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十四章:四小姐疯了

第十四章:四小姐疯了

 热门推荐:
    “老爷,她是疯子啊,疯子的梦话也能当真?妾身待她像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何曾……”

    “住口!”一旁的老夫人怒斥,“这孩子再怎么着也是赫轩的亲骨肉,你不该因为她从小没娘就这么欺凌,她不过是一个孩子,你怎么就这么容不下她!”

    “我说这孩子怎么成天在院里见不着面,懦弱羞怯礼数不周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原来是你这个做嫡母的厚此薄彼,今日楚楚在太子面前现丑,她是何等模样人人都看得真真的,你还想只手遮天地欺凌她到几时?”

    “娘,我真的没有……”大夫人表现得十分委屈,“这丫头她前天在我面前可厉害……”

    “你不要再狡辩,既然你这般容不下这孩子,往后她就交给伍氏去管,你再莫进她的院子,免得刺激了她还不知会造出什么孽来。”

    大夫人还想辩解,却被丞相阻拦,“就依母亲的安排,你也可省点心。”

    老夫人不争地睨了大夫人一眼,“刘妈,扶我回去。”

    “是,老夫人。”

    大夫人看着地上的凌楚楚,恨不得上前掐死她去,“这丫头前日在我面前还伶牙利齿机灵得很,今天你也不是没看见她……”

    “好了,别说了。”凌丞相低头瞧着凌楚楚身上洗得发白的旧衣,冷语“连府上丫环的衣裳也未曾旧成这样的,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

    “我让人给她做了新衣裳,可她……”

    “来人,送四小姐回去,叫四姨娘到书房来。”

    丫环将凌楚楚送回清兰苑,嘱咐了秋月秋萤几句便离开。

    “四小姐怎么折腾成这副样子,出去时不还好好的吗?”

    “想是在太子面前犯错了,被罚了吧。”

    秋月秋萤说了两句,便着手替凌楚楚洗脸,不想转回身来便看见凌楚楚已经醒了。

    “四小姐,你醒了!奴婢替你洗脸梳头。”

    凌楚楚下床来自己接过帕子擦了脸,又才坐在妆台前梳发。

    “秋萤,你过来。”

    正准备倒水的秋萤听见凌楚楚叫自己,顿时浑身一僵,“四小姐有何吩咐?”

    “你是打算继续忠于大夫人,还是良禽择木而栖?”

    此话一出,不单秋萤愣住,秋月也是一愣。

    “四小姐此话何意?奴婢不明白,奴婢只有四小姐一个主子。”秋萤一本正经表忠心。

    “秋月,你呢?”凌楚楚又问。

    “秋月也只有四小姐一个主子。”秋月回答得十分干脆。

    凌楚楚这边总算把乱发中的桃枝挑了出来扔在一边,不带一丝情绪地说道“好,那就请你们两个记住你们今天对我说的话,来日要是给我发现谁食言了,休怪本小姐心狠手辣。可听明白了?”

    “奴婢明白。”秋萤淡淡回答一句,端着水走出门外去。

    “奴婢也明白了。”秋月打理着桌上盆景,眼中波光乱转。

    凌楚楚对着镜子,瞧着自己额头上那一块红肿,回想方才在凌丞相和老夫人面前磕头求饶装疯卖傻的光景,眼里幽光似深潭般黯淡,却又蕴着生机。

    生存之道,就是能屈能伸,这是她在当初的非人训练中得到的启示。只有忍一时之耻,才能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朝一日一雪前耻。

    而今寄人篱下,不得不在掌权者面前示弱,她可不想再被大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人生何其短暂,怎能浪费在低声下气的日子里?

    她可以像原来的凌四一样胆怯懦弱,可那也是为了有一天能做回那个真正的自己,大夫人欠凌四的一切,她都会去替凌四讨回来!

    不久,后院的人传了消息来,叫清兰苑的去接小桃。

    “小桃去后院做什么,她自己走回来不成吗?”凌楚楚一脸莫名,“这丫头也真是,带她去吃好的不去,倒自己跑去玩了。”

    秋萤无奈地解释道“四小姐,后院是府里的刑房,小桃恐怕是犯了家规挨打了。”

    凌楚楚闻言一怔,“小桃这么老实的丫头,也不是第一天来府里,她怎么会犯家规呢?”

    “秋萤也不明白,等接她回来再说吧。”

    “我跟你们一起去!”

    三人到后院时,看见小桃就躺在后院的墙根边,瘦小身子上套着的蓝布衣血迹斑斑,苍黄小脸上蒙着灰尘,呼吸微弱奄奄一息。然而比她更醒目的,是她身旁那束沾着血迹的花,花已经蔫了,但依稀看得出曾经开得多美。人如花瘦,花比人娇,此时的场景凄凉得很。

    “小桃,你怎么了!”

    凌楚楚第一个冲上去,拉着小桃的手捏她的脉搏,探她的呼吸,而后心疼地将她扶起,秋萤上前把小桃接在怀里,安慰道“四小姐放心,她不会有事,我们先回去。”

    秋萤一路抱着小桃回了清兰苑,进门之后凌楚楚亲自替她换了衣裳上了伤药,守在床边等她醒来。

    “四小姐放心,这伤能好。”秋萤端了晚膳过来,同她说道“四小姐先用膳吧,奴婢来守着她。”

    “她醒了你就立即叫我。”

    “是。”

    凌楚楚一边吃饭,一边想着,那捧花怎么会出现在小桃身边,难道她是因为那花才挨打的?小桃身子这么瘦小,挨打的时候一定痛极了。

    倘若当时她从二王爷手上接了花,如今躺在床上的,恐怕就是她自己了?这么说来,小桃也算是代她受了罪。这丫头还真是倒霉,偏偏碰上了凌四这样的倒霉主子,也难为了小桃跟着凌四受苦多年仍然忠心耿耿不离不弃,这丫头的痴劲儿也真是够足的,叫她是又心疼又感动。

    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让小桃因为自己受苦了,凌楚楚暗自发誓,就算只是为了报答这傻丫头的一片忠心,她也得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

    小桃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一睁开眼就发现凌楚楚靠在床边翻书,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挣了两下才痛得清醒过来。

    “四小姐,四小姐,小桃,还活着吗?”

    凌楚楚放下手中的书,摸摸小桃的脑门,冲她淡淡一笑,“不错,已经退烧了,只不过你恐怕还有十来天才能下床走路了。”

    说着她便一咬嘴唇,眼神中凶光毕现“叫我知道是哪个王八犊子打你打得这么重,我非得让他还回来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