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夏婉歌 > 第一百二七章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第一百二七章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热门推荐:
    “你真的很急吗?”武湘问。

    辛芝很是无奈。“我都说过了,要不是家里有急事儿,我也不会提起要辞职的。”

    武湘听她这样说,心里越发地同情她。

    “辛芝,你怎么不请假?”

    “请假没用的。也不是三两天就能解决的事情。”

    ……

    段落今天早上的心情特别好。

    想着轻而易举地就把那个即将要调进公司来的王素娅给拦在门外了,心里禁不住有些得意起来。

    高兴过后,她才想起忘了问赖经理,他准备去哪儿弄个人来顶位。

    想到这里,她有些担心,生怕眼看已经成功的事情又给搞砸了。

    于是,她趁着刚上班时间还早,拿上一个文件夹装作有事情去找赖经理。

    赖经理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上。

    她放眼望进去,他正好坐在座位上。

    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在门板上敲了两下。

    赖经理抬起头,看是她站在门口,朝她呶了呶嘴巴,“什么事?”

    段络快步走进去,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赖经理,你招到人了吗?”

    “招到了。”赖经理点点头。

    段络一脸惊讶地望着他,“赖经理,你这么快就找来人了。”

    “嗯。”赖经理得意地笑了笑,“这事儿不抓紧时间,就会有问题。”

    段络挺佩服他考虑问题比较周全。随即,又问“赖经理,你招的人,今天会来上班吗?”

    赖经理愣了愣。段络的话也刚好提醒了他。心想,等那人来了,就干脆让她直接上班,免得节外生枝。

    “等会儿就来了。”

    段络的脸色立马就暗了下来。原来你办事居然还是不够可靠。

    “赖经理,你不是让那人今天来上班吗?”

    “我让她早上赶过来面试的。”

    “啊?面试?你……”段络快被他给气晕了。

    赖经理却不以为然地笑了。“是呀。我让她早点儿来面试,再接着上班的。”

    段络急得直跺脚。“赖经理,现在都几点钟啦!盛总马上就到公司了。”

    “行!”他在办公台上抓起电话拨了过去,并朝段络扬了扬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段络很是不服气地往旁边站了站,并没有要马上走人的意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赖经理抢在前面开了口。“是陈丽莎吗?”

    “是的。赖经理。”

    “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在上班时间赶过来的吗?”赖经理很是生气地大吼。

    “赖经理,不好意思。我考虑到在八点钟之前赶到你们公司,面试的老板没这么早,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迟到了,是吧?”赖经理打断了她的话。

    “不是的。赖经理,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了。”陈丽莎解释道。

    “嗯。你抓紧时间。到了,你就直接进来找我。”赖经理命令道。

    “嗯。好的。”

    段络听完他们的通话,又看着他放下话筒。她脸上早已没了清早那得意的笑容了。

    赖经理看她还没出去,难堪一笑,似乎是在安慰她那躁动不安的心情。

    “没事儿。马上就可以搞定了。”

    段络点头“嗯”了一声,随即送上一个浅浅的微笑,才转身朝门口走去。

    ……

    武湘坐立不安,没心情做事。

    她还想再多等一会儿,看看到底有没人来接替辛芝的工作。

    要是真没人来,她得赶紧再给宴语菲打个电话。

    想着有人存心跟她们过意不去,她真是郁闷不已。

    就这样,她走出办公室想四处溜达一圈,顺便透口气,反正盛夏还没这么快来公司。

    她慢悠悠地在外面过道上走走看看,想听听有没什么动静。

    刚上班,办公室外面静悄悄的。

    走着走着,武湘便看到有个女生推开公司的大门直接走了进来。

    武湘脚步一顿,望向那个精心打扮过的女生,是从没见过面的。

    那女生进来后,朝四处望了一眼,便径直朝武湘走了过来。

    她很有礼貌地微笑着打招呼“你好!”

    武湘立马对她来了兴趣,想弄清这个女生是来干什么的。

    她微微一笑,“请问你找谁?”

    那女生温柔一笑,“我找赖经理。”

    “你找赖经理?”武湘扬起笑容。

    “嗯。是的。”那女生很恭敬地点着头。

    武湘倒想要看看这个大清早就来找赖经理的人,欲意如何。

    “你找赖经理有什么事呀?”

    那女生的神情稍稍紧张了一下。“我是来面试的。”

    武湘暖暖一笑,就跟个迎宾似的。“原来你是来我们公司面试的呀。欢迎,欢迎! ”

    笑过之后,武湘又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女生。“哦。是赖经理昨天让你过来的吗?”

    “是的。”那女生的视线朝里面望了望,“请问,赖经理的办公室在哪边?”

