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洪荒战纪 > 第406章 巧布暗棋缓图谋

第406章 巧布暗棋缓图谋

 热门推荐:
    听闻石寒枫不仅没有离开阴魔宗,还成了阴魔宗主,秦墨有些意外。

    但也没说什么。

    “冥河宗那边,可有什么指示?”龚剑悄悄问。

    “能有什么指示?”

    秦墨眉头一挑,“不过是继续蛰伏,不暴露,就是最大的胜利。”

    “是!”

    龚剑面色微凝,他发现,秦墨这次回来之后,态度明显更强硬了,暗自想着,“是在冥河宗结识了什么人吗?”

    …………

    回到血煞宗的第二天,秦墨就赶往炼狱魔宗,求见炼狱魔君。

    “血煞宗周挺?”

    听到值守弟子汇报,炼狱魔君眉头微微皱起,他之前就发现,周挺对外号称闭关,却已经悄悄离开了炼狱山脉。

    一年前,血煞宗的那个龚剑,更是自己将自己扶到宗主位置上。

    种种迹象表明,周挺应该是出了意外,怎么又回来了?

    “领他过来!”

    炼狱魔君倒是要看看,这周挺要玩什么花招。

    魔山一战,炼狱魔宗虽然折损了唯一一位真仙长老,但有炼狱魔君坐镇,仍然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地位不可撼动。

    稍倾,

    秦墨就被领炼大殿,躬身行礼:“拜见魔君!”

    “听说,你有事找我汇报?”炼狱魔君神情平静。

    “是!”

    秦墨打了个稽首,道:“半年前,我在南海一带游历时,偶然间听到一则传闻,是,是关于阴魔宗陈风的。”

    “什么传闻?”炼狱魔君面皮抽搐了一下。

    显然,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陈风此人,仍旧是炼狱魔君心中过不去的坎。

    “据说陈风三年前出现在玄都仙洲,还杀了归元宗的一位长老。”秦墨说。

    “归元宗?”

    炼狱魔君眼中精光一闪,“就是之前,跟阴魔宗在南海一同寻宝的宗门?”

    “正是!”

    “你这消息,准确吗?”炼狱魔君面色微沉。

    “这……”

    秦墨有些作难,迟疑说道:“我,我也就是听了那么一嘴,想着魔君可能对这消息感兴趣,故而特地赶来禀报。”

    “你做的很好!”

    炼狱魔君面色一松。

    “那,那我告辞了!”秦墨倒是识趣。

    炼狱魔君摆了摆手。

    等秦墨离开,一同站在殿中的炼狱魔宗外事长老胡仇,这才说道:“宗主,这件事,有点蹊跷啊。”

    周挺过去三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本来就是一个谜。

    突然回来,

    又突然告知这么一个消息,实在是.......

    炼狱魔君目光幽深,冷冷说道:“不管蹊跷不蹊跷,好不容易发现一点线索,总要去查探一二,才能放心。”

    “宗主的意思是?”

    炼狱魔君就扫了胡仇一眼,“你亲自跑一趟玄都仙洲,务必查到陈风踪迹,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是!”

    胡仇心中发苦,恨不得将周挺碎尸万段……

    …………

    回到血煞宗,秦墨并没有真去争什么宗主之位,只是在暗中,默默关注着炼狱山脉的一举一动。

    等他得知,

    炼狱魔宗外事长老胡仇离开炼狱山,嘴角不觉露出一丝笑意。

    半个月之后,

    秦墨悄悄离开炼狱山脉,来到一无名之地,摇身一变,再次变成陈风。

    两天之后,

    一道黑色剑光从空中降下,落在秦墨面前,却是新任阴魔宗主石寒枫。

    “师尊!”

    见到真是陈风,石寒枫目光复杂。

    “你还认我是你师傅?”秦墨眼中意味莫名。

    石寒枫面色就是一滞,他没想到,秦墨会主动提及此事。

    早在真陈风死亡的那一刻,石寒枫刚好在魂殿,亲眼看到陈风魂牌破碎,为了不引发宗门恐慌,这才收起魂牌,将此事瞒了下来。

    石寒枫原本的用意,是准备等事态平息,应付了血咒宗危机之后,再向外公布陈风死讯,以期将影响降到最低限度。

    哪成想,

    真就又蹦出一个陈风来。

    秦墨呢?

    他之前也只是试探着要来一次角色扮演,进入炼狱山脉之后,特意在外围观察了阴魔宗好几天。

    确认,

    阴魔宗并未传出陈风死讯。

    这才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攻灭来袭的血咒宗,完成对陈风的冒领。

    在这件事上,

    秦墨跟石寒枫是有默契的。

    只是,后面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石寒枫的掌控,直至魔山之战爆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跟一个什么样的魔鬼合作。

    阴魔宗,

    最终也难逃衰败的命运。

    所以秦墨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显然也是看出了石寒枫的心结跟执念。

    这次会面,

    也是秦墨暗中给石寒枫发的飞剑传书。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石寒枫面色冰冷。

    “这个给你!”

