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不留活口

不留活口

 热门推荐:
    林飞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不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让前几个人死的太干净利落。

    没办法,他并不想让红叶掺和这些太过血腥暴力的事件。自己一个人同时又掌控不了。

    突然传来的老者声音让他动作微微停了一下,但也没太在意。

    用脚趾头想想都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极大一部分可能就是那七星堂同主,而既然是敌人,为什么要给他面子?

    这七星堂在平日里也算是作恶多端,天尊之下,做事最不地道的势力应该就是他们了,烧杀抢掠没有?什么是他们干不出来的。

    本来林飞还想着要不要对他们进行一番友好交流,但想想还是算了。

    连自己的手下都不当人看,想来也敲不了什么竹杠,说不定绑架了他们的堂主,剩下就会有一堆人穿出来,想要做新的。

    至于自己想要的那些东西,搜索一下记忆不就出来了吗?再者,这些天那些追杀之人一波又一波,林飞需要用一些肯定手段来震慑一下。

    不过狠话还是要放的,不然,这周遭也没有熟悉的人,怎么替自己把这些情报放出去?

    想到这,林飞正了正衣襟,一缕笑意浮现在脸上,冲红叶招了招手,然后转过头去对那老者说道:

    “阁下怎能平得无人清白,我与妹妹二人途经此地,一来便见这些人倒在此地,我只是上前打算救助。”

    说完林飞还跑了过去,看了看那人的鼻息,刚刚被折磨的人早已经断了气,林飞只好将他狰狞,布满血丝的双眼合上,转过身来,一本正行继续说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然后他又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伸手抹了抹那根本没有出现过的眼泪。

    这样一番动作下来,直接让那七星堂主看的愣住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一番虐杀之后还说在救人,还能说着经历了这种话。

    饶是他磨养多年的心性也变得有些怒了起来:“小子,你可是不知道我江南七星堂是什么地方?”

    “我知道,我不光知道你江南七星堂是什么地方,我还知道你是江南七星堂的堂主,我还知道过不了多时你就会丢了性命!”

    听闻此话不管是不是江南七星堂的人此刻都已经愣住了,那老者正是江南七星堂堂主不假,眼前这个小子,年纪轻轻就敢口出狂言,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早就被虫子啃了个干净。

    一堂之主肯定是要有自己的风范,被人怼到脸上,颜面何存?

    堂主是这么想的,林飞也是这么想的,江湖上从来都只是靠实力说话,只是一招手之间,那同主袖口突然飞出几枚铁片,上中下三路,竟是朝着林飞要害打来。

    但只听到叮当几声脆响,竟是被林飞血影一一拦下,防的是滴水不漏。

    这番结果他也都是想得到的,一击之不中之下,一点犹豫都没有,抬手又是几发暗器飞出。一时间场中叮当之声连续不断,如同交响乐的乐章一般。

    这一来一回间打了有四五个回合,丝毫上风都没有占,那老者眼看着占不到丝毫可依,袖中滑落一柄铁扇往前携带着内力用力一扇,一股绿色毒雾弥漫过来,直冲林飞飘去。

    此情景林飞依然是不慌不忙,甚至没有一丝躲闪任由读物飘到他的面前,不做丝毫防备。

    “哈哈哈哈哈哈,小子这毒,可是我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用了上百种域内外毒虫草药研制而成,解药只有一份,这下我看你怎么活?倒不如献上你那的御剑之术,兴许我还能放你一条活路。”

    别的没听到,周围人敏锐地发觉了,御剑之术这四个字全都站了起来,思想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都可能是自己的敌人。

    御剑之术他们也听说过,就在前几日无量剑宗传出来的,还有人亲眼所见,不管是有是无,那都是能够站在江湖顶尖称霸武林的捷径,这让他们怎么能够安下心来?

