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女友是声优 > 272.北海道的摩托车之旅(3)

272.北海道的摩托车之旅(3)

 热门推荐:
        “水籁桑!骑慢一点!这里限速60!”

        “没有警察!就没有限速!冲啊——!!!”

        村上悠和岛崎信长紧跟着一个劲往前骑、大呼小叫的水籁祈。

        北海道的道路又直又长,一直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天际,但凡骑摩托车的人行驶在这样的道路上,没有不心旷神怡的。

        “村上!我们也不能输啊!”

        “不要再加”

        他话没说完,岛崎信长的速度再次提升,水籁祈自然也不甘心落后。

        于是,在没有黑道逼迫下,三人来了一场请勿模仿的摩托车比赛。

        路线是从小樽到岛国最北边的稚内,中途经过札幌和留萌。几乎没有弯道,只要笔直的海边公路。

        左侧是大海,右侧是农田,是牧场,时不时看到羊,看到牛。

        村上悠低头看仪表盘,速度已经超过90。

        到中午的时候,三人在岛屿延伸出去的一个尖端,名字叫神威岬的地方停车休息参观。

        进入神威岬需要通过一道木门,上面有暗淡的字迹——【女人禁止之地·神威岬】。

        看竖在一旁的介绍,古代把这延伸到海里的小路当做圣地,禁止女人进入,当然现在这规矩早就废止了。

        走进海里的小路被砌成向下的台阶,两侧有到小腿的木栏,宽度只能容一人通过。

        水籁祈当仁不让走在最前面,时不时让村上悠给她拍照。

        走到岬的尽头,有一个白色的灯塔,地面上除了来时的小路,都是杂草。

        站在这里,突生踩在海面上的梦幻感。

        三人请一个老人帮忙拍了合影,背景有灯塔,海岸,神威岬那块神威岩。

        之后在路边的甜品店吃午饭。

        水籁祈拿着相机,一张一张翻看照片。

        “这云太好看了,不过还是我可爱。”

        “啊,这张很喜欢,表情虚幻倦怠!发给saori。”

        “”

        “又是一张不错的合影,手搭在村上桑肩头的我超级可爱,村上桑的表情也很不错,嗯嗯。”

        “岛崎桑居然用剪刀手?好土!”

        服务员把三人的套餐端上来。

        看菜单上介绍说,这家店是附近一家叫高桥的牧场开的,所有奶制品都是自产自销,所以村上悠和岛崎信长也点了冰淇淋和牛奶尝尝。

        味道的确一流。

        吃完饭,三人继续赶路,终于在黄昏时分来到岛国的最北端——宗谷岬。

        同为岛屿的尖端,它没有神威岬那样延伸到海里,就像普普通通的沿海岸。

        但一想到这是一个国家的最北边,给人的神圣感和满足感,又远在神威岬之上。

        停车,拍照。

        让路人合影,背景是红彤彤的落日、三角形写有【岛国最北端之地】的地标、还有浪花朵朵的鄂霍茨克海。

        之后又在岛国最北端的加油站——【安田石油店】加满油,晚饭都不吃,就直奔富良野而去。

        ——————

        “他们怎么还不来?”

        “应该快了。ori上次和我联系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旭川。”

        “真亏她一个女孩子,能和两个男人一样,骑那么久的摩托车。”

        “小祈和大西酱不是一直喜欢散步吗?体力很好吧?”

        “当然!我们两个曾经在东京暴走一整天,第二天继续上班,完全没事!”

        坐飞机来北海道的一行人,正在酒店外面聊天。

        大西纱织拿着手机,“ori那家伙发了好多照片,而且都是前辈给她照的,比我们自己拍的好看多了。”

        说到这个,打着哈欠的佐仓小姐也开口道:

        “不该让村上离开我们。虽然他没什么用,但拍照还马马虎虎。”

        “今天好多景点都没拍照,真的好可惜啊。”东山柰柰也很想村上悠。

        “嗯。”大西纱织扁着嘴,滑动手机,“看ori这张照片,晚上服务区拍的,拿着咖啡杯,薄薄的雾气挡在脸前面,太好看了。

        半夜在海边的这张,后面的星空是曝光吗?为什么像动漫里一样!星星看的那么清楚!

        还有这张,背景是超大的轮船,后面还有刚升起的太阳;

        就连蹲在路边的照片都这么好看,她是出来拍写真的吧!真是气死了!”

