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登天 > 第五十章 媳妇丢了

第五十章 媳妇丢了

 热门推荐:
    刘结巴嘴快,几句话便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个清楚。

    本来以为就是十几天的事情,却没想到我这一去就是五年,而这五年的时间,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之间的冲突也是越来越紧张,终是演变到了如今的大打出手,双方大型冲突不断,死伤更是逐渐升级,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双方死伤便已经过半,虽然大部分都是初中级力量,但是经过如此长时间的发酵和积累,终也是积累到了一个让两大派都在肉疼的地步。

    其实事到如今,两大派中很多人已经都明白这事情的起源,细枝末节上很多的东西,都是与我和千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可惜,如今到了眼前的这个程度,双方早已经打红了眼,双方之间早已非常默契的经选择性的忘记了这事情与我们之间的关系。毕竟,双方的死伤可都是真真切切的死在了对方的手上。

    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打的热闹,这种事情发生,两家势力自然也是不会让千门消消停停的坐享其成,战火也是非常“自然”的便烧到了千门的门前,所以,千门也是卷入了战争之中,只是千门始终不是作为主要成员出现的,所以,到现在虽然也有死伤,但是与这两家比起来,却是天壤之别了,即便是已经“真正”的打了一两年的时间了,但是高端战力的损失上却是保持的异常完美,甚至连重伤也是极少出现。

    而三大势力这种无差别的对轰,其实说白了,消耗最大的还是初中级的力量,而我们这种命境的实力,放在这战场之中,也刚好是中级的存在。

    依照结巴的指示,我们很快又找到了两人,分别是洪波和尚不去。

    四人碰头之后,却再也没有了其他人的消息。无奈之下,众人也是返回了千门的驻地。

    门主王不留如今也是将这指挥部放在了这前线之上,见到我们返回也是快步迎了上来。

    说白了,如今能够到现在的局面,老王虽然做了一些是事情,但是却绝对不多,更多的幕后推手,依旧是我们。所以,说老王欠了我们一个大人情也是一点不错,毕竟,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损伤惨重,最后收了渔翁之利的还是老王,而且,这种状况,到了如今,大家几乎是已经心知肚明,只是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依旧在死撑着,不想承认罢了。

    没有任何的寒暄,老王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跟我来”,随后便是一脸严肃的展开身形朝着驻地中的一间房舍走去。

    看似冰冷、陌生的“见面”,其实我还是感激老王的,因为老王看到我和刘结巴还有洪波、尚不去几人一起回来的时候,便已经猜到我已经知道了很多的事情,于是便没有了任何的寒暄,而是直接做事,也是默默的把这个招待不周的小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追上老王的身形,拍了拍老王的肩膀,说了一声“谢谢”。

    老王抬头,目光紧紧的盯着我,却是带着一丝的愧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朋友一样。

    “对不起。”老王说。

    “世事难料。”我说,随后便与老王停在了这房舍之前。

    还未进屋,便已经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就像是大面积爆发疾病时候的收容病房一样。

    我长长的吸了一口这浓重的药味,双手伸出,猛的推开了房门。

    房间之内如我所想一样,药香浓烈,干干净净,雪白的没有半点颜色,一如床上躺着的人一样。

    小七,床上躺着的是小七,安安静静的,似乎是睡着了,身边还有一个小萝莉坐在那里,抓着小七的手掌,头也是靠在床沿上,正睡的沉重。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入这房间的,很复杂的心情,自己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呆滞的,还有忐忑的,当然更多的还是心疼,那种想要把心脏从胸膛里抓出来,放在空气中的心疼,似乎只有那样自己才能够好好的呼吸一下一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小七的身边的,也不知道自己站在了小七的身边多长的时间,直到月牙儿醒来。

    月牙儿睡眼惺忪的看着我,几息之后目光终是变的清凉,待看清面前的来人之后,却是嘴巴一扁,已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丫头如此,也是在情理之中,月牙儿虽然年龄大,但是心智却依旧是一个孩子,社会对于她来说还是太脏了一些。

