡都没当一回事。“发财不发财的先放一放,你抽个时间,反正家里的羊也没了,你给老人们把车提回去。

    他们驾照也拿到手了。”

    “嗯,行。”

    “明天能不能不吃羊肉了。实在消化不了了。”看着一盘子的黄焖羊肉,张凡都开始发愁了。

    “冰箱里面满满的,而且还有两只放不下。送人吧,是冻死的羊肉,拿不出去。扔了吧,可惜。所以,明天还要吃!”

    平时吃羊肉,几百块钱感觉没多少肉。可这几天,真的是让张凡吃郁闷了。

    “吃不完的。咱两怎么吃都吃不完,明天在家做顿羊肉大餐,我联系点朋友来吃。”

    张凡开始想辙了。

    “李辉,忙啥呢?”

    “哟,张院!想你呢,在家抱娃呢。有事?”

    浪子不能回头,一回头都感觉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现在下班就回家,回家就抱娃,空间里面全是晒娃的照片。

    “我爸妈和老丈人丈母娘养的羊冻死了,也不好意思送给你们,不过黄焖起来味道还是不错的,明天来吃。我请客!”

    “哈哈,张院请客,稀奇啊。行明天几点,能带家属不?”

    张凡请的是医院的同事,王亚男、李辉、王子鹏、许仙、薛晓桥、马逸晨还有吕淑颜他们,算是给进修的这帮人接个风。

    进修的人一个不拉的全回来了,这给张凡太提气了。

    花公家的钱,宴请他们,张凡心里过意不去。花自己的钱,觉得好像有点亏。哎,就是这么一个小气吧啦的。

    张凡要请客,还是在家宴。

    乖乖,市医院都震动了。

    谁不知道,马上要确定去丸子国进修人员的名单了。

    上次去进修,张凡就提前请客了。

    现在又要请客。

    有想法的人都急了。怎么都要想办法参加进去啊。

    “李辉,忙呢?写病历呢?你们呼吸科就属你病历写的好,我们主任都让我们拿你的当模板!”呼吸科,内分泌的王红来找李辉了。

    当年,李辉是王红的天字第一号舔狗。结果,后来才知道被人玩了。

    可舔狗就是舔狗,再改变,骨子里的舔性还是没办法变的。

    原本李辉看到王红后,还是绷着的,一副老子很清高的架势。

    结果,一听王红好听的声音,李辉坐不住了。

    “哪里,也就写病历的时候思考的比较多。比如系统性,一个疾病不能单纯的思考呼吸系统,比如慢阻肺,这个疾病影响的系统很多。从心肺到消化甚至能影响到内分泌”

    李辉说的嘴角的白沫都出来了。

    王红智商高不高,不好说,但情商相当的高。

    听着的李辉废话,她一副见了大天的表情。都不用说话,两手托腮,小嘴一噘,红红的嘴唇,李辉酒都不用喝就醉了。

    越说越激动,李辉这会都感觉自己是老胡附体了。

    “求你个事!”看着情况差不多了,再不能点燃了,不然不知道出来个啥事。王红抓住机会,说了一句。

    “你说,你说,你说,只要办到,一定给你办的妥妥帖帖。”李辉还没反应过来。

    “听说明天张院邀请你吃饭了,我也想去,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你不会推辞吧!”

    晴天一道旱天雷啊!

    轰的李辉里嫩外焦。

    “你不会真的要拒绝我吧!”王红的表情楚楚动人,眼泪都好像在打着转。

    已经成了少妇的王红,比少女时代更是丰腴了一些,情商更是高了不少。

    三句话,顶的李辉都上了房。

    张凡是他再茶素唯一且最后的关系了。自己娘家这大舅子哥是多,一个赛一个的身体好。可都是一般的老百姓。

    现在舅子哥们倒是求他的时候多,什么朋友住院,亲戚看病。要是想让他们帮忙,除了体力活,其他的也指望不上。

    所以,他对张凡的关系相当的重视。

    舔狗归舔狗,李辉这玩意就是脸厚。

    王红觉得已经拿下李辉了,结果李辉的脸从红到白然后青,最后恢复,都做好准备感谢感谢他了。

    结果,李辉笑着说道:“哪里邀请我了,是人家张院的夫人邀请的我老婆,我是搭间,我是作陪的。没哪个权利啊!

    你是不知道,她们两关系好的很。我不行”

    王红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李辉,然后一句话都没说,站起来就走。

    干净利落!

    然后李辉心虚的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当老师的老婆太难对付了。

    原本想利用利用李辉,结果这家伙现在变聪明了。

    王红只能通过自己老公了。

    他老公在政府的一个职能科室,是一个比较年轻的领导,和青花有业务往来。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托了青花的一个副总给张凡打电话。

    这可不是空口白牙的,以后绝对要还的。

    王红这样。

    其他有上进心的人也想着办法。

    “张院请客了!”一对在医院上班的夫妻下了班,在床上聊天。

    “哎,看来去丸子国学习的名额要确定了要不咱给张院送点礼?”

    在病理科上班的老婆靠在老公的身上,心里也纠结。

    自己老公在泌尿科,一直如同一个隐形人一样,人老实,所以以前的时候,什么好事都轮不到他。

    “哎,张院缺什么啊!你没看普外的老陈和老宋,跟着张院去了趟国外,霸道都买了。要不是张院开的是酷路泽,估计他们绝对买酷路泽了。”

    “哪怎么办?你的业务现在到瓶颈期了,岁数也不小了,现在张院就喜欢用年轻人,你机会不多了。”

    病理科的老婆心里挺难受。自己男人什么都好,照顾自己,也不沾花惹草,就是有点太老实,从来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就连见到领导都是憨厚的一笑,一点不会来事。

    “看吧,说不定张院”男医生自己觉得都有点不相信。

    张院请客了!

    医院里,不光一般的医生心动了,就连陈生都打电话了。

    “张院,最近二院的业务明显多了不少。我就按照您的指示,从上到下,努力提高医疗人员的服务质量”

    张凡听着听着不对头了,陈生一本正经的好像是在汇报工作,其实全是废话。

    “有事说事,我洗羊肉呢。忙呢!”要请客,张凡不能让自己老婆一个人干,所以他也撸起袖子操办着羊肉。

    “周末您有时间没,我想请您吃饭!”

    “行了,我懂了,家里的羊肉是冻死的,想找点年轻吃货,就没叫你,你要不嫌弃那就来吧!”

    张凡解释了一句。

    “我就爱吃个冻羊肉,特别”

    “好了,明天下午来家里吧。谁还想来,你把握好名单,人多家里坐不下。”

    “好嘞!”陈生笑了。

    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开口要求,张院绝对会给面子,但怎么都有点好像持宠而娇的感觉,这种虽然是废话,但能让领导舒服。

    老居,居马别克也要来。

    傲娇的老居现在对张凡是彻底的认可了。

    因为张凡不揽权,他没想到,张凡竟然打了报告提名他和陈生当副院长。

    这让老居心里哪点傲娇在张凡面前一点点都没有了。

    所以,现在他也积极靠拢。

    “一个死羊肉,一个两个的非要凑!咱两人搞不定了,人越来越多了!”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的人要来。

    张凡对邵华说道。

    “来就来呗,羊肉挺多的,好几只呢。你也别干了去收拾收拾,我让我表哥和表嫂来帮忙。”

    邵华一听医院的大批人马要来,立马阻止了张凡继续洗羊肉的干活。

    邵华也不弄了,给哥嫂打了电话后,她赶紧收拾房子。桌子上摆上干果,弄了鲜花,地面是擦了又擦。忙里偷闲的还要指派张凡穿上合适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