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荣耀的华娱 > 第八十六章 one,night,in,苝京~

第八十六章 one,night,in,苝京~

 热门推荐:
    “那你现在高中都没毕业,去了能帮她什么呢?”

    吃完还是容耀结账,开玩笑。容耀很传统的。

    除非特殊情况,需要结账的时候,肯定他出钱。当然了,估计他这种贱人会把女权给惯坏的。

    走出去的时候,离家也不远了。就走着呗。

    袁小蛮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容耀咧嘴:“怎么你们每个人都这么问?”

    袁小蛮不解:“很多人这么问吗?”

    随即开口:“那是不是说明这的确是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容耀摇头:“你们的角度有没有用,我的角度是不管有没有用,都要去。”

    想了想,容耀看着她:“对了你是演员是吧?”

    袁小蛮开口:“算是。但我演戏早,可是年龄小。只是演一些谁女儿谁侄女的角色。”

    容耀点头:“她也是演员。只不过新人,刚毕业。”

    袁小蛮一顿:“她多大?大学毕业?得二十出头了吧?”

    容耀恩了一声,轻叹开口:“我现在去没用,或许至少可以一起承担。但是如果我再等4年,甚至2年,她用不用得着我都两说。”

    袁小蛮没回应。突然路过一个乞丐,坐在那里放着碗。

    袁小蛮停住,突然把手里一把不到一千的红票,直接要放在碗里。

    “哎?!”

    容耀下意识拦住:“你干什么?”

    袁小蛮摇头:“那种钱侮辱人,我不要。”

    容耀无奈:“你至少买回自行车再说啊。”

    袁小蛮蹲下将钱放进去:“我又不缺一辆自行车。”

    容耀竖起拇指:“炫富,炫富。”

    “呵。”

    袁小蛮站起:“我怎么就炫富了?”

    容耀有些惋惜看着那个碗,手下意识伸缩……

    乞丐弯腰道谢,正好抬头看到容耀的手和表情,不由后退……

    “你不是想和他抢吧?”

    袁小蛮失笑拦住他手臂,容耀干笑:“至少拿回一张两张……人呢?!”

    回头之际,乞丐没了。

    容耀惊愕四处看,袁小蛮笑得不行,脸颊发红:“被你吓跑了。”

    容耀有些遗憾:“这腿脚真的,要什么饭啊?!去搞田径为国争光啊笨蛋。”

    “呵呵,走吧。”

    袁小蛮催促着,容耀跟着一起,就回去了。

    ————

    “哎。”

    坐在院子里,别说,如今五月份了,按理说也该热了。但是在四合院坐着,就很凉爽。

    此刻太阳已经落山,袁小蛮又坐在一边泡茶,容耀坐在躺椅上:“这椅子真舒服~”

    袁小蛮恩了一声:“我爷爷就是在躺椅上离开的。”

    “……”

    容耀一跃跳起。

    袁小蛮看他一眼:“你忌讳啊?”

    容耀干笑:“不是,你早说啊。我不忌讳,但毕竟是爷爷的遗物嘛。你是不是该收起来?不要轻易让人碰?”

    袁小蛮摇头:“爷爷生前就说过,万物都只是给人取用的。反过来把死物供起来,坏了规矩。”

    容耀恩了一声,还是坐在板凳上。就显得要仰头看着袁小蛮。

    干脆站着活动一会,随即开口:“对了我的事,户口学籍,是不是就真的办成了?之后我就……可以走了吧?”

    袁小蛮看着他:“这么急吗?”

    容耀点头:“早去一天,就少遭一天罪。”

    袁小蛮不解:“她要遭什么罪?”

    容耀皱眉蹲下,出神开口:“她公司怪她帮着外人,而且高层也想要教训她。还有新人对头,也不给她配助理了,待遇都收回。”

    袁小蛮好奇:“她叫什么?我认不认识?”

    容耀没回应,反而开口:“对了。我回家才知道,我发小的姐姐,居然也是演员。”

    袁小蛮笑:“你怎么认识那么多演员?”

    容耀失笑:“我也好奇……她叫宋倾城。”

    询问袁小蛮:“听过吗?”

    袁小蛮招手示意他喝茶,容耀过去蹲着喝。袁小蛮一边想着,一边失笑:“你坐啊。”

    容耀重新坐回去,躺在那一晃一晃的,看着袁小蛮。

    “宋……倾城。”

    袁小蛮思考:“耳熟。我应该是认识或者见过。”

    停顿一下,看着容耀:“她好像不是科班出身,群演起来的?”

    容耀点头:“对。你认识吧?”

    袁小蛮摇头:“没见过,但是口碑……”

    “口碑怎么了?”

    容耀皱眉:“口碑不好?”

    袁小蛮笑:“不是不好,是圈子总有鄙视链。演电影的看不上演电视的,演电视的看不起歌手,然后往下推。身份也一样,大咖肯定不会和小咖一起玩,小咖肯定不带着新人,很少。而新人按理说是最下层的,却看不起非科班出身的。整个链在剧组在演艺圈也都存在。”

    容耀恩了一声:“这个倒是能理解。”

    看着袁小蛮:“怎么?她还算出名吧?”

    袁小蛮开口:“她人气知名度没什么特别,就那样。但是在圈子里算小有名气,毕竟女孩,还是非科班出身,好像学历也不高……”

    “懂了。懂了。”

    容耀看看手机:“李阿姨什么时候回来?”

    袁小蛮看着他:“办完事就走,就这么急?”

