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五百二十章 真是干得漂亮

第五百二十章 真是干得漂亮

 热门推荐:
    一把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气呼呼的揉着。

    “龙夜爵,别让我找到你,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她咬着牙气哼哼的道。

    才说完,就感觉背后一片暗芒。

    她急忙回头,便看到了身后不远处的男人。

    “龙夜爵?”她惊讶的叫道。

    刚刚分明没在宴会看到他啊,怎么会在这里?

    龙夜爵沉着脸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在做什么?”

    “参加……宴会啊。”唐绵绵心虚得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人都矮了一截一样。

    心里却更加气自己的不成器。

    凭什么啊?

    明明是他做了亏心事,自己干嘛还底气不足?

    这么一想,她又抬起头来,跟他对视。

    龙夜爵眯着眼睛,视线在她胸前滑过,而后眉头拧了起来,紧绷着一张脸,“我问你的脚。”

    “哦……”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她撇撇嘴,“不太习惯穿高跟鞋。”

    “不习惯还穿!”龙夜爵沉着脸骂道。

    被他这么一骂,唐绵绵就更没底气了。

    只能扁着嘴,委屈兮兮的样子。

    龙夜爵蹲下了身子,伸手抬起她的脚看了看。

    虽然林园里光线很黯,但她脚上的红肿却很明显。

    心中再多的怒气,在这一刻都散去,既心疼又恼怒的骂道,“以后再穿高跟鞋,看我不废了你的腿。”

    “废吧废吧,废了我就让你背着我。”唐绵绵开始赌气起来。

    看到她脚成这样了,也不知道心疼一下,还板起脸来教训她。

    当她是什么?小孩子吗?还是当她是个妒妇在无理取闹?

    自己终究还是成了怨妇。

    男人不都讨厌怨妇吗?所以龙夜爵也讨厌她了?

    龙夜爵一听就知道她在吃醋,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还真想那样做,这样你就时时刻刻都乖乖的呆在我身边了。”

    一腔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宣泄的缺口,气得她恼怒的打了一下他的肩,“那我是不是也要废掉你的腿,把你时时刻刻带我在身边?这样我就不会吃醋了。”

    “嗯,废掉吧,别废第三条。”他给她揉着脚上的红肿。

    本来很痛的唐绵绵,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能不能别总这么一本真经的说带颜色的话啊?”

    “带颜色的话?”龙夜爵扬起薄唇,戏谑的看着她,“龙太太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带颜色的话?”

    “少装了。”她红着脸瞪他。

    龙夜爵弯起薄唇,视线从她脸上往下,落在那深V的礼服口上,视线渐渐变得火热起来,带着一股欲.望。

    唐绵绵赶紧遮住了自己的胸口,“看什么呢!”

    “你都感穿出来,凭什么不让我看?再说那是我的,我看不是正大光明吗?”龙夜爵揶揄起来。

    “谁说我穿出来是给你看的?”唐绵绵不服气的反驳,微微转了身子,指着自己的后背说道,“后面也是深V,你要不要一起看了?”

    “……”

    这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龙夜爵解开自己的外套很不客气的套在她身上,脸色又冷了,“下次再穿这样的衣服,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家也不能穿吗?”唐绵绵无辜的眨眨眼睛。

    男人的眼神更沉了。

    偏生唐绵绵还凑过去,在他耳边暧昧的补充了一句,“在家只穿给你一个人看的时候,也不可以吗?”

    “当然!”他咬咬牙,在唐绵绵挑眉的动作中回答,“可以!”

    唐绵绵展颜笑了起来,“好了,离开得太久了,我得回去了,龙先生呢?怎么不见你的女伴?”

    她故作生疏的语气,让龙夜爵恨不得把她按在这个地方狠狠的教训一下。

    “我没女伴。”

    “骗人。”

    “不信算了。”他无所谓的样子。

    唐绵绵认真的在周围找了一圈,的确没看到李心念的影子,才认真的问道,“李心念呢?”

    “怎么?听到我带李心念出来,就按捺不住了?”龙夜爵好看的眸子都扬了起来,带着深深浅浅的笑意,十分魅人。

    “……是又怎么样?”承认又不会丢人。

    “被我绑在楼上酒店的房间里,你要去看吗?”

    唐绵绵,“……”

    囧了。

    这男人居然绑了李心念?

    真是……干得漂亮!

    唐绵绵端庄了一下,才挽起了他的手,双眼看着宴会的方向,目不斜视的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暂且充当一下你的女伴好了,龙先生不用谢我。”

    龙夜爵唇角抽搐了一下,但黑眸里尽是宠溺的光。

    宴会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告别了刘先生,江离陌便在大厅里找着唐绵绵的踪影。

    只是巡了一圈都没发现,正打算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前方传来了骚动。

    “呀,龙先生龙太太,你们也来了?真是稀客啊。”刘先生急忙迎了过去,主动的跟龙夜爵寒暄。

    谁不知道龙夜爵现在的地位啊?

