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六百四十一章 代售

六百四十一章 代售

 热门推荐:
    “他来找自己干什么?”许易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决定见上一见。黄巾力士得了准确消息后,便离开了,不多时,司马睿便被另一名黄巾力士引到了许易面前。

    许易才挥退了那名黄巾力士,司马睿便拜倒在地,抱拳道,“若非大人,在下无以有今日,大人深恩,司马睿没齿难忘,当日,大人走得急,我竟连向大人道一声谢谢的机会也没有。这段时间,我忙于俗务,维护家祖陵穴,也没有上门道谢。还请大人千万恕罪,多多担待。”

    许易摆手道,“明断是非,理清案由,乃某之职责,司马兄不必客气。”他很清楚,司马睿今日来此,绝非是道谢那么简单,若真为道谢,这都好几个月了,绝不至于说真的抽不出时间来。

    “我猜这小子过来,多半和那些丁神,甲神,打的一样的主意。哎,不行啊,我觉得你得赶紧杀杀人,我好吸吸命轮,不然很多资讯都没办法掌握啊。”荒魅提出了邪恶至极的意见。

    “你也太我看你小子以后不用叫荒魅,改叫荒唐得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主意,你怎么说得出口。”许易传递意念,严厉训斥,心里却想着,到底是方太松的脖子容易砍,还是夏奇杰好摆弄。

    他落到如此田地,用脚趾头也能猜到坑害他的,逃不过这几个人选,其中,夏奇杰肯定是出了大力气的,不然,就凭方太松,还没有这么大能量。他嘴上没说,心里的小账可是记得贼溜。

    两人又没营养地揖让一番,许易道,“司马兄不是外人,有什么事儿,用得着许某的,可以直说,若能帮得上忙,许某断不会推辞。”

    司马睿不自在地拂了拂茶杯,“是这么档子事儿,这些日子,我整理家祖陵穴中的遗物,确实得了些资源,一时间也不好脱手,这不,仙林会将开,我左右也没什么信得过的熟人,便想求许兄帮忙。”

    星空戒内,荒魅意念传来,“褃节儿原来在此。你有所不知,这仙林会堪称一方盛会,有严格的准入要求,要么是正仙,要么是神图修士,要么有功曹以上的告身。仙林会每半年开一次,每次都有大量的资源交易,流通,声势很大。先前,那些丁神,甲神,来找你,恐怕便存了和这司马睿一般的想法,指望你能帮忙带货。”

    许易支应了荒魅,盯着司马睿道,“司马兄能信任本官,本官很是感谢。不瞒司马兄,我也是新得的功曹之位,从不曾参加那仙林会,司马兄托付与我,恐怕要误事。”

    司马睿道,“许大人言重了,我信不过旁人,还能信不过大人您么,这个忙也只能请大人帮了。当然,我不敢白请大人帮忙。这件宝物便赠予大人,聊表寸心。”说着,司马睿掌中多出一把钥匙。

    那钥匙竟是白骨锻成,晶莹剔透,上面密布着充满沧桑气息的纹路,一见便知非是凡品。许易生平最见不得宝贝,这一件宝贝,心里头就痒痒得难受,再也坚持不了原则了。

    “客气了,实在是客气了。”口上道着客气,许易毫不迟疑地接过那把白骨钥匙,“此物如何使用?”掂量了好一会儿,他还真没摸清这白骨钥匙的门道。

    司马睿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实不相瞒,这件宝贝,我也不知如何使用,不过我敢保证,这绝对是件极好的宝贝,你看钥匙上的纹路,还有那充满沧桑气息的繁纹,这绝对是件至宝。不瞒大人,我天赋有限,虽有至宝,落在我手里,也是明珠暗投。只有大人这样的英杰得了,才有可能解开这白骨钥匙的秘密。还请大人千万不要推辞,收下此物,将来若能解开谜团,家祖在天有灵,当也会十分欣慰。”

    他这番话半真半假,真的那部分是,他确实没有多大志向,只想多弄些资源,活得更好。假的那部分则是后面这情真意切的话了,什么在天有灵,十分欣慰,他肯将这白骨钥匙送出来,无非是此物无用。

    看卖相,这白骨钥匙十分不凡,但明显既非法器,又不是灵宝,卖是卖不出价钱了,不如送给许易当顺水人情,毕竟,他还想求着许易办事。

    “也罢,既然司马兄好意,我领受了便是。不知司马兄要某代购何物?”许易大大方方收了那白骨钥匙,尽管,他也摸不清这白骨钥匙到底有何作用,但这玩意儿拿在手中时,他脖颈间的乌沉葫芦竟微微漾动。

    单凭此一点,他也不会拒绝这白骨钥匙。何况,司马睿若只是求他带货,这还真不是多难的事儿,答应下来也无妨。司马睿大喜,扣扣索索的取出一枚如意珠,开启了影印功能,冲许易憨憨一笑。

    “许兄不会介意吧。不是我信不过许兄,实在是族中长辈非要弄这上不得台面的把戏,我也”司马睿显得很是不好意思。明显,他是要录制整个交易过程,并且,在不知名的地方,还有一枚如意珠,在接收着此间传输过去的画面。如此行事,虽然上不得台面,却是极佳的自保策略。

    至于司马睿说是司马家的长辈要求如此,许易知道不过是托词。他敢断定,司马睿此番到此,恐怕司马家的长辈根本就不知道。换言之,司马睿根本信不过司马家的长辈,不然,他也不必求到许易名下。

    因为,司马家长辈中是有人有资格参加仙林会的。当然,许易不会戳破司马睿的谎话,“不介意,毕竟事关整个司马家,司马兄不能做主,出此下策,也在情理之中。”

    换作他是司马睿,也会这样做,面子和安全二选一的时候,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司马睿取出一枚火色的锤头大的珠子放在茶几上,澎湃的炎阳之力从那珠子内透出,顿时,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开始剧烈上升着,置放珠子的椅子也很快有了焦糊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