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鼎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落(一)

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落(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寒风凛冽,雪花片片飘落。站在神策军驻地寨墙上的王祐平举右手接住落下的雪,掌心处一阵微凉,不等手放到眼前,雪花已经化作雪水。杨陌在旁微笑道:“你不是吧?下个雪也值得大惊小怪?难道你们天京那边不下雪的?我倒是听我爹说过,楚国人就没见过雪。想当年墨门先祖里的楚人初到北地,看到下

    雪兴奋的不得了,莫非天京也是这样子?”

    王祐摇头道:“天京也是会下雪的,虽然比不了云中那般苦寒之地,但也不至于见到雪花就大惊小怪。只是你不觉得这雪太大了么?”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初时尚微后来逐渐转大,军兵清雪已经来不及,索性就听之任之等到雪停再说。站在寨墙向外看去,目光所及尽是银装素裹白色世界,除了一片银

    白再也看不到其他。此时的雪并没有转小迹象,反倒是越来越大,风也越刮越急。若非两人身怀绝技,且裹着厚厚的裘衣,也难以在寨墙上立足。这种天气遭遇敌袭的可能性不大,虽然有名将能够在风雪之日发动袭击一举破敌,但也是凤毛麟角。而且这种事之所以能记录下来,恰恰是因为其稀缺性,相反,绝大多数人在这种时令进兵只会落个部队离散乃至

    迷路冻死都不奇怪。兵士们在这种环境下警惕性也会相对松懈,尤其是神策军这些老爷兵。他们在战阵上确实表现出不弱的战力,但是养尊处优惯了,又是一直享受着远超同侪的补给,能打恶战但不能吃苦。不少小军将又是朝中贵人的关系或是走国舅门路进来捞军功的,让这帮人在这种天气出来巡逻守寨,没几个人会听令。是以偌大的寨墙上,就只有杨陌

    与王祐两人。杨陌神色也正经起来,点头道:“是啊,这雪有点大的邪乎。说实话,就算是在云中,这种雪天也不多见。照这么下去,这些帐篷未必扛得住,至于地窝子更是容易被雪埋

    了。野外扎营就是这么辛苦,营帐得重新加固,还得多备柴薪。对了,神策军以骑兵为主,这么多马如果冻死,可就麻烦了。”“不光是马,还有人也是一样。神策军操练虽勤,但是只是练战阵不涉及其他,兵卒远路而来水土不服,如果再冻这么一下,不知道要病倒多少人。于军中而言,瘟疫可是

    比战争更为可怕。再说这么多兵马,每天要烧掉多少柴薪?可是你看看,有人愿意去砍柴么?”两军交战并不是单纯的沙场决胜,后勤补给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甚至有些时侯,战场外的因素远比士兵的勇武更重要。神策军的编制中并没有辅兵,由于其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刘威扬为荼盈复仇征伐草原,背后又有莫国丈父子支持,士兵都把自己看得高人一头。在他们眼里,大燕所有的部队都是自己的辅兵,不管是搬运物资,还是输

    送粮草等杂项有他们做就是了,自己只要练好打仗的本领就是。再不然还可以征发民夫,总之不用自己干这些活。这是神策军成军之初就养成的骄傲,已经不可能逆转。原本这也不是个问题,毕竟大军出征配属人员的征发也是军事体系的一部分。以大燕运行多年的官僚系统,完全可

    以把这些事做好,确实不需要士兵亲力亲为。可问题是这次情况特殊,太多的意外让原本不是问题的事情成了问题。之前的天水塞攻防战中,不管是进攻方的神狸还是防守方的无定军,都没把住在城外的民夫考虑进去。杨烈虽然设计了民夫撤退计划,但是因为自身有伤在身不能亲自主

    持,剩下如祝天雷等人又压不住鱼世恩和曹预,所以撤离计划完成的并不好。鱼世恩固然是名将手段,但也有名将心肠,认定一将功成万骨枯,不以这些民壮生死为念。为了让天水塞这个饵更逼真,有意识让一部分民夫留下来做替死鬼。曹预对于

