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应该珍惜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应该珍惜

 热门推荐:
    谢谢他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帮助,谢谢他在她生病时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也谢谢他,为了她而改变了自己的口味。

    尽管是一些很小的事情,可对叶倾城来说,就是一种感动啊,一种难以忘怀的感动,也是她最渴望的温暖。

    都说没感受过温暖的人,别人给一点温暖,就会感动得一塌糊涂,事实的确是这样,就比如此刻的叶倾城。

    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这是一场梦。

    吃过午餐,明子遇对打算回训练室的叶倾城说道,“时间还早,我让张老师晚点来,你休息一下吧。”

    “其实不用……”

    “去休息!你需要休息!”明子遇坚持。

    叶倾城也只能听话了,休息的地方,是上次她不小心睡着的休息室。

    只是这一次躺在上面,她却怎么都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脑子里都是明子遇的身影,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知道,自己已经沦陷了。

    沦陷得没有一点点防备,也让她措手不及,可她,居然没有后悔的意思。

    休息一个小时候,她才起床,出去的时候发现明子遇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很疲惫的样子。

    叶倾城才想起来,昨晚自己生病,是这个男人彻夜照顾的,肯定没休息好,这会儿又把自己的休息室给让出来给她休息,他却这么靠着沙发就睡了,而且睡得很不舒服的样子,眉心都是拧着的。

    叶倾城急忙折回休息室,拿了一床薄毯过来,轻轻的盖在了明子遇的身上。

    他没有醒来,叶倾城就这么蹲在他面前,打量着男人好看的俊脸。

    明子遇长得很漂亮,面容很是精致。

    之前不认识他的时候,听叶倾心说起,都是一脸崇拜的样子,那时候她只当叶倾心是夸大其词了。

    可现在看到,才知道叶倾心一点都没夸张。

    那双墨眸虽然闭着,可叶倾城却仿佛还能感觉到那双眼睛看着自己之时的深邃神色,仿佛缱倦万千。

    还有那唇……

    叶倾城不由自主的抚上了自己的唇,之前的几个吻,她都记得。

    记得他吻自己的感觉,也记得自己心里的激动。

    她脸颊一红,急忙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生害怕再多逗留一刻,就会被发现一样。

    一路小跑着到了训练室,发现张老师已经到了,反而是自己莽撞的跑进来,打扰到了张老师。

    她好奇的看了过来,“倾城,什么事情那么慌张啊?”

    “没,没有啊。”叶倾城努力让自己镇定,走过去说道,“张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是不是我迟到了?”

    “没有,是明少说你身体不舒服,让你多休息一下的,我就在这里给你改编曲子了,怎么样?休息好了没?”

    “……恩。”

    原来是明子遇安排的。

    张老师看她那呆萌的模样,忍不住不笑了起来,“倾城,明少对你真好,这样的男人可不好找了呢,你应该珍惜的。”

    珍惜……

    这个词语,出现在她跟明子遇之间,合适吗?

    下午的训练,就在叶倾城这走神之中完成。

    快结束的时候,明子遇突然闯了进来,打断了两人的训练。

    “明少,马上就好了。”张老师客气的说道。

    “抱歉,打断了一下,我这边有点事情,得叫叶倾城离开,张老师你也先回去吧,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了。”明子遇语气急切的说完,就对叶倾城说道,“你赶紧拿着包,跟我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明子遇还极少见到叶倾城这样急切的模样,急忙问道。

    “跟我走就知道了。”明子遇没多说。

    叶倾城不好多问,只能跟上,等到了停车场,她才知道原因。

    叶倾城的妈妈,又需要输血了。

    虽然是自己造就知道的事实,可是叶倾城的心里,还是低落了下去。

    珍惜这两个字,出现在他们之间的确不合适,因为他们的相遇,就是一个交易,婚姻更是一个交易,所以没有珍惜二字。

    叶倾城到了医院,看着护士将冰冷的针头刺入自己的皮肤,那种疼痛的感觉,让她更加清晰的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一切,都得回到原点。

    抽了血的叶倾城,身子比较虚,明子遇在医院开了个房间让她休息,而他则去看自己母亲去了。

    病房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慢慢慢慢的将自己意识抽取回来,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手机是刚刚才开机的,明子遇说他会随时打电话过来,或者她有什么需要也给他打电话。

    叶倾城看了看,却没有去拿起。

    既然决定封锁自己的心了,又何必去打扰呢?