    武湘勾了勾唇,浮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

    她朝会议室指了指,“哦。你面试的,跟我来。”

    她把那女生带到了会议室门口,推开门,把她让了进去,随即又打开了灯管。

    “你先坐会儿吧。我去给你叫赖经理。”

    那女生感激涕零地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武湘转身走到门口,又扭过头来,“哦。我忘了跟你说,这大清早刚刚上班,赖经理恐怕还在忙着给他手下的员工安排今天的工作。”

    她冲那女生很友好地笑了笑,“恐怕你还得等多一会儿。”

    “没关系的。谢谢!”

    武湘阴笑了笑,走出会议室,并随手关上了门。

    她朝四周围望了一圈,寂静无声,更看不见半个人影。

    她快步走进茶水间,随手把门一关。

    接着,她拿出手机,给宴语菲拨了过去。

    宴语菲正在睡觉,手机铃声把她给惊醒了。

    她睁开朦胧的睡眼,伸手在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眯着眼看向那来电号码。

    “武湘!”

    “语菲你还在睡觉?”

    “嗯。刚刚睡醒。”

    她打了个哈欠,“武湘,什么事啊?”

    “语菲,我这找你有急事。”

    听说是急事,宴语菲连忙坐起来,靠在床头。

    “武湘,你快说。什么急事?”

    “语菲,我跟你说,昨天关于素娅工作的事儿,那都是骗人的。刚刚才来了个面试的女生。”

    “什么?武湘你说今天才来人面试?不是说已经招好人了吗?怎么今天才来呀?”

    宴语菲满脑子的疑惑。

    “嗯。是哦。并且呀,今天早上那个要辞职的辛芝跟我说,她是昨天下午才递交的辞职申请书。”武湘解释道。

    “这样啊。”

    “语菲,我问过辛芝,她说还没有人来接替她的工作。她是家里有急事,急着要走的。”

    宴语菲恨得牙痒痒的。“武湘,是谁那么大胆呀?竟然连盛夏也敢欺骗!”

    武湘笑了几声,“不知道呢。”

    宴语菲是又气又急。她恨不得冲到盛夏公司里,把那个人拉出来大骂一顿。

    “武湘,那你说,素娅的工作该怎么办呀?”

    “语菲,如果你想真心帮素娅,现在正是时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武湘,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语菲,刚刚那个来面试的女生,我让她坐在会议室里面等,我告诉她,说是赖经理正在安排工作。”

    “武湘,你千万别让她去找赖经理。我马上给盛夏打电话。”

    “嗯。那好吧。”

    武湘慢吞吞地从茶水间里走出来,又来到会议室门口,她把门一推,里面坐着的女生很紧张地坐直了身子。

    她以为武湘是来请她去见赖经理的,恭敬地站了起来,面带笑容。

    武湘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

    武湘不紧不慢地开口,“赖经理他还没忙完。你要是不急的话,就坐在这里再等一会儿。”

    “哦。好的。”那女生觉得是因为自己来晚了,满脸歉意地浅浅一笑,“谢谢你!”

    武湘若无其事地摆摆手,“不用客气的。那你就再坐一会儿,我要去忙了。”

    “好的。你去忙吧。”

    ……

    宴语菲并没有急着给盛夏打电话。

    她要在脑子里好好地酝酿一番,该如何来说服盛夏,他才肯帮王素娅。

    电话拨过去,盛夏正走在路上,响了好一会儿,他才接电话。

    “怎么啦,宝贝?”

    “盛夏,你到公司没有?”

    “没呢。还在路上。有事?”

    “嗯。”

    “说!”

    “盛夏,刚刚武湘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你公司那个辞职的人,昨天下午才交辞职申请书。今天早上面试的人才来。你说,是谁那么有胆量还敢糊弄你?”

    盛夏皱了皱眉头,回忆着昨天段络说的那些话。她都说得很明白,那个空缺的岗位已经有人了。

    他微微叹息一声。如此简单的事情,怎么偏要整得这么复杂?

    想想,要是今天没弄清楚,晚上回到家里。他那个傻瓜又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否则,家里的那个傻瓜又会埋怨他不关心她的同学。

    在这特殊期间,他也不想惹她生气。

    就这样,他把车速提得更快了些。

    ……

    武湘回到座位上,眼睛盯着电脑,心不在焉的。

    她不停地看着时间,让她觉得今天早上的时间过得好慢。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她很聪明,算准了盛夏来公司的时间。

    时间差不多了,她缓慢站起身,走出办公室,踩着小碎步朝着会议室走过去。

    走在过道上,她放眼望过去,盛夏还没来。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在等上几分钟,恰好看到盛夏的身影出现在公司大门口了。

    她立即顿住脚步,装作不经意似的朝他瞥过去一眼,就正好跟盛夏的目光碰到一起了。

    “盛总早啊!”

    “早!”盛夏随口而出。

    见她那神情有些不对劲,以为是找他有事要说。

    他扬了扬眉头,“你有事?”

    shengxiawange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