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血脉 > 第五十七章 美女请教

第五十七章 美女请教

 热门推荐:
    第五十七章    美女请教

    “我输了。”

    莫采儿娇躯一颤,心有余悸的望着陈凌。

    “谢谢。”

    她清楚的感受到最后一刻,陈凌强行收力了,否则,她绝对要重伤。

    “强行收力果然难受。”

    陈凌冲着莫采儿勉强笑了笑,眉宇间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吞天兽有多恐怖?

    即便是血脉虚影,那种暴虐的气势和力量也堪称可怕,强行收力,把他震得五脏六腑,乃至四肢百骸都泛着震痛。

    全场目瞪口呆。

    比顾林海还强的莫采儿就这么简单的输了。

    一招定胜负。

    绝对防御,被一击击溃。

    这一刻,哪怕众人心头怎样的不甘心,但看向陈凌的目光无不是充满了心悸与敬畏。

    在这个世界,无论何处,只要你有实力,都能获得尊敬与仰望。

    对于第五战的结局,陆执事早有预料,叹了口气并无讶然之色。

    “第五战,搬山宗胜。”

    随着陆执事的声音落下,死寂的武斗场上,愈发死寂。

    “赢了,赢了,哈哈,顾林海和莫采儿都输了。”

    “我们竟然赢了三场。”

    “陈师弟太厉害了。”

    唯有杜山四人兴奋的浑身发抖,看着陈凌的目光更是火热如潮,如果可以,恨不得冲上去把陈凌给抱起来。

    绝对的荣耀。

    搬山宗与百战山庄的切磋,已经有数年没有获胜过了。

    这一次,连赢三场,而且还击败了对方最强者。

    看着四周人群那种种复杂不甘的神情,杜山等人心头前所未有的畅快,之前所遭受的冷嘲热讽在此刻都化作满腔的得意。

    陆执事走到场上,轻轻拍了拍莫采儿的肩膀叹道“输在他手里,正常不过。”

    “山庄内年轻一辈,无人是他的对手。”

    莫采儿美目一缩,看向陆执事惊道“陆执事,他……”

    陆执事呵呵一笑,满是欣赏的看向陈凌道“小家伙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已经觉醒了血脉之魂吧。”

    陈凌微微点头。

    “什么?”

    “血脉之魂?这怎么可能?”

    “海哥和采儿姐都没有觉醒,他一个血丹高阶怎么可能觉醒血脉之魂?”

    “但如果不是血脉之魂,他凭借血丹高阶修为怎么可能击败海哥和采儿姐?”

    人群哗然,但很快就沉寂。

    所有人再次被震撼。

    血脉之魂的恐怖,人尽皆知,所以他们更加明白陈凌的修为觉醒血脉之魂,他该有多么恐怖。

    “血脉之魂……”莫采儿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圆润的红唇,仿佛被塞下了一颗鸭蛋。

    “你,你的血脉是几品?血脉之魂竟然如此恐怖?”她深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道。

    陈凌笑笑道“抱歉,这个是我的个人。”

    莫采儿迅速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道“没什么,是我唐突了。”

    “血脉之魂,能在血丹高阶就觉醒,妖孽啊,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妖孽的小家伙了。”陆执事不由得感叹万千。

    作为地丹境强者,他看透的比任何人都要多。

    血丹高阶觉醒血脉之魂,而且血脉之魂没有凝形就已然有如此可怕之威,其血脉品级可想而知。

    “陆执事谬赞了,小子才刚刚入门,武道修炼,任重而道远。”陈凌缓缓笑道。

    陆执事哈哈大笑,对陈凌愈发欣赏。

    此子将来,必成大器。

    “好了,这场切磋到此结束,都回去休息休息吧。你们若是想在此停留几日也行,明日让扔带你们在山庄附近转转。”陆执事摆摆手笑道。

    陈凌冲着陆执事微微躬身,然后走下武斗场,迎上杜山等人激动的目光,他咧嘴一笑道“爽不爽?”

    “爽。”

    杜山毫不犹豫的道。

    看着陈凌,眼中只有敬畏与尊敬。

    这位入门仅几个月的师弟,已经彻底让他拜服。

    不仅仅是他,刘长空、江枫看向陈凌的目光几乎是狂热。

    “走吧,回去休息。”陈凌满脸笑容的道。

    一行五人一扫前日阴霾,兴高采烈的回到院落休整。

    陈凌回去就直接入房恢复了起来。

    连续三战,对他的消耗不小,并且,与顾林海一战,让他也收获颇丰。

    现在他的实力,唯有与血丹圆满战斗才有进步。

    无论是经验、还是反应能力,都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得到极好的淬炼。

    一旦踏入血丹圆满境界,即便不依靠血脉之魂,他也可以说是同阶无敌的存在。

    沉浸在战斗的经验与恢复之中,这一修炼便直接到了第二天。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紧随而来杜山的声音“陈师弟,恢复了吗?有人找你。”

    陈凌缓缓睁开双眼,狐疑的嘀咕道“有人找我?谁?”

    疑惑的推开门,杜山一脸古怪的站在门口。

    “谁找我?”

    话刚出口,陈凌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亭亭玉立的莫采儿“额,莫小姐。”

    杜山咧嘴一笑,低声道“陈师弟,莫小姐一大早就来找你,嘿嘿,师兄先撤。”

    话音落下,杜山便转身回房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陈凌和莫采儿。

    瞪了一眼杜山的背影,陈凌摇头一笑走入院子道“莫小姐,一大早就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莫采儿嫣然一笑“陈兄,昨日一战,采儿心头有个疑问想问问陈兄。”

    “请说。”

    陈凌摊手笑道。

    “血脉之魂该怎么觉醒?”莫采儿美目微睁,泛着明晃晃的亮光和期待看着陈凌。

    “额。”

    陈凌闻言一怔。

    怎么觉醒?

    “陈兄,这个如果不方便的话,就当采儿没有开口。”莫采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毕竟这种事显然不是寻常问题,涉及到了修炼难关。

    两人之间,也并无什么深厚友谊。

    “也没什么。”陈凌摆手,却是苦笑道“说实话,我之所以能觉醒,还是前不久陷入了生死危机,因而想到了血脉之魂,具体过程,也没什么不方便。我们坐下来谈吧。”

    莫采儿眼中亮光更浓,连忙坐下,倾心聆听。

    其实过程并无什么神秘之处,这种东西在陈凌看来就算是告诉莫采儿也无妨,至于能否觉醒还是要看个人机缘和天赋。

    他将自己觉醒的过程和细节一一告诉了莫采儿。

    约有半刻钟时间,便讲解完毕。

    莫采儿一双美眸泛着星光,神色时而沉思,时而皱眉,仿佛陷入了某种深思。

    陈凌也不打扰,静静等着莫采儿回味。

    很快,莫采儿回过神来,起身冲着陈凌一弓身道“采儿多谢陈兄。”

    “也没什么,希望莫小姐能够有所收获。”陈凌淡淡一笑道。

    “对陈兄来说没什么,但对采儿来说却是十分重要,陈兄,这个恩情采儿记下了。”莫采儿神色肃然的道。

    “额,好吧。”

    看着莫采儿的样子,陈凌无奈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