    月牙儿跳起,双手已经抱在了我的腰上,小脸也是狠狠的埋进了我的衣服之中,呜呜的闷声的哭着,似乎是怕自己的哭声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小七一样。

    月牙儿每天都是与猿王和刘结巴混在一起的,但是其实月牙儿最好的朋友应该就是面前安安静静躺着的小七了,毕竟,两人的心性是一样的,所以便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

    我蹲下身子,伸手把月牙儿抱了起来,手掌在月牙儿的头上轻轻的揉了揉,然后顺手擦去了月牙儿那挂在腮边的成串的泪珠。

    “不哭了,哥哥回来了。”我低声朝着月牙儿说着,脸上也是一片笑容盛开,如同阳光一样,只是这阳光之下,到底是隐藏了多少的黑暗,却只有我自己知道。

    嗯。月牙儿咬着嘴唇狠命的点头,似乎我回来了,这里便已经平安了一样。

    “哥哥睡了多长时间了?”我把月牙儿放在床上,贴着小七的身边,月牙儿的屁股往外挪了一些,才抬头回答我。

    “三天半了。”月牙儿说,小手却是小心的朝着小七的袖子摸了过去,袖子空空荡荡的,两只都是一样。

    “哥哥帮你叫醒他。”我再次轻轻的揉了揉月牙儿的头发,然后伸手便是朝着小七的胸膛上按了过去。

    涤魂瞬间发动,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轻柔,似乎是涤魂也感觉到了我的心情,所以,那功法都是“温柔”了许多。

    淡绿色的光芒在小七的身上升起,木灵此时也是发挥了作用,正在与涤魂一起,不断的修补着小七的身体。

    涤魂终究还是疼痛的,所以,小七还是醒了。

    看清是我之后,小七努力的笑了一下。

    这孩子,即便是伤成了眼前的这个德性,但是那笑容里却依旧还是阳光,没有任何的掺杂。

    “小七,会很疼。”我朝着小七笑着说。

    “没事,大哥。”小七咧嘴,却因为不小心牵动了伤势,最终的那一抹笑容却是换成了倒抽的冷气。

    “这时候了,就不要笑了。”说实话,到现在,我的心情终于是好了一些,起码小七还活着,而且,也不会死。

    涤魂的功法终于是停止了运转,小七也完完整整的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只是因为那种极端的疼痛,小七终是昏迷了过去。

    房间从头至尾都是安静的,即便是涤魂一遍又一遍不断修复小七的身体的时候,小七除了牙齿摩擦的咯吱声因为,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动。

    “老王,我们在这陪陪小七。”我转头,朝着身后的老王说。

    老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但是我却是在老王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诧,我明白老王眼中的意思,所以我是高兴的,非常高兴,因为小七,他做的一切,即便是老王这尊神境的大神也是钦佩。

    小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众人却都没有休息,甚至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小七。

    “大哥。”小七跳下床,然后朝着我跳了过来,嘭的一声已经冲了我一个满怀,这孩子,还是一个孩子。

    “小七,你的伤势怎么回事?”我问,小七的伤势不算是致命伤,却绝对是残暴的,被人斩了双臂不说,丹田上更是被洞穿了一个大洞,双腿也是被敲成了粉碎。所幸小七并不是修炼我们常见的灵气的,而是混沌气,这也才保住了小七的一身修为。但是这对手也很明显是存着戏耍小七的心里,根本没有想迅速的解决了他,所以才将小七折磨到了如此的模样。

    “命境八重的人,我打不过他。”小七挠头,嘿嘿的傻笑了一下。

    “以后会的。”我拍拍小七的肩膀。

    小七用力点头。

    随后小七也是与我们说了一些他那边的事情。

    小七也是被冲散的,只是他被冲散的时候,却只剩下他自己一人,后来重伤也是被千门的人救了回来。所以,青衣他们剩下的人的事情,小七也是一概不知。

    正在我眉头紧皱的想要去找老王的时候,老王却是先一步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任意,有消息了。”老王说。

    我自然知道老王说的是什么消息,所以,也没有插话,而是继续等着老王。

    “青衣、绾灵心、沁芯、猿王、小柔他们五人被困。”

    “在哪?”

