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成为BOSS > 第372章 打狗你要看主人

第372章 打狗你要看主人

 热门推荐:
    玩了小半年了,光顾着打怪升级,看看人家接触的都是什么?传奇!散人玩家没法儿淡定啊。阿吉巴依怀疑七剑吹牛“你们等级和我一样高,怎么就能晓得那些人是传奇?”

    苏酥酥笑道“只说传奇,是怕吓着你!我还能一见面就说我们都是见过神明的玩家吗?矿工之神、商业之神、博格达山神……怎么也是三个?和我们见过的传奇一样多!”

    好了别理他们。三七开门安慰巴依“等完成这个任务,姐姐带你去看看商业之神留在铜橙酒吧的雕像!有这个雕像坐镇,再牛的npc或者玩家,在铜橙酒吧都不敢撒野!”

    任务还要继续。八人在前进过程中又分别击杀了一个双精英的十人小队和一个双精英的二十人小队,总算是看见王宫的大门了。大门口的两个卫兵形同摆设,被七剑一波集火杀掉一双。

    闯进王宫,大厅的景象让大家愣住两拨儿人马正剑拔弩张的对峙。一伙儿人数稍多,乃是十多名卫兵拱卫这本地的酋长加尔撒;另一伙人只有五个,其中三个都是在七剑在进入王宫时击杀过的精英怪,一个是桑德拉,最后一人持着抵在桑德拉的后背“加尔撒,你已经失去本地土著的信任,除了和我合作,你根本没有其他的活路!杀了你的女儿,土著也会因为没有领袖很快崩溃——我们在维兰娜,将处于无敌之境!”

    加尔撒冷笑“无敌?当我的子民堕落腐化、我唯一的继承者被人利刃威胁,无敌、金币都不过是丧失人性后被人诟病的把柄!”

    捉住桑德拉的人面容消瘦,短灰白黑三色交杂,同样色做灰黑的眼珠锐利如鹰“你不堕落,你的子民怎么会堕落?再说,只要能得到足够的金币,我能顺利的构建一个高级的魔法实验室或者法师塔,凭此帮助你再生一个男性继承人也没有太大难度!”

    苏酥酥两边看看,确定双方暂时不会动手“橙哥,这一段好像是剧情展。npc处于无敌状态,对我们无视!”

    “那就好好关注剧情!说不定机会、转折就隐藏其中!”

    加尔撒的面色在灰白和红润两色中不断转换,仿佛其心灵也在堕落和救赎之间挣扎。他的十名亲卫团团围住他,一个个都开始面色白。随着亲卫力量的加持,加尔撒脸上的红光愈来愈明显,终于一颗滚烫的汗珠自他额角滑落“金币、继承人?有什么用?到那时候,我只有一个被黑暗笼罩的腐化堕落的维兰娜和永远被人支配的奴隶命运!现在,我还有一支听命于我的军队!门罗,你放了桑德拉,我答应你,允许你带着自己的金币离开这里!要不然……我可不信你们这几个人还能当得住一个百人队的冲击!”

    门罗桀桀笑道“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赶走我了!一个将死的酋长,居然能够抵御命运的碾压,真是让我吃惊!你看看这是什么……”他抬手伸指望空一点,一根灰色的光线自他指尖射出,在大厅的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落在加尔撒身后的一名护卫头顶。

    趁着门罗空出一手,桑德拉拼命挣脱“小心他能蛊惑人心!”

    加尔撒的护卫被灰线点中,脸色瞬间变得灰败,拔刀就将身前的加尔撒刺了个透明窟窿。灰线消失,这护卫茫然拔刀,双目四处乱扫“怎……”

    话音未落,其他的九名护卫同时拔刀将这个‘叛徒’斩成肉酱。

    加尔撒用手捂住胸口,仿佛想在这世上多停留哪怕一秒两秒“你们不该杀他;他只是变成了傀儡……对不起!维兰娜,要靠你们了……还有桑德拉……”

    剧情交待还没完。门罗的手下各执武器冲向加尔撒的卫兵,砍瓜切菜,只用数秒接结束了战斗——全是秒杀。

    看看面前已经无人站立,门罗一只手从颈后搂住桑德拉,在她脸颊一吻“哈哈哈,美人儿,只要你乖乖听话,这维兰娜就是我和你的!”

    桑德拉翻手在门罗脸上抓出四条血痕“痴心妄想!”

