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王狂宠神医妃 > 第一百六十六章:让他亲自来找我

第一百六十六章:让他亲自来找我

 热门推荐:
    他嬉皮笑脸,凌楚楚只是冷着脸要求他“先放我下去。”

    沈容摇头拒绝,“你个头太小,我时常低头看你容易伤了颈子,这样好些,你也不用仰头看我,各自都方便。”

    凌楚楚一个白眼,“你看就看了,这么挨着我也不嫌热得慌?”

    “也是,下次我该让人搬几坛冰来让你凉快些。”

    沈容说着退后一点点,抽出折扇来给凌楚楚扇风,一面问她“夫人如今封了郡主,感觉如何?”

    “一个空衔罢了,不值得一提。”

    凌楚楚看着沈容,目光愈渐锐利,沈容被她看得有点莫名,喉结一动,“夫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这么盯着为夫,容易令为夫心慌意乱。”

    “我走之前托你帮忙盯着清兰院,你答应得好好的。”却让小桃被凌青阳害得那样惨。

    沈容也知道此事会被她质问,但见了她一时欣喜便忘了,这会她问起,他也颇为无奈“对不起,我知道你关心自己手下的人。可在这种时候,什么事上头都得分个主次,我说过为你我可以掀了丞相府,但她只是一个丫环。

    你能三番两次地脱险,出奇制胜,明面上还能假借鬼神之名,可一个丫环从凌青阳手中逃脱,却只会打草惊蛇,你难道想看见你辛苦经营的计划,因为一个丫环而全盘皆输?”

    沈容说的道理那么冷血,可又让她无法反驳。

    她心疼小桃的遭遇,也恨透了凌青阳,但纵然往后能加倍报复,若有一次重来的机会,她还是侥幸地想要小桃平安无事。尽管,明知道这不可能。

    凌楚楚原想护着小桃,让她一直那么单纯善良,保留清兰苑最后一块干净的角落,就连自己伤人的场面也不想给她看,没想到她才离开短短几天,小桃就遭遇了对于女子最残忍的惩罚,而原因正是自以为是的自己。

    最初她也像小桃一样懵懂,却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如今的自己,又带着小桃一步步走上了她曾经走过的道路,还真是造化弄人。

    沈容看着她眼中的倔强一点点淡去,不禁心疼地握住她手,宽慰她“你该往好处想,等将来斗败了对方,好好补偿她也来得及,而不是为了她前功尽弃,最后连自己也搭进去,那样太不划算了。

    何况对于她而言,这些未必全是坏事,有些亏早吃早好,攒够了教训才能把往后的路走得更顺,不是吗?”

    沈容说的这些,她也曾想过,否则也不会疯了一样拖着小桃去看那些她从未见过的事情,刺激得小桃几乎崩溃。

    她只是看小桃被自己连累得那样不堪,又无处释放自己的愧疚,因此借机将压力分到沈容身上一些罢了。反正他是自愿的,她便不客气了。

    “算了,这些事再说也改变不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那个玉佩的下落找到没有。”

    她说起玉佩来,沈容的神情便條地变得冷淡了些。

    “此事,恐怕不便说给夫人知道,除非夫人先告诉为夫实情。”

    凌楚楚也不打算继续隐瞒月念悠的事,于是说“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就是,否则我不知从何说起。”

    沈容靠近了些许,直到凌楚楚避无可避,他才近距离盯着她问“清兰苑那个男扮女装的秋萤,究竟是什么人?”

    “他就是那枚玉佩的主人,过去我以他的秘密威胁他在清兰苑为我做事,后来他想走,我便以替他找玉佩为条件要他在清兰苑多帮我一段时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果然不出所料。

    沈容又问“既然如此,夫人为何还要问玉佩的事?莫非他与夫人还有联络?”

    “他昨夜来找我,说找不到玉佩一天便纠缠我一天,所以我才问你。怎么样,现在能告诉我结果如何了?”

    面对凌楚楚的期待目光,沈容却是摇头,而后他道“这件事情有些复杂,夫人该让他亲自来找我谈。”

    凌楚楚求之不得,她也不想再跟月念悠独处。

    “若他不肯,你会如何?”

    “你转告他一句话,他会肯的。”

    “什么?”

    沈容又靠近了些,在凌楚楚耳畔轻语。

    “千山雪影白一阁。”

    凌楚楚闻言怔住,正要思忖,沈容又道“夫人不必好奇,该你知道的迟早会让你知道。”

    凌楚楚心里隐约有了答案,四目相对之时,彼此已经是心照不宣,沈容微微勾唇,声音魅惑“我的一切都是夫人的,而夫人只是夫人。”

    这一句话酸得凌楚楚忍不住咬牙,沈容这张嘴倒是能说会道的,可惜她偏偏不喜欢听别人说的话,她只信自己和结果。

    沈容看着她无谓的痴愣模样,快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索性趁她不留意低头衔住那一抹温车欠,虽然被她扭头躲了,也总算是偷袭成功一回。

    谁让她什么都想要,却唯独不想要他这个活生生,深爱她胜过整个大陆的人呢?

    “你再这样我真要跟你断交。”

    凌楚楚斜睨他一眼,试图从桌上挪下去,沈容伸出手撑着桌面将她困住,温存无比地回敬她的冷眼,“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也知道你将来会拥有什么,只是一直想不通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凌楚楚被他的话弄得有些茫然,仍旧没好气地回他“你爱说不说。”

    “我在想,如果我尽可能地给你你想要的,你会不会在完全满足之前,也满足我唯一的心愿?”

    这样肉麻的语气,凌楚楚拿脚趾头就能想到他又要撩了,果断白眼,“如果我没猜错,你唯一的心愿就是娶我?”

    “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沈容笑了起来,将凌楚楚揽在怀里拥紧,“从前我听说一国之君宁舍江山也难弃美人,总觉得这君王愚不可及,如今我也想为你愚蠢一回。”

    凌楚楚冷笑,“可惜你不是君王,我也不是美人,江山更不属于你。”

    沈容猛然收紧双臂,勒得凌楚楚忍不住痛呼一声,他才又稍微放松,看着她高深莫测地笑了。

    “江山是不属于我,因为夫人想要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是我的,更不会是别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