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零七十七章 户口本随时给你

第二千零七十七章 户口本随时给你

 热门推荐:
    君临想,这女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既然她都这么问了,他也不应该让她失望才对,所以对她勾了勾手指。

    商好佳就靠过去了,因为她真的想知道答案,很想!

    她靠近后,君临在她耳边说道,“你要是再问我这种问题,我不介意当众亲你。”

    商好佳,“……”

    他居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威胁自己!

    天啦噜,这人真的是君临吗?居然可以这么卑鄙?

    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商好佳真想看看他脸上有没有带人·皮·面·具。

    不过这个威胁还是很奏效的,商好佳当真不敢问了,低着头使劲吃饭。

    结果君临还很失落的叹气,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本来还以为能亲两口呢,结果你并不问了,你到是问我啊。”

    商好佳,“……”

    她很不幸,吃饭被呛到了!

    重点当然是她被君临说的这话给呛到了!

    吃过饭后,宾客们该回家的都回家了,留下的基本都是自家亲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打牌聊天什么的。

    而帮忙的人则在做晚饭,商好佳正在帮李翠芬做晚饭,君临被叫去和家人聊天了。

    商好佳总担心君临不适应,所以总忍不住往他那边看。

    看的次数多了,就被调侃了,“佳佳你还真是离不开你老公啊,这一会儿都看了多少次了?”

    “就是就是,依依不舍着呢,佳佳,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虽然你们孩子都有了,但这婚礼还是应该要有的吧,女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婚礼了,你可千万不要从简,那就不划算了,以后老了会后悔的。”

    “佳佳婚礼肯定不在这里办吧,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吃上这喜酒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来了,商好佳听到这答案就想躲避,再次用孩子当借口溜走了,可是到了那边君临那儿,听到的还是一样的话题。

    一个家里比较有威严的大伯问君临,“不知道你和佳佳什么时候结婚呢?虽然你们已经有孩子了,但这婚礼还是要有的,这可是终身大事啊。”

    “是啊是啊,婚礼还是要有的,也算是对双方长辈的一种尊重了。”其他的人也附议道。

    商好佳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就躲在后面,不敢过去,屏着气息,有些想知道君临会给什么样的答案。

    君临在众人期望中开了口,声音特别的清晰,她听得清清楚楚,哪怕周围还有其他人在说话,可他的声音就是能那么清晰的传递到自己的耳朵里。

    她听到他说,“等她答应了,就可以办婚礼了,其实我们之间,是她一直没点头,各位叔叔伯伯,还劳烦你们多帮我劝劝她。”

    “佳佳这丫头居然还不答应你?”大伯有点不能理解的说道,“她别是个傻子吧!”

    商好佳,“……”

    不是这样!才不是这样!

    是君临在捏造谎言!

    “你放心啊君临,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帮你做思想工作的,保证让她嫁给你,你可放心好了。”大伯很肯定的说道,“她要是不嫁,我们绑也把她绑给你。”

    “那到不用,我希望她能真心诚意嫁给我。”君临如是说道。

    有几分道貌巍然的模样,气得商好佳在后面跺脚。

    这会儿商好佳的二弟也插话说道,“我姐这人有点轴,做事特别固执,姐夫你可别等她答应了,直接带上户口本把她往民政局一按,什么事儿都搞定了!保证她跑不了。”

    “是吗?”君临还挺感兴趣的样子。

    商好佳在后面气恼的抓狂,是个屁!

    她二弟就是坑姐的主!

    李翠芬过来送瓜子花生补了一句,“要户口本啊?跟我说啊,就在我那儿,随时都可以给你。”

    商好佳,“……”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是接二连三的掉坑了,只能回到自己房间默默的戳枕头出气。

    刚闷了没一会儿,外面传来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她好奇的从屋里出来,发现是李老师带着放学的孩子们来了。

    李老师就走在最前面,特别高兴的指挥着,那些孩子虽然做得不是很整齐,也不专业,可却很认真,看着他们,商好佳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等他们都结束后,李老师才去跟父母还有二弟说祝贺词,因为放学都比较晚,所以这会儿才过来。