    门罗挥刀,居然使用了个盗贼的技能凿击,一下就将桑德拉击昏在地。他抬头看着七剑“你们就是这个女人最后的依仗吧?呵呵,有点本事啊,居然突破我的海防,一次来了八个人!我倒是想看看你们的能耐。”

    加尔撒死了,门罗就是最终boss。三个精英怪排成品字形冲向七剑。

    这一场战斗,总算是让七剑明白什么叫做‘打狗也要看主人’了,原来是说你要打狗,一定要先看看主人在不在!主人不在,狗子都是怂货;主人压阵,狗子也能装逼!此时的三个精英怪,也精准诠释了什么叫做‘狗仗人势’,拳头、锤子、盾牌,都是势大力沉的攻击方式,就算是普通攻击,也必须使用技能格挡或者闪避,要不然损血绝对不低于二十点,技能攻击最低五十点伤害!要知道这帮人除了苏老大血量接近四百,其他人都是二百多的血量啊!拳拳到肉、招招见血,看的阿吉巴依心惊胆战“这几个看造型和咱们在半路打死的几个精英怪是一路货,怎么现在都能得要上天了?”

    声声曼躲在他身后“狗仗人势啊!你老老实实的看着,除了拾遗补缺,其他事儿都别做。万一boss加入战团,就是你打补丁的时候!”

    阿吉巴依的任务是保护牧师、盯紧boss,他有了第一次被扣分的经验,对苏老大的命令已经非常敏感,摆出一副敬业爱岗的姿态守在声声曼身边。

    这里的战斗,是维兰娜岛的最后一关,门罗和三名手下聚在这里,乍看之下,手下战死以前,门罗是在坐山观虎斗,但在阿吉巴依的眼里,门罗的血量是和三位手下同气连枝的。他现精英怪的血量下降,门罗的血量也呈下降趋势,下降比例约为三个精英怪平均损血的五成左右。阿吉巴依把这情况通报给战斗玩家。

    苏老大表扬他“观察员做的不错。boss血量降低到接近百分之八十的时候提醒大家啊。这时候boss多半会有技能!”

    阿吉巴依道“八成、六成、四成和最后的百分之二十都要通报吧?”

    第一个技能,门罗没有亲自出手。这个boss口中喝到“集火!”他也没点名是谁,只是目视暮光橙语。三个精英怪果然同时清除仇恨,集火苏橙。苏酥酥笑道“这个技能,是不是就叫做‘瞪谁谁怀孕’?”

    苏老大没说话,三七火了“刚才boss要是对我用这个技能,现在我就会pk你个嘴欠的!”

    苏老大的血量虽然不满,但是经过三个精英的技能集火,还是保留下接近两百的血量。若是换了别人,除非保持满血,同时打不还手,第一时间让队友把三个精英全部拉走,要不然只能是个‘死’字儿。

    第二个boss技能是召唤。现场死亡的npc,只要尸体没被刷新,都可以被门罗召唤。这次被召唤的是加尔撒。酋长在剧情介绍展中,是个会被小怪一刀秒杀的弱鸡,等到boss开始召唤,这家伙的风格都变了活着时威风凛凛的酋长,死亡后也不过是一堆腐肉!没错,门罗通过召唤,将加尔撒变成了一个憎恶!

    暮光橙语无惧尸毒,抵挡憎恶最是义不容辞。余下苏酥酥、一见飙血、三七开门、天山奇侠、檐下浪子五人硬抗其它三个精英。还好天山奇侠不求杀伤,在声声曼的帮助下也能有惊无险的抗住一个精英。

    加尔撒憎恶不过是一个等级较高的丧尸,和普通丧尸一样这个憎恶度偏慢、攻击一般、物抗偏高、能用尸毒攻击。和暮光勋爵交手数合,这个酋长憎恶居然开始向三个精英怪靠拢。

    阿吉巴依第一个现这个问题“橙哥,不是说憎恶只会战斗,没什么智力吗?这个憎恶怎么好像在聚拢你们。他会拉怪……”

    苏酥酥“啊哼!巴依你这是连着自己一块骂吧?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起狠来连自己都打!”

    苏橙此时也现情况不对“都给自己打个五灵脂绷带!”

    这玩意有一定的毒抗,提前打上,效果最佳。阿吉巴依没这东西,秦小曼不等他起交易,直接给他打上一个。

    “哇塞,蓝色绷带!那儿搞来的?苏老大让现在就用,是不是……”阿吉巴依话没说完,就见已经走到整个团队中央位置的加尔撒憎恶在原地来了个大旋风。

    这个旋风和狂战士的双持武器旋风斩不同,加尔撒转圈没有任何的物理杀伤,而是抖出了无数的尸虫,如同有人挥舞搅屎棍一样,雨点般的尸虫四处喷撒,范围几乎占据半个屏幕,除了阿吉巴依,七剑集体中招!