        “别说了,大西。”其他人制止她。

        女人无法拒绝好看的照片,有时候为了效果一点,p一下午的图也很正常。

        这次出行,原本大家将就用普通的技术,互相拍照,自得其乐,还挺开心。

        结果等第二天睁开眼,拿起手机,群里全是她水籁祈发的照片——没有经过ps,完全自然的照片,却一张比一张好看。

        更过分的是,她还一直更新。

        让她们别说上传自己拍的照片了,就连拍照都不想拍了。

        中野爱衣笑着安慰:“没关系的呀,明天不就可以让村上君帮忙拍照了吗?”

        “但是少了一天。”种田梨纱说。

        “没错,特别还是只有ori有,我怎么回事?!”

        大西纱织话没说完,远处有强光射过来,所有人用手遮住眼睛。

        “喂,几位小姐,”一个粗着嗓子的可爱女音,“老子带你们去飙车啊?”

        “ori!!!”

        “什么ori!太失礼了,叫我水籁大人!我可是征服北海道,去过世界最北方的女人!”

        大西纱织不跟她废话,直接跑过去按头。

        然后两三秒后被水籁大人反制,像古代匪盗抢压寨夫人一样按在摩托车油箱上。

        把车停好,三人拿着行李,跟着众人进了酒店。

        大西纱织问水籁祈:“你们怎么这么慢?你说你到了旭川,我们算好时间才下楼的,结果等了好久。”

        “你说这个啊,和你发完消息,我们去吃酱油拉面了。”

        “诶?!”

        “还拍了一会照片,待会发给你。”

        “不看!”

        水籁祈回头,对和岛崎信长一起走在后面的村上悠说:

        “村上桑!村上桑!我就说吧,她们嫉妒了!羡慕了!”

        “才没有羡慕!”大西纱织坚决否认,“大家,是吧?我们也很开心,是吧?”

        悠沐碧叹气,“不要逞强了,纱织姐。”

        “略,略,略!”水籁祈双手食指像初学者打字一样,戳着大西纱织肩膀上,“被拆穿了!”

        “”

        “saori?saori~生气了?真拿你没办法啊。”水籁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这是我在岛国最北端宗谷岬,给你带的礼物,只给你一人哦。”

        “诶?真的吗?”大西纱织嘴角忍不住划出弧度,伸手接过。

        打开一看,是一个卡片。

        “这是什么?【岛国最北端加油证明书】?!!”

        “厉害吧我。对了,”{一脸自豪、你快夸我}的水籁祈又拿出一串贝壳钥匙串,“还有这个,也是在那里加过油的证明。上面还有加油站的名字哦,你看,【安田】”

        “ionri!!!”

        “啊!saori你干什么!快把她拖开!口水!口水碰到我脸了!好脏啊你!”

        女人去了大房间泡温泉,村上悠和岛崎信长两个男人一个房间,也在泡温泉。

        鹅卵石砌成的池子,岸边有冰桶,里面是札幌ssi生啤。

        泡在温泉水里,能看到落地窗外还算漂亮的星空。

        “雄马、海斗、聪一他们来不了,真是遗憾。这才是人生啊。”

        “他们没驾照,要么没空,也是没办法。”

        “下次可以考虑开车,”两人杯子碰了一下,岛崎信长继续说,“冬天开车来北海道滑雪,不用怕地面滑。”

        “谁有驾照?”

        “除了你。”

        “那你们到时候来接我。”

        两人边喝啤酒,边聊一路的见闻,又各自聊了以前去过的好玩或不好玩的景点,最后又说起工作上的事。

        直到所有啤酒喝完,才从池子里爬起来。

        岛崎信长穿上酒店的浴衣,村上悠穿了自带的短袖和沙滩裤——他对酒店贴身物品的干净程度,总是抱着最大的恶意。

        刚穿好,中野爱衣过来敲门。

        “村上君,岛崎桑,过来打牌吗?”

        “我就不去了!”三丁目从不空手而归的岛崎信长,很清楚那是修罗场,“刚喝了啤酒,我想早点休息。”

        “你呢,村上君?”

        村上悠当然也不想去,岛崎信长再怎么样,也只是被嘲讽两句,他是真有人身风险的那位。

        没等他说话,中野爱衣伸手,食指与拇指捏着他衣服,拉了拉。

        “好吧。”他点头。

        两人刚要走,岛崎信长开口:“中野桑,周五那天录节目,托你的福,我玩游戏赢了村上呐!”

        “嗯?为什么托我的福?”中野爱衣看着村上悠。

        “猜拳呀,”岛崎信长露出暧昧的笑容,“他一直出拳头的事,大家都知道啊。中野桑,多亏了你!你是最强的!”

        中野爱衣被逗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对岛崎信长点点头。

        两人在去女孩子的大包间走廊上。

        “想不到,村上君你居然还一直遵守着盟约啊。”

        “答应你的。”

        中野爱衣点点头,侧过脸望着他。

        “你还答应我一件事的,还记的吗,村上君?”

