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折磨

折磨

 热门推荐:
    “哥哥……哥哥,有人在追我们。”

    “哥哥……外面有好多人,红叶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哥,他们好像要杀了我们,你快醒醒……”

    “哥哥,没事了,他们都都被红叶解决了,你快点醒来吧,红叶好想你。”

    “哥哥?哥哥!”

    视线还是一片漆黑,抬不起眼皮。但好在是有了一点点动作,朦胧之中,林飞一直听到红叶在诉说些什么。

    突然看到林飞的动作,红叶时刻紧绷的心,舒缓了起来,随即惊喜的叫了起来,但随即那声音要是变得有些低迷:

    “哥哥,你会死嘛?我带你去了很多地方,他们说医师能救你,可是那个医师说……你会死吗?”

    林飞此刻连眼都睁不开,更别提说话了,他感受了一下身体,利息还能掌握一些控制权,便努力挪动起手来,抓住了红叶,再用那残笋豆腐,快要崩溃的精神力传音:

    “我还好,只是需要休息,等下就好了。”

    做完之后林飞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沟通其系统,开始兑换了可以修补精神力的药剂。

    这种处于崩溃边缘的感觉,让林飞感觉很痛苦,尤其痛苦还不能发出声来让红叶担心,系统很快给出了答案,这次的选择有点多,但林飞也来不及多想,随手点了几个。

    只能说,不愧是系统出品,刚刚选择完毕,效果就立马显现出来。

    林飞只觉得紧绷的神经和时时刻刻都在崩溃的感觉,慢慢的消失暖洋洋的感觉充斥着全身上下,精神也好上很多。

    能感受到意识对于身体的掌控权,慢慢回归,林飞也是睁开的眼睛,入目的却是一片红色,不知何时红叶那,淡绿色的长裙已经被染成了红色,脸上还有着斑斑血迹。

    可她看着林飞的那抹笑意,却依旧。

    不知道为什么,林飞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努力伸出手来想替红叶擦拭掉脸上的血迹,却发现已经干涸。

    林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任由红叶抱着撒娇。

    说实话,林飞并不想让红叶那么早接触到这些杀戮和江湖恩怨,每次补刀也都是将红叶先收回精神空间之中,但这可能就是江湖吧,只要还活着……

    林飞甩了甩脑袋,他问红叶为什么不把身上的衣服换成最开始的青色,这些天都遭遇了什么。

    林飞已经昏迷了5天之久,前前后后来了,各门各派不同的人追杀,近乎是,不眠不休。

    无量剑宗大肆搜捕他们的消息,被周边门派打听了去,天尊也因此找到了他们,

    杀手,门派子弟,三教九流为了得到林飞的飞剑之术和入梦之法都已经疯一样玩起了千里追杀。

    红叶第一批人只是打晕了过去,但到底是经验不足,放过了他们,剩下的人就随着这些人的踪迹找了过来,一批一批发展到了现在这个情况。

    说到后面红叶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头也低了下来。

    “没事的,红叶。”林飞一边摸着红叶的头一边说道,完全没有怪罪她的意思。

    一边安慰着可是怎么都哄不好,怎么问也不肯说出原因,无奈之下,林飞只好又兑换出许多小方块糖哄她开心。

    到最后她才是拿出来几个剑身碎片冲着林飞说道,不小心把这把送给他的剑弄碎了。

    林飞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解释,又是安慰了一通。准备物色着给他换一把新的。

    红叶的这番行为让林飞彻底认识到了女人的麻烦,不论大小。好像之前洛琪也是,如果不然林飞现在可能还在外面潇洒。

    想到这个,他又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前来追杀的各路人物,全都由红叶的精神力分享给了他,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就不可能坐以待毙。

    血刀,峨眉,大雪山,杀手堂,唐门,七杀门,七星堂……

    林飞磨砂着下巴,慢慢思索,决定从江南七星塘一路上到大雪山,升级完了再去武当跟张三丰打一架,嗯,完美……

    七星堂,七杀门,唐门,都在江南附近。林飞准备一一打过去。不过在此之前要做一些小小的准备。

    这次红叶能够在这里乱杀,其他一部分原因是她拥有着很多毒素免疫的效果。

    查询了一下,林飞现在还剩下正好一万点积分(无量剑宗得到的和精神药剂扣除剩余)。

    “对了,系统,融合功法的积分现在可以提取吗?”