    “千金矿遗址。”

    有了位置,我们一行人便已经起身,朝着千金矿的方向奔去,而这一次,老王和月牙儿这俩人却是一定要跟去。

    老王的理由很简单,如今青衣他们被困,他去了,最起码可以牵制其他两大势力的高层。

    月牙儿的理由则有一些勉强,但却更让人无法拒绝:“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我也要变强,以后保护你们。”小丫头挥着拳头如此说。

    有老王在,我们的速度自然是极快,只是几个时辰的时间便已经赶到了那千金矿的遗址。

    战场之上一片混乱,乱七八糟的光芒闪烁,将这片战场硬生生的炸成了一片的光怪陆离。各种的惨叫声也是此起彼伏的升起,整个战场如同一架巨大的磨盘一样,不断的收割着这些人的生命。

    “那个位置。”老王指了一个方向。

    顺着老王的方向看去,那里也是有一团光影,只是那光影却是在拼命的收缩着,显然已经无法抵抗周围的攻击,处在了一个崩溃的边缘。

    “我去牵制住他们。”老王说,随后身形一动,已经扑入了高空之中。

    “月牙儿,怕不怕?”我又重新拢了一下后背上的月牙儿,小丫头从到了这里之后,便是在浑身发抖,毕竟,这样的战场,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有点。”月牙儿强撑着说,但是回答却是依然很实在。

    “不错。怕就闭上眼睛。”我说一句,随后一步踏出已经与众人齐齐的冲入了战场。

    月牙儿真的是不错,因为她能够非常直面的面对自己的害怕,怕便是怕,只有知道怕,才能慢慢的不怕。没有天生便是什么都不怕的人,除非是傻子。

    战场的外围都是一些初级的修炼者,这些人的作用在战场上便是去送死,用生命去消耗对方的实力,就是所谓的炮灰。

    而对于炮灰,我本应该是不屑的。毕竟,这种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够解决的问题,也是大多数人不屑于去搭理的。

    只是,我现在很暴躁,而且还是一直都在拼命压制的暴躁。

    “洪波,保护他们。小七,看着妹妹。”我朝着洪波说了一声,又是将月牙儿放在了小七的怀里。

    二人点头,脸上也是一片凝重,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我眼中的那一丝已经无法再继续掩饰的暴戾。

    身上雷光涌动,只是一个瞬间,我便已经冲入了这些炮灰的中间,随之身上便是一团黑的发紫的颜色炸开。至阴的气息瞬间便是笼罩了方圆百米的空间。

    一时间,即便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我的落点的小七几人也是再也无法看清我的身形。

    “任意如今到了什么程度?”洪波手中举着止戈盾,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已经被我释放出的紫黑色的阴气笼罩了。

    “不知道。”尚不去回了一句,随后微微想了一下,又是补充了一句:“我根本不是对手。”

    片刻之后,紫黑色的烟雾如同玩累的孩子一样,又是重新冲回了我的体内。

    那一片黑紫黑色笼罩的区域再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洪波和尚不去几乎同时感觉自己的胃部正在一抽一抽的收缩,而月牙儿更是已经哇的一口吐了出来,唯一算是好的便是小七了,这个天生的杀坯现在脸上满满的全是兴奋。

    战场之上,所有人几乎都在保持着一个姿势,那便是跪在地上,双手抓着脑袋,一部分人更是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正在拼命的呼喊,还有一部分人似乎是因为承受不住某种冲击,已经倒在了地上,却是依旧保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

    周围的空间瞬间安静了下去,仿佛那片战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下一刻,随着紫黑色阴气的收回,这些人开始崩裂,如同沙雕一样,随着海浪的涌来和退去,终是变成了满地的沙土。

    几息的时间,这片战场便从之前的喧闹变成了如今的安安静静,仿佛这里是一处单独的空间一样,就那样硬生生的插入了这片混乱的战场之中,而这只是几息的时间,甚至洪波和尚不去的对话还没有结束。

