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赤色梦魇

赤色梦魇

 热门推荐:
    火光闪烁,林飞的脸上映照出一抹橘红,让他没什么气色可言的脸色好了不少。

    这个聚集地没什么人,满打满算只有三男两女还有几个孩子。林飞并没有客气,找到机会打翻了几个男人之后他们便没有反抗。只是始终和林飞保持着相当一段的距离。

    亦或者是,和那个匕首保持着距离。

    “你们知道这玩意?”林飞随手将匕首扔在脚边,舔了舔嘴唇继续说到:“我不想杀人,你们也不要惹事,将你们知道的全都告诉我,我休息完了自然会离开。懂?”

    几个唯唯诺诺的女人倒是想开口说些什么,不过被那些男人一下瞪了回去。不过依稀之间,林飞倒是听到了恶魔,矿洞之类。

    “你们如果是知道什么大可跟我说出来,我和那个恶魔不是一起的我是一个驱魔人。”

    眼看着林飞又在一本正经的开始胡侃了起来,另外的两个男人开始争吵了起来,只不过他们都是被林飞捆住,只能发出剧烈的争吵的声音在地上爬行,看上去是要打上一架。

    不过林飞可不是来看戏的,只见他一手抄起匕首直接顶在了刚刚那个想要阻止女人说话的男子脖子上,做势直接划了过去,鲜血涌出的瞬间便是被匕首吞了个干净,同时闪耀着血红色的光芒。

    “你看,我不是不会杀人,你告诉我想要的答案,我放你们走,还帮你们解决那个东西,不然,早晚你们会被它找到,吞吃个干净,啧啧啧,可能啊~”林飞直勾勾的盯着那女人,不断战栗的样子让他有些不忍。不过随即又想到自己不能被活活困死在这里,又狠下心来,继续说到:

    “可能在你活着的时候,每一秒都想死也说不定?”

    这番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没了声音,连一旁的几个孩子也是只敢小声呜咽起来,这样的情形也是让林飞有些发愣。

    不过好在他撑得住场面,随口说到:“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老老实实说清楚,今晚一过我就离开。”

    也不知是威胁还是哄骗起了作用,那女人呆愣愣的看着林飞,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

    他抚顺了怀里女儿的头发,轻轻拍打着,和林飞说道:“你确定你可以解决那东西?”

    林飞是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不过箭在弦上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我的目标就是他,只有解决了他我才能回去。所以我必须要这么做。”

    紧接着那个女人开始说起了一个故事。

    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这本是一个不小的城镇。纯正的边缘。是一座刚开采的矿,因为这种框的存在镇上的居民得以富裕。只是在村的镇上有一个古怪的人,他是一名矿工。

    长期的积劳和周围人的冷淡让他的精神开始扭曲。

    “他本来是个好人。”那女子说到:“我们都受过他的帮助,不过我们他的身体里住着一头恶魔…”

    “恶魔?”林飞疑惑道:“就是那个红色的...”

    “对,我们都叫他,赤色梦魇。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故事,沉睡的恶魔将会在睡梦中被唤醒,带走所有有罪的灵魂...”那女子顿了一下,好像是感到有些寒冷,又将自己的孩子楼紧了一些。

    小女孩倒是很活泼的样子,知道讲起了故事也揉了揉眼睛听了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怪物极为真实的存在着。

    故事的转折要从一队官方人员说起,这群人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态度倒是很强硬。

    一口大都会来的强调,不停的让他们离开祖辈生活的地方,让他们住进窝棚,最好的也只是几件破旧的瓦房。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好像很明确,也是为了矿,不是矿石,而是更深层的东西。是老人们说过的“再往下挖,山里的精灵会将会苏醒。带走罪恶的人。”

    “等等,你是说官方的人来是想抓走山里的精灵?那他们之中有没有叫罗宾的?”

    “哦,你是说罗宾啊,他是他们之中最和善的一个,也是他负责在劝我们搬离出去,如果,当时听他们的话就好了...”讲到这,女子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本来就是不好的脸色直接惨白一片。她又长了张口,但再也说不出半个词来,恐惧已经使她快要休克了…

    好在,那被绑在地上的男人又接过了话,继续说到:“那天晚上,罗宾把我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其余人走进了矿洞,进去了约摸七八个,只出来了四个。他们出来的同时就立刻让我们炸塌了矿洞,可怜我们那些矿工兄弟...”

