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尸王朝 > (82)劫狱3

(82)劫狱3

 热门推荐:
    这已经是展开图背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进去的时候已经五天了,陈襄这边可是丝毫不知道展开图因为这个莫须有到底遭了多少的罪。

    不过现在陈襄管不了那么多,因为这两天陈府上下正在张罗着,因为即将有大事要发生。

    “到了,到了……”

    候门的小童在门口就开始吆喝着,他迈着不大的步子朝着陈府里长长的长廊。

    虽然这声音听起来非常嘈杂并且时而会让人心烦,可是在这个孩子的所到之处,每个人都会看着他幼小的身体而露出会心的微笑来。

    “来了,来了!”

    那一遍遍的呼唤声让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管家还是婢女都在口中一遍遍的默念着,紧接着他们立马行动起来,加快了自己手中的忙碌。

    “来了,来了!”

    听到呼唤声的陈襄赶忙走出了房门,望着那个奔跑的孩童,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随后带着自己的妻子走出了房门。

    在外面,漫步过长廊,他们两位上了年纪的夫妇彼此搀扶着。

    陈襄的妻子丁氏,她是前任左丞相丁佩之女,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虽然现在陈襄已经成为了左丞相,可是对于丁家的敬重,还是全部算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哪怕是再走路,陈襄都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丁氏走路。

    “襄。”丁氏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都说这九九重阳团聚的日子,可是这大郎二郎一出门就是五年。唉!”

    说着说着,这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竟然开始抽噎起来,只见她低下头去,用手持的手帕不断擦拭着自己眼角的泪水。

    “夫人,莫要悲伤!”看到丁氏在哭泣,陈襄连忙安慰,并且从丁氏的手中接过手帕,亲自为丁氏擦拭眼角的泪水。“每逢佳节倍思亲,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光是咱们的孩子要从江宁府回来,更何况外面还有我们请来的客人……”

    说到这里,只见门外高朋满座,还有不少带着礼物前来祝贺的,礼品都在门口堆积如山,王管家可算是有的忙活,家丁们将那成箱成箱的礼物搬到内府里面,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远远达不到外面的宾客送来的速度。

    庭院百步见方,里面摆起的方桌就有足足五十多张,前来赴宴的宾客们更是都是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僚们,他们有的身处内殿,此时正是想要选择站位的时候。有的在外殿的台阶之外,抬起头来,窥探着那洞开的朱红大门,只是为了能够在哪怕五年十年之后,能够瞪上台阶,走进那朱红色的大门。

    “呀,这么多人呢!”走过长廊,当看到眼前这么多人的时候,丁氏不由得惊叹了一声,随即用责备的口气对陈襄说道:“这重阳团聚之日,你邀请了这么多人家,你是团圆了,人家呢?”

    对于丁氏的不满,陈襄笑着回道:“唉,夫人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这九九重阳,团圆,图的就是热闹,更何况这一个个拖家带口的,在家吃是团圆,在这吃不也是团圆嘛!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一家几口吃饭戏耍是独乐乐,这幕僚一道可不算是众乐乐嘛!”

    “你这厮,以前就是这么油嘴滑舌,原本以为上了年纪会有所收敛的,哪曾想这把岁数了还这么老不正经!”丁氏捂着嘴巴呵呵直笑,她像是知道陈襄的意图,反而是直接开口戳破了陈襄,“想必是琢磨着二郎还未迎娶,所以乘着九九重阳二郎返家之际,琢磨着看看谁家的大家闺秀合适,准备做个顺水人情,成了一门亲事吧!”

    “还是夫人懂我!”陈襄见自己内心的小啾啾被夫人丁氏一语道破,不由得露出一抹颇为无奈地笑容。

    这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时光,丁氏是看着陈襄一步步从踏入宫门,然后一步步走进外殿,继而是内殿,然后在内殿中一步步向前,最终从内殿的最外围走进了百官的最前排。

    在场的所有人头顶都插着一根茱萸,这是为了能够驱散一切不详。

    陈襄也从身旁婢女端着的木盘中拾起一束茱萸,并且将其小心翼翼地插在丁氏的头发之间,这么恩爱举动着实羡煞旁人,可是陈襄却显得落落大方,丝毫不害怕旁人的目光,他认为这是一种炫耀,一种赏赐。

    “丞相果然年复少年模样!”

    “郎才女貌,插上这茱萸,隐隐之间,仿佛像是见到了三十年前的二人。”

    台下是一阵称赞之声,让丁氏羞地将自己的脸藏在衣袖当中,陈襄也是红光满面。

    “来了,来了!”

    这时候吆喝声再一次响起,在场的所有人纷纷抬头望去,原来是陈家的两个公子回来了。

    大郎二郎站在门口,这兄弟俩一身紫色花服,头呆着一束茱萸,看起来精神极了。

    此时刚刚下地的大郎二郎也走了进来,众宾客们纷纷起身向着大郎二郎抱拳行礼,看到自己孩子的陈襄夫妇更是连忙起身相迎。

    二位公子春风得意,在一片恭贺之声中来到他们父母的面前,陈襄示意他们就坐,在场宾客推杯换盏,好不快活。

    可是在陈襄府邸后面的内狱当中,那个青衫道士确实如同雕塑一般立在看台上,因为食物的极度匮乏,林有白的这件事情严重打击了外面抓乞丐的可能性,所以现在不管是乞丐还是犯人,陈襄都弄不过来。

    没有人肉的供给,下面的那帮活死人们暴怒的行为越来越明显,他们不仅仅是相互啃咬甚至发现了那些看台上巡逻的士兵,他们拥挤在一起,试图靠着人踩人的方式挤上看台。

    “这个陈襄啊!”青衫道士微微摇头,对于这帮活死人的暴躁行为,这个青衫道士竟然像是入眼不看,充耳不闻,像是默许了这样的行为。

    “大师,大师,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听到动静的士兵持着火把,来到看台旁,他伸长了脖子望着下面的黑压压一片的活死人,不明真相的他只能望着这个青衫道士。

    哪曾想他刚一抬头,随即就看到青衫道士藏在斗笠下面的一双眼睛,他发誓是从来不曾见过这种眼睛,一个眼睛里面长着双瞳,四个瞳孔死死地盯着他。

    这个士兵愣了一秒,也就是这致命的一秒钟,他就被青衫道士青紫色的手一把抓住了脸,然后硬生生地推下了看台。

    “吼!!!”

    看到食物的活死人们集体狂暴起来,他们一拥而上,将落下来的士兵瞬间撕成碎片,啃噬殆尽,看台上,那青衫道士一双血红地双瞳,正紧盯着大快朵颐地活死人们。

    “丞相,丞相!”

    正在一片热闹之中,王管家急匆匆的来到了主要的座位上,那是陈襄所在的位置,王管家走上前来凑近陈襄的耳朵旁,低声细语了几句,霎那间,陈襄脸上的笑容凝固,紧接着阴云爬上并且布满了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