    “跟着我。”我重新回到几人面前,总算是将几人的神经重新拉了回来。

    众人继续前进,所过之处皆是一片人间炼狱景象,而这种现象自然也是引起了极多人的注意,可惜,大家现在都各自面对着对手,有哪里能够分心来这里处理我们这些“小杂鱼”。

    高层的抽不出空来管,所以,这件事自然便是落在了中层的人身上。

    我们停下的时候,面前站着两个人,熟人。

    七杀剑宗的“四张机”,手中一柄雪亮长剑,剑尖上犹自在滴着鲜血。小五提着铡刀站在张机身后,脸上表情依然平静,只是在看清了来人之后,脸上却是有一了一点变化,本来平静的脸色也是变的苦闷了许多,显然,这种情况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也是最不能面对的。

    “任意?”四张机看着我,眼神从我的双脚上慢慢升起,双脚上雷光依然在缓慢的波动着,这一手如今几乎成了我的招牌,通过这一手认出我并不难。

    “让开。”四张机没想到我会如此的直接,脸上瞬间便是被一片怒色笼罩,这几年的时间之内,他在七杀剑宗初级长老院之中的身份地位水涨船高,如今已经做到了二把手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头上是自己的“大哥”,相信,他现在已经早就取而代之了。

    “找死。”张机的实力的确是进步了许多,短短的五年时间没见,他的实力已经从原来的命境四重冲到眼前的命境六重,跨过了修炼者的分水岭,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修士,这种实力的增长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足够炫耀的,所以,张机有着炫耀的资本,所以,他现在认为自己应该是暴躁的。

    手中长剑一挺,一道米处剑芒已经爆射而出,笔直的点向我的面门。

    张机的实力不错,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不错的,起码他身后的小五是这样的想法,因为当他看到张机手中的长剑举起的时候,手掌已经摸向了铡刀,如今的情况,即便是豁出去自己卧底的身份暴露,小五也必须选择一刀劈了身边的张机。

    可惜,小五的手掌刚刚摸上铡刀,眼前的光芒一闪之间,一道人影已经合着漫天的剑气站在了张机的面前,眼中神色疯狂如同厉鬼,一张脸更是暴戾的如同欲择人而噬。

    张机的脖子很柔软,浑然不像正常的男人的脖子那般的粗糙,我看着张机的脸色从白皙变成了青灰色,再从青灰色变成了紫黑色。

    “小五,这个时候,没必要了。”我转头朝着小五说了一声,手上的力度加大了许多。

    张机终是软踏踏的倒了下去。夜夜中文

    “留他全尸了。”我朝着小五说。我想,小五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谢谢。”小五点头,拱手一礼之后,身形一晃,已经脱离了战场,朝着远处遁去。

    张机是必须杀的,因为他知道小五太多的东西,如果有一天真的去查的话,小五的身份必定会被查一个水落石出,而无论在什么地方,卧底这种身份,无疑是最让人痛恨的。

    所以,小五离开,我的左脚踏出。嘭的一声轻响之后,脚边的张机终是落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命境六重!”身后有洪波的声音传出,满是惊讶。

    “此人还有着逆战一重的实力。”尚不去补充了一句。

    我看见青衣的时候,又有一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命境七重,小七的眼中闪过一抹疯狂的神色,看见小七眼中的神色,我也终是明白了此人的来历。

    此人应该就是之前打伤小七的人,因为他那阴厉的眼神也在瞪着小七,眼神之中还有着一抹不可置信,他不相信小七那样的状态如今居然能够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这片战场之上。

    “你没死?”来人说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不杀人,你的命,小七会去收。”我看着来人一脸的阴沉,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暴躁。

    “滚!”我低声吼了一句。

    “命境三重?”来人似乎看到了一个笑话,目光终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洪波和尚不去已经开始为眼前的来人祈祷了,命境八重,相比张机,的确是高了两个境界,但是这两个境界放在眼前这个命境三重的人眼里,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自己想的那样。

