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一开始就输了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一开始就输了

 热门推荐:
    老邓又一次给梁尘打电话询问事情的进展,梁尘支支吾吾的表示还没找到他要的文件。

    梁尘也因此惹恼了老邓,“梁尘,你不会是想耍赖吧?”

    “什么意思?”梁尘紧张的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巴结严以惊比和我们合作要好?”老邓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所在。

    梁尘自然是否认,可老邓却不依不挠,“我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但我要提醒你一句,严以惊是什么身份,你这样不过是作茧自缚,别太自信自己能赢得什么,他从来都不会对身边的人仁慈,你少做这白日梦了,好好完成我们给你的任务,你还能过个安生日子!”

    一番话说得梁尘渐渐握紧了拳头。

    老邓知道自己威胁奏效了,也不忘安抚梁尘,这就是张弛有度,“梁尘,你好好想想,我不催你,还有,你父亲这边的事情你也要考虑好,张老板记仇得很,还一直要找你麻烦呢,甚至那个被你牵连的模特也被除名了,据说还被张老板威胁,以后都不允许参加天使之路的比赛。”

    “牵连?谁?”

    “大概是叫许沁,也被除名了,她现在下场很惨,如果你不想你的下场也那么惨,就老实点。”

    许沁也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到是让梁尘意外了,不过她并不关心许沁怎么样,老邓提醒她的,的确都是她在意的事,她权衡了一下说道,“既然你们要和我诚心合作,那先做一点表率,我才能认真为你们做事。”

    “你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老邓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不是威胁,只是和你谈判,当初我答应你们合作,不过是被迫,现在你着急,说明我占据了主动方,既然这样,我当然要看到我的家人平安,我才会为你们做事。”

    老邓这是真动怒了,她不知道梁尘这么会算计,他一直以为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而已,不足为据。

    难怪,难怪大小姐让他要仔细留意。

    老邓忍着怒意说道,“好,我会把你父亲的事情处理好,但是你也别太得意,因为严以惊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你现在才是危机四伏的那一个,怎么选择,你自己定夺吧,好之为之。”

    老邓怒意冲冲的挂了电话,而梁尘则无力的靠在亭子里发愁,她到底该怎么做?

    “怎么了?叫你也没反应。”严以惊不知何时出来了,找到了亭子里的梁尘。

    梁尘赶紧收起情绪微笑着说道,“没听到,大概是看这些花看得走神了吧。”

    “很喜欢这些花?”严以惊大概是有点不能理解吧。

    梁尘却说道,“对啊,我喜欢它们生机勃勃的样子,为了能活着,总是用尽所有的力气,积极向上。”

    “你好像意有所指。”严以惊蹙着眉疑惑着。

    “哪有什么意有所指,你想多了。”梁尘冲他眨眨眼睛。

    看她这俏皮的样子,严以惊也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便说道,“管家新买了不少水果,让你去挑你喜欢吃的,却找不到你人,我刚好没事,便来寻了寻,走吧,起风了,回去了。”

    “好。”

    梁尘乖巧的答应,刚走两步,严以惊却追了上前拉住她的手。

    梁尘怔住,有些想缩回自己的手。

    可严以惊却抓得更紧了,并看着回去的路说道,“我喜欢你的生机勃勃。”

    比起他那死气沉沉的日子,显然梁尘的更耀眼,他突然就想试着去走入她的世界。

    这是一种重大的决定和改变,是严以惊从没想过的决定和改变。

    可能在遇上梁尘后,他真的如管家所说,变了吧。

    但他一点也不讨厌这种改变。

    梁尘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那是一种十指相扣的信任。

    或许事情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他或许真的愿意接受自己。

    管家当真买了许多水果,看得梁尘胃口大开,挑选了好多,还一边吃一边选。

    吃到好吃的番茄,还回头去喂严以惊吃。

    管家和佣人全程瞪大眼睛看着严以惊自然而然的吃下梁尘喂过来的水果,差点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等梁尘喜滋滋的去洗水果切水果的时候,管家和严以惊说道,“少爷,你真的改变了很多。”

    “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吗?”严以惊的视线追随着梁尘,没看管家。

    “是啊,这样的少爷更鲜活了。”管家感叹不已。

    严以惊则靠在沙发上看着梁尘,偶尔露出一抹微笑。

    管家收拾好东西后想起一件事来,便和他说道,“对了少爷,今天我去买水果的时候,碰到小莲了。”

    “谁?”

