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五十章:这下你中招了

第五十章:这下你中招了

 热门推荐:
    凌楚楚就纳闷了,那天她可是将沈容咬得很重,血都流出来不少,为什么他竟然非但没有把那件事告诉丞相,还要留她在他这里继续学习,他到底想做什么?

    先是识破了她的伪装,又对她的恶作剧毫无反应,被咬之后还要继续给她上课,这货绝对不是只想试探她的学识这么简单——他难道是迷上了自己这张脸,想接近她搏得芳心?

    细想这沈容每次看自己的眼神,凌楚楚意识到这个可能性相当大!难怪他动不动就对她动手动脚的!

    好嘛,沈夫子既然有这个心思,无妨给他个机会。

    凌楚楚暗戳戳地想着,转过身又瞧向沈容,只见他仍然温情脉脉地望着她,她亦对他浅浅一笑暗送秋波,“对了沈夫子,楚楚那天病发咬伤了你,本想带着礼物来赔礼道歉的,没想到回去就忘了,不如这样,楚楚回去准备准备,一会儿就来,夫子还请留在此地稍作等候。”

    “四小姐本是无心之过,容也无意追究,不过四小姐若是过意不去,略表歉意即可,不必多费周折。”

    “这怎么行,夫子虽然只教过楚楚半个时辰,也算是楚楚的老师了,楚楚怎么过意得去?”

    “四小姐执意如此,那容就在院中等着四小姐来。”

    凌楚楚匆匆忙忙回到清兰苑,当即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又精心打扮了一番,让小桃把自己在街上买的一盒人参拿上,主仆二人又到了家学苑。

    沈容果真还在院中等着她,一见她妆容比早晨来时化得妩媚了几分,眼中默然添了些兴致,心底却是起了防备。

    “四小姐来了。”

    凌楚楚轻移莲步纤腰款摆,眉目含情地望着沈容,走到他跟前盈盈一拜,柔声说道“那天伤了沈夫子,楚楚心里始终愧疚不安,今日特地给夫子准备了上好的人参和自己亲手做的点心作为赔礼,还请夫子原谅楚楚莽撞,楚楚这里给夫子赔罪了。”

    “请沈夫子收下我们四小姐的一片心意。”小桃适时出来送上礼盒。

    沈容不加避讳地瞧着面前人儿,对她这一身打扮和反常的乖顺很是满意,不去接礼盒,却凝望着凌楚楚艳若桃花的小脸柔声说道“四小姐的心意本夫子心领了,只要四小姐往后勤奋读书,不负丞相大人所望,这便足够,这人参本夫子用不着,不如四小姐留着滋补身子更好。”

    “这怎么行,沈夫子要是不收下,楚楚心里便难安宁,请夫子千万笑纳。”凌楚楚说着佯装无意地对沈容抛了个媚眼,“夫子莫不是嫌弃了?”

    “岂敢?四小姐如此盛情,容恭敬不如从命。”

    沈容接过礼盒,看也没看一眼便让书童拿去收藏,却被凌楚楚拦下,她说道“这点心是刚做的,要是凉了就不好吃了,沈夫子趁热尝尝吧?”

    “也好,那就尝尝。”沈容坐下打开食盒拈了一块糕点递到唇边,似乎有一瞬间的犹豫,但还是送入了口中,细细品尝一番吞下肚去,没等凌楚楚问他味道如何,他便放下筷子对她说道“四小姐的课业尚未完成,是准备回清兰苑,还是留在学堂做完再走?”

    “楚楚不懂作画,自然要有劳夫子指教,留在学堂做甚好。”凌楚楚表现得没有半点可疑神情。

    然而在沈容看来,她这样温柔顺从本身就很可疑。

    “既然如此,四小姐请随我来。”

    凌楚楚打发小桃在外等候,自己则跟着沈容进了学堂。

    沈容,你等着遭殃吧你!

    沈容在前走进屋里,凌楚楚一踏进门就反手将门关上,沈容站在课桌前磨墨,无视了她的小动作。

    铺好宣纸后,沈容将毛笔递给凌楚楚,“四小姐聪颖,应当能作出一幅好画,若有不懂之处便问我就是。”

    凌楚楚伸手接过毛笔,却为难地蹙了眉头,“楚楚从未见过人作画,也不曾自己画过,夫子给楚楚做个示范吧!”

    沈容一点头,另提一笔蘸了墨汁,落笔之前说道“四小姐想是没仔细听课,我再说一遍,执笔有五步,即按、压、钩、格、抵……”

    凌楚楚学着他的动作执笔,却总是做不对,沈容只好放下笔亲手纠正凌楚楚的握笔姿势,而后继续说道“作画与习字区别不大,运笔方式四小姐一时不能明白,且凭你自己的感觉画一幅,过后本夫子再作指点。本夫子与四小姐一起画,四小姐若有兴趣可以跟着学,自由发挥也无妨。”

    眼看沈容一本正经开始作画,凌楚楚也故作笨拙地学着他的样子在纸上乱描,沈容画得是行云流水线条流畅,而她是假装的惨不忍睹,只不过这一点不影响她时不时甩手舞袖的动作。

    对面飘来的幽香不断涌入鼻孔,沈容手上的动作从一开始的从容不迫到后来越来越快,让凌楚楚暗自得意,默默地乱涂乱画,心想,小样这下你丫该要中招了!

    她早在糕点里放了一种能与身上熏香联合产生催)情作用的药物,就等着沈容等下控制不住兽性大发,然后她再假装被欺负跑出去让院里的人都看见,到时看他沈容还有什么脸去跟丞相说要她上课的事!

    沈容也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隐隐有种悸动燃起,他心里开始躁动不安,眼睛也不受控制地往对面少女的身上瞟,脑子里更是有个疯狂的声音在指挥着他,对对面那人做点什么。

    然而他性子沉着,在这种时候很快便意识到了不对劲,悄悄催动内力抵抗毒性,默念心经令自己保持冷静,一直到画作完成搁下毛笔,才转身往外走去。

    “沈夫子!”凌楚楚跑到沈容跟前拦住了他,“我总是画不好,不如你现在就开始教我吧?”

    她仰头巴巴地盯着他,眼里溢满了柔情,见他眼神不如以往冷定,她索性伸手揪着他的袖子晃了晃,口吻似在撒娇“沈夫子,你教教我吧?”

    “好,我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