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人有生死三千疾

第三千三百四十六章 人有生死三千疾

 热门推荐:
    两人都在努力的绷着情绪,只不过在这一点上面,海妙更胜一筹。

    薄斯年用了一点时间让自己恢复理智,毕竟他是有公事在身的。

    “听闻海小姐从卢秋平说你买入了不少昆成的股份,昆成是我薄家的产业,当初我父亲念及跟卢秋平的兄弟情,分了一些股份给他,没想到他却把股份卖给了外人,让原本的家务事变成了现在的局面,到是叫你看了笑话。”

    冷静之后的薄斯年,讨论起公事来,还是有模有样的。

    海妙全程都带着墨镜,神色淡淡的,没有太多情绪起伏。

    在他说完之后,也没有着急表达自己的意见。

    “这些股份对昆成来说还算重要,不知道海小姐可否割爱,把这些股份归还于我,我愿意出高于市价双倍的价钱买回来。”

    海妙坐在椅子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双手轻握放在右腿上,平静而淡然,“这倒不必,我拿这些股份,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薄斯年追问。

    “听闻昆成与un有个合作项目,这个项目的前景很好,地下联盟也想分一杯美羹,薄先生可否给个机会呢?”海妙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和她人一样,没什么情绪。

    薄斯年完全没想到地下联盟打的是这个主意。

    可他明明记得,这东西本身就是她自己创造出来的,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呢?

    “薄先生肯定觉得奇怪,地下联盟为什么想要参与这个项目把?这项技术目前还不够成熟,听闻un有位高手,或许与他联手会有更好的效果,其次,昆成占据着f洲的资源,得天独厚,比地下联盟自己做更容易一些,大家平摊风险共享成果,地下联盟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话有理有据,把薄斯年所有的疑点都排除了。

    看来她真的只是公事公办而已。

    他盯着海妙,想要从她脸上获取一些别的情绪。

    可他什么也没看出来,眼前这个海妙,和他记忆之中的那个海妙,分明不是同一个人。

    是他想多了。

    薄斯年咽下了心中的执念,同样冷然的道,“这件事我得回去商议,稍后再给你答复。”

    “那我的人……”海妙看了看宁环宇与卢秋平。

    “我说话算话,你带走。”

    海妙这才起身,微微的点头,“那就谢过薄先生了。”

    “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这个卢秋平……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可别看走眼了。”薄斯年斜倚在椅子靠背上,不屑的提醒着她。

    海妙点头,“谢谢薄先生提醒。”

    宁环宇扶着卢秋平起身出去,海妙在他们的后面。

    薄斯年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像是真打算放他们走。

    在海妙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终究是无法克制的起身过去,一把抓住了海妙,将她按在了一旁并对华艺等人说道,“你们出去,我有话跟海小姐说。”

    华艺便带着人出去了,门外传来了宁环宇担心的声音。

    “我们少主有私事与海小姐谈,你们去外面等着就行。”华艺把宁环宇等人带走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薄斯年和海妙,她还被薄斯年压在墙上,动弹不得。

    两人的身躯互相贴着,薄斯年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味。

    那熟悉的味道让他有些上头,眼神沉了沉问道,“为什么一走了之?”

    “这件事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海妙平静的开口,“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薄先生还不明白吗?”

    “你说结束就结束吗

    ?我还没同意呢!”薄斯年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逼迫着她。

    海妙的眉头蹙了起来,“薄斯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爽快了?我并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从前你和那些女人分手的时候都能那么洒脱,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

    “对!不行!因为是你,所以不行!”薄斯年愤怒的喊道。

    她沉默的看着他,像是在无声的抗议。

    薄斯年将头埋在她的脖子里说道,“回到我身边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还是我们,好不好?”

    海妙很震惊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根本就不像薄斯年会说出来的话。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那一刻海妙是真的心软了,可是……

    可是,她必须得保持冷静。

    海妙推开了他,声音极为冷淡的说道,“薄斯年,在这段感情里,我的确负了你,是我先变了心,先不爱了,所以我亏欠了你,但我救了你两次,第二次还险些死掉,这样还不够扯平吗?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她说的是放过,用她对他的恩情来亲他放过。

    那一刻,薄斯年觉得自己又可悲又可笑。

    人家一心想分手,而他却还在这里不要自尊的挽留。

    可一想到从此以后和她再无关系,他就觉得自尊根本不算什么,他连命都可以还给她,自尊又算个什么东西!

    “扯平?我不觉得,既然我欠了你的命,那我还给你。”他拔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薄斯年!你疯了吗!”海妙惊慌的喊道。

    又来这一招!又用这一招!

    这男人怎么就不能理智一点呢……

    “是啊,我是疯了,你才发现吗?”薄斯年讥诮的笑了起来,“我把命还给你,你把我的心还给我,怎么样?”

