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之全能至尊 > 第914章 亦真亦假

第914章 亦真亦假

 热门推荐:
    望着那道深渊般的剑痕,翠丝特再回头看向楚良辰手上的那把紫金琉璃剑,就算是性情温和的她,此刻内心里也都有了一种强烈的想要将那把剑据为己有的念头了。

    如果只是寻常的四级神器,翠丝特就算有些想法,也不至于如此强烈,毕竟她本身就已经有了一件最契合自身力量属性的四级神器秘宝「自然之心」了。

    但楚良辰手上的那把剑,却是跟正常的四级神器有着很大的不同。重要的不是它所拥有的强大力量,而是它所承载着的意义和附加价值。

    不过,就算真的想要,翠丝特现在也只能将这种念头完全抑制住了,因为她明白,有着江言在场的情况下,不论如何,那把剑都轮不到她染指了。

    翠丝特很有自知之明,除非江言愿意主动退让,不然她可争不过江言。

    想起江言,翠丝特就立刻转移视线,看向了远处的那片被无数金色铭文笼罩的领域空间,然后微楞了一下。

    因为,翠丝特发现,现在的江言的模样貌似有些不太妙。

    就连斩击扩散后的余力,都可以斩出那样的分开天幕、直达界外虚空的恐怖剑痕,那么作为第一个结结实实地承受了楚良辰的那把天权之剑的斩击威力的目标,江言在刚才所承受到的伤害,自然也不会轻到哪里去。

    此刻呈现在众人眼中的他,绝大部分的身体基本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因为那些身体已经都在天权之剑的斩击下化为了飞灰,半空中仅仅只留下了一颗脑袋,而且他仅剩的这颗脑袋的脖颈处还残留着一缕缕透着毁灭气息的金色剑气,噼里啪啦地破坏着他的血肉,使得他从脖颈断裂处开始往上,仅剩的脑袋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地灰飞烟灭。

    但诡异的是,就算陷入了如此凄惨的状态,江言脸上的神色也不见丝毫的恐惧和痛楚,而是淡淡的微笑着,赞叹地看着楚良辰手上那把金芒渐渐退去的天权之剑。

    “不得不说,刚才的那一剑,只差一点点就能够达到了四级真神认真出手时应有的水准了。而在三级境界的范围内,单论攻击力,能够胜过刚才那一剑的,我至今见过的也不超过五指之数呢。”

    楚良辰看着挨了自己一下斩击后明明只剩下了一颗脑袋、并且眼看着就连这最后的脑袋也即将被毁坏,却还是一脸淡然地做着评价的江言,他也是不由得愣了一下。

    等反应过来后,楚良辰眉头不由得跳动了两下,惊疑不定地看着江言,道“你这家伙……真的就不怕死吗?”

    “死?呵呵呵……”江言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嘴角弧度上扬“小子,你该不会以为,这样就已经算是解决我了吧?”

    “哼,没有人能够在正面受了天权剑的一斩之后,还依旧没事的。”楚良辰冷哼了一下,不屑地道。

    楚良辰很有自信,因为江言可是在他已经展开的领域空间范围里,因此他可以确信,刚才那一剑,对方并没有躲过去或者挡下来,而是真的正面承受到了他的攻击。

    而楚良辰对于手中的天权剑的威能,有着十足的信心!

    “是吗?”

    见楚良辰很是自信的样子,江言露出了一抹玩味的微笑。随后,他仅剩下来脑袋便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伴随着伤口中那一缕缕金色的剑气忽然的加剧肆虐,整颗脑袋随之嘭地一下炸了开来,然后在由内而外爆开的金色剑气形成的风暴下,飞速湮灭在了空气中。

    连血液之类的痕迹都没能残留下来一丝,因为,就算只是肉眼都无法察觉到的一颗无比微小的细胞,也已经在那狂暴的金色剑气风暴的肆虐下,彻底被绞杀成了虚无。

    看着这一幕凄惨的景象,翠丝特内心里却毫无波动,甚至还有心情看向了旁边的洛英杰。

    然后她略微惊奇地发现,洛英杰的脸上,同样没有太多的变化。明明,他所效忠的那位陛下,可是就在他的眼前被敌人一剑斩得‘尸骨无存’了耶。

    “年轻人,你就不关心一下梦主冕下吗?”翠丝特好奇地对他问道。

    “陛下无需我的担忧。”洛英杰轻轻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以陛下的伟力,是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陨落的。而且,身为陛下的嫡系臣民,我还不至于连陛下的存在与否都判断不出来。”

