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躲一辈子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躲一辈子

 热门推荐:
    事实证明君耀的感叹是没有说错的,君彻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特别是在他们做了那么多卑鄙的事情之后,就更不可能!

    君彻能走到这一步当然不是靠着善心走过来的,自古成王败寇,他们输了就是输了。

    君耀是个受不起打击的人,毕竟自小就被谭思思捧在手心里宠着疼着,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战场就会一蹶不振。

    谭思思懂这个道理,却不甘心,所以她还是愿意苟活。

    但他们没想到君彻所说的远离宁城是远都这个程度!

    他们被送到了某个小国度的平民窟,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身无分文又无一技之长,君耀更是不愿出去干活,只能谭思思出去挣钱养活他。

    但在这个求生都是一种困难的地方,她又如何能养活君耀呢?

    最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谭思思只能去做这辈子从来都没想过的事情,也是自己曾经最瞧不起的那种事情。

    她每天和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努力讨好就为了从他们那里多要一点钱来,好养活自己和君耀。

    这样的日子仅仅才过了十来天她就已经快承受不住了,她太低估了那些人的变态程度,今晚甚至差点死在了那个男人的手里,好不容易逃了回来,结果又让她看到了君耀这个样子,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了。

    她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疲惫的身体和没有一点力气的心,在这一刻击垮了她。

    她跌坐在地上痛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

    这样的日子,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黑暗中,君耀看着母亲痛哭的样子,最后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来。

    第二天,梁友棋将一份新闻放到了君彻的办公桌上,当他坐下之后,看到那份新闻,沉默了几秒,随后将新闻丢入了垃圾桶里,再没看过一眼。

    新闻的标题上写着某个小国的贫民窟发生了一场火灾,因为当地比较干旱所以火灾爆发后却无法救援,导致整个贫民窟都被烧毁,火宅又是发生在夜里,所以死伤三百多人……

    在拉拉回来后第二周,遥遥也回来了,是夜西戎亲自送回来的。

    小家伙在那边被外公外婆养得壮壮实实的,身上明明穿着可爱的燕尾服,却撑得圆滚滚的,十分可爱。

    见到李心念后第一时间就是扑过来要妈妈抱,拉拉看到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小男孩愣了一下,然后也扑过去要妈妈抱。

    李心念左右各抱一个笑得格外开心,因为他们一家人又团聚了啊。

    她还特地打电话给君彻让他早些回来,又让厨房准备了不少好菜来招待夜西戎。

    说到夜西戎,李心念就有些气恼,“你上次突然就跑了,难道不应该跟我解释解释的吗?”

    “我知道你晚上要安排什么,所以提前一步走了,再说了,我不是给你赔罪了吗?”夜西戎勾魂动魄的笑着。

    哪怕是李心念,面对夜西戎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时,也有些晃神,然后拍了他一下说道,“你真的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是吗?”夜西戎不以为意。

    李心念再次肯定的点头,“是,而且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

    夜西戎径直的笑了起来,“那你到是说说,我为什么做了个错误决定?错在哪里?”

    “你知不知道我当天要安排你认识的人是谁啊?”李心念追问道。

    夜西戎看着她,清眸里平静无波,“不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什么商业奇才?”

    “是她。”

    “所以?”

    李心念都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了,“重点不是她的身份,是她的长相!”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我呢,要找的是有趣的灵魂。”夜西戎收回了视线闲闲的泛着拉拉的故事书,似乎对李心念口中的这个人并不感兴趣。

    李心念气结,看着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豁出去的说道,“因为我要介绍的这个女人,跟贝飞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才着急的想要介绍给你们认识啊!”

    “你说谁?”夜西戎翻书的动作一顿,讶异的挑眉。

    “贝飞!”李心念再次说出这个名字,“就是以前贝家的那个贝飞,特别高傲的那个?当初父亲出事的时候,她不是出手相救了吗?”