    “既然你找死,老子今天便成全了你!”来人一声怒吼,脚下炸响传出,身形一晃之间,已经朝着我冲了过来。

    右拳挥出,此人的右拳上带着一只狰狞的拳套,拳套之上倒刺冰冷。

    “大哥,小心他的……”小七在身后提醒着。

    只可惜,他的声音终是慢了一步,我的拳头已经笔直的朝着那只冰冷的拳套上轰了过去。

    没有意料之中的轰天巨响,巨大的拳套和我的拳头撞在了一起,我甚至能够看见此人眼中升起的那一抹狰狞、残暴之色。

    嘭的一声轻响传出,拳套上裂纹密布,下一刻,拳套已经嘭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碎片,而合着这漫天的碎片一起炸起的还有这人的拳头,然后是胳膊,然后是整个肩膀。

    惨叫声响起,却在刚刚响起的瞬间便已经被我的手掌生生的掐断。

    “你最好活着,不然,你会后悔自己死掉。”我抓着此人的脖子,手掌上力量轻轻涌出。

    此人身形倒飞而出,几十米之后,嘭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本来残暴、嗜血的双眼之中满满的全是惊恐之色,最后阴厉的看着我们一眼之后,艰难起身之后,身形一个腾跃之间,已经离开。

    “其实我应该杀了他。”我回头朝着小七看去。

    “为什么?”小七问。

    “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他怕死。”我抬手在小七的胸膛之上轻轻的捶了一下。

    小七的脸色迷茫了瞬间,眼神便已经再次变的清亮,随后也是点头,“他的确不是我的对手了。”小七说。

    唉,我嘴角扯开一丝无奈的笑。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做的,或者说我不应该不相信小七的。这种宰人如同宰牛一样的人,怎么会因为一次失败便种下心魔,即便那失败是非常惨痛的。

    因为距离青衣等人的距离已经非常近,所以这段距离便不再有人阻挡我们,青衣他们那被压缩的将要破裂的防御也终是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因为我们的加入,青衣他们轻松了许多,洪波手中止戈盾一震,已经将我们围了一个严实。

    “怎么样?”我问青衣,他的身边我没有看到绾灵心和沁芯,猿王和小柔也是满身伤痕。

    “绾灵心和沁芯受到了致命伤,所以激活了她们身上的风遁符,此时不知去向,我们三人筋疲力尽。”青衣虽然也是满身伤痕,甚至那帅脸上都有两条外翻的伤口。

    “出去再说。”我说。

    青衣没有动。

    我看向青衣的脸色,一脸的狂暴之色。

    “没事,我在。”我拍拍青衣的肩膀,也是停止了离开的动作,转而涤魂发动,朦胧的光芒瞬间便是将众人包裹了进了。

    几息之后,光芒散去,众人恢复如初。

    青衣没有说话,却是手中印诀陡然掐动,一道黑白两色的光芒陡然在他的左眼之中绽放。

    生死珠!这玩意自从青衣得到之后,便没有看到青衣用过,却没想到,用出来之后却是这么一副诡异的光景。

    背白两色如同流水一样倾泻在青衣的脚下,随后便是蔓延出去,转眼之间便已经覆盖了十米方圆。

    随后便听见青衣口中突然一声低低的暴喝。本来只是覆盖了十米方圆的黑白两色突然暴涨,只是瞬息之间便已经覆盖了百米方圆。其中一大部分更是已经涌上了周围人的小腿。

    “盛宴!”青衣口中低喃一句,手中印诀一变,之间那本来安静的黑白两色突然有了变化,就像是一滩池水,突然被搅动了一样,无数的气泡开始在水中冒起。

    随着青衣一声盛宴落下,百米方圆之内顿时便是一片惨嚎之声。

    众人疑惑之间,目光也终是落在了那些被背白两色的光芒淹没的小腿之上。

    无数的利爪突然从黑白两色的光芒中伸出,随后便是准确的抓在了那些小腿之上,然后便是狠命的拖拽着那些小腿,以至于他们的主人都是被拉的趔趄不止,更有严重的更是一个不慎,便被拉倒在地,于是,无数的利爪又是伸出,抓在了那些倒下之人的脑袋上,脖子上,腰上。

