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么穆亦漾 > 第336章 帮忙

第336章 帮忙

 热门推荐:
    穆亦漾摇了摇头,淡淡地说“我们四个小时前才说到这事。”

    闻言,伊万诺有点吃惊。短短几小时就决定离婚,会不会是冲动之下说的气话“天使,我建议,你们先冷静一段时间,然后再商量。离婚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年轻人,性格冲动。吵个架,斗个嘴,脾气上来,说离就离。这样的案子,他不是第一次见。离婚,不是容易的事情,非常烦琐。

    穆亦漾将手上的资料放在桌子上,苦笑着“离婚的事,虽然是四小时前提出,但是这份协议,是他这几天拟定的。”

    若是草率决定的话,怎么会来协议都拟好,而且资料都准备得这么充分。

    看着桌上分量不少的资料,伊万诺才知道,这事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小女孩手足无措、茫然失礼的样子,让他心疼“你呢,同意离婚?”

    “他碰到缪斯,便抛弃天使。除了离婚,我还能怎么办?”

    穆亦漾觉得口干舌燥,起身想倒杯热水喝。可是,她这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热水。无奈之下,她只有在吧台上拿了瓶圣培露。水,虽然不冰,然而是凉的。只是,再冰再冷再凉的水,也比不上她心里的透心凉。

    这桩婚姻已经无法挽回,离就离吧。没想到,奥里斯家族这么注重家庭的人,竟然也会有人要离婚。很好,看他如何将大卫奥里斯榨干,他金牌大律师的荣耀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伊万诺郑重承诺“我保证,一定会帮你打一场漂亮的官司。”

    漂亮不漂亮的无关紧要,我要的重点另有其它“伊万诺,我想尽早结束婚姻,不想拖拖拉拉。”

    她将资料推到伊万诺的面前“里面的东西,是大卫说要给我的。您帮我过目,里面的手续是否齐全。我想确保日后不会与他有什么经济或法律上的纠纷。”

    一刀两断,而且要断得一干二净,这是她的要求。

    简单地翻了一下这些资料,伊万诺气笑了“天使,只有这些?”

    从他的反应,穆亦漾知道,这位大律师觉得大卫给的太少。她点了点头“这是他给我的,另外,他说,如果我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

    当然有意见,身为律师的他冷笑着“现金方面,他只给三分之一可是,我要他出三分之二,至少不能低于一半。”

    他翻出第三页纸“不动产方面,他的房子和车子数不胜数,却只给你一幢房子和几辆跑车。这些,都是我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

    静静的听着律师所说的一切,穆亦漾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伊万诺看了这份协议,气得喝了杯葡萄酒压压惊。

    他打心底为穆亦漾可惜,若是她傻傻的答应这些条件,让奥里斯家族的小儿子轻松躲过一劫,吃亏的可是她。

    一杯酒下肚,他被穆亦漾的话给震住“我要的不是钱,我只想早点结束这场婚姻,越早越好。”

    外国人不知道意大利离婚是何等麻烦之事,伊万诺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有必要与单纯的天使好好解释一下。

    “天使,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知道你们这桩婚姻的具体经过以及详细信息。”

    于是,穆亦漾将两人在海门登记结婚的事情一一告诉伊万诺,听完之后,伊万诺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曾经接手类似的案子,后来,我的客户是在你们国家申请法院判决。”

    他的话,令穆亦漾失神的葡萄眼重新炮光彩“在我国申请?”

    “是的,当时,我客户的前夫提出的离婚,一样要回到你们国家去处理。”

    听完这放,穆亦漾起身拿了个酒杯,为自己和伊万诺倒了一杯酒,将酒杯递给伊万诺,她主动轻轻地碰杯,一饮而尽。

    坐在沙发上的她翘起二朗腿,漫不经心道“很好,我三天就可以结束这桩婚姻。”

    伊万诺倒吸一口气,听上去,这位天使的人脉不错“以我的能力,我完全可以为你争取更多,你真的要放弃?离婚之后,你的经济条件、财务状况等各方面条件,至少要有充裕的保障。财产方面,不要轻易放弃,这本来就是你该拿到的。”

    没有该不该,穆亦漾说的风轻云淡“结婚之前的财产,那是他自己挣的或者继承的,属于他自己,与我无关。我只拿我认为该拿的,不是我的,我不需要。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结婚之后,他在意大利这边的收益我不清楚。在我家那边的收益,全部都归我所有。现在,他愿意拿三分之一的现金给我,算是给我最大的补偿。”

    她放下酒杯,将自己的要求明确提出来“本来我还有很多疑问,结果您告诉我,需要我回家里办离婚,我终于可以安心下来。现在,我需要您帮我处理这份协议里的东西。现金我没意见,您帮我看一下这些跑车和房子,手续方面有没有问题。”

    客户的态度如此坚决,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她的伊万诺只有认真地审阅。

    穆亦漾背靠着沙发,屈着双腿环抱着,继续她的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伊诺万放下手里的文件,心里仍在为穆亦漾抱打不平。若说他之前或许觉得两人提出离婚是一进的冲动,可是,看完这些资料之后,他不再那么认为。

    如果不是主意已定,怎么可能准备这么完整的文件资料。现在只差签字确认即可。

    感觉到穆亦漾的眼光投向自己,他平静地说“我已经看完,一切都没有问题。只要你签字,那么,这些房子和车子,还有钱,都是你的。”

    “站在您的角度看,你建议我签字吗?”

