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七百四十四章 陪老婆孩子晒幸福

第七百四十四章 陪老婆孩子晒幸福

 热门推荐:
    大哥年非凡进入年氏,都是从最底层的员工做起的。

    而年萧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去创业,从没沾过爷爷的光。

    她就跟别说了,想说去年氏做点事情,爷爷都反对。

    转眼就把年氏在江城的事情交给了李心念去做,这不是偏袒是什么?

    她越想越气,越气,对李心念的偏见就越大了。

    第二天君彻早早的就来了年家,带李心念去看婚纱。

    年小暖比李心念先下楼,见到君彻就没个好脸色,“这么没看出来,你居然很期待这件婚事的样子。”

    君彻淡淡的看向年小暖,“这是我的婚事,我为什么不期待?”

    “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钱?”

    “你要这么认为,我就无话可说了。”

    年小暖冷哼了一下,“被我说中了吧?你就是为了钱才娶心念姐的。”

    君彻直接对她漠视。

    而年小暖的这番话,被刚下楼的李心念听到。

    年小暖转身也看到了李心念,一整夜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怨气,在看到李心念之后,又被激怒了起来,她气得蹬蹬的踩着楼梯上楼去了。

    李心念回眸看了看,眉头蹙了起来,“你都不解释一下的吗?”

    “解释什么?”君彻冷然的反问。

    李心念扯了扯唇角,“解释你不是为了钱娶我的呀。”

    “越解释,反而越有嫌疑。”君彻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再则,我从头到尾都没提出过要年家的钱。”

    这一点,李心念最清楚。

    相反,这件婚事,她占的便宜比较多。

    不仅要君彻为她出力,而且还让君家在这件事情上全力支持。

    就连李心念自己都觉得惊讶,君彻居然没有一句怨言。

    “时间不早了,跟婚纱店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走吧。”君彻曲着手臂对她说道。

    李心念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目光冷然的挽上了他的手臂。

    两人一同出了年家,看上去很登对的样子。

    但却是各怀心思。

    年小暖在房间看到这一幕,更加痛恨了。

    ***

    婚纱是由君彻找的高端品牌的高端定制,完全是按照李心念的尺寸去定制的。

    她穿上之后,十分合适。

    君彻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眼睛里却表达出了满意的神色。

    李心念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了。

    她穿过好几次婚纱,却都没能如愿嫁给她想嫁的人。

    而这一次,她即将要穿上婚纱,嫁给她不爱的男人了,心中难免有百般滋味。

    店员一个劲的夸赞李心念身材好,穿上这件婚纱好看,会是最美丽的新娘。

    李心念心中却陡然一沉,冷着脸去了更衣室,直接脱了婚纱,仿佛很嫌弃的样子。

    君彻见状,目光一阵幽冷。

    等她出来,店员又拿了其他的礼服出来。

    李心念却没有了试穿的心情,直接说道,“既然都是按照我的尺寸定制的,就不用试了,就要订下的那些吧。”

    店员有些奇怪。

    每个即将要当新娘子的人,不都很注重自己结婚那天要穿的衣服吗?

    为什么李心念却是这个神色?

    君彻挥了挥手,让店员照做,顺便刷了卡之后,才带着李心念出了婚纱店。

    车子里,气氛有些严峻。

    君彻手指轻微的在膝盖上敲着,眼神淡然的看着前方。

    而李心念视线瞥向窗外,看不出太多的表情。

    两人这样,可怜的却是司机。

    他都被低气压压迫得一身冷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过了一会儿,李心念发现车子并不是开向年家的,急忙问道,“我不是说了回年家吗?你认不认识路?”

    司机有些无辜的解释,“君少的意思是,先去他家……”

    “我不去!我要回家!”李心念气愤的吼道。

    司机不敢言语,他只是一个开车的而已,拿人工资听人安排而已。

    君彻冷然的看向有些竭斯底里的李心念,冷哼了一声,“怎么?那么害跟我相处?”

    李心念脸色一沉,瞪向君彻,“就算我要嫁给你了,但也麻烦你尊重我,而不是这样强行将我带到你家!”

    “我家?”君彻眯了眯黑眸,泛着危险的光,“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家吗?”

    “君彻!”李心念气愤的叫道!

    君彻没理会她的叫嚣,对前面的司机说道,“你前面靠边停下,下车。”

    “是。”司机正巴不得呢。

    找了前方能停车的位置停下之后,司机马不停蹄的下了车,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车子里就剩下两人了,李心念伸手去开车门,却被君彻一下子扣住了脖子,按向了车椅,“我来猜猜你今天心情为什么不好?”

    “你……”李心念伸手去扒他的手,企图挣扎。

    “看到婚纱,是不是就想到了龙夜爵?想到了自己好几次都没能嫁给龙夜爵的事情,所以心里难受了,委屈了,伤心了?李心念,你的白日梦还没醒吗?”