    尸毒,每秒掉血十点,持续十五秒。这是技能的标准作用,具体的掉血量和持续时间,还和中毒之人的毒抗、暗抗有关。尸毒不同于一般毒药,是带有黑暗属性伤害的混合毒。在五灵脂绷带的作用下,掉血最多的苏酥酥损血六十余点,苏橙无伤,声声曼损血十点——她的暗抗很高。其他人损血都在二十到四十点。

    作为已故酋长,加尔撒显然不是一般的召唤怪,在释放一个范围杀伤后,他和boss一样,花费百分之二十的血量调整攻击手段,给暮光橙语来了个死亡拥抱,两手抱住暮光贵族,张口就向苏橙的脖子上咬过来。浮肿苍白微胖的脸、黯淡无神不会聚焦的眼,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苏酥酥点评道“好恶心。老大这不是你的初吻吧?”

    每个boss都有没法儿躲避的技能,玩家此时只能拼人品、看属性。苏老大不讲运气,直接把体内虚弱的朱雀之火搬运到颈部。

    加尔撒一口咬下,只给对方带来二十点的物理伤害,不但毒素伤害、吸血伤害全不奏效,自己鼻子下面半张脸都开始燃烧,伤害如倒流的雨点,密密麻麻向上飘去!骷髅、丧尸原本都是不会疼痛的,此时被带有生命属性的火焰灼烧,加尔撒憎恶居然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两爪连拍带撕,将自己的脑袋都揪了下来。摆脱生命之火,加尔撒的犹未消亡,它挥动两爪,旁若无人的向正前方走出十几步,抱住一个立柱开始不停的拍打抓挠。没了脑袋,这个憎恶连攻击目标都丢了,只凭本能开始攻击第一个挡住他去路的物体。

    门罗的亡灵法术等级虽然不低,却也没能认出暮光勋爵的技能。只是本能告诉他这火焰异常的可怕,以至于他不自觉的向右侧让开几步,无声的拉开自己和暮光勋爵之间的距离。

    召唤师大体是分为两个路数一是偏重数量,采取蚁多咬死象的攻击方式;二是召唤强力个体。不管是亡灵召唤还是魔兽召唤,都有可强制取消和不死不休两种类型,越是强大的召唤物,越难以主动终结召唤。门罗好像就遇到了这种问题。召唤物丢失脑袋却没死,根本没法儿继续指挥,却又不能将之送回亡灵空间。门罗差点纠结的躲一边画圈圈。七剑主力还在对付门罗手下的三个精英,声声曼和阿吉巴依虽有空闲,也在苏橙的指挥下跑到远离加尔撒的地方,对这个憎恶不理不睬,专心的协助其他人打击精英。

    眼看手下就要被一个个打死,最强力的召唤物却不起作用,门罗牙都咬碎了,终于口喷鲜血,付出代价将加尔撒收回,一口气召唤出七个骷髅向苏橙冲去。苏橙不等这几个挤成一团的骷髅散开,直接喷出一个火球,将七个骷髅秒杀三个,左枪右剑再杀两个!剩余的两个骷髅被声声曼和阿吉巴依集火射杀一个——和刚才一样,偏偏就留下一个不杀,和门耗他的法力和召唤冷却时间。

    三个精英终被一一击杀。阿吉巴依也算是略尽绵薄,独自击杀了最后一个骷髅“呵呵,我还以为自己会废柴到底!谢谢各位放水之恩!”他也是心知肚明,七剑不留手,他可能连击杀一个小怪的机会都没有。

    门罗口角血迹未干,见手下俱亡,他桀桀笑道“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们?没有这几个弱鸡,我的实力才能完全的展现!”他伸手一指苏橙“去吧,我亲爱的傀儡,为我杀光他们!”一道灰色光芒沿着他的指向飞向暮光勋爵!

    躲不过。苏橙想利用朱雀之火来硬抗,却只觉得这股火焰懒洋洋团在丹田,根本提不起来。算算次数,他在短时间内两次使用朱雀之火,虽然效果奇佳,但储备的能量也基本用尽,这个强力技能一时之间再也无法建功。

    “天山打我,完了全力防御!”

    苏老大吃下这个技能,在天山奇侠眼中,苏橙的头像瞬间一暗,变成黑白照片,唯有两只眼睛如火燃烧。他立即执行老大指令,一剑砍掉苏橙数十点血量,将傀儡的仇恨固定,支好盾牌“老大,这个怎么打?”

    苏橙也没办法“当怪物打就是!你要是能拉稳仇恨,其他人去打门罗!”

    还好,被控制的暮光勋爵只能使用普通攻击和一些战士通用技能,一时间无法突破‘进击的壁垒’,枪剑齐出,打的盾牌上火花四射。

    见众人围向自己,门罗冷笑一声,执出短刀一晃,在六个人的眼皮底下隐身消失。

    一见飙血吐槽“无耻啊,亡灵召唤、傀儡术、强隐,这个boss到底是什么职业?”