    “就这也不会让你们害怕吧”林飞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样的事情无非就是损失一部分人,保全更多的人,恐惧,那个怪物,一点边都没占上。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男人也是沉默了起来,闭上了眼睛,从他紧皱的眉头上林飞看出了痛苦。

    “矿洞虽然被炸了,但埋葬的仅仅是我们的矿工,几天后,也就是罗宾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本来想送别一下的我们全都昏睡了过去,深层次的睡眠唤醒了赤色梦魇,不对,或者说,是从她说的那名矿工身体里诞生出来的东西,所有人都被抓到了一起,有罪的就接受他的审判,被他活活吃掉。那种惨叫声…”

    林飞也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虽然他们说的是审判,但林飞却始终觉得那就是一场觅食。抓到以后先挑一批吃掉恢复体力,剩下的散养着。

    只是,这里可能是罗宾的噩梦,罗宾现在并没有一丝可以联系上的感觉,系统的分析现在也并没有支援的意思。可能还是因为资料不全。

    林飞突然有种想法,罗宾的出现或许无意中唤醒沉睡的恶魔,这些村民或许已经死了。这是他内心深处的执念,他把这些人带到了自己的梦境世界中。封印了恶魔,也封印了这些人。

    官方的手段林飞也清楚,有出现些不可控因素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是掌控。如果没有办法控制住那绝对是会来一个物理超度。

    罗宾因为这些人感到愧疚才会有这样的噩梦也不是很难理解。像那种常年在战争的人,有哪个能睡个好觉?

    林飞有些恍惚,恶魔的由来他已经知悉了,剩下的就是罗宾当时是怎么解决这个东西的。

    随即他继续问道:“那这把匕首呢?这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这是我们镇子上流传下来的老物件了,邪性很,传说是别的世界过来的人使用的东西。只要被他一直捅着,鲜血就会被抽干。”

    “我们也觉得神奇到有些可怕,都说是吸血鬼留下的。早些年富裕的时候还祭献过,现在…”

    他们的脸上都有些落寞,对于未知的崇拜让他们产生了信仰。而信仰并没有在危难来临时对他们伸出援手。这样的感觉,这种反差着实有些令人感叹。

    就在这时,林飞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分析完毕,是否直接进行情报获取。”

    “是”林飞有些迫不及待,讲真的,打一来到这,他的神经就没有放松下来过,那堪称是魔幻世界里的恶魔打一见到就在挑动着他的神经。

    “血影(赤色梦魇)为此世界本土生物,以梦为食。罗宾的出现壮大了他的实力,开始让他慢慢成长出了身体。在罗宾最终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长到了一定的程度,罗宾只能把他封印在自己精神世界的深处。”

    “你是说,那个梦魇是真的存在于漫威电影宇宙?”

    “是的,漫威宇宙为多元宇宙,地狱的墨菲斯托也是真实存在的。而地狱中的生物,以及神话所存在的东西,这里都有可能出现。”

    “所以,我是要去跟一个来自地狱里的东西打架?真就成驱魔人了呗?”林飞有些头大,这样的事情让他有些无法接受,刚刚才学会初级匕首精通,就要去手刃恶魔,这就有点像刚从有吗新手村出来就去打终极boss一样。

    “这里是罗宾的世界,梦魇的存在被压制,并非不可解决。

    另:梦魇只是伤害极高,且为灵魂伤害,身体极为脆弱。杀死梦魇后将会得到灵魂水晶。可孕育新的赤色梦魇或极大的增加精神力。”

    !!!这是,宠物功能?林飞惊了,第一次下副本就给自己一个宠物获取的机会,那这妥妥的天命之子的节奏啊。

    “系统,还有什么情报嘛?弱点之类的。”这时候的林飞已经想着怎么干掉那玩意了。

    “你的匕首附加着灵魂伤害,是为其他轮回司成员带入的东西,不过现在为无主之物,可为对付梦魇的手段。”

    轮回司成员这个名词林飞还是第一次听到,根据之前系统所说轮回司是一个组织,他会吸收成员在各个世界完成任务。

    但自己和他们不一样,系统说过,只有死掉的人才有可能被纳入轮回司,自己应该是被系统先接了胡,成为一个类似于“体验服玩家”的存在。

    不过想到这林飞又是觉得疑点太多,系统说它属于轮回,但又好像在回避轮回司的存在…

    林飞好像明白了啥,又好像都是迷雾,只能作罢。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树上自己做的记号,默默的整理起了东西,朝着此处唯一的木屋,走了进去。

    明天就要去猎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