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号男秘 > 第148章 驭龙者,非人杰也

第148章 驭龙者,非人杰也

 热门推荐:
    “叶哥,那小子什么来头?要不我找人去弄他一顿?只要他没出郊区,老子都能找到他!”

    跟着叶枫一路走着,周旺显然对于刚才就这么放走付国兴有点不甘心,立刻殷勤的说道。

    不过叶枫却是微微摇头道:“人都走了,我也没什么事,你就少惹麻烦吧!再说了,那家伙可不简单!”

    “不简单?我看不就是个愣头愣脑的小子吗?”周旺有些疑惑的问道。

    “愣头愣脑的小子?”

    叶枫再次摇了摇头道:“首先他的身手以你手下的人,估计即便发现了他,也拦不住!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应当和孙一舟一样,都是军人!”

    没错!

    叶枫虽然不知道付国兴到底是什么人,来找他又是为了什么。

    但是从付国兴的拳脚,叶枫还是看出了他和那天,郭鹏飞叫来的孙一舟等人十分相似,尤其是那起手式,更是典型的军体拳。

    所以即便是付国兴在他面前表现的吊儿郎当,但叶枫依旧还是认定他应该是军人。

    毕竟军人的拳脚功夫,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模仿的。

    “和……和孙一舟一样?”

    周旺一听此话,立刻想起了那天孙一舟顶在他脑门上的铁疙瘩,瞬间忍不住的牙齿打颤。

    若是付国兴的身份和孙一舟一样,那他还真不敢去没事找事的惹麻烦。

    毕竟他之所以能够在巴爷手下混了个得力干将的头衔,那全都是因为巴爷的势力较弱,没什么可用之人,所以矮子里面拔高个选中了他。

    若真的说起来,只怕当年叶枫手下的一些小弟,都不一定比周旺差,更不要谈和黄河、毕畅这些比了。

    既然熄了去找付国兴报复的念头,加上手下小弟汇报已经找到了叶枫丢的面包车。

    在将叶枫送到老曹房子后,没坐多久,周旺就告辞离开了。

    而也恰巧,就在周旺前脚离开的时候,一大早出去的谢平,正好走了回来。

    一进门就微笑道:“今天郭鹏飞那小子有点忙,连带着我也被他拖了这么晚才回。”

    “哦?他能忙什么?”叶枫随口问道。

    虽然和郭鹏飞,只有过那么一次接触,但他也能完全看出,郭鹏飞那就是个烦事儿都不走心的主。

    能让他有事情忙,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谢平听后微微笑道:“若是换做其他事情,他哪里能够呆得住,不过这次不一样,从京都来了点人。老一辈的自然是郭司令去陪,至于小一辈的,他郭鹏飞自然是跑不掉了。”

    “原来如此。”

    叶枫微微点头,不过既然谢平提到了南粤军区里的事情,叶枫虽然又想起了今天突然出现的付国兴,立刻将事情,以及自己对付国兴身份的猜测,都告诉了谢平。

    本来叶枫的意思,是想问问谢平,认不认识付国兴这个人。

    可谁曾想,他这边才叫名字说出来,谢平的眉头就渐渐的皱起,因为他之前提到的,南粤军区里的京都来人中,小一辈的就有一个男子叫做付国兴!

    “这付国兴,可是京都付家的独子!疯子,你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谢平一脸不解的问道。

    “不清楚,我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叶枫实话实说道。

    而谢平在听后,眉头也是越皱越深。

    作为曾经在京都,摸爬滚打的过来人,对京都数得上号的各家人,谢平不说如数家珍,但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

    付家在京都,虽然不说数一数二,但以他家在军界、政界的底蕴,也绝对能排的上号!

    而付国兴作为付家独子,又怎么会找上叶枫?难道是因为聂远的关系?

    不过谢平也就只想到这里,即便再怎么想不通,也没往更深处去想。

    因为他知道再想下去就会牵扯到付家背后的另一家,赵家!而若是牵扯到赵家,那这里面的水可就太深了!

    这样的一潭水,谢平怎么想,也想不到他眼前的叶枫身上。

    既然付国兴这件事情想不通,叶枫和谢平索性也就将这件事放到了一边,开始继续他们今天早上被沈青电话打断,而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讨论。

    只是这一次,讨论的话题却不再是由谢平主导,而是换作了叶枫。

    并且叶枫在第一时间,就将话题的重点,领到了之前谢平曾经提出过的,那剑走偏锋,黑白通吃八个字上。

    黑的方面,如今有周旺作为切入点,加上叶枫毕竟在临海的圈子里,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总体来讲还是有些思路的。

    但是白的方面,对于叶枫来说是陌生的,更重要的是,叶枫知道光凭一个郭鹏飞,是不足以让他达到那八个字的程度。

    毕竟从谢平每每提到郭司令的话语中,叶枫还是能够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严肃和严谨的人,对待自己儿子郭鹏飞尚且如此。

    即便叶枫与郭鹏飞作为白道方面的切入点,只怕也沾染不到任何好处,反倒会徒增反感。

    至于谢平在听到叶枫的这番分析之后,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心中却不由得微微一惊。

    说实在的,当初在临海的时候,他之所以对叶枫刮目相看,就是看出了叶枫内心深处所隐藏着的野心,以及为了实现这个野心,宛如海绵一般不断吸取着任何有用之处的,恐怖的学习和适应能力。

    而如今只是和他彻夜长谈了三天,叶枫从一开始对于未来的迷茫,居然就已经达到了如今可以深入剖析的地步。

    这让他瞬间露出了笑容,而且越发的灿烂。

    毕竟他谢平是何等人物?

    即便他看好叶枫,即便有着聂远这层关系,但若叶枫展露不出那份应有的潜质,他谢平又如何甘心辅佐。

    驭龙者,非人杰也!

    所以当下,谢平就微笑道:“在来南粤之后,我利用这段时间做了两个准备,第一个准备就是郭鹏飞,而现在也该到第二个准备的时候了。”

    “第二个准备?”叶枫好奇的问道。

    “嗯,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能要换一份工作换一个环境了”谢平依旧灿烂的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