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身作画大佬 > 458、过分

458、过分

 热门推荐:
    李多余虽然抱着神原幸太,但明显压制不住前者,挥起的拳头最后刮过铃木雄一郎鼻子,将对方的眼镜打飞了出去。

    而铃木雄一郎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慌慌张张捂着鼻子踉跄后退一步,然后撞在了桌沿上。

    叮叮当当。

    桌子摇晃,餐具互相碰撞,叮当作响。

    姚亮等人反应慢李多余半拍,但还是反应过来了,一桌五个人,一个去扶铃木雄一郎,另外四个走出卡座挡在了李多余和神原幸太前面。

    几个人推推搡搡。

    李多余拉着神原幸太,几个人挡在铃木雄一郎的身前,加上刚刚铃木雄一郎的嚷嚷,彻底让整个家庭餐厅都沸腾了。

    众人跑过来,拉架的拉架,看戏的看戏。

    架没打起来,家庭餐厅就已经乱做一团。

    几个服务员和老板一起过来,劝解着双方,都快哭了。

    越来越多人围到他们这边。

    就连窗外,都有不少人隔着玻璃在围观。

    乱糟糟的。

    有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一知半解,说着什么动画、签名什么的,不是很详细,但勉强把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了。

    简单来说过程就是两拨人之前没见过,老的搭茬,年轻人拿什么东西给对方,然后被骂,最后愤而打人。

    为什么动手的原因传开了。

    而这段时间。

    冲突的双方已经停下挣扎和推搡。

    神原幸太眼睛虽然依旧很红,但已经能控制住情绪。

    他深吸口气,晃了晃脑袋,慢慢走向还捂着鼻子,坐在椅子上擦鼻血显得很弱势的铃木雄一郎。

    围观群众们赶紧去拦他。

    他硬是闯到了附近。

    然后,蹲了下来。

    众人见他不是动手,松了口气,这才没继续拦着。

    神原幸太蹲在地上,弯腰将掉落在地上,能看到的原画纸碎片慢慢捡了起来。

    只是因为众人的踩踏,能找到的碎纸片已经不多了。

    李多余也过去帮忙。

    两人低头捡着碎纸片,静默无声。

    神原幸太看着手心一张张捡起来的碎纸片,突然发现,这些碎纸片如果胡乱拼接到一起,其实是可以变成任何图案的。

    比如前些年,铃木雄一郎监督的《异域》,那部他最喜欢,觉得是年度最佳的动画。

    再然后,他觉得纸被撕碎了……

    也挺好的。

    就是伤心。

    “我很喜欢你监督的动画,我请求你签个名,你不答应,可以。你不忿我打扰你,公共场合骂人,很难听,我也忍了!

    我真的很喜欢你监督的动画,其实如果你只是骂得难听,我过后想起这回事,估计对你的评价也不会变,应该还是,你很厉害很有才,顶多,也就加多一句不好相处就算了。”

    神原幸太抓着碎纸块,突然站起身来。

    “但你为什么撕了这张原画纸?这是你的东西!?”神原幸太朝铃木雄一郎伸出了抓着碎纸块的手,往前一步,看着铃木雄一郎。

    他现在很冷静,但感觉比暴怒时可怕多了,那时候是热血上头,现在他看铃木雄一郎,感觉就要把他挫骨扬灰了一样。

    铃木雄一郎张了张嘴,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光顾着发泄,爽快过后,看着神原幸太的目光,他有点害怕了。

    但他根本就不愿意低头认输:“宽松世代……”

    “一张纸而已。”

    姚亮看情况不对,赶紧打断了铃木雄一郎。

    现在围观的人,可是有不少跟神原幸太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人。

    他们也是所谓宽松世代出生的人。

    “呵,一张纸?”

    神原幸太身旁的李多余也站起身来,注视着姚亮,“你就认为这是一张纸?”

    “难道不是?”

    “你也这么认为吗?”李多余看着铃木雄一郎,同样伸出了抓着碎纸块的手。

    两人一起伸出手,握拳,拳头里面是碎纸片……

    一个个大佬的签名和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简笔画沾着脏污,碎成了一块块……

    他们两个就像在做某种仪式感一样。

    有点可怕。

    盯着两人,铃木雄一郎没说话。

    “哈。”李多余看铃木雄一郎不说话,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讥讽地笑了笑,“我记起来了,你们刚刚说过巨人,新企划什么的,还提了一嘴yuki工作室。怪不得我们进来,你们对我们说的话那么大反应,怪不得你对顾雪那么仇视。跟yuki工作室新企划同题材?跟顾雪有仇?还是单纯的,嫉妒?”

    姚亮眯了眯眼,想说什么。

    “算了,其实我也不想了解这些。”李多余放下了手臂,打断了姚亮,看着铃木雄一郎,“只是,我没想到,幸太已经将纸递到你眼前了,你连看都不专心,甚至都没注意到上面写着什么,只是一张纸而已,哈哈……去你吗的吧!”

    李多余笑着笑着,突然狰狞着脸,狠狠吐了口口水。

    “就一张纸而已?一张纸你妈!”