    “原来如此。”

    翠丝特点了点头,打消了疑问。同时,她的内心里则是浮现起了一个念头看样子,梦主麾下的这些嫡系眷属和臣属,跟梦主之间的联系,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紧密一些呢。

    在洛英杰和翠丝特交谈的时候,楚良辰则是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江言被斩灭的位置,确认了对方是真的被毁灭得毫无痕迹残留之后,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不由得微微一松。

    “呵,果然只是故弄玄虚吗!”

    楚良辰冷笑了一下,随后微微转身,正想要将攻击目标转向远处的翠丝特和洛英杰。

    却不料,他的背后冷不丁地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子,这么快就放松了警惕,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呢?”

    楚良辰瞬间就辨识出了,那正是本该已经消失的江言的声音!

    ‘——还活着?!怎么回事?!’

    楚良辰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吓得一个激灵,不仅仅是因为本该已经死在了自己剑下的敌人又重新出现的惊讶,更因为,对方传来的那个声音离他的距离貌似还不足十米,然而他却一直到对方主动出声的那一瞬间,才迟迟注意到了对方的存在。

    被敌人如此悄无声息地就潜伏到了自己背后,任谁经历这样的事,都难免会被吓一跳吧。

    惊骇归惊骇,但楚良辰的反应速度却是丝毫不显迟疑,猛地前冲的同时再度释放出「天权?镇」,直接再一次禁锢住了自己的附近的一切,同时也微微转身,瞬间朝着背后刚才感应到的敌人所处的方向,挥出了手中的剑,又是一记「天权?斩」释放了过去。

    但转身之后,楚良辰预料中的来自江言的偷袭攻击,并未到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这一下本来只是想要将江言逼退的斩击,竟然依旧是结结实实地命中了对方。

    楚良辰本来还以为对方能够再度出现,是有着什么方法可以抵抗天权剑的「镇」之力和「斩」之力呢,结果却跟他的想的并不一样。

    只见天权剑第二次释放的「斩」之金色剑芒,竟然毫不偏移地正面落在了江言的胸口,将其十分干脆利落地当场腰斩成了两截,然后爆发出来的剑气余波,又将他的上下两截身体在一个眨眼间就撕碎并湮灭得渣都不剩下一丝。

    但楚良辰没有高兴,因为他看到江言不论是被腰斩时,还是被剑气余波毁灭时,其脸上的神态依旧还是那种一片淡然从容的微笑。

    完全就像是一副被天权剑一次次毁灭的人根本与他毫无关系的从容之感。

    楚良辰这次丝毫没有了手刃敌人的喜悦,反而内心里升起了浓浓的不妙预感。

    果然,江言轻笑玩味的声音,再度从他的背后的不远处传了过来“怎么了?你,就只有这点程度了吗?”

    楚良辰瞬间转身,看着自己面前十多米外的空气中凌空而立的那个黑发少年,脸色终于变得凝重了。

    “怎么可能!在天权剑的领域展开之后,领域之内,我的感知是不会出错的!我之前的那两剑,应该都确确实实是将你斩杀了才对!”楚良辰很是不解地问道“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究竟使了什么诡计?”

    嘴上对着江言质问着,暗中,楚良辰却是极力地感知着周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暗中似乎有谁在以一种肆无忌惮的眼神盯着自己,那种被他人放肆窥探的感受,让他觉得非常地不舒服。

    “喂!小子,说归说,你怎么拐着弯骂人了!”江言撇了撇嘴,丝毫也不想去接楚良辰的问题,直接冷笑道“至于你想要的答案?我可没有需要为你解释的义务啊!”

    楚良辰脸色一滞,举剑指着江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洋洋得意地给我解说一下谜底才对的吗?

