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团宠 > 番外二 元哥

番外二 元哥

 热门推荐:
    虽然连笑婚后就一直定居在京城,但每年粉尘季节对于连家人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在格外恶劣的天气里,一家人还是会选择回蛇口。

    正好连振南开工程上瘾,现在包揽了皇城地产所有建筑事宜,很少上京城。

    三哥连顾西也觉得港口生活自在,承接了林大力那条运输线后,成天出海钓鱼,连笑每年回去都能发现他的肤色又黑了一个度数。

    晚间八点,她同几个老朋友在明珠酒店吃饭,张明全最近老来得子正春风得意,席间多喝了两杯。

    “哎呀,连老板,我现在都想退休不干活了,整天在家带带孩子挺不错的。”

    他拍着啤酒肚,醉醺醺说完就被隔壁三洋老总酸了一把,“老张,可别得了便宜卖乖啊,现在跟着连总的项目躺着挣钱,还说风凉话呢。”

    “哈哈哈,你别不服气,先来后到,下一个项目才轮得到你。”张明全毫不谦虚地嘲笑,两人都是老伙计倒也不见外,酒水下肚越灌越迷糊,最后他搭着桌子又幽幽叹起来,“连笑,哥都后悔没跟你一起上京了,蛇口这地方发展太快,是越发要乱了啊。”

    他说的乱,是表面的意思。

    连笑刚进门就发现街道跟门口守卫了不少人,而九十年代开始各地势力开始猖獗,尤其香港跟深圳两地。

    “再过两年你也甭回来了,那帮飞仔成天闹事,前天才火并过,墙上的血还糊着呢。哎,你家那个小飞,现在是不得了了,不得了咯……”

    张明全彻底喝趴下了,临走前还揪着连笑絮叨。

    连笑也不知道他扯小飞做什么,喊来服务生,把人带去休息,这才跟众人一起出了包厢,下到大堂没看到前台熟悉的面孔还问了句,“小菲姐姐离职了吗?”

    “没有呢,连老板,昨晚有飞仔来闹事,小菲被误伤了,现在人在医院呢。”领班说着想起什么,还捂着嘴笑起来,“刚巧送小菲去医院的,还是连三哥呢。”

    看对方意味深长的表情,连笑顿时回忆起离京前,连小北偷偷调出连顾西的通话记录,言之凿凿说她三哥肯定是在追女孩。

    敢情当初自家三哥半夜扛着刀过来吓唬人,闹了一场乌龙还找到自己的缘分了。

    难怪一年到头总在明珠挂单吃饭。

    这事也就一耳朵过去,连笑原本也没放心上。

    但车子开到半道就被堵住了,前头一群人正呼呼喝喝在叫嚣。

    “绕道吧。”连笑想起流窜的古惑仔,皱了皱眉,不想管太多闲事。

    司机刚应声准备打方向盘,便有几个染着杂毛,裤子上挂着铁链子的混混冲过来,第一下就用西瓜刀拍了玻璃窗。

    “做什么的,来这里凑什么热闹,信不信连你们一块砍?”

    “误会误会,我们只是路过。”司机伸出头想解释,冷不丁衣领就被揪住。

    “下车!”

    对方二话不说,哐当又一下砸在车前盖上。

    连笑下去瞥了眼盖子上的划痕,这车还是霍景云近来给她新买的。

    几个杂毛围上来,两眼醉醺醺还在盘问,“你们哪来的,是不是虎头帮的人,不是大半夜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想搞事情?”

    司机还在晕头转向,连笑却已经看出来了。

    这些混混是想趁火打劫,好比无故跟街道商铺收保护费一样,巧立名目要钱就是他们收入的主要来源。

    她抬眼扫向侧后方,跟另一辆车里的周迎视线相对,只要一给出信号,这些人当场就能被拿下。

    只不过没等她示意,前头又是一阵骚乱,紧接着一群人打头朝着这边走来。

    那俩混混下意识一回头,顿时吓成了鹌鹑,“元哥。”

    被挡在后头的连笑慢半拍才看到元励飞。

    “小飞,你怎么在这儿?”她说完才看到场面似乎安静得有些不对。

    “老板,我来附近办点事。”元励飞穿着一身西装,松散着领带扣子,像刚从某个酒局上下来。最近几年他也逐渐接手了皇城一些事务,行程也挺忙便也没有再像以前给连笑当司机,不过每次她回来,他也还是会上门拜访。

    这种场合下碰面,倒是头一回。

    “哦,那办完早点回去,这里有些乱。”连笑并没有多想。

    元励飞却先看到她车上的划痕,眉梢一挑,冲着旁边的混混就问,“你弄的?”

    “我,我……元哥,我不知道……”那俩混混从刚才就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现在更是结结巴巴。

    结果没说完,就被元励飞抬手扇了一个嘴巴。

    啪。

    扇完,他才望见连笑有些诧异的眼神,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老板,要不要去我那儿坐坐。”

    连笑迟疑了下,点头答应。

    元励飞挺高兴,还支走司机,自己给连笑开车,一路行驶到一家棋牌室楼下。

    远远可以看见灯牌就是励飞棋牌室。

    “你经营娱乐产业了?”连笑随着他上楼,还有些好奇,见装潢各方面都偏简陋,还跟他说,“要做就放心做,账目只要清楚多少都能从皇城支出。”

    到底是自己的得力干将,她并不吝啬。

    但元励飞却拒绝了,神色还有几分古怪,“不用,老板,这是新收上来的一家牌室而已,也没干什么正经生意。”

    说话间,两人上了二楼,跟在后边的一群人立刻上前清理桌椅,空出场子,旋即两个混混就被押上来,直挺挺跪下。

    “这是……”连笑看眼前的架势,不由得一愣。

    “老板,这人刚刮花你的车了,我让他们给你赔罪。”元励飞把主位让给她,自己大马金刀坐到单人沙发上,可举手投足间气势却不容忽视,转瞬间就变了脸,露出几分狠戾,“既然你们眼瞎看不清人,我就帮你们清醒清醒,三刀六洞,是你们自己来还是我帮你们?”

    刚才还人五人六的混混当场吓得差点昏过去,语无伦次想求饶,却被先一步堵住嘴,随后一把西瓜刀狠狠扎进两人大腿。

    一共三刀,刀刀透骨,便有六个血洞。

    最后被拖下去时,地上蜿蜒的血迹还显得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