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门谣志 > 一百八十二章 存活率

一百八十二章 存活率

 热门推荐:
    知道十几公里的大骷髅头不是活的,施夷光镇定下来,把小贞元挡在身后,自己则扒在门框上,遥遥望着方舟外面,随时准备往方舟里面跑。

    然而一切安稳,安安静静,那骷髅头除了颜色变得越来越深之外,始终保持同一个姿势,大大的张着缺了两个门牙的大嘴,颇显得有些滑稽。

    施夷光在努力幻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巨人才有这么大个脑袋,一个脑袋就几十公里,比喜马拉雅山还高,再算上身体,岂不是上百公里的大怪兽。

    这是什么概念?在太空往下瞅,不用望远镜,就能看见一只蚂蚁样的东西在一枚‘篮球’上爬,最深的海沟都不一定能没过它的脑袋,这个是不用担心被海洋淹死的家伙!

    哥斯拉都没它一个眼球大!

    这种怪物是怎么活着的?它一站起来,空气都够不着他,还不给憋死?就算不憋死,它吃什么?以他这种体积,得吃多少头蓝鲸才能饱!

    难以想象,这样的生物到底是如何存在的,难道是‘太阳能驱动’?不用吃饭,不用呼吸,甚至不用生活在星球上,直接就在太空里自由的翱翔。

    它又是怎么死的?不会是被饿死的吧,这里只有头骨,其他部分的骨头在哪里?又是怎么在中间世界的?施夷光小脑袋里全是问号。

    在此期间,那巨大雾气头骨在慢慢凝厚,表面逐渐钙化,有十几根银色锁链渐渐出现,像是一座铁索桥,横亘在方舟和头骨之间。

    就是这十几根银色锁链,一直拉着这枚神骸远远跟在方舟后面的。

    银色锁链出现,队长也不再等待,他背着那把血红色的陌刀,纵身一跃,跳上了铁索桥,头也不回的朝后面的雾气头骨疾奔而去。

    施夷光不知道队长去干啥,但肯定是有道理的,可她有点怕啊,这方舟上又只剩她和小贞元两个了?万一那个小木偶跳出来,给她和小贞元来个大慈大悲掌,度她俩去西方极乐世界,那可咋办哦。

    还是不动的好,施夷光再次‘鸵鸟行为’,拉着小贞元锁在角落,尽量让自己不显眼,说真的,她很怕死,非常非常怕死,死掉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if there are to or ore ays to do sothg,and one of those ays can result  a catastrophe,then soone ill do it翻译过来就是:如果果有两种或以上选择,其中一种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作出这种选择。)

    这是一个叫做墨菲的家伙提出来的定律,简单来说,就是越怕出事,越会出事。

    施夷光闷着头,却隐约听到若有若无的号角声,她仗着胆子站起来,往方舟外望,结果差点吓掉了裤子,方舟的右边,居然有一艘乌黑色的木船。

    那乌黑色的木船很脏,到处都是腐朽的斑痕,以及隐隐约约的尸体,而船舱里面则是影影绰绰,阴气森森,似乎有什么万年老鬼寄居其中。

    这艘比血裔世家那艘沉船还破,还脏,航行速度却快的惊人,并且从侧面直撞方舟而来。

    “鬼船!”施夷光像是炸毛的猫,拉着小贞元就跑。

    要死要死,学院不是说方舟作为渡界船,规避能力是最基本的要求吗!可以自动排开附近的中间态物质,周围就像是有一层护盾,时刻保持安全的航行。

    可这艘鬼船为啥半点不受影响,这分明是要撞翻方舟的啊。

    中间世界那么大,怎么就正巧撞上来了呢?施夷光怪叫,拉着小贞元就往方舟里面跑。

    可终究是无用功,这艘鬼船的体积太大,两三百米长,在即将撞到方舟的时候还‘秋名海’船神的操作般一个‘漂移’,摆直了船身,最大程度的和方舟重合!

    一刹那,那鬼船融进了方舟,从外面看,只能看见一个钢铁方舟,不过如果有人在方舟里面的话,则会发现截然相反,看见的东西不再是方舟,而是腐朽的木头船舱。

    逃入方舟的施夷光自觉地周围天旋地转,‘斗转星移’,‘哎呀’一声松开小贞元,跌到在地后睁眼,然后‘惊喜’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腐朽的木头,浑浊的空气,昏暗的光线一切都那么真实。

    施夷光吓得声音打颤,一个劲的喊“贞元,贞元。”,却没有半点回应,这是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往后面瞅,一瞬间彻底慌了。

    她看见了小贞元,正站在方舟的甲板上,蹦跳着喊姐姐,而那巨大的钢铁渡界船正在快速的远去。而她脚下,则是一艘腐朽破败的乌黑鬼船。

    鬼船和方舟交融的一瞬间,随机抽取一位‘幸运吃瓜观众’,很明显她中奖了,奖励鬼船不限期旅游券一张,管来不管回的那种。

    “贞元!”施夷光眼瞅着方舟越来越远,彻底崩溃了,哭着喊:“贞元,救我,快找校董救我,救我啊,贞元,救我啊。”