    鱼世恩命令无条件执行,结果不少民夫就在之前的战斗里无辜丧命。而撤退下去的民夫也不等于真的安全。他们没有行粮,哪怕是墨门为他们尽量争取了一部分粮食,可也不足以支撑返回家乡。按照杨烈计划,他们应该是在界牌关驻扎,由界牌关提供饮食。再准备承担今后的运转任务。可是张世杰并未按约定收容民夫,而是把人驱向代州。随后二皇子刘宸毅就上报了神策军的战功,还多了许多人头作为

    证物。如今前线民夫严重不足,神策军驻扎野外,更是没有夫子、辅兵。这些人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打仗的时候作用不大。可是日常喂养马匹、砍伐柴薪的工作,都是这帮人在完成。之前天气尚可,天水塞可以提供一部分物资支持,喂养马匹等工作也可以从天水塞抽调人员完成,这些问题显不出来。如今大雪封路,这些事情都浮出水面,成

    为困扰神策军的难题所在。这么冷的天要想士兵不被冻伤,柴禾乃是必备之物。可是没人砍柴,光靠营中积存根本支撑不了一两天。这还仅仅是人,马匹的草料以及保暖同样需要人力,这些显然神

    策军都不具备。

    杨陌道:“那就只能移营了。天水塞城池足够装得下两支部队,而且那里还有些民壮,总可以应付过一阵子。这种雪不会没完没了的,只要雪停了一切都好。”“没错,现在看最好的办法还是去天水塞住。可是……事情是这样,人是怎样谁又说的好?”王祐回头看了看军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就连你们墨门都做不到上和下睦,何况是其他人?神策军无定军积怨颇深,之前有神狸人压在头上,大家还要顾全个大局。现在神狸人败了,这种天气他们比我们更难受,说不定一场大雪过去,神狸人不

    用打自己就逃了。天水塞又有那门龙吼炮架在那里,自认为天下无敌。外敌一去内患即生,原本可以压下去的事,这回神仙也压不住。进了天水塞,只怕麻烦才刚开始。”

    听王祐提到术者杨陌本想反驳,但想了想也得承认,自己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话去辩解。洗星河已经带着手下离开,龙吼炮则留在这里。这么一尊巨炮分量沉重,往来运输困难。费了好大力气运到前线,如果再运回墨门就未免太蠢。他所需要的数据都已经得

    到了,自然也就没必要停留下去。从来到走一共也没有多少时间,可是洗星河的恶名已经在军中传开。如果不是他带来的龙吼炮威力确实惊人,只怕就有军官敢指着他鼻子骂娘。饶是如此,众人对他也没几句好话说,更把墨门武者、术者之间的矛盾都暴露出来。如今就连普通士兵都知道墨门中武者、术者互相看不顺眼,杨烈虽然是矩子却压不住洗星河。王祐这么说,杨

    陌自然没办法。

    他看看王祐:“我们墨门至少没有见死不救。耿中宵宁可抗令,也故意不来救人。如果不是祝老大赶到,我们这时候都完蛋了。”“是啊。他们连这种事都做得出何况其他?”王祐冷哼一声:“有人巴不得神策军和无定军火并,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分兵两处尚且要闹,合兵之后不问可知,会闹得更凶。

    ”

    “谁?谁想闹?他们不知道神狸还没走?”王祐摇头道:“那些人不在前线,是看不到危险的。他们看的是战报,只会认为燕军天下无敌,神狸不堪一击。既然敌人不中用,就没必要担心,接下来就是抢功的时侯。

    你看着吧,后面有的是热闹!”他把目光重又落回远方:“这场雪灾对神狸人来说是灾难。但是他们过不好,绝不会让咱们好过,但愿陛下心如明镜,不要被人惑乱心智,让对手有机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