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掌门

掌门

 热门推荐:
    林飞最后还是没有对红叶下手,一是舍不得,二是追不上……

    不知怎的,那些江湖二流的身法在她身上进行了一番奇妙的变化。

    林飞看的是分明,这一刹那,走的还是迷踪步法,下一秒又变成了踏雪无痕,令人难以琢磨。

    这种毫无间隙的,将每种步法使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无论是从经脉的走向还是,内地的运行,稍有不慎就是,气血冲突爆炸而亡。

    更糟心的是,这些功法的融合红叶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就如同看一眼就会。

    这就让林飞异常的心痒难耐,连忙咨询系统表示出强烈的好奇心。

    然而,系统的回复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

    “武道功法融合器,经过系统严密的推算,集百家之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方化为经典。

    二级权限加五万积分方可获取,另,每次融合消耗积分500。

    注:只适合武道侧功法融合,包括段体系修真法,不包括真元咒法类。”

    “你怎么这么黑?”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系统这副模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林飞知道没有任何谈价的可能,满打满算自己在兑换了初级探查术之后,剩余的五百积分,再加上前几天慕容秋荻别院处,所获得的,五千积分(十五个三流功法,五个二流功法,一本斗转星移)也才堪堪五千五百点。

    随着这个世界被挖掘的越来越深,三流功法虽多,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重复不被系统所承认,那些二流功法倒还是能够挨个算上。

    所以能够大量捞分的地方已经很少了,下面要去的每一个宗门世家,都需要林飞去着重对待。

    正如此处琅琊福地一样,虽已枯败的不成样子,杂草丛生,蛛网密集,走一步都能掀起巨大的灰尘,林飞还是仔仔细细的翻看着,不想漏过每一个角落。

    那空空荡荡的书架上到还剩下几个标签,依稀还能看出上面写着昆仑,峨眉,少林,武当其他的便再也是看不清晰了。

    虽然早就有了这番想法,但真正出现在眼前,林飞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

    能被收录在这里的都是一些顶尖货色,若是都还在……

    思而不得,最是烦人,林飞挠了挠脑袋,让红叶站在原地和他共享了那白玉石雕像和无量玉璧的信息。

    两人合力之下,林飞不过片刻就是发现了一丝不同,那雕像根本就不存在于这里,有的只是一块光洁的石壁,底下还有三个蒲团。

    纵身一跃二人便是消失在原地,出现在那光滑的石壁面前。

    精神力笼罩之下,那三个铺砖纷纷碎裂,露出了一卷经书,还有一个玉片。

    经书上倒是写的分明,正是北冥神功四个大字,也没多想,令妃直接交与系统,然后在脑海中也刻印一份。

    那玉片就有些奇怪了,林飞先后尝试了内力和精神力都一无所获,想来是需要什么特殊的方式才能开启。

    石壁之上也没有任何东西的存在,几百年的时间已经消磨掉了,本来该留存其上的仙人舞剑。

    不过这也是个好东西,系统给的任务中还有一些收集新鲜玩意儿的选项,直接兑换。

    就这样雁过拔毛的林飞,将这间琅琊福地已经搜刮的是干干净净。积分已转回到了七千。也让林飞心里有了一些底子。

    扫荡完毕,这间空空荡荡,布满灰尘的破旧山洞就没有了,可以吸引林飞的任何东西,二人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这片山谷。

    这山谷之外就是林飞此行的第一站,无量剑宗。

    过去宗门大放异彩的无量剑宗,此时已经随着琅琊福地的衰败而衰败,仙人舞剑在这里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天才少年,而失去了这一切的它,也渐渐地让人们忘却。

    仿佛是天命的轮回一般,仙人舞剑让这里一度繁荣,而现如今林飞得到了那片石璧,却要拿他们第一个开刀。

    这其中乱七糟的说法,已经不值得深究,林飞和红叶二人已经站在了他们的山门前。

    这里已经小到了,没有守山弟子的存在,一直到山门大殿前,习武的弟子才发现了,令妃赶忙拦住说要进去通报。

    出来的却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人正是这无量剑宗的掌门。并没有什么高大的身形,也没有什么雄厚的内力,一副普通人的模样,丢到人群中可能都看不到第二眼。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担起了宗门上下大小事务,在接待的林飞二人之后,掌门一边品茶,一边和林飞说着话:

    “家师已经仙去数年,几位师叔也在闭关寻求突破,我无量剑宗,此刻也拿不出什么好茶来招待二位,还请见谅。”

    此人这么客气,林飞也不好和他讲什么比斗的事情。但系统的任务又不能不做,丰厚的奖励正在等待着他。

    权衡的利弊之下也是一咬牙,对着那名掌门说道:“我兄妹二人听闻无量剑宗是得仙门传承,对世间宪法有这些独到的理解,心诚于剑道才特来求教。还请掌门不要吝啬。”

    那掌门苦笑了起来,也不生气。他早已看出林飞二人是和当年的谢晓峰一样。

    再加上这一男一女在江湖上的传闻,他不禁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公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推脱,我们就点到为止。当年家师就是因为与谢晓峰比斗才落的暗伤,两位也看到了,现在我不亮剑中实在是……”

    “你认输也行。”

    可是林飞一说完这话,那宗门之主便是脸上神情严肃了起来。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有些生气了。沉声说道:

    “叶公子还是放马过来吧,我无量剑宗虽至此,但还没有不战而退之人。”

    听闻此话,林飞一愣。

    随即他的神色也开始严肃起来,沉声说道:“是在下孟浪了,我绝没有看不起无量剑宗的意思,相比起来,阁下才是有担当之人。”

    掌门没想到林飞会这么说,脸色也好看了不少。他叹了一口气,那年轻的脸上带着一些疲惫,但神色却依然坚毅。

    长剑举起之时,剑势已经凝聚到了顶峰。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向林飞,这才是林飞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的真正一战。

    作为一个一宗之主,无量剑宗的掌门,无疑是合格的。他本也是天资卓越之辈,但将小半生都奉献给了宗门,年纪已经到了二十七,可他的实力也仅仅是二流顶峰。

    饶是这样,那股浑厚的内力也让林飞有着不小的麻烦,虽然力气之上,林飞略胜一筹。

    但那内力加持之下的剑法,渐渐都有劈开山石之威,一朝一夕之间晋江林飞压制的,有些招架不住。

    手中血影在不停的格挡着,那如同羚羊挂角般的剑法,林飞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想要完成这次任务,其实并不是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才只是一个落魄的三流门派,就已经让他感受到了阻力。

    不过也只是阻力罢了他的内心慢慢地变得平静,什么都不再多想,眼睛紧紧地盯着掌门的剑法,直到一招一式都被他记在脑海之中,不断分析着破绽。

    那掌门见到林飞一直一味的防守,手中剑法,便愈发的凌厉起来,仿佛是要在短短几招之内解决林飞。

    “就是现在,红叶!”

    “什么?”

    听闻此话,掌门一个愣神,但红叶已经将手中抱着的长剑抛给了林飞。

    一剑在手林飞手中剑法变得飘忽起来。虽有些磕磕绊绊,但熟悉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直至最后。

    “什么!你,你怎么会我无量剑宗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