    秦墨丢过去一块玉简,“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这是?”

    石寒枫下意识接过,神识一扫,脸色骤变,看向秦墨的目光又不一样。

    玉简中记载的,是秦墨以《养魂录》、《都天魔神》两部奇书为基础,结合阴魔宗功法,提炼、整理出来的饲养妖魔的法门。

    对石寒枫而言,绝对是一大助益。

    “你送我这个,需要我做什么?”石寒枫不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

    “暂时什么也不用做,安心修炼,发展宗门吧。以你现在这点实力,就是想帮忙,也是帮不上的。”秦墨说的很直白。

    石寒枫:“……”

    “走了!”

    秦墨却是潇洒,直接御剑离开,他也没准备返回血煞宗,而是计划离开魔梦澹洲,赶回玉虚宫交割任务。

    该埋的暗棋,差不多也都埋下了。

    望着秦墨消失的剑光,石寒枫右手紧紧攥着玉简,目光复杂,愣在原地。

    …………

    一个月之后,玉虚宫。

    回到宗门,秦墨提交了一份翔实的调查报告,从陈风返回血煞宗,屠灭血咒宗,再到魔山之战,记录的非常详细。

    想来会让赵孤鸿长老满意。

    果不其然,第二天秦墨就收到任务完成的通知,赵长老还顺势发布了一项新任务——追查魔道修士陈风。

    不过这一次,赵长老没有指定秦墨来接。

    资料中可是记载,陈风不仅是地仙九重修士,还拥有古怪的十二魔神,更是击杀了一位普通真仙,岂是秦墨能对付的?

    这件事,甚至惊动了玉虚宫更高层。

    一位如此棘手的魔道修士潜入玄都仙洲,还对玉虚宫抱有敌意,似乎还有什么图谋,足以让玉虚宫上下加强戒备,重视起来了。

    据悉,

    为了挖出这个陈风,玉虚宫已经出动执法堂精锐,暗中调查、拉网。

    秦墨也不失落。

    接下来的时间,他一边静待事态发展,一边接取其他宗门任务。

    能赚一点是一点。

    除了接任务,为了加快进度,秦墨甚至去了一次金鳌岛麾下的坊市,用手中灵石购买了一批稀有的炼器材料,再上交宗门,以换取积分。

    在玉虚宫有一个不成文的换算比例,即1上品灵石=1积分。

    宗门弟子上交炼器材料、灵草、丹药、法器等物,都会被庶务堂估算一个价格,再换算成相应的积分。

    甚至可以直接上交灵石。

    如此双管齐下,

    秦墨手中的积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在内门渐渐有了一点名声。

    就算这样,

    距离150万积分,仍旧还是遥遥无期。

    一则最近玄都仙洲比较平静,能接到的宗外任务非常有限,尤其还要跟秦墨地仙五重的修为相匹配。

    更就难上加难。

    二则,秦墨虽然富有百万身价,却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一口气全部兑换成积分,那不明目张胆地告诉宗门,他有异常嘛。

    只能是细水长流。

    就这,都还得借助接宗门任务以作掩护,对外放出的消息,就是这些炼器材料都是他外出时缴获的战利品。

    难啊!!!

    尤其想到,还要给死敌玉虚宫送灵石,秦墨就更加郁闷。

    一片纷杂之中,

    秦墨总算是等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就在他返回宗门三个月之后,玉虚宫执法堂那边终于传来好消息,将一位游荡在归元宗附近的魔道修士抓获。

    当然不会是陈风,而是炼狱魔宗的外事长老胡仇。

    胡仇奉炼狱魔君之命,悄悄潜入玄都仙洲,想要追查陈风下落,自然就将目标锁定在归元宗。

    而执法堂想要揪出陈风此人,也是将重点区域锁定在归元宗周边。

    正好就撞上了!

    胡仇怕是不会知道,在他踏上玄都仙洲的那一刻,命运其实就已经注定。

    玉虚宫向来嫉恶如仇,更是以仙道卫士自居,对魔道修士深恶痛绝,而且是毫不手软,抓到之后,直接就进行了搜魂。

    连审讯都不审讯。

    这一搜魂,才知道,抓的并非是什么陈风,而只是魔道炼狱魔宗的一位长老,竟然也是来追查陈风行踪。

    让事情变得是越发的扑朔迷离。

    仿佛一夜之间,陈风的名字就在玉虚宫上下流传开来,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传奇人物,为玉虚宫弟子所津津乐道。

    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所议论的陈风就在宗门之内,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秦墨只知道,在抓捕胡仇之后,玉虚宫高层极为震怒,先前出了一个陈风也就罢了,竟然又有魔道修士悄悄潜入。

    真当玉虚宫不要面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