    李心念脸色都涨红起来,尽管受制于他,却还是冷然,“你管我?”

    “我不管你,我只是提醒你,你要嫁的人是我君彻!早点看清现实,别做那种没有结果的梦了!明白吗?!”君彻一字一顿的在她耳边说道。

    李心念浑身一抖,眼里的情绪破碎开来。

    就仿佛被君彻的话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火辣辣的疼。

    是啊,她是个被龙夜爵抛弃的人,却还在这里做着梦。

    但君彻有什么资格说她?

    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他有什么资格说自己?

    李心念使劲的拧开了君彻的手,咳嗽了两声说道,“君彻,任何人都有资格鄙视我,瞧不起我,但你没有!”

    “我为什么没有?作为即将是你丈夫的人,我才是最有资格的!”君彻发狠的说道。

    “你不配!”李心念浑身都颤抖起来,“你永远不配说我!君彻!”

    很好!

    君彻抬手捏着她的下巴,“看来我得让你明白,谁才是最有资格的那个人。”

    说完,他打开车窗,对在外面等候多时的司机说道,“上车,回山庄。”

    “是。”司机又上车,明显的感觉到气愤有诡异了几分,但却不敢多话,将车速开到最快,只希望能快点将两人送达。

    李心念没能反抗,因为君彻正捏着她的腰,十分暧昧的磨蹭。

    她若是挣扎,恐怕很容易将君彻的兽性勾起。

    这人没人性,万一当着司机就做为所欲为的事,最难堪的只会是她而已?

    跟疯子,真的不能太计较。

    到了山庄,李心念是被君彻强行拉下车的。

    一路拉拉扯扯,到了那间对她来说充满恐怖的房间,君彻直接将她扔上了床。

    李心念挣扎着起身,却被他再度压下,“李心念,如果你现在求我,我还会放过你。”

    “我为什么要求你?君彻,这件事情我没有错!明明是你的错!”李心念变得竭斯底里起来。

    每次一到这间屋子,她的情绪就会失控,完全没有理智,只想着逃离。

    君彻却十分享受这样的她,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的脑海里不会有龙夜爵的存在,尽管有些疯狂,但却是完完全全属于他君彻的反应。

    他低下头,狠狠的咬在她的颈项间。

    他要让她知道,到底谁才能左右她,她的心该属于谁!

    房间里剩下的,只有李心念的哭叫,但君彻却不为所动。

    ***

    又一次,被他占有。

    李心念脸颊边的泪痕已经干涸,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浴室里传来了流水声。

    他去洗澡了,她却如同破布娃娃一样,躺在这里,动弹不得。

    可即使这样,她还是想逃。

    这个地方,让她很压抑很压抑,压抑到让她快喘不过气来。

    尽管自己都快破败不堪,李心念还是强撑着身子起来,找回自己的衣服胡乱的套上,跌跌撞撞的离开这里。

    仿佛这里有什么凶神恶煞的东西一样,叫她害怕得想逃离。

    而君彻在她离开之后,打开浴室走了出来。

    衣服还穿在身上,但却从头到脚都湿透了。

    发梢的水滴顺着脸颊滑下,在冷气的作用下,变成了冰凉的水珠,滴落在身上。

    他目光冷然的走到窗前,看着李心念跌跌撞撞的离开……

    几分钟后,整个人跌倒在地上,眼前的世界似乎都扭曲起来。

    君彻咬咬牙,强撑着爬到了床头柜的地方,拿过手机,按下了徐一夕的号码,“快来山庄……”

    ***

    李心念到附近的商场换了衣服,重新化了妆,被君彻留下痕迹的地方,都被她遮掩起来。

    而衣服无法遮盖的地方,就用遮瑕膏反复的遮盖。

    可这样并不能改变什么,她还是记得他留在自己身体里的感觉。

    碰!

    李心念将手中的粉饼砸在了镜子上,冷冷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随着镜片的碎裂而破碎……

    可及时是这样,也无法改变什么。

    咬咬牙,出了洗手间,打算回去,却在广场的时候,看到一则新闻。

    龙夜爵的。

    最新媒体报道。

    龙夜爵在绝世出售给龙夜辰之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陪老婆带孩子成为了家庭煮夫。

    这一次趁着周末,直接带老婆孩子去海岛度假。

    这是记者不小心拍到的,照片上的龙夜爵带着黑超,穿着背心短裤,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并没有像外界猜测的那样,因为事业的低落而萎靡消沉。

    新闻上还有不少龙夜爵跟唐绵绵亲密的尽头,以及孩子们高兴玩耍的样子。

    李心念越看,眼眸越红。

    这一切原本都应该属于她的!

    可她却失去了,不仅自己被毁得彻底,直至现在,都还被君彻折磨着!

    反观唐绵绵,就算龙夜爵没有了钱,却能这么幸福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