    李多余往前一步,直接推开挡路的姚亮,一脚踩住铃木雄一郎被打飞的眼镜上,然后使劲碾了碾,“我现在这么干,就说这只是一副眼镜而已,你什么反应?生气吗?知道什么感觉吗?我不想朋友明天成为想要偶像签名不成,就怒而动手还进了警局继而丢掉工作的傻逼粉丝,你们就以为自己干的事情没问题吗?还一直在旁边看戏,你们觉得自己是长辈就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喜欢你们的年轻人?当孙子来骂?宽松世代的废物,你们还真敢说!现在说多一句啊,大声一点,大声地骂一句宽松世代的废物啊!著名监督铃木雄一郎!”

    李多余这话一出,不少年轻人的脸色变了。

    这种偏见由来已久,但由来已久跟当面说出来,意义不一样。

    姚亮也变了脸色,特别是在李多余将铃木雄一郎的名字喊出来的那一刻。

    一时之间,气氛僵住了。

    年轻人看铃木雄一郎的眼神不太对劲。

    这时候,神原幸太反而成了最冷静的那个人,他直接收拾了一下,跟李多余摇了摇头,然后带着后者,推开还挡在路中央的姚亮,就要离开这个地方。

    姚亮第二次被推搡到一边。

    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大概是气不过吧,他忍不住道:“你们这样是不是过分了点?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

    闻言。

    李多余和神原幸太,瞬间停下了脚步。

    李多余想说什么。

    但神原幸太红着眼睛,率先转过身去。

    他直接抄起了一个水杯,用力朝姚亮和铃木雄一郎所在的位置扔了过去。

    姚亮慌忙躲到一边。

    后面的铃木雄一郎吓得一甩头。

    砰。

    玻璃水杯砸在墙面上,砰然碎裂开来。

    铃木雄一郎双手护着脑袋,但还是被残留的水以及玻璃渣溅了一身,有些狼狈。

    “过分?我过分!?你们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你们以为我刚刚是因为被铃木雄一郎骂得难听就动手?就因为他撕掉我好不容易要到的签名就动手?开什么玩笑!!”

    “是因为他是我最喜欢的动画监督啊!你t是著名的制作人啊!”

    “但你们!一个著名监督,一个著名制作人,t的却直接毁掉了我的幻想!毁掉了我对动画美好的所有想象!毁掉了我对你们这些幕后制作人员的所有好感和崇拜!”

    “但现在,到了你嘴里,我就成了过分的那个了?”

    “你们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

    “艹你妈!”

    “为什么不反思一下自己!?”

    神原幸太红着眼睛,面目狰狞地瞪着姚亮和铃木雄一郎,胸口剧烈起伏着,仿佛要把两人生吞活剥了一样。

    看他这幅样子。

    突然,就没人敢劝话了。

    ……

    五分钟后。

    家庭餐厅不远处的马路边。

    李多余和神原幸太蹲坐在马路牙子上。

    一个抽烟,一个在发呆。

    情绪都不高。

    “刚才抱歉了,没让你把气撒出来。”李多余猛吸了口烟,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借着咳嗽声和烟雾的遮掩,他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刚才你不拦着,估计我现在都在警局了,明天就是打老人的罪人了。”

    神原幸太揉了揉脸,勉强笑了笑。

    李多余沉默片刻,小声问道:“接下来去干什么?逛一下看有什么好玩的galga?”

    “算了吧……回家了,走吧。”

    神原幸太听到李多余的话,低着头沉默了会。

    突然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

    “……”

    李多余仰头看着神原幸太,有些担心。

    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僵了一会。

    他注意到了自己手上的原画纸。

    突然刷的一下就站起身来。

    “回家也行,不过回家之前,先陪我去个地方吧。”

    “……去哪里?”

    “跟我来就是了,我赔你件东西。”

    ……

    没一会。

    李多余和神原幸太两人,重新来到了yuki工作室所在的大厦。

    神原幸太知道李多余要带自己去哪里了,但他似乎很抗拒,非常不情愿,甚至打算直接扭头离开。

    但李多余强行带着他搭乘电梯上楼,硬拖着他来到了yuki工作室。

    还是跟上次一样。

    李多余推门就进。

    yuki工作室内。

    顾雪正在吃着顾柔带回来的雪糕,顺便和一帮大佬们闲聊。

    她听到动静,扭过头去,发现是刚刚那两个作画厨,非常惊讶。

    “咦,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李多余和神原幸太站在yuki工作室门口。

    却仿佛没听到顾雪的话一样,呆呆看着顾雪和一众大佬们。

    顾柔给所有人都带了雪糕。

    而那些大佬们,每个人都跟顾雪一样,一手捧着雪糕,一手拿着勺子……

    一帮年过半百的大爷们,全都捧着雪糕,感觉挺怪异的……

    而他们听到顾雪的询问,齐齐抬起头来,一边疑惑地看着又出现在门口的李多余和神原幸太,同时也不忘往自己嘴里塞雪糕的举动,更是让人感觉挺好笑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神原幸太看到这有点好笑的一幕,突然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