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夏婉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热门推荐:
    服务员拿着菜单离开了。

    宴语菲这才得以有空关心王素娅的近况。

    “素娅,你在那边发展得怎样?还好吧?”

    人家王素娅原本是来投靠她宴语菲的。

    不问还好,经她这么一问,王素娅眼眶一红,心里的各种委屈立马涌上心头,“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宴语菲是最怕发生这种情况了。她脑子不好使,又不会说些好听的安慰话,感到不知所措。

    而武湘跟蔡若苋却没有开口说一句慰藉王素娅的话,任凭她哭个没完没了的。

    宴语菲也被王素娅的情绪给感染到了。她鼻子酸酸的,喉咙干燥难受,哽咽着劝道“素娅,你别哭了。你要是有什么事,还有我们呢。”

    武湘沉着脸,带着同情的腔调,“语菲,你不知道,素娅她现在的情况呀,就好比屋漏偏逢连夜雨。唉,素娅,她现在惨着呢。”

    听武湘这么一说,宴语菲的心口就像刀子剜得一样痛。

    素娅以前不是过得挺好的吗?怎么会这样呢?呃。她不是还有男朋友陪着她吗?

    “是呀!”蔡若苋跟着附和道“素娅她现在可倒霉啦!你看,她现在工作没啦,倒不说,连那个多年的男朋友也弃她而去了。唉……”

    宴语菲难过地伸手揽着王素娅的肩膀,“素娅,你咋这么不幸?唉,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们呀?”

    王素娅抽动着鼻子,说不出话来,只是摇摇头。

    这么好的机会,武湘才不会把人情全部让给蔡若苋和宴语菲呢。

    武湘望向宴语菲,“前天晚上,素娅给我发来信息,我看着就着急。所以啊,我第一时间就让素娅赶快过来我们这边。”

    微微一顿,武湘满脸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

    “语菲,你看,素娅现在正是困难的时候,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伤心难过。我思来想去的,也没什么好办法。要不你跟盛夏讲讲这事儿,让素娅也来鼎盛上班。刚好我们四个人一直呆在同一个城市里,有什么事儿也有个照应,多好呀!”

    宴语菲抬起一只手摸着后脑,她很想马上给王素娅解决眼前的难题。

    只是她现在没上班了,也不知公司里还有没有空缺的岗位。

    要是真有空着的位置,她可以保证百分之百没问题,一定会让盛夏满口答应的。

    “让我先问问盛夏吧。”

    “谢谢语菲!”王素娅感激涕零地用手背抹着眼泪。

    蔡若苋也跟着嚷道“对!必须要让素娅也进来我们鼎盛。我跟武湘好歹也可以帮帮素娅。”

    宴语菲点点头,“等我先回去问问盛夏。要是还有空岗位,那就没问题。”

    武湘稍稍沉思了片刻,“要是实在没办法把素娅弄进鼎盛,先进到下面的分公司也是可以的。等以后有人离职了,也可以把素娅调到总公司来。”

    “对!”王素娅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她也不傻,有盛夏呆在总部,还有武湘跟蔡若苋罩着她,不管是什么职位,只要能进到鼎盛,那以后的事儿就好办了。

    “语菲,我王素娅的要求不高,随便什么工作,只要能跟你们在一起,我都愿意。”

    武湘若无其事地笑了笑,“素娅你别紧张,你得相信语菲。只要语菲开了口,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宴语菲被武湘这么一夸,她简直要飘到云里雾里去了。

    王素娅无比感激地点头,“我绝对相信语菲。以前在宿舍里,我就说过的,语菲的命好,还真给我说准了。”

    很快服务员就把菜给上齐了。武湘跟蔡若苋让王素娅随便吃菜。

    然后,她们又不停地给宴语菲夹菜,并说她现在要多多补充营养。

    看着王素娅疑惑的眼神,武湘连忙给她解释“素娅,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语菲她要做妈妈了。”

    王素娅震惊过后,又是满满地恭喜和祝福。“语菲,恭喜你呀!希望你以后一直好好的。”

    吃完饭,宴语菲站起来去买单。

    见状,武湘跟蔡若苋也假惺惺地忙着跟上去,抢着要买单。

    可是,宴语菲已经把她的卡递给收银员了。

    武湘跟蔡若苋朝收银员嚷着说别收宴语菲的,硬是把她们自己的卡也递到了收银员的面前。

    宴语菲摆摆手,“你们别跟我抢了,我都买好单了。”

    武湘故作生气状,“语菲,我打电话让你过来吃饭,又不是让你来买单的。”

    蔡若苋满脸歉意。“语菲你现在都怀孕了,还要替我们买单。怎么说的过去呀?”

