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热门推荐:
    听到她这样说话,龙小四可算觉得恢复正常了,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赶紧吃,一会冷了,我还得给你热,麻烦。”

    莎莎有一句话想说,可最终还是卡在了喉咙里,没有说出口。

    猪脚汤的温度很热,估计他是刚出锅就装在保温桶里带来的。

    从他家到这里,至少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说不敢动,是不可能的。

    可莎莎总觉得这不合适。

    趁着莎莎吃猪脚汤的时间,龙小四从大衣口袋里取了卷子出来,直接在她家的茶几上就开始做了起来。

    莎莎便忍不住上前去看了看。

    还是一塌糊涂……

    所以她又开始忍不住给他讲解了,一讲解就是两个多小时。

    等她讲解完,莎莎才感觉到自己好像上当了,“原来你的目的不是给我送汤,而是好让我给你补课!”

    “咦。你现在才看出来吗?”龙小四得意洋洋的收起卷子。

    “臭小子都会算计我了!”莎莎气得踢了一下他。

    龙小四也没避开,反正她也踢不痛他。

    到是指着沙发上的购物袋说道,“买的衣服?”

    “对啊。”

    “参加婚礼的?”

    莎莎总觉得他有读心术,不然怎么什么都能看穿了。

    她心虚的点点头,“之前都答应了,不去好像不太好。”

    “也是。”龙小四也点着头,“这种场合,应该有很多好吃的吧?”

    “啊?”莎莎一头雾水。

    “方便的话,把我也带去吧,我去蹭点吃的。”

    莎莎唇角一抽,“你们家是缺你吃喝了?还需要你去蹭吃蹭喝?”

    “不然你以为我们家是怎么发家致富的?”龙小四调侃着。

    莎莎又是一阵无语凝噎。

    “当然我也不完全是免费蹭吃蹭喝了,必要的时候,我还可以做一下依靠什么的,免得你哭成泪人没人帮你遮羞。”

    这话本来应该会让人感动的,可一听到后面那一句,莎莎就一点都不觉得感动了,气得再次瞪他。

    “好了好了,我不惹你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今晚降雪量比较大,你注意保暖,可别感冒了,别出席婚礼的时候,把自己弄得很狼狈,丢了我的脸……我不说,我不说了不成吗?”龙小四赶紧拿起自己的东西就走。

    莎莎更加头疼了,她从没遇见过这么难缠的人。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莎莎走到窗前看了看,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也不知道那小子是坐车回去还是骑车回去……

    她并没有早些休息,而是一直等到龙小四发了个信息过来说自己到家后,才安下心来。

    虽然她自己也不理解这种等待的行为是什么,可已经渐渐有了这个习惯。

    可能就只是为了感激他给自己送了汤来吧,应该只是这样。

    第二天莎莎起了个大早,把自己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打算叫车去参加婚礼的。

    可刚拿起手机呢,门铃就响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龙小四。

    知道自己是摆脱不了了,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去开了门。

    今天的龙小四,和从前很不一样。

    从前的他,都是穿着宽松的休闲服,或者是潮牌的卫衣牛仔裤什么的,更或者是学校的校服,总之很青涩。

    可今天他穿了正装,虽然也是休闲的款式,可却让他瞬间成熟稳重了很多。

    那原本垂在额前的头发,也输了上去。

    那张完美的脸,彻彻底底的露了出来。

    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完全结合了龙夜爵和唐绵绵的所有优点。

    假以时日,就足以成为女人们趋之若鹜的对象。

    不,不是假以时日,就现在,都足以让女人们为之着迷了。

    若不是龙小四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恐怕她都要迷了眼了。

    莎莎反应很快,迅速收回视线说道,“正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没想到你打扮起来,是有几分姿色。”

    “姿色?”龙小四显然不满意这个形容,“你可是教语文的,能别这么乱用词语么?”

    莎莎全当没听见这吐槽了,毕竟她也是心虚。

    “你当真要和我去蹭吃蹭喝啊?”莎莎到现在还觉得不妥。

    “不然呢,我可没带钱,你带份子钱了吧。”

    “带了。”莎莎老实点点头。

    龙小四对她投以同情的眼神,“看着别人结婚,还得送礼,是不是很难受?”

    莎莎,“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两人一同出了门,莎莎准备继续叫车的,可龙小四却说自己有车。

    她脑子里想的是那辆自行车,正要解释自己今天穿裙子不方便坐自行车来着。

    谁知龙小四就打开了路边停着的那辆跑车……

    从前龙宸羽为给沈若欢撑门面,连续一个月在学校花式秀名车。

    所以莎莎也认得一些名车的,就比如龙小四今天所开的这辆,是兰博基尼。

    很绚烂的蓝色,车身线条更是完美,不管是男人女人,大概都会喜欢的。

    可莎莎却觉得不妥,“你……开这样的车?”