    对上她信任的目光,伊万诺飞快地说“我建议你可以放心地签字。”

    穆亦漾走过来,坐在他身旁,手伸向他“劳驾,笔。”

    漂亮的字迹印在纸上,伊诺万情不自禁夸奖“好漂亮的字。”

    印刷的字体都没有她写的漂亮。

    她轻轻一笑,笑容照亮整个客厅“谢谢。”

    把笔还给伊万诺,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天亮之后,你安排个时间见他,越早越好。”

    从来没见过这么着急离婚的人,不过,他就是喜欢办事干脆利索的人。他看了手表“早上9点,可以吗?”

    “没问题。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已经签字,这些房子和跑车,既然已经属于我,我希望您帮我处理掉。”

    如何处理,伊万诺想了一下“你想卖掉?”

    “是的。离婚后,我不会在意大利定居,房子空着没人住,我还得花钱请人打理,不划算。车嘛,我在国内有好几辆,没地方放。”

    还不如,将这些房子和跑车出售,换成现金。再说,这些顶级跑车,光是保养都要花无大把大把的钱。

    处理房子和车子,对伊诺万来说小事一桩,他爽快地答应“保证卖个好价钱。”

    商量完这些,已经凌晨3点,伊万诺回房休息之后,穆亦漾觉得,她还有一个电话需要打。

    不到十秒钟,电话接通。手机那头传来温和的男中音“囡囡,半夜三更的,怎么不休息?”

    杨贞有点担心,现在是北京时间9点,罗马那边正是三更半夜。对于作息时间向来规律的囡囡来说,正是美梦时间。为何她选择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二大爷。”

    听到关怀的声音,穆亦漾的鼻子酸酸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不对劲,小丫头怎么哭了,鼻音这么重。谁欺负她了?杨贞着急了“囡囡,有话好好说。慢慢来,别着急。”

    尘埃落定的事实,着急没用。穆亦漾哽咽的声音,落在杨贞的耳里特别令他担忧“二大爷,我需要您帮我一个大忙。”

    没大事发生的话,这孩子绝对不会找他。杨贞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你说,二大爷一定帮你。”

    “二大爷,我要离婚。您帮我处理,越快越好,可以吗?”

    老心脏猛跌到谷底的杨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小丫头和大卫那对甜到发腻的夫妻竟然会走到离婚这步。

    “丫头,你再说一遍。”

    穆亦漾苦笑,就算她说一百遍,家里人也很难相信这个消息“我和大卫要离婚,您帮我处理离婚手续。”

    他不明白,小两口吵架了吗?离婚这么大的事情,怎能轻率帮决定“丫头,你让二大爷先缓缓。”

    “对不起,吓得您老人家。”

    知道吓我,你还对我说?杨贞抚着自己惊吓的心窝,慢慢地问道“为何要离婚?”

    “我知道您的时间宝贵,忙得很,没空。”

    “你二大爷有空,马上给我详细地交代清楚。”

    他急躁在打断穆亦漾的话,恨不得马上飞到她面前,拧着她的耳朵,问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结婚还不一到年,离什么婚?小孩子家家,闹的哪一出。

    在听完穆亦漾一五一十的如实汇报之后,杨贞气得砸了办公室的一个茶杯,“砰”地摔到地上。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他的秘书和阿穆鲁氏。

    看到有人进来,杨贞大声的吼一句“出去,把门关上。”

    老大的心情很糟糕,秘书和阿穆鲁氏两人对话一眼,赶紧脚底抹油,先溜了再说,免得留下来杨贞迁怒,惹火上身。

    交代完事之后,穆亦漾沉默不言。她听到杨贞在骂人,也知道杨贞骂的不是她。

    半响之后,手机那头终于传来杨贞压抑的声音“囡囡,你的意思,也是离婚?”

    “离婚。”

    她真的好累“这桩婚姻,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知道我没有办法接受爱上其他女人的他,所以才要求离婚。离婚这个决定是突然,可是,它不是我们两人在冲动之下做出的选择。为了离婚,他连协议书什么之类的全部给我准备好,只等我签字。”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刹那间,杨贞仿佛又看到当年的那幕。

    阿宗妈妈也是在某一天,毫无预兆,突然说他不再爱他,拿着已经起草好的协议书给他,让他签字。当时的他,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将心比心,现在的囡囡,估计比当时的他更惨吧。更何况,她对大卫的爱,甚于自己对阿宗妈妈的爱。

    曾是过来人的他,才是最理解穆亦漾心情的人。半响之后,他沉重地开口“囡囡,你决定好了,是吗?”