        村上悠抬起左手,看表。

        “还有12秒。”

        “什么?”中野爱衣一愣。

        “嗯,刚好12点了。”

        村上悠从沙滩裤里拿出一枚发夹。

        发夹躺在他掌心,在走廊里稍显暗淡的灯光下,宛若郁金香在绽放。那光晕,如实体化的香气。

        “这是?”

        那发夹几乎以假乱真,中野爱衣都不敢伸手直接去拿,怕把花朵碰落。

        “这是我从东京走到北海道,找到的最好的石头。

        然后又让世界上最厉害的雕刻师,把它雕刻成你喜欢的样子。

        中野桑,你把它戴上,就可以一年四季都看到盛开的郁金香了。”

        沉默一会。

        “你帮我戴上。”她低声说。

        村上悠笑了下,把她左侧的头发拢在耳后,然后用郁金香夹好。

        打量两眼,他笑着鼓掌道:“美不胜收。”

        中野爱衣左手放在发夹上,感受着那特殊的温润,有光驻留的双眸凝视着村上悠漆黑的眼睛。

        “谢谢。”

        “我答应你的。”

        “很贵吧,花了多少钱?”

        “骗你的,没花钱。是凌晨1点义务劳动的时候,我在海边随便捡的石头。然后看了几本雕刻方面的书,依葫芦画瓢做的。还好效果看起来还不错。”

        “你就继续编吧。”中野爱衣笑道。

        发夹传来的感触,根本不是人体的体温。既然村上悠不想说,她也不再追问。

        “满意吗?”村上悠问。

        “满意。”中野爱衣的手恋恋不舍地从发夹上放下,“走吧,她们还在等着呢。”

        “好。”

        这一周的平装书还算没有白看。

        【画技lv:1/100】

        【雕刻(满级)】

        【灵活:这双手已经完全属于你】

        【心平气和:雕刻的枯燥成为享受】

        【专注:对事物长久保持专注】

        【神秘:全力全开雕刻出的饰品,有几率变得不可思议】

        【智力+1:关于雕刻知识的学习难度大幅度降低】

        【体质+1:双手抗疲劳增加】

        【魅力+1:人们注视你的双手时,会产生{等这人死后,割下来当做艺术品吧}的想法,危险性+1】

        “生日快乐!”

        一推开门,数不清的小礼花彩带迎面而来。

        “爱衣,生日快乐!”

        站在后面的村上悠,看着捂住嘴的中野爱衣,看来她来叫自己打牌,是被骗了。

        进了房间,有一个一个三层的蛋糕,“22”样式的蜡烛插在上面。

        地上放了几个气球,墙壁上挂了【中野爱衣桑身体快乐】的横幅。

        床上全是礼物,桌上全是吃的。

        “爱衣,快来!”佐仓小姐拉着中野爱衣到蛋糕前,“你来许愿!”

        “等一下!”悠沐碧跑去把灯关了,又把窗帘拉上,生日气氛更加热烈

        但是,再也没有人去关注什么蛋糕。

        中野爱衣头发上的郁金香,有微弱的荧光流转,那花竟然真的开始绽放似的。让人心平静和、最大作用是睡个安稳觉的香气弥漫开来。

        “好香。”

        “这是什么?”

        “爱衣?”

        “好漂亮!”

        众人纷纷开口,不可思议地看着那郁金香。

        中野爱衣手抚摸着发夹,隔着蜡烛的烛火,望着村上悠。

        在她的目光下,村上悠一本正经地说,“其实它还是荧光棒和香薰。”

        中野爱衣用映照着烛火的月牙白了他一样,笑着对众人解释说:“这是村上君送我的生日礼物。”

        “我也想要!”

        “我也是!”

        “在哪买的?”

        所有人看着村上悠。

        “不应该先吹蛋糕吗?”他说。

        原本只想让中野爱衣在睡觉的时候感受一下惊喜,结果全被破坏,自己也陷入麻烦。

        关于这件事,村上悠事后的解释是:

        在路上遇到一个去过世界各地,但唯独讨厌东京的旅人,郁金香发夹就是从他那里买的,据说原产地是印度瓦拉纳西的一个小地摊。

        “为什么我不知道呢?”水籁祈歪着头。

        “你睡着了,他当时就睡我们隔壁。”

        “也就是说以后买不到了?”佐仓小姐皱眉。

        “难说。”

        “这么好的东西,村上君你为什么不多买两个?”东山柰柰嘟着嘴。

        “只有一个人过人生日,没想太多。”

        “下次我们去印度吧!”种田梨纱提议。

        “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