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夺唐 > 第三十七章 猎狐

第三十七章 猎狐

 热门推荐:
    此前这些突厥贵族少年想尽办法希望李恪能与他们比上一场,也好羞辱于他,可李恪却迟迟不松口,眼下李恪好不容易才答应了下场比试,他们哪有不应下来的道理。

    李恪一开口,他们便忙不迭地应了下来,倒是一旁的阿史那云看着的样子,心中却觉得有趣,显然,他们是落入了李恪的圈套。

    只见李恪道:“本王不善骑射,若是与你们比较射猎的数量恐怕是自找难看,这样子,本王知道在猎场东北角有一处深谷,谷中独有一种纯白色的雪狐,,我们便比试射猎这种雪狐,谁若能猎得雪狐,第一时间回到此处,便算是胜了,如何?”

    李恪一直口中自认不善骑射,若是单纯比试自然不是对手,可这种猎狐的方式便带上了许多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似乎李恪就有了取胜的机会,众人闻言,想了想,倒也像是李恪畏败,临时想出来的主意,便都点头应了下来。

    其实这哪是李恪临时想出来的主意,这是自打李恪从阿史那云口中知道康阿姆有意借此次春猎对付自己,设下来的一个圈套,只不过李恪要猎的不是白狐,而康阿姆。

    就在众人策马离去之后,李恪才骑着马,慢悠悠地离去,脸上不见丝毫的急色,与那些急着赶过去的少年浑然不同。

    阿史那云看着李恪风轻云淡的模样,也不禁觉得好奇。

    李恪这般模样的原因无非有二,要么是有必胜的把握,成竹在胸,要么就是丝毫不在意此次的输赢,根本没把这场比试放在心上。

    此时颉利也已经亲自下场围猎了,阿史那云左右无事,又好奇李恪的想法,于是也跟着李恪进了猎场。

    “看三皇子的样子,是有必胜的把握了?”阿史那云走到李恪的身旁,问道。

    李恪看着阿史那云好奇的样子,摇了摇头,笑道:“没有,半分都没有。”

    阿史那云闻言。不解地问道:“既然三皇子没有把握,又为何要与他们比赛猎狐?”

    在阿史那云看来,李恪提出猎狐的要求,想必是深思熟虑,早有计较的,怎的会毫无把握呢?

    李恪却指了指阿史那云的身上,道:“猎狐的想法是我从你的坎肩上得来的。”

    阿史那云低头顺着李恪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李恪指的竟是自己今日所穿的这件白狐坎肩,如此看来,李恪说的猎狐之事,也是他自己临时编凑出来的了。

    阿史那云问道:“看你如此轻松,莫非东北角并无可猎白狐的深谷?”

    阿史那云听着李恪的回答,只当东北向并无白狐可猎,只是诳了他们,最后自然也是难分胜负。

    不过李恪却道:“不,确实是有的,这一点并无虚假。”

    李恪的话叫阿史那云更加迷糊了,阿史那云不解地问道:“既如此,你还不快去,难道你不怕输了。”

    李恪道:“自然不怕。”

    阿史那云接着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我的猎物已经上钩了。”李恪一夹马腹,只留下这么一句叫阿史那云云里雾里的话,带着身后的几名侍卫,扬尘而去。

    纳吾肉孜节那日,李恪虽与阿史那云闹出了些不愉快,但两人终究没有撕破脸,阿史那云好奇李恪的计划,便也策马跟了上去。

    李恪见阿史那云跟在自己的身后,于是问道:“我去打猎,你也要跟着一起吗?”

    阿史那云道:“你若是真的去打猎我也不会跟着你,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方才李恪莫名其妙地同阿史那云讲了这些话,为了就是要勾起阿史那云的兴趣。

    李恪听了阿史那云的话,心中得意,但脸上却故意露出一丝为难之色,皱眉道:“此事我若带你去恐怕不妥吧。”

    李恪越是这么说,阿史那云就越发地好奇,越发地希望李恪能够带上她。

    阿史那云道:“你不带我去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若是如此,我可要告知父汗了。”

    李恪听到阿史那云要告知颉利,似乎一下子有些紧张了起来,忙道:“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告知可汗知晓。”

    阿史那云道:“你若是带我去了,我便不说。”

    阿史那云此前虽和李恪绊了些嘴,但她知道李恪不是恶人,倒也放心跟着李恪就这么走了。

    李恪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带上你自然没有问题,不过你不可妄动,否则恐不安全。”

    阿史那云无有不应地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便是。”

    ————————

    在猎场前往东北角山谷有一处断坡,这处断坡乃是前往山谷的必经之地。

    此处甚是偏僻,往日里也是人迹罕至,只不过因为今日的春猎,此处竟突然热闹了起来。

    在断坡之下的密林中,隐隐约约有七十余人在其中来回闪烁,其中还透着几分刀光,叫人不寒而栗。

    今日是春猎,但这里的埋伏绝不会为了什么猎物,对付猎物哪里用得上七十来人埋伏,还持着利刃。

    “主子,前面的人传来的消息,李恪已经往这边来了。”一个身着灰衣的男子手按短刀,从路旁的密林一侧赶来,对着领头的少年禀告道。

    这少年不是旁人,正是与李恪结下死仇,念念不忘的康阿姆。

    康阿姆听了来人的话,眼中满是憎恨,咬牙道:“这次是李恪自寻死路,我必要将他千刀万剐。”

    灰衣男子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他们还传来了一个消息,此次李恪并非孤身前来,与他同来的还有豁真。”

    “什么?豁真竟来了这里!”康阿姆听了灰衣男子的话,面露讶色。

    灰衣男子听了康阿姆的话,问道:“主子,那我们该怎么做?还要继续埋伏吗?”

    阿史那云也在此处,事情便没有那么简单了。

    康阿姆心中稍稍挣扎了片刻,终究还是仇恨占据了理智,道:“我为今日已经筹谋许多,不管谁来了,都是一个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