    “哼,不管你那是什么诡异奇术,在我的天权剑之下,终归也只是随手可斩灭的泡影罢了!”

    阴沉着脸的楚良辰,故技重施,施展出「镇」之力将眼前的江言禁锢住之后,再度举剑对着江言就是狠狠一斩。

    毫无意外的,他面前的江言再度被其一剑斩灭。

    不过这次,楚良辰没再等江言重新出现,紧接着就立刻冷声轻念道“天权?净!!”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圈金色的波纹以楚良辰手上的天权剑为中心猛地爆发了出来,往着领域的每一个角度扩散了出去。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圈金色波纹所扫过的地方,沿途有一处处空气竟然突兀地泛起了十分违和的涟漪,然后空间中竟然凭空出现了许多扭曲凹陷形的半透明空洞的虚影,而那些半透明的凹陷空洞之内,还可以看到有一个个体型大概相当于足球大小的雪白色球形生物正在里边紧紧漂浮着。

    那个姿态,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躲在自家洞的蚕宝宝一样。

    而其中一只白色生物,此刻刚好正从藏身的虚影洞穴里探出了一半的身体,并且身体也有了一些变化,从原本的球形的模样基础上多出了很多人形的特征,甚至已经变化出了人类姿态的上半身了。

    如果仔细对其观察的话,就能够从它变化到半途的人形模样上,看出来很多跟江言非常相似的影子,甚至连体表的服装,也已经变化出来了一部分。

    忽然从隐藏状态下被逼出了踪迹,让这些白色生物都是明显愣了一下,其中那只已经开始朝着虚影洞穴外移动、并且身体还朝着江言的模样开始变化的白色生物,半成品的脸孔上更是活灵活现地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原来如此……就是你们这些家伙在作怪吗?居然在我的天权剑的领域之内,也几乎没有泄露出丝毫的异样气息,瞒过了我的感知如此长的时间……不得不说,你们的藏匿能力,真的是有些过人之处呢!”

    看着这些被金色波纹强行从领域空间层叠链接的异次元之中‘清扫’出来的白色生物,楚良辰握着天权剑的手掌上绷起几根青筋,咬牙切齿地说道。

    “诶呀呀,这下糟糕了,似乎彻底暴露了呢。”那个半人形的白色生物抬手挠了挠头,看了看周围全部被逼出来了的同伴们,有些无奈地说道。这次,它发出的声音就并没有再伪装成江言的音色了,而是变成了一种近似少女又有些偏中性的清脆嗓音。

    那似乎是它自身原本的声音,听在旁人耳中,甚至犹如百灵鸟的歌喉般,有些悦耳。

    但楚良辰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

    “竟敢如此愚弄于我,你们都给我死——!”

    他怒喝了一声,猛地高举手上的天权剑,暴喝道“天权?烬!!”

    嗡——!!

    无比强烈的紫金色光辉,从天权剑上绽放了出来,犹如一颗小太阳一般,瞬间将整片的金色铭文领域都化为一片紫金色的光海。

    瞬息后,紫金色的光辉散去,再看楚良辰周身的领域之内,竟是已经空无一物——此范围内的所有除了楚良辰之外的生物,都已经一只也不剩地被刚才的那阵紫金色的耀光从世间彻底抹除了。

    跟「天权?斩」的攻击造成的结果一样,连一丝的血肉残躯都没有被留下来,但攻击角度却比斩击大了很多,可以说是遍布了整片领域的每一个角落。

    扫了一眼周围,确认了附近已经没有再潜伏着那些怪异的白色生物了,楚良辰这才呼出一口浊气。

    但他刚放下天权剑,就忽然一愣——正前方的数千米之外的半空中,虚空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然后江言肩头趴着一只跟之前的那些让楚良辰十分火大的小家伙们一模一样的白色史莱姆,施施然地从裂缝中走了出来。

    他拍了拍肩头的白色小史莱姆“做的不错,虽然你们拖延的时间有些短,但貌似刚好已经足够了。”

    说着这话的江言,其看向楚良辰的目光里,眼瞳深处的一层银色数据流的异象正在渐渐隐去。

    莫名地,楚良辰感觉那种被外人放肆窥探的不适感,瞬间消退了大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