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梅若雪 > 第九十二章 海域

第九十二章 海域

 热门推荐:
    郦韬站起来伸出手抓过一只酒坛子,抬起手就把上面的泥封掀了去,看着伙计他们摆好盘碗,他给身前的两个碗里倒满酒,放下酒坛,双手端起一只酒碗送至陆寒面前,“大哥请!我先敬你一碗。”他说道。

    陆寒微笑着接过去,和他的酒碗碰了一下,仰头一气喝下,“今天喝点儿就好,等你的事解决了,你要陪我喝上三天。”他说道。

    郦韬喝了自己的酒,重新又给陆寒倒满了,“我的事也不是明天就能了结的,陪大哥喝酒才是正经事儿。”

    郦韬一边儿说着话,一边把自己碗里也倒满了酒,他避开自己事情不谈,问起他离开京城后,那些纨绔子弟又惹出什么事情来。

    陆寒吃了两口菜,又抿了一口酒,才说起京城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说说笑笑喝酒猜拳,一气喝了五坛子竹叶青才算作罢。

    许是见到陆寒心情放松了,郦韬出京后几个月来头回喝醉了。

    陆寒把郦韬送到客房里,看着万云给他脱衣服鞋袜盖上被子,就招手把万云叫到他的房间里。

    “说说你们主子是怎么想起来做生意的,不会是你在后面撺掇的吧?”陆寒盘腿坐在床榻上,瞅着站在面前的万云,等着他的回答。

    “我怎么敢撺掇世子!”万云绷着一张脸,“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起来做生意的,当时我也劝过世子爷,可他也不会听我的呀。”他说道。

    陆寒想了一下,说道“把你们从京城到金陵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仔细说来听听。”

    万云寻思了一下,在心里想了一遍路上发生的事情,才慢慢的和陆寒说了。

    他们跟郦韬出了京城,一路南下都没发生事情,到了福州老宅住了半个月,也是那时,六爷去家里见到郦韬。

    “当时我也没看出来世子爷有要做生意的意思,六爷那时也邀世子一道做海货,都被他推拒了。”万云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十月初二接到王爷的信,让世子爷带着老王妃回金陵别院,说是年后找个时机再让世子爷回去。”

    陆寒想起郦韬出京城的事儿,也是无奈,他要不是打了七皇子,也就不用被姨夫撵出来避祸了。

    现在这样,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回去了。

    “后来呢?”陆寒又问了一句。

    万云想了一下,路上也没发生什么事情,要说有,就是快到金陵的时候马车坏在路上那次了。

    他就把路上向梅家大小姐借马车的事情说了一下,以及后面郦韬让他们去查梅家大小姐,还有从梅家借银子的事情都说了。

    陆寒若有所思的看着万云,这是遇到动心的女子了,只是借那么多银子也太任性了,都不想想还有一个万一呢!

    片刻后,陆寒才说道“你们主子对那个女人上心了!”

    万云愣了一下才点着头,“噢!好像是……”他怎么就没想到这里呢!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王妃早就想要给世子爷说亲事了,只是世子爷没有点头,王妃也就说再等个一年半载。

    那个梅大小姐的家室有些低了,王妃未必愿意找个商贾家的儿媳妇进门吧!

    次日天光微亮的时候,郦韬就被陆寒拉了起来。

    “醒醒,我们要走了。”陆寒拍了拍他的肩头,“才喝了那么点儿酒,不至于醉成这样吧!”他说道。

    郦韬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床边的陆寒,“什么时辰了?”他看了一下窗户上木棉纸,外面的天色还暗的很。

    “卯时都过了。”

    “大哥怎么也不多睡会儿,起的这样早?”

    陆寒站起来走去桌子旁坐下来,看着万云伺候郦韬穿衣服,“睡了一觉醒来,睡不着了,就起来了。”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往嘴里倒了一口,“我想着早点儿把你的船弄回来才是正经。”他说道。

    郦韬笑着说道“也不很急,在海贼手里比在海里都让我放心。”

    陆寒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这说的也是,只要在那里你去拿的时候就还在那里。只是,我可没时间跟他们耗下去。”他说道。

    “大哥的事自然是要紧的。”郦韬甩开万云要给他戴上的那些玉佩香囊等物,走到桌边,拿起陆寒放下的茶壶,猛灌了几口,“万云,叫上人我们走。”他说道。

    万云应了一声“是”,把那几件配饰往怀里一揣,转身大步流星的出去了。

    陆寒也站起来在郦韬的肩头拍了一下,“走吧。”说着迈着稳健的脚步,率先朝外面走去。

    郦韬紧跟其后,也走了出去。

    下了楼来,早有侍卫牵来郦韬那匹黑色的宝马来,旁边还有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

    “你怎么把它也带来了?”陆寒走到那匹黑马旁,抬手在马背上拍了一下。

    郦韬走到跟前摸摸马头,说道“那条船还算够大就带它一起来了。”

    郦韬和陆寒接过缰绳翻身骑了上去,陆寒率先打马扬鞭冲了出去,郦韬随后也追了上去。

    陆寒也有一匹黑鬃马,只是在海上航行不便携带,就留在京城的家里了。

    现在陆寒骑乘的这匹,是从客栈里借来的。

    万云带着那些侍卫足下生风的,紧紧跟在两人后面,极速的向着海边跑去。

    半个时辰后,郦韬跟着陆寒来到海边,太阳带着刺目的霞光悬在海平面的上方。

    陆寒抬起手里的马鞭,指着海里的一条七帆大船,对郦韬说道“那就是我带来的船了,如何。”

    郦韬坐在马鞍上看海上那条船也就一尺多长,七根桅杆上斜斜拉着许多绳索,帆都收起来了,悬在桅杆的三分之一处,远远看着和放在京城他书房里的紫金船一样。

    “船上有多少人?”他说道。

    “不多,一千两百六十四人吧。”陆寒说道。

    “这么多!”郦韬翻身从马背上下来,往海边儿跑了几步,“这要如何上去?”他说道。

    陆寒也从马上下来,走到郦韬身边,“这个简单……”说着话,他伸手入怀里拿出来一个小竹筒,又取出一个火褶子吹燃了,点着竹筒下面的引线。

    顶点

    iruox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