    方舟上的小贞元努力的想爬上甲板的栏杆,这样才能跳下方舟往这边追,奈何他个子矮,折腾了半天也没爬上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施夷光扒在鬼船上使劲嚎。

    “姐姐!”贞元哇的也哭了,两个人站在两只船上,对着哭。

    施夷光哭归哭,哭的喉咙哑了也没用,可贞元不同了,他哭着哭着,黑色的瞳孔居然缓缓的褪色,整个眼球都在变得透明,不多时,透明到消失,只有两只空洞洞的眼眶,里面是细密的血管。

    他的假肢颤动,放出黝黑的光芒,那微微攥起的拳头似乎慢慢动了,即将要张开,张开成一只手掌。

    那是一股玄妙无比的气息,或许能用‘不存在的气息’的气息来形容它,这似乎是一种悖论,明明能被感受到,却又不存在。或者换种说话,这股气息的确是‘不存在’。就像是空气,人类闻着是无味的,可它真的是无味的吗?还只是人类习惯了它的味道,所以感知不到它的味道,严格来说,真空才是无味的,可人类闻不到真空!

    人类习惯了存在,所以一股真正‘不存在’出现的时候,这‘不存在’明明就是不存在,可人类却可以通过感知不到‘存在’的消失而感知这股‘不存在’。

    贞元身体里散发的气息,就是一股‘不存在’,不可被感知的气息,却又被清楚的感知。

    他用透明到消失的眼睛盯着远处的鬼船,缓缓的伸出了右手。

    可就在贞元即将张开手掌的一瞬间,有一只机械手臂抓住了他的手:“贞元,不要,你救不了任何人!”,被森罗之眼控制的机器人强行按下了贞元的右手。

    小贞元魔怔的醒过来,哇的大哭:“哇,森罗,森罗,姐姐被抓走了。”

    “我知道!”森罗之眼控制的机器人沉声的说:“交给学院,你先回去睡一觉!”森罗合上小贞元的右手,抬起机械臂,对他喷了一股麻醉雾,简单干脆将其迷晕了过去。

    森罗抱起小贞元,往船舱里面走去,同一时间,它控制了三个校董的休眠仓,强制加快这个两位老头的转化,反物质方舟需要决策者。

    施夷光扒在鬼船边,眼巴巴等学院方舟调转方向,加速追上来,一炮把鬼船干翻,再把她救回去,可事实很残酷,她看见一个机器人把小贞元敲昏,带走了,而方舟停也不停,和鬼船背道而驰,快速远离。

    方舟放弃她了,整个过程干脆了当并且直接,半点停船的想法都不曾有。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过河拆桥,施夷光瞬间明白了,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就这么简单的被放弃了?说好的天生王者血统,神级契约,她这个天才是注定要成为仅次于神灵的存在啊。

    学院说放弃就放弃了?就像是丢了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或者说,学院从头到尾都在骗她,其实她根本不是什么天生血王。

    校董会议厅,三个被强制转化的校董听到森罗的汇报,皆是面色大变。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独眼王在会议厅里面来回走,脸色阴沉,沉声的问:“森罗之眼,你为什么放弃救她,她不是写在了你的底层代码里了吗?她的性命甚至优先于我们这些校董!”

    “方舟后面拉着神骸,不能转向!”森罗之眼很平静的回答。

    “神骸已经开始固态化,转移过来的质量至少二十万吨,强行转向刹车,方舟会被神骸强大的惯性拉的解体,非但就不了施夷光,还会将九成以上的校友置于危险之地!”

    三个校董沉默了,被提醒后他们明白了,满载全速的卡车都不能急刹车,更何况是神骸这么个大家伙,方舟被拉的部分解体还是最好的情况,若是神骸撞上来,那可就舟毁人亡了。

    “为什么不斩断方舟和神骸的锁链!”有个校董问道。

    “执行部第九执行小队队长杨瑞枫已经离开了方舟,此时正在神骸上执行任务,如果斩断了方舟与神骸的锁链,他就断了回来的路,而且没有方舟的连接同化,神骸会逐渐回归中间态!他会跟被同化着回归中间态,彻底迷失在中间世界,存活可能性不到千万分之一!”

    “他也被写在了底层代码里!”森罗之眼的回答依旧很平静:“没有校董会的授权,我无权用他的生命换取另一位同样写在底层代码里面的校友!”

    “放弃施夷光,是森罗经过推演得出最理性的措施!”

    三个校董沉默了,这件事没人需要负责,错误的是那艘鬼船。

    “可天门是她打开的,我们这群老头子也许诺,要保护她的生命安全,可现在还没到阴界,我们就放弃了她!”某个老校董轻声的说:“她在鬼船上,存活率要远比神骸的低吧!”

    “考虑到她的契约与众不同,存活率会高些,不过她身处的又是未知的通灵渡界死船,一增一减,可供参考的存活率有三种。一:三千四百六十七万分之一,二:九千八百七十六万分之一,三:零!”

    “一二和零有什么区别?”

    “几乎没有区别!”森罗之眼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