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拿它们祭剑

拿它们祭剑

 热门推荐:
    要说天尊手下的这帮喽啰,真是什么角色都有。那个仅仅只是江湖二流的李长空就能作为一个不晓得桃木还是战斗力第一人。

    哦,李长空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

    凭借他的本事,还看不出这些人的深浅。柿子总得挑软的捏,林飞一狠心又使用了五百积分兑换了初级探查术。

    初级探查术的作用很是浅薄,只能模糊地分辨出每个人实力的强弱。对于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来说,也是够了。

    昨日情况不同,今天并不能使用入梦捞分。一来,燕十三在他的身旁,二来,这些江湖人士清醒的很。

    那这样,只能战了。

    血影在一念之间便出现在了手上。脚尖一点,正是昨日才得到的草上飞,此时的林飞却已经融会贯通。

    在林飞看来,这群人是来找燕十三的,自己并没有那所谓的资格,既然没有,那就要杀出一个来。

    刚见林飞有所动作,那群人也不敢怠慢。也都是纷纷抽出兵器,小心戒备着。

    他们没想到林飞的实力已经是步入一流之列。速度和爆发力更是超他们一筹。

    一个飞跃之间,直接是来到一人身前,一剑捅出。这毫无花哨的意见,那人却是有种挡不住的感觉。

    快,实在是太快了。

    身体中那仅有的一点内力林飞全都压在了轻功上。这样他的速度和爆发力直接斩杀一人。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果然见到林飞如此刚猛,周遭的人也不敢贸然上前,只是打成了一个圈,企图包围林飞。

    男上加男?

    林飞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词汇。一群大老爷们围着自己这样的场景,实在是有些尴尬。

    可那群人明显没有打算再给林飞机会。他们一个个也都是弑杀之人,根本不会为这点小症状而感到慌乱。

    也不知道谁起的头,一群人也都是叫喊着冲了上来。他们头戴面具,形态狰狞。看上去还真有那么一些唬人。

    不过林飞是谁啊,狐妖和赤色梦魇都见过的人能在乎这个?

    是林飞只想说:就这?

    不过这种情况下,短剑的作用已经很小了。心念一动血影又回到了精神空间,紧接着他拔起腰间长剑,探查术一闪而过,朝着实力最为低微的那人冲去。

    长剑在手根本不需内力凝练,那快到极致的一剑,少有人能作出反应,更别提,只是一个三流人物罢了。

    还没到那人身前,入梦之力就先是缠绕上去,引动着他们的心神。在他们的眼中,林飞变得如同恶鬼一般狰狞,那长剑也变成了斩头大刀,更可怕的是,他们连动一动的勇气都消失了。

    只是两剑,两颗大好头颅便是冲天飞了出去,鲜血挥洒一地。

    这样一番景象在配合林飞入梦之力的渲染,周遭的人都已经溃散了心神。慌乱的准备朝后方跑去,林飞动作更是不慢,刚刚恢复的内力他再一次压到了草上飞上。

    一跃而起,渐逝的逆转,这次的目标赫然是这群人中实力最高的。

    那人仓促之间应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挡住了林飞的一剑,可他没有看到,身后的一缕红芒。

    律令玄光剑

    林飞掐着法决一招手便是将那人捅了个透心凉。

    虽然还没有展现出这一招真正的威力,但掺杂了内力之后,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强上了一筹。

    心里思索着玄光剑诀的事,手上也不慢用血影将这些人一一补刀,在吸收了这群人的气血之后血影也应该很快就能达到晋级的标准。

    燕十三此时正喝着酒,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是他见林飞一一补刀,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喊到:“他们都已经死了,不用做这种事吧。”

    林飞回过头来,看着燕十三的眼神有些认真:“他们要是没死呢?”

    “这…”手中刚抬起的酒坛又缓缓放下,燕十三也仔细琢磨起来,自己早些年实力还没有这么强,因为这种事也吃过不少亏。

    “我燕十三要杀的,还没人能逃得过。”

    林飞又瞅了一眼他,没有说话,他有什么办法,他又打不过。

    争这辈子是不可能争的,燕十三一个杀手出身,万一哪天看自己不顺眼……

    在林飞认认真真的补完每一刀之后,燕十三才慢慢悠悠地拎着酒壶晃过来。

    “你的实力比昨日又是精进了很多,但是武功路子很杂,我要想杀你,一炷香都用不到。”说完,燕十三便是用剑鞘拍了拍林飞的肩膀。然后朝着战场中间走去。

    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枚箭矢,末尾处还系着白布长条。

    若是刚刚这一剑,直冲着林飞的头射来……不过好在,那人好像并不是想要林飞的命,只是想给他们传达些什么信息。

    “走吧,有人约我们去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林飞也知道,慕容世家的地盘,还有那个女人,通晓各种武学,天下间数一数二的高手。同时也是这个世界的幕后**oss,慕容秋荻。

    可还没等他思索些什么事情。燕十三话语声又传了出来:“不过有些奇怪,我们这有两个人,却只给了一张贴。”

    “那不就是叫你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

    “不放心你还有乌鸦,高通那把剑他盯上很久了,乌鸦也喜欢剑,而且他拿的都是死人的剑。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收藏十七把名剑,同样的,他也杀了十七个剑术大家。”

    林飞笑了,紧接着说到:“我又不是剑术大家。”

    燕十三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他是我的朋友。”

    听到这话,林飞笑得更灿烂了,不依不饶的说道:“那我呢?”

    燕十三手中喝了一半的酒坛,递了过来。林飞倒也没嫌弃,一把抓住,往嘴里灌去。

    “我真不知道你非要去那神剑山庄干什么,你又不是用剑的。”

    到最后燕十三的嘴角已经上扬了起来,仿佛是在谈论什么极其好笑的事。

    林飞也没生气。反而扬了扬手中的血影:“短剑就不是剑了吗?”

    燕十三听完之后便是仰头大笑,最后就是猛咳了起来。那也那,有些窘迫的模样搞得林飞也是哈哈大笑起来,全然忘记了,他们此时身在一处死人堆里。

    良久之后,两人终是停歇。

    燕十三伸出了手,一把拽起来林飞,说道:“你可以跟我一起去的,我燕十三想带的人,他她还能拦着不成?”

    “你还是担心我们俩打起来?”

    “乌鸦虽然打不过我,但我也留不下他。昨日剑出没有杀人,它再像我抱怨,今晚,总不能再让他失望。你和乌鸦都要来,这一路,可不太平。”

    “哦?你还有联系他的方式吗?”

    “办法谈不上,但想杀我的人很多,他们那可都是名剑。”

    林飞哦了一声,也不多说,反而一把一把捡起了地上的长剑。一共一十二个人,七把剑,一个不落的全都被林飞捡了起来。

    他一一补刀的行为已经让燕十三感到很奇怪了,这样一番动作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高通的件也就算了,那也算得上是一把顶尖好剑,这些人不可能会有什么神兵利器。

    再者就林飞的表现来说,虽然会一些剑术,和那惊人的短剑技艺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二来,林飞也不像是这种舍本逐末的人。

    于是便问道:“你不是有了一把剑吗?”

    一遍擦拭着剑上的鲜血,林飞将他们一把一把的捆在一起,继续说道:“拿它们,祭我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