    李心念怕夜西戎不明白,还多解释了一下。

    夜西戎手中的故事书掉落,原本清澈的眼眸此时光芒大盛,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喜的事情一样,“你说,她和贝飞长得一模一样?她不是叫什么……”

    他突然想不起这个名字来。

    李心念回答了他,“莫笙,莫须有的莫,夜夜笙歌的笙。”

    “莫笙……贝飞……”夜西戎原本条理清晰的脑子突然间有些停摆,似乎转动不过来了。

    而李心念继续说道,“我跟绵绵看到第一眼都把她认作成了贝飞,我们也以为她就是贝飞,但她说她不是,也不认识什么叫贝飞的人,只说自己叫莫笙,但我总觉得她就是贝飞,虽然性格不像,说话的语气也不像,但长得像啊……”

    夜西戎已经站起身来,直接打断了李心念的碎碎念说道,“那她现在在哪里?告诉我!”

    “说起来,我好像快两个月没联系她了,我打电话问问好了。”李心念拿出手机按下了莫笙的号码。

    可电话却显示已停机……

    在夜西戎焦急的眼神中,她再打了一次,但结果还是一样。

    李心念有些担心的说道,“怎么突然就停机了呢?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接,抱歉,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吃晚餐了,我有事先走了。”夜西戎拿起外套急切的说道。

    李心念有些担心他,“饭都快好了,你找她也不急于这一时啊。”

    “急。”他丢下一个字转身就走,转眼便消失在了门口,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就离开了。

    李心念愣了一会,随后无奈的摇头,一边埋怨一边心疼,“都是自找的,我上次都要安排你们认识了,你自己走了,现在好了吧,你又着急了,该!饭都没吃就去,身体受不了可怎么办啊?真是的……”

    念归念,她心里还是很担心夜西戎的,万一找不到莫笙,他肯定会很失落的,自己得好好的安慰安慰才行。

    晚餐前君彻提前回来了,却没见到夜西戎,听李心念说之后,也能理解了。

    李心念正说今晚本来是招待夜西戎的,结果他走了,便宜他们自己一家人了,结果又有人造访了。

    墨叔说是杨缕。

    李心念看向君彻,两人都心知肚明杨缕的到来是所为何事了。

    因为赶上饭点,李心念招呼杨缕坐下吃饭,她还给几个孩子都买了礼物。

    当看到君伦的时候,杨缕还有些晃神,有些哽咽的叫了一声,“伦哥。”

    君伦看了看她,表情没太大的变化,随后又偏过头去喂拉拉吃饭了。

    杨缕有些尴尬的抹掉了眼泪,李心念赶紧招呼她吃饭,怕她太难受。

    吃完了饭杨缕并没有走,因为她还没说明自己的来意,等君彻坐下之后,佣人送来了茶水和水果,她才找到了机会,“君彻,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君彻没说话,是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杨缕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道,“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从订婚之后,君临就出差了,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这前前后后都一个月了也不见人影,连我都联系不上,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看看能不能联络上君临,让他回来。”

    君彻喝了口茶,才淡淡的说道,“你又怎么确定我能联系上君临呢?”

    杨缕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李心念过来打圆场说道,“君临这事儿的确做得不好,哪有人刚刚订婚就出差不回来的?不过杨姨,你知道君临为什么会在订婚的第二天就离开吗?”

    “我……我哪里知道啊。”杨缕明显有些心虚。

    “其实我也没这个说这句话,以前我年轻不懂事,也犯过很多的错误,可遇上君彻后我才知道我错得有多离谱,感情这种事情,肯定是要讲求你情我愿的,如果连意愿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强求在一起呢?”李心念用自我反省的方式告知杨缕君临离开的原因。

    杨缕的心都沉了下去,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心念也宽慰她,“不过杨姨你放心,如果联络上君临的话,我们一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他,让他今早回来,你看着都马上元旦了,他不回来也不像不是,所以你别太着急。“

    杨缕赶紧点头道谢,“谢谢你了,心念。”

    “时间不早了,杨姨你是住这里呢还是回家呢?”

    “我回去吧,回去。”杨姨起身看了看君伦,发现他还是没看自己,只是安静的坐在桌子前看着拉拉和遥遥玩耍,最终眼神灰暗的离开了。

    李心念就问君彻,“你知不知道君临现在哪里?为什么连杨姨都联系不上他?”

    “知道。”君彻淡淡的回了一句,“但他自己不愿回来,别人又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这样躲着就是他的办法?他能躲一辈子?”李心念就无法理解了。

    君彻看着她淡淡的摊手,“或许呢?”

    李心念一脸黑线,哪有人真的躲一辈子的?

    (早上好,新的一天到了,第二更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