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入梦-生死之间

入梦-生死之间

 热门推荐:
    林飞跟随着他们回到查尔斯庄园的时候内心还是没有平复下来,看到了庄园之后内心更是心酸:“mad狗大户。”

    车刚刚停下,罗宾便从庄园探出头来,见到林飞之后虽然开心,却是没做声的把头收了回家去。

    庄园很大,里面却没几个人,这就是查尔斯张大的地方,孤独这种元素充斥着每一个角落。如果没有瑞文,可能查尔斯也不会成为那个教授吧…

    林飞庄园有些衰败的草木如是想到。不过想到一开始见到查尔斯那种风流快活,他又觉得可能,这庄园环境可能是有钱人快乐的一部分?

    林飞并没有跟随查尔斯他们走向庄园起点深处,他直接找到了罗宾开口便是做出一副恐吓的样子。

    “老头,你没乱说话吧,啊?”

    “嗨哟,我哪敢啊,虽然你打不过我,但是我得靠你吃饭不是?”

    “过分了奥,什么叫我打不过你?”

    “行行行,你能把我吊起来打,行了?”

    “…”林飞对这个人已经感到了无力,打又打不过,说不说不过,这咋整?要不把他开了?

    想到这林飞也瞬间抛开了这乱七八糟的念头,随手按住罗宾刚要抬起的保温杯。继续说到:“我跟查尔斯这几天跟你学怎么锻炼精神力。”

    “嘿?你跟我一个保安学习?那人还是个教授,你让他跟我学啥?看大门的自我修养?”

    “工资翻一翻?”

    这...罗宾大爷已经开始迟疑了,包吃包住,工资还要翻一翻,不行不行心头火热起来了呢。

    “再加两百!”

    “干了!”

    …

    相比于忙碌的查尔斯,林飞的空闲时间却是多很多,本来那帮年轻人还来问候林飞,却是被他一个一个送了回去。

    想逃课?不可能的,林某人早已经看穿了这一切!

    温暖和煦的阳光照在脸上,伴随着林中小鸟欢畅的叫声,罗宾大爷在已经有些温热的草坪上睡得安详,完全忘记了上午才跟林飞约定的时间。

    好在,林飞也晓得庄园就这么大,他顺着坡走来,茂密到绿植下发现了罗宾,看他睡得如此安详。画面好像也有些温馨。

    林飞一脚就蹬了上去...

    “整我?老子马上就要打仗了你跟我玩这出?你信不信把你给开了?”林飞有些愤愤不平的说到。

    “我这不正在帮你吗?”罗宾揉了揉屁股。又继续说到:“你还别不信,刚刚我已经制定好了关于你能力锻炼的方式。”

    林飞看着罗宾,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这玩意绝对使他之前就准备好的说法

    “那你说说看,要这么做?”林飞有些嘲弄的说到。

    “额,这个,嗯,你知道梦是什么吗?”罗宾半天没憋出来一句。只能把问题推给了林飞。

    “梦?那不就是梦?”

    “是也不是,对于我来说,梦也是真实。”罗宾看着林飞,思路渐渐清晰起来,他扒了一根草放在嘴里,又继续说到:“我刚觉醒的时候吧,是从构建自己的梦开始的构建和创造的程度越深,对精神力的锻炼就越强。”

    “我的世界?”

    “那是啥?不过你说的也对,就是在梦中构建一个世界。能一念创造一个世界我还远远做不到,这是我的构想,如果可以做到的话,那就是真正的神了吧...”

    林飞看着罗宾,这番话语说出之后他总觉得罗宾的眼里有光芒闪耀,在痛苦中可能这就是他走下去的光,那个属于他的世界。

    在一番准备之后,罗宾和林飞整整齐齐的躺在了草坪上,温暖的眼光让林飞舒服的想呻吟出来。

    “啊~我说,你还真会找地方啊。”

    “那是,我现在引导你入梦,之后你睡着了是会发生什么,你都要清楚那里是你的世界,你只要掌控了他,那你就算入门了,一切别太着急,在梦里也是会真的死人的。记住了命重要…”

    林飞听着罗宾絮絮叨叨的言语,这让他有些温暖,在这个世界里他也算的上是无依无靠,但他发现埃里克,查尔斯,还有罗宾,对他都还是真心的好。

    不管怎么说,罗宾下手也没含糊,一手入梦之后便开始引导梦境世界构成,他没有告诉林飞这种类似于拔苗助长的方式有一些隐患一些风险,不过他相信自己有能力给林飞铺平道路。

    只是,这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出人意料的,不是吗?