    宴语菲不以然地笑了笑,“我买也一样呀。下次我保证不跟你们争了。”

    从餐厅里出来,她们送宴语菲去路边坐车。

    武湘把手搭在宴语菲的肩膀上,摆出一副对同学的事儿很上心的神情。

    “语菲,素娅的事儿就全靠你帮忙了。”

    “对。语菲,只有你才能帮到素娅。”蔡若苋也跟着嚷道“我跟武湘是想帮她,却没这个本事。”

    王素娅也眼巴巴地望着宴语菲,希望她能开个恩,让盛夏收留她。

    宴语菲心善,见不得有人比她过得差。

    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她们。

    “素娅你尽管放心吧。我会跟盛夏说的。”

    顿了顿,她又说“素娅,我们四个人可是四年的舍友呢,我不帮你,还去帮谁啊。”

    她这话着实让王素娅感动得热泪盈眶。“谢谢语菲!”

    坐在回家的车子上,宴语菲心里一直惦记着王素娅的事。

    回到家,她等了很久不见盛夏回来,等累了,她便先睡觉了。

    第二天她睡到自然醒,盛夏早就去上班了。

    吃过早餐后,闲来无事,她才记起还有重要事情没跟盛夏讲。

    她把电话拨过去。

    盛夏手里正拿着跟宴语菲买得那本一模一样的《诗经》。

    奇怪!这书从哪里跑出来的?

    听到手机铃声响起,他在办公台上抓起手机,看来电是宴语菲打来的,他这才想起家里还放着这本书。

    一般情况下,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她是不会在上班时间打电话给他的。

    “宝贝怎么啦?有什么事?”

    听着他紧张的声音,宴语菲的笑声便立即传了过去。

    “没什么事。盛夏,我好着呢。”

    “说!怎会没事呢?”

    “盛夏,我同学王素娅来啦。”

    盛夏“哦”了一声。“傻瓜,你同学来了,还跟我报告呀。”

    宴语菲不乐意了。哼!你这是什么态度嘛!我向你提起的同学,当然都是关系很好的啦。

    “盛夏,我同学王素娅失业了。”

    听她很委屈的声音,盛夏觉得家里的傻瓜真可笑,想必应该是同情心泛滥,又要发慈悲了。

    他故意懒洋洋地回道“你同学失业了,关你什么事呀?瞎操什么心啊!”

    宴语菲的心灵真是受伤不浅。怎么你就没点儿同情之心?我最好的同学,我肯定要为她操心啦!

    想着还要求他帮忙,她也就懒得计较他的态度了。

    “盛夏,你看,是不是让王素娅去你公司上班呀?”

    盛夏沉思了片刻,把公司里的所有岗位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目前还没有空缺的岗位呢。”

    宴语菲心急如焚。这可怎么办呀?想想,她们那三个人可都是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再说,人家王素娅来到这里,就是来投靠她的。一想到她目前没得吃没得住,她心里就难过极了。

    她一着急,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干脆不吭声了。

    盛夏怕她不开心会生他的气,连忙说“宝贝,你让我先想想看吧。”

    宴语菲马上又是雨过天晴,心情大好。她知道,但凡她的事儿,盛夏必定会放在心上的。

    “嗯。好吧。”

    挂断电话,她正准备给武湘拨过去,武湘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真是喜出望外,想必武湘要说的便是关于王素娅的事儿。

    她太激动了,愣了几秒,她才接起电话。

    “武湘,我刚刚给盛夏打过电话了。”

    “哦。”武湘嫌她的态度有些怠慢。昨晚你怎么不跟他亲口讲出来呢?竟然还拖到现在才记起来。

    尽管她心里不些不满,还是追问道“语菲,那盛夏是怎么说的?”

    “盛夏他说公司暂时没有空缺的位置。”

    “啊?不是吧?怎么可能呀?”

    武湘的反应相当激烈。你宴语菲跟盛夏该不会是不想帮这个忙吧。

    宴语菲看她这么着急,感觉挺对不起她们。“武湘,你别急。”

    “语菲你都不知道素娅有多焦虑!唉!你还不让我替她着急呢!”

    武湘吼完,又嘀咕一句“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就算鼎盛总部不需要人,下面还有那么多分公司,总可以给素娅安排一个位置吧。”

    宴语菲见武湘竟然误会了她,又气又急。

    “武湘,我也跟你们一样哦。看着素娅过得不好,我心里也是挺难受的。我跟盛夏讲过了,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帮素娅安排一个工作的。”

    武湘气呼呼的,“盛夏他不是说没有位置了吗?”

    宴语菲急得直跺脚。你怎么总是误解我的意思呢?

    “武湘,盛夏说没有位置,可是,他并没有拒绝帮助素娅啊!盛夏,他已经答应我了。”

    “真的?语菲,盛夏他真的答应帮素娅了?”武湘似信非信地追问。

    “当然是真的啦!”宴语菲好脾气地笑了笑,“盛夏,他说让他先想想看。武湘,你怎么不信任他呢?盛夏他从来都不会骗人的!”

    “语菲,我哪有不信任盛夏啊!”

    武湘又赶紧为自己辩解。“语菲,我们可都是很崇拜盛夏呢!不然,我们也不会一直跟着他干!”

    shengxiawan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