    “是的。”

    很好,杨贞喘着粗气“二大爷全权帮你处理,你放心。”

    她就知道,只要她开口,二大爷一定会帮她。她自己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如果可以,我希望越快越好。”

    正当杨贞要说话的时候,门口传来轻轻的叩门声。他只得对穆亦漾说“你等等。”

    平缓一下脸色和心情,他说了声“请进”。

    大门打开了,男神大摇大摆地进了进来“小二,你的人说你大发雷霆。不过,我看你脸色,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花孔雀找他有什么大事,杨贞口气不佳“打住,说重点,有没有重大事件?”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男神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招人待见“过来串门。”

    大手一指,杨贞很不客气“再见。离开请关门,谢谢。”

    杨小二一大早的吃炸药了,脾气这么冲。男神也来气了,翘起二朗腿“我偏不走,你赶我?”

    本来心情不好的杨贞彻底点燃引火线,用力地拍着桌子,大声地吼着“阿穆,阿穆。”

    狮子吼一般的功力,震得男神耳膜发疼“杨小二,你发什么神经。”

    被点名的阿穆鲁氏赶紧进来,一看,不得了,杨贞连拖带推的将男神往门外推。看到他,杨贞吩咐“马上将这尊大佛请出我办公室。没我同意,禁止他入内。”

    我去你个杨小二,竟然真动手赶人。男神被阿穆鲁氏哄着劝走,边走边骂“杨小二,你记着,这笔账,我早晚跟你算,三倍还给你。”

    关上门,阿穆鲁氏忙着给男神赔礼道歉“不是早跟您说过,老大心情不好,就差个人搁他眼前挨训。让您别进去,您偏不肯。这不,撞枪口上了不是。”

    气得七窃生烟的男神指着大门破口大骂“你跟杨小二说,让他等着。我一定找机会,努力给他穿小鞋。哼,光他有脾气吗,老子也是有脾气的人。”

    兴冲冲的来,气冲冲的走。这就是男神的真实写照。

    锁上办公室的门,确保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之后,杨贞这才对着手机说“囡囡,二大爷帮你处理好所有的一切。你有什么条件吗?”

    穆亦漾将大卫提供的协议,还有伊万诺帮自己处理财产分割的事情,具体地说了。杨贞细细听完,心里又是一阵悲凉。

    他不放心穆亦漾一个人在外面“丫头,我派人接你回家。”

    “等等,二大爷,我等着判决书下来,交给他;还有律师将房子和车子处理好之后,我再回家。”

    看来,离婚手续什么时候办完,丫头什么时候才回家。杨贞总算知道,为何囡囡之前说的,越快越好。

    “你一个人住酒店不安全,人生地不熟。”

    除了大卫一家人,小丫头在罗马一个人也不认识。他如何不担心。

    穆亦漾知道杨贞在关心自己,她简单地说“我在这里有认识的人,有他帮我,你不用担心。再说,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想了一会,杨贞提醒她“囡囡,你爸妈知道这事吗?”

    “他们不知道。”穆亦漾淡淡地说,“等离婚判决书下来之后,我再告诉他们。”

    若是让父母知道这事,自己现在身在罗马,只会让他们担心。还是等到自己回国之后再说吧。她坚信,无论自己做什么决定,家人永远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

    结束的时候,杨贞再三提醒她“囡囡,需要二大爷的时候,记得马上告诉我。”

    该拜托的人,她已经全部拜托了。该做的事情,她也做完了。现在,她只需要等待,瞄了一眼手表,已经凌晨四点。

    先睡一会,再不休息,天快亮了。

    无力地躺在鹅绒被里,穆亦漾努力让自己放松,放空,不多时,疲惫不已的她很快就进入梦乡。

    早上七点,睡得迷迷糊糊的大卫被铃声吵醒,他看着陌生的号码,不知道谁这么早扰人清梦。

    “奥里斯先生,我是伊万诺,穆女士的律师。”

    “你打错电话,我不认识穆女士。”

    只是,挂上电话之后,打量着熟悉的房间,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罗马。摸着身边空空的位置,他猛然想起,天使的娘家姓氏,就是姓穆。那个陌生的男人,是天使找的律师?

    他赶紧跑到隔壁客房,房间空空如也,床被完整地铺在那里,看着不像有人在那里睡了一晚的样子。

    客厅没有人影,他打开窗户看了一眼后花园,也没有发现人影。

    大卫的心里开始慌张起来,天使到哪里去了?他正要拨打电话,碰巧刚才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

    “奥里斯先生,我确信,自己没有打错电话。”

    伊万诺觉得,被吵醒的奥里斯少爷,可能还没清醒,一下子想不起来,穆女士是谁。只是,一个连自己妻子姓什么都记不得的男人,真的爱他的妻子吗?

    大卫找不到人,只能问这个自称是天使的律师的男人“我妻子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