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罗战神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密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密探

 热门推荐:
    在众人的目光中,夏成龙带着其他人大摇大摆的离开,因为这是那些强大势力才会摆出的姿态。

    回到房间,众人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刚才没有被发现,否则他们有可能会被镇子上所有人围攻。

    毕竟滨城现在的名头可不好戴。

    夏成龙伤的还很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先将体内的伤养好,否则遇到真正的困难,那可就有的玩了。

    下午的时间,几人全部在房间里,除了山鬼出去打听情报以外。

    随着夜幕降临,乌托镇变得热闹起来,很多本来素不相识的人在此刻成为酒肉朋友,一起敞开胸怀,喝着酒,吃着肉,聊着天。

    在床上,一股股可见的灵气向着夏成龙体内涌入,本来孱弱的气息在下一刻变得饱满,不过很快被压下去,所以很少有人能感受到。

    睁开眼,山鬼恰好从外面回来。

    “有什么发现吗?”

    “嗯,在镇子上最起码有十位入圣境高手,除了四位在镇南镇北,其余六位全部居住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客栈。”

    对于镇内强者的数量,其实在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有所感应了。

    本来想要去感应对方比较困难,有意思的是在他们进镇的那一刻,这帮家伙已经忍不住的开始试探,他们试探的同时自然也会暴露他们的位置。

    山鬼说完,有些疑惑的思索着“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这里没有至强存在,那些在北海域有排名的家伙也没有。”

    ……

    他们不在这里?那就是在另外两个地方,确实有点奇怪,明明这里才是距离铁矿最近的位置。

    “哦,今晚好像还有个圣境会议,好像镇南一座庭院召开,要不要我过去看看?”山鬼补充道。

    夏成龙抬手“不用,我亲自去。”

    并不是信,不过既然是圣境会议,很有可能参加会议的全部是入圣境高手,他们去太危险了。

    话不多说,在套上一件黑袍后直接从窗户消失,没办法,因为他们的周围全部是盯梢,估计在没有正式确定他们身份之前,是不会撤走的。

    不过等他们弄清楚身份时,估计已经离开了,所以无所谓。

    街道上类似于像夏成龙这样,不愿意暴露身份的人很多,毕竟那个宝贝太过于诱人,说不定自己得到了,暴露太多反而不好。

    镇南小院,夏成龙看似闲庭漫步的向着那边走去,在接近镇南是直接被站在路口的几人拦下。

    “这位兄弟们,地场不好意思,今晚不允许经过。”

    “为什么,难道此路是你们家的?”

    “嘿,别给脸不要脸啊,实话告诉你,这里有几位大人正在商量事情,你要是打扰了,我分都脱不了干系。”

    夏成龙后退脚步,表现的很胆小又极要面子的样子“走就走,推什么推呀!”

    转身,还不待他们骂出声,已经消失在街道。

    “我呸,什么人呀,没本事还搞得神神秘秘的。”

    保镖还在骂骂咧咧得看着街道,好像夏成龙就在那里一样,不过此时的男人,已经在他们身后,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消失在黑夜里。

    庭院内没有保镖,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谁能够在这个地方偷袭,因为在不大的放屋里坐着五六位入圣境的高手,他们自己便是最好的保镖。

    夏成龙悄无声息得出现在房顶上,整个人躺着,似乎在欣赏美丽地月光一般,好不惬意。

    他之所以能如此轻松,自然是因为用强大的灵魂力量包裹了全身,自然没有谁能够察觉到,除非对方的灵魂力量能超过他。

    这种情况很渺茫,毕竟以前问神境的等级在这儿放着呢!

    放间内,几位表情凝重,相互看着对方,同时掏出一张卡片,这卡片自然是之前夏成龙他们得到的邀请卡。

    “我说哥几个,你们猜上面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费了那么大劲过来,可别到时候竹篮打水,那就有的玩了。”

    “李兄,你怕什么,如果没有按照当时给我们的好处,那咱们一起找到他王家去,我就不信王家能挡得住我们这么多人?”

    听到旁边人说话,提出疑问的兄弟家伙点点头,好像有道理。

    看来真的是王家召集的这些人,可是为什么?如果真的有宝贝,他为什么不一家独吞了,还要告诉这么多人。

    唯一的解释是他们一家吞不了,所以想让这帮家伙将水搅浑,然后趁机动手。

    “对对对,咱们呀别管那么多,只需要将吩咐好的事情办完,其他的也不归我们管。”

    众人竟然在此刻达成协议,只是这份协议的内容是什么?

    在会议快要结束时,有一位突然想到一件事“听说今日来了一伙人,是南派莫家的?”

    “确有其事,接待他们的是我的人,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不过也总觉得那帮家伙怪怪的,还是小心一点好,麻烦你派人再去探探底细。”

    “嘿……你们怎么不去,我可不想让南派莫家盯上我们。”

    大家心里想的什么会不知道?

    无缘无故地去招惹一方势力,那个找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哎呀,这不你们接触过嘛,放心吧,有我们在怕什么。”

    “对对对,咱们现在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放心去吧,实在有什么误会,我们帮你挡着。”

    ……

    男人看到其他几位一致的口风,一副认栽的样子“得得得,看来是逃不掉了,既然这样,那就我派人再去一趟便是了。”

    有点意思,夏成龙嘴角列出笑容,没想到这帮家伙挺警惕的,只是再警惕又如何还不是被他全听到了。

    “什么人?”

    其中一位察觉到不对劲,怒吼一声,身子从原地消失,所有人跟出来,站在房顶上。

    “喂喂喂,你这是抽的什么风,这哪儿有人?”

    难道是我感应错了?刚才明明似有似无的有一道气息?

    “叶兄,我看你是太紧张,等回去后好好睡个觉吧!”

    “我看也是。”

    “或许吧,看来我真的是太劳累饿了。”

    就在众人重新回去后,在庭院外面的树后面,一道身影笔直的贴着树干,紧紧等待事件的平息,这依然是夏成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