    “卧槽,感知不到了!!”罗宾眉头紧皱,惊骇异常,这下,似乎玩大了啊...林飞能活下来吧...毕竟才是个新手,不会碰到什么大麻烦吧...

    …

    当林飞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破旧的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他身下的一张床板。门外依稀传来一些嘶喊声,有些绝望到歇斯底里的感觉。

    身下的床粗糙的像是直接用门板改成的一般,尖锐的木刺接口处很多暗红色已经干红了的血渍印染在上。

    感觉到处充满着下水道的腐臭味,潮湿的环境让这种味道得到了进一步的挥发,填满了每一寸空间。

    “咚咚咚”低沉的敲击声吸引了林飞的注意力,这声音从门外传来,每次间隔非常均匀,更像是时钟的刻度。

    “咚,咚,咚”似乎是发觉里面有人,这次的敲击声又重了很多,林飞不敢贸然开门,自己的身板,虽经历过强化,但那只是精神力附带的微弱属性。

    “罗宾?”林飞轻声呼唤着,不过并没有得到回应,反而使门外的敲击声更加的剧烈起来。

    砰!砰!砰!这次伴随着剧烈敲击声的竟然还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开门,开门!”

    林飞甚至都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人发出的声音了更像是一个一个音节从喉咙里蹦出来,刺耳的跟金属片之间相互剐蹭一样。

    “系统,在不在?”林飞这时候已经想起了自己最后的倚仗,罗宾那里不知道除了什么问题,系统可能会知道一些原因。

    可是还没等他得到系统的回应,大门的敲击声却又停了下来,只是门缝中一只猩红的要滴出血的眸子在上下打量。

    林飞瞬间屏住了呼吸,他在刚刚观察环境的时候已经站到了房门旁的一个转角处,刚刚是一个不能被看到的视角盲区。

    “嘶~”林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站在墙后依然没有一丝的安全感,随着那只血眸转过来的同时,自己竟有种坠入深渊的冰冷。

    好在,只是一瞬间,这种感觉便是褪去。只是那种如芒在背的窒息感却一直笼罩着林飞。

    过了许久,林飞的像是震惊过后刚刚回过神来似的,大口呼吸着有些污浊的空气。如果这就是罗宾说到的小麻烦,那掌控这里简直是有种地狱级挑战的感觉。

    “系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梦吗?为什么我被那东西看着有一种要死了的感觉?”

    系统半天没有回话,像是在分析什么一样,这次的事件发生的着实有些突兀了。

    “由于系统的保护机制,罗宾对宿主产生的入梦成功后并没有被引导像宿主自身的梦境,反而是接轨到了一个噩梦。可能是宿主你的,也或许是罗宾的,这种情况下等于是将任务困难程度提升了一倍。宿主的死亡几率将被拔高几个层次。”

    …wdnmd

    林飞的心情已经郁闷到了极点,自己好好的准备刷分,因为系统的原因来到了一个地狱难度的副本。

    “难度的提升意味着所能得到的越多,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这仍是一次机遇,希望宿主努力,另,本次系统可免费进行三次帮助,但内容不包括直接抹杀目标。”

    林飞也是头大,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这种机遇,他想要的只是想稳稳晋级然后能浪的过上不服就干的日子!

    不过想到这些林飞有些无奈了,现在,重要的的事活下去。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的最大的一次危机!死亡将会再一次笼罩。

    …

    在探查了门口并没有什么恶魔封路之后林飞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却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村落,用村落来说可能都不太准确,算上林飞走出的那间一共就5间房。剩下的都是一些破旧到防不下风沙的棚子。

    阴沉沉的天空不时会有闪电划过,不知什么时候会落下雨点,地面也是泥泞不堪。像是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后的中场休息,想来过不了多久大雨就会倾盆而下。

    林飞看着几只乌鸦在啄食着地上的一摊腐肉,碎屑翻飞的同时却没有血液的流出。想来这是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生物,至于为什么不说人。

    那摊碎肉已经没有了让林飞可以指着说,“那曾是个人”的勇气。腥臭的气息弥漫的同时林飞已经忍受不了了这番场景紧接着就是想要将灵魂都吐出来的感觉。

    这种事,可能是这里的主题,可林飞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这一切。

    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林飞走出了很远的距离,在一些树干上总是会有很多抓痕,不像是野兽造成的样子,血迹的存在让这些爪印更像一种人在极度惊恐下被拖进密林,血液从已经破损了的指甲中流出。”

    不知怎么的,林飞突然想到了那双猩红色的眼眸。瞬间打了个机灵。危险似乎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