    暮光橙语还在对着盾牌狂砍,苏橙在频道言“boss一向这么无耻。大家赶紧找!天山扛不住太久!”吃了技能,他自己倒是能够看到,自己被控制的时间很长,足有六十秒!还好傀儡不会自己的几个强力技能,要不然,天山奇侠绝对撑不过一分钟。

    刘天山也有守御战士自带的双持术,只是技能等级偏低,只能在持盾状态下使用短剑、小刀一类的武器,根本无法对苏橙形成破防攻击。他动手造成的伤害,还没有盾牌反伤形成的数据好看。加上他从心里也不想和苏老大正面杠,只好抱紧盾牌和苏橙小心周旋。苏橙却看见一条人影自他后背浮现,割喉,打掉过两成的血量;凿击,将他晕在原地!更悲催的是,受到割喉技能攻击后,天山奇侠下意识的偏转身体,想用盾牌预防后续的攻击,将后背卖给被boss控制的苏橙!

    打的好爽!就算是苏橙第一枪已经把刘天山扎醒,天山奇侠还是没能躲开后续的连环三记重击、连斩、突刺刺!直接把刘天山的血线压低到三成!门罗也没闲着,乘着天山奇侠再度转身,又给他补了一记肾击才强隐消失。也亏这门罗的职业构成还是偏向法系,物攻能力不足,才没让天山奇侠当场挂掉。

    刘天山被吓得半死,一叠声的召唤声声曼“小曼救我!要被老大砍死了!”

    苏橙也只能调整战术“向我大招!别管那么多了!”

    一见飙血不乐意“万一打死你怎么办?”

    苏橙这个着急啊“谁让你打死我了?抢了仇恨就行!”

    这招儿可行!

    “天山挺着,最多三秒!”苏酥酥拿出霜城守护“一箭就能给你解围!”

    拉弓蓄力,三秒击。不止是抢了仇恨,这一下居然出了暴击!苏橙的血量本来就不满,被这一弩射的只剩下不到五十的血量!尼玛,这运气好到逆天了……

    见傀儡张牙舞爪的向自己冲来,苏酥酥吓得‘妈呀’一声拔腿就跑。

    一见飙血心头火起“别跑!boss还在边上隐身呢!”一旦跑的远了,其余的队员想救援都来不及。

    苏酥酥急刹车站住,回头正看到似曾相识的一幕门罗现身,割喉、重击!这一次不是针对敌人,而是自己的傀儡暮光勋爵!

    苏橙挂了。

    门罗再次隐身。

    “我们的方略不对。只要有机会,就该集火门罗!这个b偏向法系职业,盗贼也是贫血!”一见飙血道。

    刘天山咳嗽一声“哪儿有机会?”

    声声曼图希尔沃兹。“别说了,我来试试!”她行到暮光橙语身边,半跪下身,将暮光橙语的身体扶起半靠在自己腿上,正要把希尔沃兹给苏橙灌下,一只苍白的小手一把将酒瓶夺取。“等一等!”

    桑德拉。这个行吟诗人已经醒来,看到声声曼想用希尔沃兹复活暮光橙语,她第一时间进行了打断“你们不能这样!门罗还没死!来,大家把我和佩斯围在中间……”

    这明明就是暮光橙语,怎么就成了‘佩斯’?橙佩斯吗?大伙儿心里想笑,但考虑桑德拉小姐必是一番好意,都赶紧听令,肩并肩将两人围在中间。

    桑德拉道“这是门罗为了蛊惑人心调制的药酒。复活的几率不高,还会有很强的副作用,一定要小心使用!”

    既然这样,门罗就不会阻止我们使用这瓶药酒吧?桑德拉继续解释“我见过这药酒救活过人,但是获救者的意志力衰减的很厉害。我需要在加点药物进去。”她放进酒瓶的,是一块类似火系魔晶的石头,缓缓晃动酒瓶“这是熔火之心,能净化和提升所有药物的治疗效果。”

    药酒放到了‘佩斯’的嘴边,有人从人墙的缝隙里伸进一只手,一把攫住酒瓶,闪电缩回。门罗偷走了药酒,坐回到加尔撒的宝座上“哈哈哈,我唆使加尔撒断绝岛上的药剂供应,自己怎么会不防着这酒?熔火之心?要不是维兰娜岛上存在这种神奇的矿物,我又怎么会费尽心力想把它据为己有?哈哈哈……”他笑声未歇,就见桑德拉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一瓶希尔沃兹,直接灌进了暮光橙语的口中。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