    周围喧嚣的声音,让七星堂主明显地感觉到了不对,看着毒物还没有消散,所有人还都不敢上前,他给手下们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行清场。

    毒雾之中看不清方向,林飞也不好妄动,幸好系统出品的避毒丹比较好用,在他周身毫厘隔绝开了所有毒雾。

    就这样从毒雾中走出来,面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林飞也不着急,就在里面干耗着,等待着给他们一个惊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七星堂主一直不见林飞出来,更没有听到哀嚎声,也是感觉到了不对。随手又丢出一个白丸,两股截然不同的毒雾,瞬间融合爆发出腥臭的气味。

    这一碰就罢了,腥臭气味爆发的同时,还腐蚀着周遭的地面和接触到的所有东西,七星堂堂主站的是上风向,还有几名弟子在后用内力鼓动吹风。

    下风向的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有几名已经倒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此举也算是导火索,场面瞬间混乱了起来。

    在这里混的,大都没有好相与之辈,一个个都抽出刀剑,还有的已经将暗器使了出来。

    七星堂主看到这番场面,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大手一挥,一众弟子便是蜂拥而出,开启了这场混战。

    有道是强龙难压地头蛇,这里毕竟是七星堂的地盘,在人数优势和各种毒物的帮助下,很快他们便解决了这场纷争。

    林飞还在毒雾中慢慢的等待着,却听到外面喊杀声开始又结束,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也没什么动作,他巴不得外面的人一个个自相残杀,自己再出去捡人头,挨个补刀。

    随着雾气一点点的消散,林飞朦胧的身形开始显现。那七星堂主看着林飞还站着有些感到惊讶,但也并不慌乱。

    这种级别的毒连他在里面都不能承受,更何况没有任何准备的林飞。

    只是有点可惜那飞剑之术,好在旁边还有他随行的一个小女孩,稍加拷问一番应该也不难得到。

    红叶此刻也不着急,顺手解决了几个刚刚不开眼想对她下手的人,安安静静的等着林飞出来。

    就这样,本该打得火热战场此刻却维持着诡异的平衡,场外的人都紧紧地盯着林飞身处的那片迷雾,还有在一旁静静等候的红叶。

    朦胧之中林飞的身形显得越来越清晰,不过越是清晰越让所有人感到惊骇。

    那七星堂主的毒所有人都是看到了的,只是有飘荡在周围就死了一大片,现已成了森森白骨。

    反观林飞,站的笔直没有一丝一毫被毒物侵蚀的样子。

    那七星堂堂主此刻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几发萃毒暗器直朝林飞甩出。

    这次林飞也不想跟他多摆扯,血影又变成了短剑形态,绕指翻飞了一圈,直接激射出去,隔挡了所有的暗器。

    然后剑势也不停息,直接冲着那七星堂堂主飞去,此剑之势,迅若闪电,只在片刻之间便是到了七星堂主面门。

    堂主到底是逍遥门分支下一流高手,比之前些日子那无量剑宗大长老也不多逞让,铁扇挥舞直接挡住了林飞的飞剑,但自己也是后退几步,口角溢出鲜血。

    林飞见此,也并不惊讶,毕竟前些日子遇到的不是些杂兵,就是偷袭,再者自己在这首遇见之说也并不算是什么高级,也没有练到家,被挡住也是提醒了自己这御剑术不是万能的。

    运起内力,林飞一脚重踏在地上,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只冲向七星堂主,顺势抓住了倒飞回来的血影。

    林飞此刻冲势不减,血影在手中散发出莹莹光辉转换成了长剑,使得林飞整个人都散发出凌厉的气息。

    七星堂主持课虽是慌乱,但思维还算清晰,他知道林飞从那毒雾中出来,定是有一定的防备,也不在用毒,挥舞着铁扇,巨大的内力加持下,一击一击直逼林飞要害。

    只防不攻却不是林飞的性格,混沌武神诀极速运转,在前方的空气中凝聚出一股内力,正是斗转星移的招式。

    那七星堂主没想到林飞还有这招,可已经太迟了,手中甩出的暗器却已经无法收回,只能提起另一股内力凝聚在扇子上用力一扇。

    “叮叮叮叮”暗器在突破那气墙之时像是被调转了个方向,以同样的角度向着来时的方向激飞而出。

    七星堂主这时的扇风也迎了上来抵挡住了自己的暗器,却没有挡住林飞的一剑。

    “咔咔咔咔”喉咙中已经发不声音,只能是以音节的方式传出,林飞并不想听他的咒骂,借此机会精神力入侵瞬间复制了他脑海中的记忆。

    说着麻烦,其实只是过了片刻,那连半柱香都不到的时间,让场中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窥窃着林飞的武学的同时又有些畏惧。

    “他,他没有力气了,大家快上!”

    这是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点燃了所有人的理智,哗啦一下围满了里里外外满满当当三四圈,红叶也是被笼罩在其中。

    林飞却笑了。

    场中所有人都在癫狂的时候,林飞笑更加痴狂。

    “红叶,杀,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