    若说当年龙夜爵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但现在这小子靠着自己,在江城占据了一席之地,完全叫人刮目相看。

    再加上龙夜爵跟厉慕颢之间的交情,刘先生还得巴结巴结才行。

    只不过……龙夜爵身边这个女的,难道不是刚刚江离陌带来的女伴吗?

    他疑惑的往江离陌看去。

    江离陌表情有些冷,眼里的冰霜渐渐凝结。

    唐绵绵歉意的往江离陌的方向看了看,道歉的话,只能之后说了。

    龙夜爵到是笑得满面春风,跟刘先生寒暄了几句,又说自己没带礼物。

    没办法,就算带了也不能拿出来了。

    因为唐绵绵刚刚已经送了,他再送,就不大好了。

    “龙太太刚刚已经送过了,再收龙先生的,就不大好了,龙先生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刘先生适时的拍着马屁,本还想多聊一下,龙夜爵却有婉拒的意思。

    “看刘先生很忙的样子,就先去招呼其他客人吧,不用太紧张我们,而且我太太有些不舒服,我得带她休息一下。”

    “这样啊,有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龙夜爵淡笑着拒绝,见刘先生执意要帮忙的样子,才解释道,“她许久不穿高跟鞋,所以有些吃力了,我就先送她回去了。”

    “啊?那,那好。”刘先生即使失望,也只能点头。

    龙夜爵阁下了手中的酒杯,转头看了看唐绵绵,“你还能走吗?”

    “还行。”她撑着呗。

    虽然真的很痛!

    龙夜爵似乎看出了她的隐忍,摇摇头微微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那一瞬,唐绵绵惊了一下,赶紧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龙夜爵,你干嘛啊!”

    “别动,再动衣服就掉了。”他淡定的威胁。

    大家都被龙夜爵这举动给吸引住了目光。

    羡慕的,会说这是龙夜爵对太太的体贴,新好男人的标准,宠太太的榜样。

    而嫉妒的,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江离陌的眼神更黯了,他从龙夜爵专注的目光中,看出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曾经,他以为像龙夜爵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对一个女人这么在乎的。

    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宠的还是他为之心动的女人,怎能叫他不嫉妒?

    如果当初在意大利,在两人还有矛盾的时候,他能看明白自己的心,努力一把,是不是结局就会改写?

    可现实哪里有这么如果?

    唐绵绵就这么被龙夜爵抱着走出了宴会,直至跑车前,才放了下来。

    唐绵绵已经无脸见人了,猫着腰就进了车子,不敢想象明日的头条新闻是何等的爆炸。

    龙夜爵对唐绵绵叮嘱了一句,“在这里等我。”

    “啊,你去哪里?”她以为现在就回去的。

    “去接李心念。”

    “……好吧。”

    龙夜爵从侧边的电梯上了H&X酒店,她坐在跑车里,居然觉得有点冷。

    十二月了,本就是寒冷的季节。

    她把车窗全数关上,又打开了车中的空调,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

    H&X酒店806室。

    李心念沉着脸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手脚都被丝巾捆着。

    房间里的电视忽明忽暗的闪着,播放着当下最流行的偶像剧,可她却没有一点心情!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龙夜爵当时的表情。

    今晚朱文怡让他带自己来参加宴会的时候,她高兴得不行。

    一个下午都在试着礼服,可因为肩上的伤口,只能穿高领的礼服,借此来遮住伤口的丑陋。

    可即使遮住了丑陋,她就能入了龙夜爵的眼吗?

    当龙夜爵带着她离开老宅的时候,她真的以为,他会这么给她正名。

    可现在,她才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龙夜爵并没直接带她进入酒店宴会场,而是开了这个房间。

    她起初还有些疑惑,龙夜爵淡笑着解释,“距离宴会开始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李心念只当这是龙夜爵给的暗示。

    一个男人开了酒店的房间,对你说要休息,不就是那样的暗示吗?

    李心念信以为真,高高兴兴的跟他进了房间。

    只是一进来,男人就变了脸,质问她为何联合朱文怡逼迫他。

    逼迫吗?

    李心念扪心自问。

    有,可她那不是因为爱他吗?

    因为爱,才会选择他不齿的手段,难道他就看不到自己的付出吗?

    甚至于,李心念都委曲求全的乞求他,“爵,我真的不会要求太多,你只要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可以吗?”

    “那就对外公布,我不会娶你。”他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不可能!”关于这一点,李心念也是很坚持的。

    “那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龙夜爵冷笑起来,眸子里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