    大概几息的时间,周围百米方圆之内只剩下还在不断躁动的背白色光芒,本来这百米方圆之内的数百人已经全部被那诡异的黑白光芒吞噬了一个干净。

    而这,显然还没有结束。因为青衣手中的印诀还在变化。

    “魂起。”青衣口中再次吐出两个字。

    黑白色的光芒再次变化,无数气泡再次涌起,而这一次伴随着气泡涌起的却不再是那些简单的利爪,而是一道道的人影,人影有许多甚至还是非常熟悉的,我在其中分明看见了子初他们的身影,只是此时他们的身影却是被眼前这百米的黑白光芒渲染的处处透着诡异。

    人影出现,随后一声低吼,身形一晃之间,便已经在这黑白的光芒上奔跑了起来,而随着他们的奔跑,他们脚下的黑白光芒也在跟着不断的眼神,就像是那黑白的光芒是他们的影子一样,从来不会离开他们的脚下。

    我不知道这些黑白的光芒到底是覆盖出了多少的面积,只知道青衣手中的印诀掐的飞快,人影不断的在黑白色的光芒中涌出,随后朝着远处扑去。

    片刻之后,青衣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缕鲜血,显然是操纵这个生死珠而遭受到了反噬。

    “交给我吧。”我说了一声,却没有看向任何人,我相信,众人自然知道我的话是说给谁的。

    身形一晃,我也踏上了那片黑白的光芒,生死之气瞬间便是弥漫到了全身,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的全身上下好像是覆盖了一层轻薄的铠甲一样,无形、轻薄,却异常坚硬。而且,我所有的状态在这个瞬间似乎都井喷一样的增长了两成。这些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我感觉自己在这一刻变成了一个从九幽之中爬出来的厉鬼,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满满的死气,而那些死气则是致命的。

    黑白色的光芒慢慢的收缩着,很快,这些光芒便已经再次收缩到了之前的十米方圆的大小,而随着黑白光芒的收缩,那些之前被一波反击击退的敌人也再次涌了上来。

    黑白的光芒终是消失不见,而那些敌人也是冲到了我的面前,各种奇形怪状的武器,各种千奇百怪的招式,只是一个瞬间便已经把我彻底的淹没了下去。

    杀!

    一声怒吼在人群中间炸开,一道银亮的光芒在人群现,周围的人群似乎是瞬间静止了一般,冰蓝色在亮光亮起的同时便已经随着那光芒冲出,转眼之间便已经覆盖了这一片诺大的空间。

    空间中,无数人影倒飞而出,却在冰蓝色爬上身体的时候诡异的定在了空中,就像是施展了定身的法术一样。随后冰蓝色快速的蔓延上去,只是几息的时间,眼前的一切已经变成了冰蓝的颜色。

    一声脆响突然响起,似乎是那冰蓝色之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如冬天的冰面一样。

    脆响似乎传染一样,只是瞬间便已经响彻了整片空间。

    于是,青衣他们便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他们眼前的空间似乎是塌陷了一样,无数的冰蓝色开始碎裂,如同破碎的镜子一样,只是那些破碎的却不是镜子,而是人,一个一个手中持着兵器,怒目圆睁的人。

    最终,轰的一声炸响响起,冰蓝色的空间消失不见,漫天只剩下一点点冰蓝色的碎屑,却也在落入地面的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至此,我们面前的空间真正的空了出来。

    “走吧。”我转身,朝着青衣等人看去。

    有些事情,在战场之上还是不好聊的,如此浓重的杀气,即便是我们感觉自己心静如水,其实潜意识之中依然会被感染上一缕狂暴,而这一丝狂暴却是能够影响我们非常多的判断。

    而我们现在需要的却是冷静,绝对的冷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

    “走。”青衣起身,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长叹一声之后,便也招呼了一声。

    众人离开,而因为我们之前的表现,我们的离开却是非常顺利的,一路行来,居然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拦我们的去路。

    战场巨大,自然不会因为我们几人的离开而有太大的变化。所以,随着我们的离开,战场上的缺口也是再次补上,一如我们从来未曾来过一样。三大势力也再次冲撞在了一起,喊杀声也是在身后瞬间冲起。