    “可以,请为你的功法命名,领取积分

    功法类:晋升(2000)

    身法类:晋升(2000)

    武学类:先天(5000)”

    一万九千点积分也算是一笔巨款,而有着韦德体术大师基因能力,让他的武学基础属性都变成了精通,所以暂时也不用进那个陪练大师里面进行学习,省去了一千点积分。

    新得来的武学,凝聚了无量剑宗上下千百年的传承,是为剑法类武学。

    林飞很愉快的将其命名为通天剑诀,便是将积分领了个干净,开始筹备起了七星塘之行。

    江南七星堂,是用毒大家,说起来也算是逍遥派的分支。

    对付用毒的,林飞不是红叶,没有那先天条件自然要有些防备。

    又是一番采购,防毒解毒,防蛊避蛊,整整七千点被林飞花的飞快,积分用时方恨少,本来林飞盯上的是修真法宝,壮大己身的蛊虫灵药,奈何实在是太贵了,根本买不起。

    在砸了近一半积分后才配了个勉强够用,林飞此刻的心是郁闷的,不过一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里有大把的时间捞分,他的心也没有那么疼了。

    ……

    七星堂在一处山谷里,周围遍布剧毒沼气,蛇虫汇聚,方圆百里内罕见人烟。

    就这样一处地方,却是亡命之徒的乐园,朝廷想管,却管不了。这里,七星堂主说了算。

    林飞此刻,完全没有化妆,大摇大摆的牵着红叶走了进去。从装束到气质,始终是格格不入,但说来也奇怪,一路走到头,竟是没有敢管,无人敢劫。

    周遭小肆喽啰,对林飞可能不熟,但对那妖女可是害怕的紧,天知道,本中了十香软骨散,堂主调配的顶级**香,甚至是曾经江湖闻风丧胆的金蚕蛊去了也都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样的人物他们怎能不怕,怎敢不怕?

    林飞也是看出了他们的畏惧,看一下红叶,只是红叶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还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

    红叶林飞是知道的,有些时候真是蠢的可爱,被人卖了可能都不知道拍。

    看那些喽啰的状况,他又看的分明,明明是有仇的样子。

    那有仇就该报,e往无前施展而出,血影随时就出现在了手上。还没等那几个喽罗作出反应,均被林飞割断了咽喉,只剩一人被挑断脚躺在地上哀嚎。

    林飞脸上还带着笑意,眼神却是越发冰冷起来短剑抵在那人咽喉处轻声说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我……我,我家主人是七星堂堂主。”

    “哦,那你就是想死喽?”

    在七星堂的地盘上敢不卖机芯堂主一丝一毫面子的,可是头一个。一直以来扯着虎皮做大旗的小人物,此刻没了声息,他只是一个七星堂中连号都配不上的小卒子。他不知道可以拿什么威胁眼前的这个人。

    林飞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窘迫,手中匕首,轻轻按压下去。血液流了出来,但很快又被血液吸收,一点一点地让他慢慢失血。

    这样的无力感足以让任何人发疯,他瞪大了眼睛,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被划破又愈合然后再次被划破。

    很快失血过多,让他产生了一些幻觉,全都是他做恶时杀过的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此刻化成了厉鬼来寻找他。

    冰冷的触感让他已经传说成了一团,但还是止不住地发抖着。配合着入梦的效果,林飞想让他逐渐崩溃。

    很快的,这个人已经分辨清楚现实和虚幻了。不知道他从哪的力气,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刀,四下挥砍着。

    说砍已经是抬举他了,那根本就是抽出刀来,无力的乱甩着,不说伤到什么人,连会不会伤到自己都是一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林飞也是玩够了,慢慢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指着红叶是轻声问道:“她放了你?”

    这时候那喽啰已经是承受不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连精神都有些萎靡,仿佛只要崩溃了一般,再看林飞就像看到了九幽魔鬼一般,双手扒拉在地上,奋力的向前爬着。

    他的手已经被挑断,要爬也是爬不快,只能说是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后面还跟着林飞笑嘻嘻的,爬上几步就跟上一步,始终不愿意离开他分毫。

    他平时在外面对任何人都颐气和使,嚣张无限的人,没有了一丝一毫勇气。

    勇气?林飞看着一滩水流从他的下体漏了出来,还慢慢的拖了一地。

    此番情景让林飞再也没有玩下去的心思,一剑捅进他的肩胛处,任由他嘶喊着,抽空他的生命力。

    林飞还是第一次这么残忍的杀一个人,不过他觉得有些人就应该这样对待。还在思考着剩下的人要怎么解决时,突然一个老者的声音:

    “阁下,在我的地盘上杀我的狗,这样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