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如来魔掌【第四更,8万推加!求赞!】

第六百五十五章 如来魔掌【第四更,8万推加!求赞!】

 热门推荐:
    【求荣耀争霸赞】

    轰隆!

    地动天变,万物崩毁之刻,只见六神子缓缓抬头,冷漠双眼无悲无喜,脑后暗黑光轮旋动,吸引天地宇宙之力,成就近神之威。

    “如来魔掌第一式·唯我独尊!”

    平凡一掌缓缓退出,却是磅礴魔氛如纸片一般溃散,斩天骄胸口炸开一个大洞,血洞宛若一击掌印通体贯穿。

    迅捷之掌,好似无视时空,斩天骄连阻挡或躲避都来不及,便已经中招。

    但同一时刻,魔刀同样斩下。

    既为凶魔,之伤岂能动摇他的根本。

    只要有无尽血肉,他便能再复完整巅峰。

    “你的实力让吾惊讶了,但还是无法阻挡吾!”

    轰!

    语甫落,虎魄已经劈下,六神子的胸前顿时划开一道狰狞伤口,深可见骨,只是数息,鲜血便染红了地面。

    但在魔刀入体吞噬精血一刻,六神子却是不退,反而一手按在魔刀之上,让斩天骄无法抽回。

    “看来你是想早点去投胎啊!”

    斩天骄不以为然,虎魄吞噬强者的血肉越多,威力越强,更能助长他的力量。

    六神子不语,黑色长发沾染鲜血,更显狰狞恐怖,冷漠双瞳无情无欲无生无死。

    “如来魔掌第二式·四大皆空!”

    轰!

    又是一掌落在斩天骄的身上,但这一次却是没有造成恐怖伤害。

    反而好似没有力量一样。

    斩天骄已经做好了重伤的准备,但感受到胸前无力之掌,先是一愣,随即大喜,狰狞说道“看来你没有力气……”

    斩天骄的话还未说完,猛然身形一个踉跄,背后巨大魔影轰然溃散,化作浓郁黑雾。

    而斩天骄识海之内恶魄具裂,一分为四,意识更在这短短一瞬间被磨灭了无数次,身体都已经无法控制。

    “这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目光,无法理解的手段,让斩天骄存满茫然。

    “你只是集合了一魄之戾,纵然再强大,又岂能与神比肩!”

    六神子缓缓收回手掌,淡漠说道。

    “神?你达到了近神?这怎么可能,你只是双魄而已,并不完整岂能踏入神境?”

    充满不可思议的声音,斩天骄双手捂着头,发出痛苦咆哮。

    “短暂达到足以渡你!”

    六神子漠然开口,对于身上之伤好似浑然未觉,一步一步走向斩天骄。

    就在临近斩天骄的一刻,忽然,斩天骄怪笑一声,“人皆有善恶,吾岂会死亡,同化吧!”

    一瞬间,斩天骄神躯自燃,刹那化为飞灰,手中虎魄竟是坠入万丈深渊,同时一道黑色光球带着庞然魔气没入六神子的眉心。

    六神子忍不住闷哼一声,眉心卍字佛印越发漆黑。

    天地之间汇聚而来的滚滚魔气疯狂涌入六神子全身窍穴,洗练躯体。

    恶魄入体。

    识海之内。

    悲、怒、恶三魄汇聚,顿时意识再次产生剧变。

    三种情绪纠缠,戾气污染,融入新成就的意识之内。

    本就化身为魔的六神子再融恶魄,一刹那意识相互冲击,再造新我。

    暮鼓晨钟、怒佛、凶魔。

    意识彼此冲击也在彼此融合。

    时间流淌,似是过了一瞬间,也似过了一日一夜。

    盘坐在地的六神子眼帘微动,终将苏醒。

    ……

    而在西煌佛界,也在法畏金刚与姑苏还剑离开之后遭逢变故。

    “西煌佛界的秃驴,你们竟敢擒捉本座的弟子。”

    妩媚之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同时阴森鬼氛弥漫,若有若无中似有万千怨魂哀嚎、哭泣、咒骂,冲击心神。

    霎时,光明佛域如沦鬼蜮。

    “是师尊!”

    死寂女神眼睛一亮,目露惊喜。

    “谁来都救不了你!”

    喜公子回身一笑,淡淡说道。

    死寂女神冷哼一声,只是望着周遭。

    很快,在暗绿鬼氛之内,两道人影不疾不徐走来。

    其中一人身穿暗红衣裙,扭着腰肢缓步而来,晃动娇躯让人只感眼前一片雪白,让人心神摇曳。

    而另外一人,迈着正气步伐,稳步而来。

    “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

    “嗯?是君奉天!”

    释至伽蓝眼睛微眯,疑声问道“法儒尊驾怎会与阎罗鬼狱之人为伍?”

    “抱歉,我要一人!”

    ‘君奉天’的目光落在死寂女神的身上,直接说道。

    听得此言,顿时群僧沸腾,不过有圣衡者在,很快便平复下来。

    这时,释至伽蓝也喃喃一声,“看来那个传言是真的。”

    ‘君奉天’默然,虽然没有回答,但却足以表明一切。

    “君奉天,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有些事情你改变不了,比如自己的出身,自己的母亲。”

    站在死寂女神身旁的喜公子突然轻笑一声,道“怎么,难道连君奉天你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出身,正视自己的母亲吗?”

    ‘君奉天’身边的伏夜欲娇娘嘴角微抽,知道君奉天与喜公子真实身份的她对这番对话感到浑身不自在,更是在心下暗自吐槽,“还真是一个戏精啊!”

    “亦或者……”

    伏夜欲娇娘美目一转,在二者之间徘徊,“或者他们虽出自一人,但都拥有部分自主性格?”

    就在伏夜欲娇娘思忖之际,身旁‘君奉天’也再度开口,“君奉天之事,无需他人置喙,圆公子,念在你我交情,放人!”

    平淡‘放人’两字,却是透漏着无比坚定。

    此刻死寂女神一脸复杂的看着君奉天,心中感触无数。

    因为,这就是她的弟弟,同母异父的亲弟弟。

    君奉天身旁的伏夜欲娇娘也看到了死寂女神注视而来的目光,不禁眼神微动,心下暗道“暗姬啊暗姬,看来苦境这段岁月,蒙蔽了你的双眼啊!”

    “他可不是你的弟弟,而是——你的仇人啊!”

    这一刻,伏夜欲娇娘对身旁之人忽然感受到一种敬畏与恐惧。

    她对自己的弟子很了解,连自己的弟子在这一刻都被迷惑,可见身旁自然的伪装能力。

    如果有一天他变成自己所熟悉的人,自己还能否辨别呢?

    或者说,现在鬼狱就有某人被取代,早已潜伏在侧,而君奉天这个身份跟本就是对方故意露出的破绽呢?

    如此一想,伏夜欲娇娘越发觉得心惊肉跳。

    若真是如此,恐怕就连女帝也毫不知情。

    如此能力、心机再配合强横实力,当真恐怖如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