    因为老王要对付其他两大势力的高手,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知道我们回到驻地半晌之后,放才回到驻地,而老王在回到驻地之后的第一件事也是直接奔着我们的住处而来。

    众人都在房间之内,皆是眉头紧锁的状态。

    “怎么样?”老王进来也是直奔主题。

    “没有头绪。”青衣长叹一声,脸色也是没了往日的平静,一脸的愁苦之色。毕竟,知道自己的媳妇丢了,还没见到哪个人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庆祝。

    听见青衣说话,老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手掌一翻,微弱的光芒闪过之后,几张闪着青灰色光芒的符纸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

    “风遁符?”青衣看着老王放在桌子上的符纸问了一句。

    “是,只可惜,这几千年来,千门之中也只是存了这四枚。”

    “如果试的话,没有人知道后果。”青衣说,表情异常严肃。

    “神境之后可以破开虚空,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众人自然也是听说过这件事,但是对于破开虚空这种问题也只是有一点点的概念,具体有什么样的效果,众人也是不知道。

    于是,老王开始讲述关于破开虚空的一些问题。众人虽是听的一知半解,但是对于这所谓的破开虚空的问题也总算是有了一点大概的了解。

    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打开一些屏障,将一些屏障之内的人重新带回自己想要带回的空间而已,很简单的一个事情。

    而且,根据老王的分析,这种风遁符其实就是短暂的破开了一处空间的屏障,然后再利用风遁符上所存在的阵法将这人传送过去而已,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至于实际的则是要困难的多。

    比如如何将这传送的阵法压缩在这么小的一张符纸之上,而且,还将其改变成一个触发类的阵法,这其中需要的操作,用老王的话来说就是难如登天。

    再比如如何在受到致命的威胁的时候,将那风遁符瞬间化为一个防御的手段,保护受害者。

    困难如此之多,但是却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只是这风遁符将绾灵心和沁芯二人到底是传送到了哪里,然后便是想办法破开那处空间,将绾灵心和沁芯接回来便可。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却是有千门的弟子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结结巴巴说着似乎有人闯了进来,而且,进来的人似乎还拥有这千门挂名弟子的令牌。

    我有股不详的预感。

    果然,木门咣当一声直接被暴力的踹开,门口现出了三个人的身形。

    绾风,我的未来老丈人。剑兰,我的未来老丈母娘。二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的中年女人,却是我们的美女奶奶。

    尼玛,看见三个人,我的脸瞬间便是垮了下来。自己把绾灵心弄丢了,不管这是不是自己的责任,终归是与我脱不了干系,毕竟我的身份摆在那里,而且,当时绾灵心也是因为我才跑出来历练的,如果她现在还在流云派之内,一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果然,看见我的瞬间,绾风身形一晃之间已经嘭的一声把我从座位上拎了起来,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

    “小兔崽子,你把老子的丫头弄哪去了?”

    随后,绾风便是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对于这种事情,众人却也无法插手,毕竟这是我的家事。

    直到绾风的声音渐渐淡去之后,绾风身后的剑兰掌门方才伸手拉了绾风一把,将那暴躁的如同疯牛一样的绾风拉到了身后。

    “任意,灵心怎么样了?”剑兰掌门声音平静,但是我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丝平静下那股刻意压制的愤怒。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灵心的身上有风遁符,这个东西是我们在一处遗迹之中得到的,一共得到了三枚,分别放在了灵心、沁芯和小七的身上。我们也只是知道这风遁符可以再佩戴者受到致命的伤害的时候保住佩戴者一命,但是却不知道这东西到底会将她们传送到哪里。”我如实回答。

    听到此处,剑兰掌门也是微微思索了一番,便是不再言语,微微偏转了一下身形之后,却是看向了门主老王的方向。

    “门主好。”剑兰掌门朝着门主老王微微点头,随后道:“也是念女心切,还请王门主不要怪罪才好。”说话间,剑兰掌门脸上已经挂上了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