    “你冷静一点,薄斯年,你听我说……”海妙想要劝说他。

    可这会儿的薄斯年,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无数次夜晚里的折磨,早已让他没了理智。

    他狠狠的扣动扳机……

    海妙疯了一样的扑向他,眼里带着惊恐,“薄斯年!”

    一声枪响,打碎了她所有的冷静。

    “薄斯年!”她害怕的喊道。

    薄斯年就躺在地上,鲜血从他的胸口汹涌而出。

    眼泪一瞬间就染红了海妙的双眼,她不停的用手去按住伤口,一边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华艺等人冲了进来,看到眼前这情况,吓得赶紧背着他就走,“赶紧送医院!”

    ……

    薄久薇得知薄斯年中枪的事情,整个人晃了晃险些跌倒。

    还好顾南翼扶住了她,“现在情况还不清楚,我和你一起去医院。”

    薄久薇整个人都才颤抖,若不是顾南翼陪着自己,她可能真的就倒下了。

    “邢彬,你把这件事给我瞒着,不能让父亲知道,还有,封锁医院,也不让其他人知道、”薄久薇急忙吩咐邢彬。

    顾南翼带着她直接赶往医院。

    薄斯年还在抢救室,海妙和华艺就在门口守着。

    情况很不乐观,海妙坐在那里,脸色一片惨白。

    她咬着自己的手指,手指在微微发抖着,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都是薄斯年的。

    情况好像互换了一样,先前是她倒下,让薄斯年身处在绝望之中。

    而现在,是薄斯年倒下了,换她来承受这种绝望。

    这一刻她才知道,在自己倒下的时候,薄斯年

    有多难熬。

    薄久薇匆匆赶来,询问了华艺这里的情况。

    “医生还在抢救,具体还得等他出来才知道。”华艺解释道。

    “那他是怎么受伤的?”

    华艺看了看那边坐着的海妙。

    薄久薇也看了去。

    海妙脸色惨白的看向薄久薇,张张嘴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脑子有些空白。

    薄久薇认得这张脸,那次她倒下的时候,薄斯年是拼了命的在护着她。

    “等医生出来再说吧,你先别太着急。”顾南翼扶着薄久薇安抚道。

    眼前的情况,似乎也只有这样。

    每个人都处于煎熬之中,都盼着医生能带来好消息。

    在薄斯年进入抢救室四个小时之后,主治医生出来了,薄久薇迅速迎了上去,“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不幸中的万幸,他抢救过来了。”医生喘了口气。

    薄久薇也松了一口气,靠在顾南翼的怀里呢喃着感谢神明的话。

    “情况非常危险,那子弹再打歪一厘米都没救了!说起来,也算是他命大,他做过换心手术,心脏跟正常人的心脏不一样,位置要偏一些,那子弹才没有打中,不然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他了。”医生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到现在都还唏嘘着。

    “换心手术?”薄久薇从不知道这件事。

    而且她肯定,薄斯年也不知道这件事。

    “是啊,我先去开药,病人一会就出来了,不过他需要静养,还是别太多人打扰。”医生交代了两句就走了。

    薄久薇也来不及去问怎么回事了,薄斯年没事就好。

    一直没说话的海妙听到这个结果,心里那口气才慢慢的松了出来了。

    她站起身来跟薄久薇说道,“既然薄斯年没事,那我就先走了,这次的事情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方才华艺和薄久薇说过,薄斯年是自己开的枪,这一点薄久薇也没办法怪海妙。

    她只是冷然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海妙转身挺直背脊走了,只是刚出医院,她就上腿发软的跌坐在地上。

    宁环宇一直在等着她,看到她这样,赶紧过来扶着她,“海小姐,你还好吗?”

    海妙摇摇头,“我没事。”

    宁环宇将她扶了起来,感觉到她还在颤抖的手,以为她是被吓到了,正要安慰。

    海妙推开他说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义父,知道吗?”

    “知道。”

    海妙重新戴上墨镜,带着宁环宇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的薄斯年,已经被送到了病房,人还在昏迷之中。

    医生说过几个小时应该就会醒来,薄久薇便寸步不离的守在了他的床边。

    “他的性格本来就很偏执,受不得刺激的,这次应该是感情问题,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我不知道要怎么帮他。”薄久薇看着薄斯年消瘦的脸,很是难受。

    “人有生死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得他自己想明白了才行,我们说再多也没有意义。”顾南翼安慰她。

    薄久薇也只剩叹气了。

    傍晚的时候,薄斯年醒来了。

    薄久薇见到他醒来急忙询问他,“薄斯年,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吧。”

    他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没有回答薄久薇的话。

    ——

    题外话

    薄斯年是生病了,不只是身体,心理也有疾病的,大家看出来了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