    “不行吗?”龙小四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是不行,就是有点高调了……”

    “这已经是我最低调的一辆车了。”

    莎莎,“……”

    算了,当她没问这个问题吧。

    龙家的价值观,和她们这些普通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

    她勉强的上了车,给他说了地址之后,两人便前往酒店。

    因为是冬天,酒店外面只有迎接的词条,新郎新娘都不在门口的。

    莎莎才没那么紧张,迈着挺自信的步伐往酒店走去。

    龙小四跟了过去,屈起手臂说道,“挽着。”

    “不要。”

    “快点。”

    “不要。”莎莎还是拒绝。

    她觉得这样挽着不合适……

    可不容她拒绝,龙小四就直接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手臂里一圈,这才挺胸说道,“让你挽着就挽着,犟什么?”

    莎莎也是无可奈何啊。

    这小子每次都是这样,说不通的情况下,就直接霸道起来了。

    她被迫的挽着龙小四进入了酒店,新郎就在门口呢,穿得西装笔挺的,到也帅气。

    龙小四低声说了一句,“嘿,人模狗样的。”

    莎莎,“别乱说话。”

    “好的。”

    莎莎脸上扬着笑走了过去和秦苍打招呼,恭喜的话自然就必不可少了。

    秦苍见到她是和那天那个男的一起来的,到有些意外。

    不过很快就恢复镇定了,扬着得体的笑容和他们打招呼。

    “很感谢你来了。”秦苍说道。

    “应该的,新婚快乐。”莎莎也客气的回答。

    有迎宾来带两人进去,莎莎给了红包后便进了婚礼现场。

    说起来秦家在江城,也算是个名门望族吧,只不过这些年经济不景气,秦家的资产也在短短几年之间缩水了一大半,没有从前那样风光了。

    到是新娘那边,身份地位更好一点。

    秋假是书香世家,秋思更是从小就有才女的名号。

    不过她大多时间都在国外,国内知道的人到也没多少。

    莎莎在服务员的安排下入座,和龙小四一起喝着果汁,时不时的聊一聊这里的布置。

    但大多时候都是龙小四在说,也是他在提问。

    比如他会问,“你喜欢这种婚礼吗?”

    “不喜欢。”莎莎摇头否定,“我其实并不喜欢举办婚礼,反而觉得旅行结婚是最浪漫的。”

    “为什么?”

    “因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啊,与其两人在这里兴师动众的举办一场婚礼,倒不如只有两个人去到另外一个地方,看看美景,吃吃美食,或者只是睡到自然醒,既轻松,又浪漫,关键还省钱。”

    龙小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莎莎囧,还说他,“你点个什么头啊?”

    龙小四墨眸转了转,迅速指着红毯那边说道,“新娘子来了。”

    莎莎也迅速往红毯的那一端看去,果然看到了穿着婚纱的秋思。

    不得不说,秋思还是和从前一样漂亮,穿上婚纱的她,站在秦苍的旁边,两人很登对。

    莎莎看迷了眼,似笑非笑,神色复杂。

    龙小四凑过去小声说道,“这新娘没你好看,你看那眼睛,总觉得是在算计人,还有那嘴巴,都没一点笑意的,似乎对这场婚礼不满意呢。”

    “你别说了!”莎莎无奈的打断他,“婚礼就是要祝福新人的,你说这些做什么?”

    龙小四却不以为意,“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女的不情愿嫁给男的呢。”

    莎莎,“……”

    反正她是没看出来,她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当新娘的父亲牵着她的手,把她交给新郎后,新娘才勉强的笑了笑。

    两人一起走到了婚礼主持人旁边,秋思便收回了自己的手,为了掩饰尴尬,秦苍接过了主持人递过来的捧花和话筒。

    主持人妙语连珠的说着一些祝福的话,现场的人跟着一切欢笑着。

    主持人问新娘,“你们之间最感动的事情是什么?可以说出来分享分享吗?”

    新娘似乎想了一下,然后说,“没有。”

    主持人都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好笑着说道,“那新郎是怎么和新娘求婚的呢?可以分享分享吗?”

    秦苍顿了顿,突然就单膝跪地,举着花对秋思说道,“老婆,嫁给我!”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沸腾。

    毕竟这样的场面也是少见呢,气氛也都起来了。

    秋思却看着秦苍,没有马上答应,脸上也没什么笑容。

    哪怕观众中有人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可秋思还是不为所动。

    主持人迅速说道,“肯定是新郎说得太小声了,你要大声点才行啊。”

    秦苍继续说道,“老婆!嫁给我!”

    这一次,他真的很大声,似乎在用尽自己的全力在和她求婚。

    可秋思却只是冷漠的看着他,然后轻轻的摇了头。

    那一刻,现场一片安静。

    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连莎莎的心都悬了起来。

    到是龙小四旁观着这一切,像是在看一出好戏一样。

    秦苍看着秋思,忽然间就觉得好陌生好陌生。

    这个女人,真的是他追求了多年的女人吗?

    为什么她能如此的冷血……

    耳边的议论纷纷,以及她的冷漠,都在凌迟着他的心。

    他握紧了手中的捧花,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声说道,“老婆,别闹了,这是我们的婚礼,嫁给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