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赵尸王朝 > (152)步步紧逼3

(152)步步紧逼3

 热门推荐:
    在左相府中,王二提着长裤快步跑进了陈襄所在的主卧之中。

    这时候的陈襄正端坐在交椅上,由他的次子陈贞陪同,他一手拿着蒲扇,一手端着茶碗,里面有细细磨碎的上好白茶。

    在陈襄的眼前,只见一侍女端坐在古琴前,只见这侍女秀手纤纤,灵活地拨弄着琴上的每一根弦发出紧凑的音乐。

    紧接着,那脂粉铺面,泛起层层红晕,朱红嘴唇微启,露出银白皓齿,小口微张,声音如银铃响起,就听那侍女唱道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这个一词一句,陈襄听得仔细,就看到他双眼微闭,若不是那左手持着蒲扇轻轻地前后摇动,还真让人错以为这不过是一座雕塑。

    “贞儿。”

    陈襄不紧不慢地摇着蒲扇,最终在侍女唱到了最后一句时开了口。

    “父亲?”

    音乐停下,听到了陈襄的呼唤,陈贞连忙回过头来望着陈襄,为了表示自己对于父亲的尊敬,他刻意让自己的身体向前倾斜了几度,希望能够把父亲的教诲听得更加清楚仔细。

    陈襄将手中的茶杯端起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将空了的茶碗随手丢在一旁侍女端着的托盘上,接着快速摇动着蒲扇闪出呼呼狂风,带动着自己身上宽松地衣袍与长长地鼓舞随着风吹拂过的地方浮动。

    就看到陈襄加大力度,加快了扇风的幅度这个用力地扇了几下继而“咔”得一下猛然停止。

    “贞啊,你也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成长起来的,这么多年,我也是了解你很多,特别是我从小就要求你熟读各路经书,都说读了万卷书,就该行万里路,这么些年来,读书,行路,你都做了,按理来说眼界也是开阔了不少,那么你来说说吧,这个词,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

    “回父亲。”陈贞冲着陈襄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叉手礼,接着低头思索了片刻,说道“此词是前朝宰相欧阳修所写的一首《蝶恋花》,唱的是那闺中少妇的伤春之情,这上篇写深闺寂寞,阻隔重重,想见意中人而不得,下篇写美人迟暮,盼意中人回归而不得,幽恨怨愤之情自现。”

    “嗯,好一首伤春之歌,好一曲愤然之情!”陈襄手摇着蒲扇,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嘲讽之意,届时,就看到陈襄话锋一转,接着在脚下吐了一口口水,“我呸!”

    看到父亲陈襄对于自己的解释没有丝毫认同,陈贞有些慌乱了,不知所措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而让自己的父亲如此大动肝火,吓得他连忙站起身来接着对陈襄说道“孩儿一定是没有理解其中更深的意思,都怪孩儿才疏学浅,参不透欧阳相的词中意境。”

    “是啊,前人之心,你这个后人不下功夫研读,自然是不明白其中意思。”陈襄摇着蒲扇,冷哼了一声,随即解释道“这欧阳太师仕途坎坷,从小入仕科举,落榜两次,后受任将仕郎,老丈人身死,仕途失势被贬,写下此词,哪是什么怜惜人家少妇伤春,美人迟暮?分明是抒发自己郁郁不得志,痛惜自己一身才华没有得到应该有的施展而已,文人,舞文弄墨,哪里肯把话说得那么直白,人家直白的这么一说,你倒是直白的这么一听,也难怪,都怪你老爹我这一把身子骨在上苍。庇佑之下健在于人世,不然轮到你身世浮沉之后,兴许能够从中悟出什么来。”

    “父亲,父亲!”陈贞听到陈襄这话,吓得大惊失色,连忙跪下身去冲着陈襄郑重其事地拜了三拜,“父亲身体有圣人庇佑,本应该长命百岁,怎么能说出这样让为儿痛心疾首之话?”

    “嗨,痛心疾首!”陈襄低下头来看着正冲着自己行跪拜礼的陈贞,不由得苦笑两声,“这人啊,固有一死,这历代多少帝王位,试问哪个都是山呼万岁?不仅仅万岁没有,就连百岁都没有过,万岁万岁,天下的谎言最大可不就是万岁吗?”

    “阿郎,李鹏求见。”

    正在陈贞跪在地上没有理由起来的尴尬时候,王二及时出现,现在了陈贞的身后,冲着陈襄行礼,接着向陈襄汇报了情况。

    “李鹏?”

    这时候陈襄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一眼王二,很快就明白什么一般点头,然后招手示意那些侍女们退下。

    “好了,起来吧,我可没有什么怪罪你的意思。”陈襄低头看着他的次子陈贞,不禁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家中教诲,可是再平常不过了的,但是你为何如此惊慌失措?难道我这言语犀利对你来说是个责罚吗?”

    “不,不是!”陈贞连连摇头,接着缓缓起身,拍去自己身上的灰尘。

    “坐!”

    陈襄指了指陈贞刚才坐的座位,陈贞意会,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让李鹏进来吧。”陈襄对王二说“他一定是带了什么好的消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是!”

    王二领命,赶忙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只听到门外传来了沉重地脚步声,外加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