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渣渣 > 第四十一章 元王世子

第四十一章 元王世子

 热门推荐:
    盛老夫人听了她去了永定侯府退婚的事,心里不大高兴?

    难不成盛老夫人今日让吴婆子来接她去上清宫,为的也是这件事?

    盛明玉在心里暗暗思付一阵,就道。

    “吴妈妈,我不想要嫁给石泉,什么人也强迫不了我。明玉这辈子,只会嫁给明玉喜欢,也喜欢明玉之人,仅此而已。”

    “且这桩婚事,吴妈妈方才已经说了,是爹爹娘亲在世的时候,为明玉定下的,如今爹爹娘亲已经不在,明玉退了这桩婚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盛明玉说的平平淡淡。

    身旁坐着的吴婆子,却一脸诧异地看着盛明玉。

    “明玉姑娘,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些什么?”

    吴婆子问了盛明玉一句。

    “老夫人曾说过,虽说大老爷和大太太已经不在了,但这桩婚事,既是他们身前就定下的,姑娘还是遵从大老爷大太太的意思的好。”

    盛明玉不想再复述一遍。

    吴婆子虽说是盛老夫人身边最得力堪用之人,但说到底,也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奴仆。

    她实在不宜和这样的人再浪费口舌下去。

    “明玉相信,若是爹爹娘亲在世,也不会强迫明玉,嫁给自己不喜欢之人的。”

    见盛明玉这副盛气凌人的态度,吴婆子心头一颤。

    据她所得到的消息,说眼前这位明玉姑娘,该是位好拿捏的姑娘才是,怎么如今又变成了这样的要强性子?

    听着明玉姑娘方才那些话,想来那去永定侯府退婚,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主意,而不是那徐家大老爷的主意。

    吴婆子心中疑惑,又抬起头,细细打量了眼前的盛明玉一番,盛明玉的眼神冰冷彻骨,吴婆子只看了一眼,便心生寒意,不敢再看。

    不过无论怎么说,她都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管事婆子。

    就这样一个小姑娘,难不成她还治不下吗?

    “明玉姑娘,老婆子出门的时候,老夫人交代了奴婢,让奴婢交代明玉姑娘几句话。”

    听到这里,盛明玉面上笑了笑。

    方才她问的时候,还说老夫人什么也没有吩咐。

    如今这回又说,老夫人交代了她几句。

    老夫人到底有没有说什么话,还不是她一张嘴的事情。

    只是看盛明玉,肯不肯相信她说的了。

    看在她是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丫鬟,盛明玉一时不能得罪她。

    “吴妈妈有什么话,便说吧!明玉听着就是。”

    见盛明玉放下身段下来,那吴婆子以为是盛明玉怕了她,就开始嚣张起来,摆出来管事婆子的谱出来。

    “明玉姑娘,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盛家的姑娘。虽说大老爷和大太太已经不在人世,但明玉姑娘在世上的亲人,还有二老爷,二太太,老夫人。明玉姑娘做什么决断之前,还是需得知会她们几人才行。”

    “明玉姑娘自己去永定侯府退婚,老夫人已经是不高兴了,待会姑娘去到上清宫的时候,可千万不能在老夫人身边,提这些事了。”

    吴婆子似是在提醒盛明玉。

    又像是巴不得盛明玉待会去了上清宫,在盛老夫人面前,说了这些事。

    眼前的吴婆子,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盛明玉不做声,吴婆子以为盛明玉把她方才的话,都听了进去。

    “明玉姑娘,那永定侯世子,怎么说也是这东京城里,响叮当的人物。谁家的姑娘小姐,不愿嫁给永定侯世子的。”

    盛明玉不理她。

    闭上眼,小憩了半晌。

    吴婆子看着盛明玉闭上了眼睛,恶狠狠地瞪了盛明玉一眼,也渐渐闭上嘴来。

    片刻之后,马车就到了城外的上清宫。

    上清宫是这东京城外,最大的道观。

    因着有着宫里的供奉,上清宫一年四季的香客,也是多不胜数。

    刚到了山门外,只见山门外头,已经堵起了一排极长的马车队伍,一下蔓延到了山下。

    盛明玉她们来的还算早的了,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她们的马车后面,已经排起了十几辆马车的长队伍。

    刚下了马车,盛明玉就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盛姑娘,没成想,到了这上清宫,也能见到你?”

