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栗俱乐部 > 第二十一章 绝望布偶熊

第二十一章 绝望布偶熊

 热门推荐:
    “滋滋……啤~”

    “两个小朋友,坐着晒太阳;一个被晒焦,只剩一个人”

    光线再一次回到大厅之中,黄明庭眼神里带着一丝决然看着身边为“爱”殉情的许杨。

    他抱着那头暴动的玩具熊点燃了浇在自己身上的高度白酒再一次回到了那处便利店之中。

    看着熊熊燃烧的便利店,黄明庭此刻何尝没有意识到一切源头都在全场唯一的“光明”身上?

    可是,那又如何?

    歌唱到了第四句话时候情况已经渐渐走向了暴走,朱克抱着他的弟弟走出时。

    灯再一次黑了……

    等到灯再一次亮起时朱乾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太快了!

    黄明庭能够感觉得到被束缚在自己脖颈上的绳索勒紧的速度在不断的加速。

    他们在笑、在玩、在作弄……

    朱克将他弟弟朱乾的尸体妥善的安置在一边的服装店里,而后选择了投靠目前看来全场唯一一个没用被恐惧彻底打倒的人——黄明庭。

    而黄明庭本就准备团结绝大多数人来拖延时间,对于朱克的投靠他是举双手赞同。

    就在他刚刚准备将朱克引入几人之中时朱克鬼使神差的对着雷班说了一句:“滚开!娘们!”

    下一刻,灯又一次黑了……

    歌声继续,那种嬉笑声也越来越发的密集。

    就好像是在嘲笑黄明庭不自量力的在挑衅他不该更不配挑衅的事物。

    灯光亮起,许杨上一次未曾见红的匕首终究还是见了红。

    匕首准确无误的自朱克的肋骨缝隙刺入他的心脏,如果不是因为灯亮之后许杨在慌乱之中连续拔了三次都没拔出匕首。

    黄明庭都会认为他会不会是全场隐藏最深的狠人。

    索性他用朱克最痛苦的死亡来证明了,自己“新手”的地位。

    朱克倒下了,就如同在这里每一个倒下的人一般,他的眼瞪得大大的。

    他不敢也不愿相信自己会倒在自己最瞧不起的人身上。

    那怕,那人不认识自己……

    “滋滋……啤~”

    灯又黑了,就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一般。

    朱克的死亡甚至就连交换中场休息时间的余地都没有,灯光就又一次的黑了。

    歌词已经唱到了倒数第四句,而人也只剩下了四人。

    回想歌词黄明庭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正在袭来,他已经猜到死者会是谁了。

    可是,那又如何?

    灯光暗下时他连动都不能动一下,更别说救人。

    “四个小朋友,走进游乐园;一个遭熊袭,还剩三个人。”

    灯光亮起,便利店门前一个布偶熊人立而起,而它的身边郭大妈艰难的向着便利店里爬去。

    布偶熊歪着头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郭大妈而后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己右手上的半个身体。

    它的纯黑色的眼里写满了不解,它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在失去下半身的情况下还会继续活下去?

    难道,这就是求生欲?

    “嗙!”

    布偶熊再一次出现在了郭大妈的身前,这一次离开身体的是头……

    Duang……Duang……Duang……

    郭大妈的头这一次就真的如同一颗皮球一般,接连在不同的物体上撞了三次最终落到了雷班的面。

    “啊!啊!!啊!!!”

    看到郭大妈瞪大的血红双眼雷班崩溃了,他从一开始的捂着嘴小声嘶吼到最后捂着头撕心裂肺的哭号。

    太可怕了,在这短短的不足15分钟的时间里,他仿佛已经在地狱游历百年。

    现在,他待够了。

    他想要回到人间了……

    “不要,别跑!”

    许杨想要阻止雷班,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滋滋……啤~”

    这一刻灯光的暗下已经彻底变成了诅咒,许杨仍然还在黑暗之中声嘶力竭的哭喊着:不要。

    可是,那首该死的歌声还是再一次响起。

    “三个小朋友,出门去逞能;一个跌倒了,还剩两个人……”

    歌词唱完,灯光依旧还未亮起,黑暗之中只留下许杨的哭声与哀嚎还有——嬉笑声。

    灯亮了……

    布偶熊满意的提着手中的脑袋,这一次——很准确!

    “不要……不要……不要……”

    许杨的哭声与哀嚎还在继续,不过声音却变得越来越发的低沉与无力。

    他就像是一个被渐渐被抽去脊骨、敲碎灵魂的蠕虫一般,自便利店的门前一点一点的由走变成跪再变为爬。

    最后一点点蠕动到了布偶熊的身前,用颤抖的手接下了雷班的头。

    这一刻眼泪与鼻涕已经彻底流干,能够继续留下的只有鲜血。

    布偶熊低头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人类,拧下雷班的头对它而言只是任务,人类的情绪它不懂也不需要懂。

    它再一次抬头露出自己的笑脸看着黄明庭,现场再一次陷入一种诡异的死寂之中。

    黄明庭看着布偶熊,布偶熊看着黄明庭。

    ……一人一布偶各自无言……

    那种溺水般的感觉再一次浮上心头,这就是绝望吗?

    一种无力感和窒息感在不断的向着黄明庭逼迫而来,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

    无力感就如同溺水者周边的水一般,无处不在的包裹着他。

    他想要破局,可是这个局面应该怎么破?

    这里是它们的地盘,规则是对方定下的,智慧与力量在这里变得毫无意义。

    放弃吧。

    放弃会更轻松一些。

    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放弃一定简单。

    放弃……

    放弃……

    放弃……

    “真的,要放弃吗?”

    黄明庭的双眼渐渐迷离,意识开始变得松懈,他知道刚刚那些都是布偶熊或者说这个空间加给自己的心理暗示。

    可是,那又如何?

    真的只剩自己一人时候结局还不是一样?

    一种极端的想法突然出现在黄明庭的脑海之中,也许,同归于尽也不错。

    一叠起爆符出现在黄明庭的手中。

    “啊!!!我跟你拼了!!!!”

    一声沙哑而癫狂的呐喊炸响,布偶熊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头寻找许杨的身影。

    不在?

    布偶熊疑惑了,灵活的的棉花脑袋四处搜寻许杨的身影。

    便利店?

    布偶熊的眼里写满了疑惑,它看到许杨浑身湿漉漉的从便利店里冲出向它丢了两瓶酒瓶。

    随着酒瓶落地破裂里面的酒水飞溅到布偶熊的身上与它身上的未凝结的血滴混合低落满地。

    “高纯度酒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