    可拨打手机的人却很坚持,第一遍没有人接,继续打第二遍,仿佛她不接,就不甘休一样。

    叶倾城不想自己被这铃声一直吵到,才拿出了手机,却看到上面的号码是闫月茹的。

    她叹了口气,才慢吞吞的接起,“小妈,有什么事吗?”、

    “叶倾城,你还知道接电话呢?我以为你不敢接我电话呢!你这一天天的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回来?”闫月茹一开口就骂了起来。

    叶倾城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我在医院,今晚就不回去了,再说了,我不回去,你们不是更高兴吗?”

    “你不回来我们的确是高兴,但是你得先把明少的电话给我,他也好几天没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闫月茹根本就没关注叶倾城前面的话,她说她在医院。

    虽然是早已经知道的事实,但叶倾城还是觉得很讽刺,“我不知道明子遇的电话。”

    “你少装了,是不是不想说?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我看你瞒着不给!”

    如果让闫月茹来医院,她是没办法安心的休息了,而且可能还会被吵闹一番,叶倾城权衡了一下,说道,“好,我把明子遇电话给你,你们别来打扰我,我现在真的没力气跟你们争吵。”

    “算你识相,赶紧的,把手机号码发过来。”闫月茹命令完,挂了电话。

    叶倾城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将明子遇的号码发了过去,而后将手机关机,拉高被子,跟这个世界隔绝。

    大概是真的有些累了,这会儿有些困意来袭,她眯着眼睛正在走神之际,门却猛地被人打开了。

    “叶倾城!”

    是明子遇的声音,是带着怒气的叫她的名字。

    叶倾城一下子就清醒过来,急忙掀开被子看了过去,“怎么了?”

    “你为什么把我的电话给闫月茹?!”

    哦,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

    叶倾城垂下眼眸,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都让闫月茹母女住到他家了,知道号码又有什么关系?

    她的沉默,让明子遇愈发的生气,“不回答是吗?叶倾城,你最近是不是太得意了?别恃宠而骄,懂吗?”

    恃宠而骄?

    她被宠了吗?

    叶倾城咬着唇,忍着那种委屈,淡淡的道,“她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所以我才给的。”

    “我的号码是随便能给的吗?你长点脑子行吗?你不知道闫月茹母女俩的用意?”明子遇叉着腰,怒焰还没能平复。

    叶倾城不能理解了,顿了顿,还是问道,“明子遇,你既然知道他们的用意,就应该将她们赶走,你这样不赶走不就是说你对叶倾心也有那个意思吗?所以我给你的电话号码,有什么错?”

    “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叶倾城倔强的说道。

    “你这女人……”明子遇是头一次这么生气又不能那她如何,只能伸手捏主她的下巴说道,“在你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我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难道不是吗?”她不服气的呛了回去。

    明子遇眼眸一眯,随后又突然的笑了起来,捏着她下巴的手也松了几分,甚至更像是在抚摸她的下巴一样,轻笑着问道,“所以,叶倾城,你是在吃醋吗?”

    她顿时一恼,挥开了他的手,“你想多了。”

    “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他勾着唇,心情极好的样子,“好吧,这件事情我就原谅你。”

    “……:”叶倾城嘀咕了一下,心想自己根本就没犯错,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

    “我给你叫了夜宵,你一会多吃点,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你吃了之后就好好休息。”

    叶倾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理会。

    这种假象的温柔,她不需要。

    明子遇又离开了,来得快,走得也快,却叫叶倾城的心久久没办法平复了。

    没多会儿,明子遇叫的夜宵就来了,猪肝汤等等,大多都是补血的。

    她却赌气的不想去吃,因为吃下这个,才真的是证明他们之间的那一场交易……

    ***

    从医院回去之后,叶倾城的日子好像又恢复到了从前。

    每天去明子遇的公事培训,晚上回来做一些家务。

    而明子遇连着两天没回来,已经让闫月茹母女怎么都没办法安心了。

    特别是叶倾心,茶不思饭不想的,小提琴也不拉了,整日就守在门口,都快成望夫崖了。

    每当叶倾城路过的时候,她就会用一种很嫉妒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叶倾城心里毛毛的,总觉得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