    管家已经习惯他这不记人的性子了,补充道,“就是上次火灾事故的那个女佣。”

    “嗯,怎么了?”反正他不记得长什么样,所以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她和我说,她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认为火灾事故不是因她而起的。”当然管家没有把小莲的原话转达给严以惊,只是把大概意思含蓄的表达出来。

    “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

    “是这样没错,可我知道小莲做事很认真的,我也觉得是哪里出错了……”

    “你是想让我再查这件事?”严以惊挑眉问道。

    管家急忙解释道,“我其实并不是想帮小莲,我只是想起那日的危险情形,如果千寻小姐真出了什么事……所以觉得还是应该仔细查查。”

    这个建议,严以惊接受了,沉默了片刻说道,“好,我会彻查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告知其他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猜忌和慌乱。”

    “我知道的。”管家马上说道。

    严以惊点点头,正想问什么,厨房里传来了一声惊呼。

    他迅速起身往厨房走去,见梁尘正捂着自己的手在冲水。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指。”梁尘紧张的说道。

    严以惊的眉头拧得很紧,一双星眸涌动着很明显的担心。

    他抓着她的手往外走,并吩咐管家把药箱取来。

    管家可紧张了,急急忙忙去拿药箱了。

    梁尘心虚的说道,“只是小伤口,你别紧张,没事的。”

    只是严以惊的表情并没有缓和,还是那般的在意。

    这让梁尘想到了那日他冲进火中将她救出来时脸上的表情,也是这样,担心,害怕,紧张……全都交织在一起。

    梁尘闭上眼,感觉自己每进一步,都是折磨,可每进一步,又安稳几分。

    管家取了药箱来,原本是要帮梁尘处理伤口的,可严以惊却阻止了,而是他亲自帮她处理伤口。

    虽然知道他和梁尘之间不会有过敏反应,可管家还是提着一口气,总害怕下一秒少爷就病倒。

    好在没事,梁尘也却是是小伤口,简单处理即可。

    可严以惊的担心却都是真的。

    “以后这种事情,你就别做了,让他们去做就行。”严以惊最终下了结论。

    “真的是小事……”

    “非要让我担心死,你才觉得是大事吗?”严以惊气恼的反问了一句。

    梁尘便无话可说了。

    管家见两人气氛这么严峻,赶紧打圆场,“千寻小姐,少爷也是担心你,所以有点急了,你就别说啦,好好的啊,都好好的,我还是第二次见到少爷这么关心 人呢。”

    “第二次?”梁尘嘀咕的疑惑了一句。

    管家却乐滋滋的说道,“第一次就是你被困火里的时候啊,那次可把我给吓着了,你是不知道……”

    “行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废话那么多。”严以惊不悦的打断了管家的话。

    管家却笑得更灿烂了,“是,我就不打扰你们啦,你们继续,继续。”

    然后还冲梁尘挤眉弄眼,让她多哄哄严以惊。

    等管家走之后,梁尘才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手,“对不起……”

    “你又没错,道什么歉?”严以惊哪里还有气呢,看了看她的手,还是愁眉不展。

    梁尘便忍不住伸手去抚平他眉心的紧蹙,只是这样一碰触,便似点燃了什么一样。

    严以惊忽然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他在惩罚,也是在担心,更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情感。

    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更不知该给她那种俗气的海誓山盟,便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告知他的心意。

    他希望她能懂。

    梁尘懂了,她真的懂了。

    尽管他没有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可梁尘却读懂了他的真心。

    在这一刻,她已经有了决定。

    ***

    和梁文海通话后,梁尘知道梁文海那边的事情已经结局了,她也能稍稍安心了。

    但另外一件事情却让她紧张起来。

    昨天管家和严以惊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也正是因为听见那番话,她才会不小心切到了自己的手。

    或许是疼痛让她清醒了吧,更或许是严以惊关系则乱,所以没发现什么异常。

    可私底下梁尘却为之担忧,如果严以惊真的去查事故原因,很有可能会查到她。

    明明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却突然被管家提及,梁尘深深的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巧合。

    从到严以惊这里之后,她处处小心,防备着自己被发现。

    她也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得到了严以惊的信任,也为这些信任做过很多的努力。

    之前脚上受伤,她有药却没上药,为的是让自己表现得更弱一些,减少旁人防备的时候,也能让严以惊多想着一点。

    后来感冒也是这样,为的是让严以惊多注意到自己。

    那场火……也是她做的。

    她的楼下就是厨房,如果厨房起火,她的房间必然被损毁。

    便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或许能进入严以惊的房间,就算不能进入,也能让严以惊回来,而不是躲着自己。

    事实证明,她成功了,甚至还得到了更多的不可思议。

    这个不可思议给她带来的感动让她久久不能忘怀,因为她从没想过严以惊会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来救她……

    当时梁尘觉得自己赢了……

    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才发觉那只是她输的开始。

    这场博弈,从那个时候,她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