    李老师自然也看到了君临,还过去跟君临打招呼,两人聊了起来。

    孩子们都围过来找商好佳,各自说着收到她寄来的那些礼物,商好佳让自己的弟妹端了瓜子花生和糖果来分给这些孩子,当然还有红包。

    虽然红包不会很多,但足够让这些孩子们开心了,他们开心,商好佳也开心。

    李老师对商好佳的感恩,也让其他人对商好佳多了分尊重,这就让春花有点不爽了。

    自从君临到这里后,她心里就一直酸酸的,怎么都不服,这会儿商好佳还被学校这么表扬,就更加不服气了。

    等那些人都在关注商好佳的时候,走过去看似不轻易的说了一句,“佳佳还真是好命呢,能遇上这么好的男人,不过这顾校长刚过世半年,你就能找到下一任,也还真是速度。”

    这话一出,就引起了李老师的愤愤不平,“你瞎说什么呢?”

    李老师的这一生呵斥,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春花被呵斥红了脸,不满的说道,“我哪里瞎说了,大家都知道,商好佳以前是喜欢顾校长的呀,她和顾校长都得那么近,大家都看在眼里的,怎么就成我瞎说了?”

    李校长急性子,听到这话气得跺脚,“你们这些人啊,就知道嚼舌根子,顾校长和佳佳清清白白的,都被你们说成什么样子了?人言可畏人言可畏,这个词你们不懂吗?顾校长为咱们村里付出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有许老师,当年她救出了你们这群孩子,为的是让你们诋毁他们的吗?啊?”

    这话呵斥得所有人哑口无声了。

    春花都被吼得快哭了,别扭的站在那里。

    提及这些,李老师大概被触到伤心处了,眼眶都红了,“顾校长前几年开始就身体不好了,查出得了癌症,胃癌,就因为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总想着给孩子们买教学用品,为学校买需要的教材,长年累月下来得了这病,医生说得马上动手术才行,可他却拒绝了,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医疗费用啊,他一拖再拖,直到后来瞒不住了,被我知道了,我就告诉了佳佳,是佳佳想办法凑了钱给顾校长做了手术,手术后他的身体还是不怎么好,需要慢慢调养,每天都是靠药养着的,这些钱都是佳佳出的。”

    “当年许老师走了之后,佳佳一直很愧疚,觉得许老师是因为救她而死的,顾校长为了解开她的心结,一直对她有特别照顾,但这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没有你们想得那么肮脏,他们之间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佳佳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都被你们一张嘴巴说成什么样子了?是不是嘴上说说就不用负责了?”

    “这些年学校收到了不少的捐赠,你们各家的娃也都是有的呀,这些可都是佳佳在外面找来的捐助,你们不感谢她,还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对得起你们的良心吗?对得起顾校长兢兢业业工作这么多年吗?对得起死去的许老师吗?”

    李老师愤怒的几个质问,让所有人哑口无言。

    一些知道当年事情的人,已经忍不住哽咽起来。

    再听到这些,商好佳也忍不住想哭,正背过去偷偷抹眼泪,被君临按在了怀里。

    他就这么轻轻的抱着她,像是给她支撑一样,想为她撑起她的世界。

    春花最后到底是无话可说,低着头离开了。

    李老师被几位长者叫过去安抚情绪了,孩子们也吃饱了饭,开开心心的跟商好佳告别了。

    商好佳一直目送他们离开后,才收拾情绪去找商小佳。

    可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商小佳,问亲戚被告知君临抱着他出去玩了。

    问清楚方向后商好佳就去找君临,沿着小路出来,她似乎看到了君临的身影,急忙走过去想叫他,却听到有人在跟他说话。

    “你是商好佳的男朋友是吧?你知道商好佳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之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她还去我那儿住了几天。”

    说话的是刚刚离开的春花,商好佳蹙了蹙眉,想出声阻止她。

    可春花却自顾自的说道,“刚刚你也听到了,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好人,毕竟做了那么多的好事,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她以前在宁城做的那些事,难道她以为没人会知道么?我可是一清二楚,她有一次找到了我朋友,说想去做鸡,现在看来应该是为了挣钱给顾校长治病的,不然她哪儿来那么多钱给顾校长做手术呢?我是真不懂你们这些男人,难道只觉得她长得好看,其他就不重要了吗?你们真愿意要一个当过鸡的女人吗?”

    商好佳猛的攥紧拳头,有一种怒火中烧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春花让她这么不待见自己,让她要把这些刺耳的话说给君临听!

    那是她最不愿提及的伤心事啊!

    (早上好,第一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