    听见声音,盛明玉马上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在她们后面的那辆马车,下来了一个熟人。

    吴婆子似乎也识得他,一瞧见他往着盛明玉这边过来,吓得忙后退了几步。

    “元王世子,今日是什么风?把您也吹来这上清宫了?”

    吴婆子一脸毕恭毕敬地模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他果真是元王府的世子爷,陈苍。

    “我听说魏国大长公主病了,过来瞧瞧姑祖母。今日盛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吴妈妈,是带了哪家的姑娘过来了?”

    陈苍说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盛明玉的身旁。

    低下头细细看了眼面前的盛明玉,见她面容冷淡,犹如冰霜一般。

    就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盛姑娘,原来真的是你。方才见你下车,我瞧着那姑娘有些面熟,心中便猜测是你,没成想,真的是你。”

    “不知你今日来这上清宫做什么?也是来进香祈福的?”

    见盛明玉和元王世子一副相熟的模样,方才下车还想要教训盛明玉几句的马婆子,面上大惊,又后退了几步。

    “明玉姑娘,这位便是元王爷的世子,明玉姑娘快快见过世子。”

    吴婆子面上笑着,给盛明玉介绍。

    不用她介绍,她自然也知道,眼前这男子,是元王府的小世子陈苍。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盛明玉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面前的少年,面冠如玉,英俊潇洒,只是太过讨厌。

    她一向不喜和皇家的人打交道,上次的事情,已经充分让她知道,眼前这元王世子,并不是什么好家伙,而是藏着一肚子坏水的人。

    “世子殿下,没成想,在这偏僻的上清宫,也能见到殿下。请受小女子一拜。”

    盛明玉说着,就要俯身跪下。

    陈苍一把拉住盛明玉,没让她对自己行礼。

    “盛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二人是朋友,你无需如此多礼。”

    听见世子口中说出“朋友”二字,吴婆子的面上,越发难看起来。

    明玉姑娘是什么时候认识这元王世子的?

    若是她当着元王世子的面,说了自己几句,自己岂非是要得罪了元王世子。

    一想到这里,吴婆子马上站不住了,开始战战兢兢起来。

    “世子殿下,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我今日来上清宫,并非是来进香祈福的,而是来见我祖母的。我祖母在上清宫清修多年,今日说想我了,就请了贴身婆子来请我。”

    盛明玉的语气淡淡地。

    听在陈苍的耳中,显然是不大高兴。

    掩住了心中的不悦,陈苍哈哈大笑了几声。

    “既然盛姑娘今日过来,是来见盛老夫人的,那我便不拦着盛姑娘了,盛姑娘跟着吴婆子,去后殿的院子,见盛老夫人吧!”

    盛明玉不仅言语冰冷,连面上,也是冷冰冰地。

    任谁看见这样冷冰冰的一张脸,都不会高兴的吧?

    不过盛明玉生来,却也不是哄别人高兴,逗别人开心的人。

    “吴妈妈,我们得走了!”

    盛明玉把眸光投在了吴婆子的身上,吓得吴婆子打了个冷战好不容易站稳了,才结结巴巴地回道。

    “好好好,明玉姑娘,咱们这就走。”

    临走之前,吴婆子朝着陈苍福了一礼,战战兢兢地说了句。

    “元王世子,既然咱们不是一路,那老奴便先走了。”

    跟在吴婆子的身后,盛明玉很快就进了上清宫的山门。

    进了山门,盛明玉回过头瞧了一眼,只见陈苍仍旧呆立在原地,似是在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