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闲妻不下堂 > 244 两看相厌

244 两看相厌

 热门推荐:
    莫录一听,兴奋地把他娘亲的话转述给祝林,好像这便是他一直想要的答案,无需证实。

    祝林却是为难地望着莫录,但见他眼神灼热,只好勉为其难地跟着他进了船舱,然而才进去,他的胃便开始翻江倒海。

    “呕。”祝林再也忍不住,跑回甲板上去,却只是对着河面干呕。

    莫娘子担忧地望着祝林,她家相公可是会水的,卖茶叶的时候经常走水路,没听他说过会晕船。

    他真的是她家相公吗?

    “娘。”莫录走到莫娘子身边,他也有同样的隐忧,这不是他所熟知的父亲。

    此时祝林虽带着面具,但面具之下一片惨白,胃里依旧难受,但在甲板上的时候比进入船舱的时候好许多。

    起码在甲板上可以自由呼吸,进入船舱之后却是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那滋味太难受了。

    莫娘子不忍心看他这般难受,猛地想起阮小满给他们的包裹,里面除了干粮,还有几瓶药,瓶子上面写了药的用途。

    有治疗风寒咳嗽的,有治疗眩晕的,还有驱赶蚊虫的,莫娘子拿起那瓶治疗眩晕的药走到祝林身旁,“你试试。”

    “谢谢。”祝林扭头看了她一眼,迟疑了一下,拿过药瓶。

    “东家准备的。”莫娘子讪讪地笑了笑,声音好像也有点不一样,略带低沉沙哑。

    为什么即便是如此,她心里仍保留了一线希望。

    祝林吃了药方感觉好多了,眼尾余光看到莫娘子和莫录殷切期盼,莫名的想要躲开,却又口是心非,“你过来,我让你看看。”

    莫录迟疑了一下,他有点不忍心看到祝林难受的样子,但祝林已经率先进入了船舱。

    在他们歇息的房间里,莫录望着祝林身上的伤痕,伤痕很多,但没有他想要看到的那道伤痕。

    莫录失望地缩回了手,那些伤痕看着触目惊心,令他对祝林多了几分同情和怜悯。

    相比较祝林所受的伤害,他们遇到的那一点点困难不值一提。

    祝林穿好了衣服,看到莫录脸上的失望,他却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还有家人,如果他的家人看到他如今这模样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他想象不到。

    但他知道自己的选择,或许各自安好便是最好的选择。

    莫录垂头丧气地回到甲板上。

    “怎么样?”莫娘子看到莫录的反应便猜想到了结果,可仍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莫录颇为艰难地摇了摇头,其实他希望祝林就是他的父亲。

    他们找了那么久,失望了那么多回,本不该再抱有希望,但祝林却是那个离希望最近的人。

    元丰商行里阮小满看着款款走进来的女人,嘴角抽了抽,欣赏不了她的走姿。

    “陆远峰不在。”阮小满先声夺人。

    “他去哪儿了?我有急事要找他。”冯姝娴看到阮小满坐在本该是陆远峰坐着的位置就不喜,却又不得不忍着心底的那份不喜若无其事地问。

    “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不知道去哪儿了。”阮小满漫不经心地说。

    “那莫录呢?”冯姝娴又问,“怎么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去哪儿了?”

    陆远峰不和阮小满交代行踪,她本该是高兴的,但总觉得阮小满是知情的,是故意瞒着她的。

    “莫录自然是跟着陆远峰的……二贵,有人要找你。”阮小满大声喊道。

    钟二贵正在沏茶,享受着幸福时光,但听阮小满这么一喊,差点摔了手里的紫砂壶。

    他的小祖宗啊,他胆子小,能不能别这么吓人?!

    但眼前这贵妇……找他?阮小满又睁眼说瞎话了。

    冯姝娴瞪了阮小满一眼,呛声说道,“谁说我要找他?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冯姝娴的丫鬟跟着冷哼了一下,这么不雅的事她们做下人的来做就行了。

    “可是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人。”阮小满无辜地说道。

    钟二贵挺直了腰板站在阮小满身旁,努力瞪着那鼻子朝天的丫鬟,谁怕谁啊!

    真真是两看相厌,阮小满却是笑得灿烂,一副恭候下文的模样。

    下文没有,背影多了俩。

    阮小满的笑容顿时没了,揉了揉快要僵硬的脸庞。

    “我过几天再来找他。”冯姝娴不甘心地说道,却是头也不回。

    “估计没那么快回。”阮小满善意提醒。

    冯姝娴恨恨地扭着手帕,要她提醒了吗?还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关于陆镇棠的事情,她听到了点风声,想要来提醒一下陆远峰的。

    金家的事很多,她不可能老是过来找陆远峰,没想到两回都扑了个空。

    看着冯姝娴上了软轿,钟二贵好奇地问阮小满,“那女人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问你老板去。”阮小满没好气地说。

    钟二贵纠结地望着阮小满,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到底谁才是老板啊?

    明明买下他的人是阮小满,可是突然冒出一个陆远峰,他们俩就那么嫌弃当老板吗?

    这让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无所适从啊。

    但阮小满又开始埋头苦干,钟二贵只好继续回去喝茶。

    阮小满手上的那些事情他可不会,他大字都不认识一个,跟了阮小满那么久,才学会认识自己的名字而已。

    忙了一天,阮小满这才活动活动筋骨,两个人的活如今她是一个人硬抗了下来,要命啊。

    阮小纪回来之后还主动要帮忙分担一下,但她手上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吃饭要紧。

    来到县城之后,阮小纪的课业繁重,竟得挑灯夜读。

    阮小满几番想要提醒他早点歇息,但最后却是只能忍住。

    她也曾为了看医书看到不知不觉睡着了,只为了找一味可以改良舒痕膏的方子。

    以后他要走的路还很长,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阮小满抽空写了份菜单给管厨房的下人,是针对阮小纪的体质来写的,她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个了。

    作坊那边只有魏大娘一人,她不得不两边跑,阮小满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县城,回兴隆镇。

    幸好有魏大娘盯着,作坊那边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今天有一批药材要送过来,她便是特地回来检验一下药材的好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