    “也不是……”

    容耀也有点尴尬,随即摆手:“算了我就在这住一晚吧。明天等李阿姨回来告别。”

    袁小蛮笑:“很难为你啊?还勉为其难住一晚。”

    容耀呵呵笑,想起什么:“我还带来很多特产,只是李阿姨比较急,所以也没给她。给你也一样。”

    袁小蛮好奇看着容耀往他那间卧室走,也跟着过去。

    “什么特产?”

    容耀将行李箱打开:“桔梗咸菜,还有红肠,豆腐卷。”

    看看外面天色,已经傍晚了。刚吃完面,不饿。

    容耀开口:“刚刚就算晚饭了吧?”

    袁小蛮蹲下跟着一起看:“饿了就吃呗。”

    容耀点头:“好,你们苝京人的作息特别感性,领教了。”

    袁小蛮看着他笑:“你才像苝京人,那么贫。”

    容耀也呵呵笑,袁小蛮好奇:“那你过去找你老板做什么工作?”

    容耀开口:“助理啊。或许……可以往经纪人发展?”

    袁小蛮点点头:“你自己不考虑做艺人?”

    容耀一愣,想了想:“我……”

    袁小蛮开口:“你形象条件都不错……对了你多大了?”

    容耀看着她:“我属鼠的。”

    袁小蛮惊讶:“你就大我一岁啊,已经高三了?”

    容耀恩了一声:“你就小我一岁吗?”

    袁小蛮看着他:“我很显老?”

    容耀无奈:“别那么敏感,这话我还没说呢。”

    “呵。”

    袁小蛮起身:“豆腐卷……”

    拿起看着:“我爷爷好像喜欢吃。”

    容耀拿起放在一边:“都是你的了。”

    随即笑着:“真的是,穷亲戚就拿点土特产,结果苝京最难办的户口和学籍就都给办了。真的惭愧啊惭愧。”

    袁小蛮拿起放进冰箱里,看着容耀:“之后你就要走吧?”

    容耀开口:“李阿姨说你也一样,你是不是也不怎么上学?”

    袁小蛮摇头:“没你那干脆,高考再回来。我有戏拍就要请假,当然寒暑假拍戏没什么的。功课平时我也复习,并且找家教补课。”

    看着容耀:“我学习很好的。以后大学也想好,去苝影。”

    容耀恩了一声:“艺校报考分数不需要太高是吧?”

    袁小蛮看着容耀:“你如果学习成绩耽误的多,考虑艺校。不过现在开始你要准备才艺方面。乐器舞蹈声乐表演,到时候艺考主要考这些。”

    容耀皱眉:“我……”

    想了想:“不好说反正。我可能包括的是传媒,或者幕后……”

    袁小蛮点头:“反正还早,两年之后,慢慢想吧。”

    容耀看看外面:“不过天是不早了。”

    看着袁小蛮:“你要回去了吧?我送你?”

    袁小蛮表情怪异:“我家,你赶我走?”

    容耀失笑:“哪敢啊。”

    袁小蛮看看自行车,又看看天果然已经黑了:“你送我……自己找得到回来的路吗?”

    容耀挠挠头,看着门口,感觉出门就有点懵。然后还是晚上,别在胡同绕到天亮。

    想想都打冷颤。

    “早点休息吧。你今天好像也是坐了很久车回来的。”

    袁小蛮示意容耀:“饿了的话,冰箱里有东西吃。”

    容耀摆手:“不用你操心了。我比你大呢。”

    “呵。”

    袁小蛮笑:“知道年龄后,就气场瞬间增强了。”

    容耀也呵呵笑,互相道别,各自回房间。

    一晚上也没什么话,容耀虽然认床,但是也不至于失眠。

    只是票没订,没那么办事的。还是等李阿姨回来再说。

    然后一觉到天亮,很久没住平房了,感觉很新鲜。外面也很宁静,特别古朴的感觉。

    “唔~”

    早上醒来时,感觉浑身特别通透。洗漱出来,也没敲门。不知道是不是还没醒。

    容耀自己躺在躺椅上,躺椅真的舒服,有点上瘾。

    一晃一晃的,18岁就开始过这样的日子,奢侈奢侈。

    惬意闭上眼睛,回笼觉来一发?

    然后……

    “快起来!!!”

    一声叫给容耀吓一跳,容耀赶忙站起,只见一个帅气中年男人拎着行李箱站在那里看着容耀。

    容耀下意识起身:“我……”

    男人看看周围,很是无奈:“你是容耀吧?”

    容耀点点头:“您是……”

    男人开口:“我是你李阿姨的丈夫。”

    那就是小蛮爸爸了?

    容耀赶忙开口:“袁叔叔您好。”

    男人正是拍戏归来的袁啸松。

    看看周围,袁啸松语气和蔼:“没吓到你吧?你不知道,这椅子是我家小凤爷爷的,她爷爷去世后,就不让人家碰……”

    “哈?”

    容耀茫然:“是……是吗?”

    袁啸松朝屋里走:“起这么早?你李阿姨打电话给我说今天回不来,让我带你去办学籍……”

    容耀招招手:“袁叔叔,学籍已经办完了。”

    袁啸松惊讶回头:“谁办的?”

    容耀摇头:“小……小蛮带我去的啊。”

    袁啸松好奇:“你见过她了?”

    突然门推开,袁小蛮揉着头发走出来:“起这么早,吵什么?”

    然后袁啸松不敢置信看着袁小蛮,又看看呆呆的容耀,又看看面容平静打招呼说爸你回来了的袁小蛮。

    就有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