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三十九章 明珏的亲事

第三十九章 明珏的亲事

 热门推荐:
    “姑娘,前两日盛国公夫人差人递了消息出来,说这两日要来咱们府里,有要事和姑娘商量。说是平王家的平阳郡主,瞧上了咱们家的小公子,盛国公夫人已经私下里见了平阳郡主数次了,商议了此事。”

    “只是咱们长房和二房,毕竟分家这么多年,盛国公夫人也做不了小公子的主,特地来拜访姑娘,和姑娘商量这件事。”

    盛明玉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身旁的高几上。

    把高几上头摆着的茶盏,震得跳了起来,险些泼洒在地。

    盛国公夫人孙氏,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们?

    为什么左一次右一次地想要做主了明珏的婚事?

    先是想要让明珏娶了赵皇后娘家的侄女,那个如同残废一样的赵如蝉,怎么配得上她自己的亲弟弟?

    如今又想要借明珏的婚事,和平王府结成亲家。

    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平王的仙慧郡主又如何?

    明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便不娶,她仙慧郡主爱嫁什么人,嫁什么人去。

    她做为明珏的姐姐,只愿明珏娶自己喜欢,和也喜欢明珏之人。

    “小公子可知道此事了?”

    盛明玉反问了安心一句。

    安心被方才盛明玉的举动给吓到了,马上回道。

    “姑娘,小公子还不知道的。这样的事情,奴婢晓得轻重,奴婢万万不敢让小公子知道的。”

    “这样就好,以后这样的污糟事,别让小公子知晓!”

    盛明玉话罢,又去隔壁的书房看了明珏一眼,叮嘱明珏要好好看书学习后,让安心收走了空盘,她就回了前院。

    刚回到前院,盛明玉正打算歇下来,前院伺候的管事婆子,就急匆匆来禀她,说是盛国公夫人到了,此刻已经在前院的小花厅里头了。

    几个婆子不知来意,特来请示她。

    “过去看看吧!看看她想要说什么!”

    由婆子带着路,盛明玉带着安心,就去了前院的小花厅。

    果不其然,还没进入小花厅里,盛明玉就闻见了盛国公夫人孙氏身上,那股独特的脂粉味,一如既往地呛鼻。

    进了小花厅,盛明玉还是照着规矩,给孙氏行礼请安。

    细细打量了盛明玉一番,没瞧见明珏,盛国公夫人孙氏就开口问道。

    “明玉,明珏那孩子去哪里了?叔母有一件好事,要告知你们兄妹二人。”

    孙氏嘴里出来的,会是什么好事?

    她无非就是想要说明珏的婚事罢了。

    见盛明玉不说话,孙氏就开口道。

    “明玉,你也是知道的。你爹娘死了这么多年,盛家大宅这些年,都是你在操劳着。”

    “叔母听说了,数日前你请了徐家大老爷,随你一道去了永定侯府,退了那桩同石泉的婚事。你退了这门婚事,日后对你的议婚,可是要大受影响的。”

    瞥见了盛明玉眼中的不高兴,孙氏马上住口,说了今日来盛家大宅的目的。

    “明玉,你也应该听说了,平王府的仙慧郡主,瞧上了明珏。平王妃娘娘私下里多次和我商量,就是想要和咱们盛家结亲。”

    怕盛明玉不知道平王府什么地位,孙氏特地给盛明玉解释了一番。

    “明玉呀!这平王府,可是比皇后娘娘的母家赵家,要高贵不知多少倍。”

    “当今的平王老王爷,是当今官家的小叔父,官家在世的亲人,可就只有平王爷了,对平王府一向礼重有加。”

    “那仙慧郡主,更是平王夫妇的掌上明珠,平时心疼得不得了。能瞧上明珏,让明珏入赘了平王府,算得上明珏前世修来的福分了。”

    “入赘?夫人竟然想要让明珏入赘了平王府?”

    盛明玉反问了孙氏一句。

    见盛明玉反应太过激烈,孙氏面上有些惊讶,更有些纳闷,这可是件好事呀!

    能够入赘平王府,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之事。

    如今被盛明玉姐弟两个遇上了,盛明玉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会质疑她?

    “明玉,你可别不识好歹了。明珏能入赘平王府,那是天大的福分!”

    盛明玉不高兴,她自己还不高兴呢。

    大老远从声国公府过来,就是为了这桩婚事,她容易吗?

    “夫人,明珏的婚事,自有我这个做姐姐来做主,就不劳烦夫人费心了。这些年,夫人都不曾关心过我们姐弟二人,夫人也别在这里假惺惺地,装出对我们姐弟二人一副关心备至的模样了。”

    盛明玉不给孙氏留一分情面,毫不留情地就揭破了她。

    见孙氏还有话想说,盛明玉又停了下来,她想要听听,孙氏还有什么话想说的。

    “明玉,这些年若是没有国公府的暗中庇护,你和明珏,能活到今时今日吗?”

    “别给脸不要脸了!我今日就把话撂在这了,不管明珏想不想入赘平王府,喜不喜欢仙慧郡主,明珏都必须娶了仙慧郡主!”

    孙氏站起身来,眸光恶狠狠地落在了盛明玉的身上。

    旁人怕这位盛国公夫人,她可不怕她!

    再说了,现如今这里是盛家大宅,不是盛国公府,不是孙氏可以耀武扬威的地方。

    她若是不高兴,喊了护院家丁进来,把孙氏打出去都行。

    “叔母,我不会让明珏娶什么仙慧郡主,更不会让明珏入赘什么平王府的。这辈子,我只会让明珏娶自己想娶之人。”

    “叔母也有几个儿子,不妨让你的儿子,入赘了平王府,也是一样的。何必要找上明珏呢?”

    盛明玉嚣张异常的口气,让孙氏有些不适应。

    没成想,盛明玉还是这样冥顽不灵,就她这样,只会一味逞口舌之快,能护得了明珏一辈子吗?

    往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呢,走着瞧吧!

    孙氏再怎么说,都是盛明玉的叔母,不管她心里如何厌恶地,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做的。

    至少要在其他人看来,她对自己这位叔母,还是极为孝顺的。

    盛明玉亲自送着孙氏出了盛家,又亲自搀着孙氏上了马车,在孙氏带过来的盛家奴仆眼中,这位长房的明玉姑娘,倒是比府里的几位姑娘公子,要孝顺夫人得多。

    “姑娘何必如此讨好那位国公夫人呢?姑娘明知道她是不会喜欢姑娘,更瞧不上咱们家的。”

    伺候着盛明玉回了屋里,洗漱过后,安心不解地问了句。

    “这些事情,你不懂!就算我心里再不喜欢那位孙氏,对她再如何不满,在外头人眼里,她都是我的叔母。”

    “爹娘亡故这么多年,我和明珏在世的亲人,除了盛国公,孙氏,还有便是盛老夫人。在外人眼中,我对孙氏表现得越发孝顺,就能为我博得好名声。”

    听着姑娘一番解释,安心总算明白。

    “姑娘还是早点歇下吧!我就在隔壁的耳房里守着姑娘。”

    安心话罢,掖了掖盛明玉的被角,就出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