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超脱计划 > 百晓生的委托

百晓生的委托

 热门推荐:
    洛琪她林飞燕十三洛琪“听说了吗?听说了吗?那七星堂昨日被灭了个满门,听说对方只有两个人。”

    “诶,老陈,别扯了灭了满门你从哪听来的消息,再说那七星堂是什么地方?你还是管好自己,别乱嚼舌头!”

    “我还真没乱嚼舌头,我那邻居,昨天就在七星堂,那回来的时候人都快疯了,听说还是一男一女,邪乎的很,男的杀人不见血,女的一瞪别人就晕过去,任他杀。

    最后还是那些不是七星堂的人给他们放了,说是要传出消息。”

    那老陈说的正起劲,好似是从没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过,眉飞色舞起来,声音也算大上那么一些,嚷嚷着:“诶呀,说了那么多,嘴都干了,你们先等着,我想去整点酒喝。”

    周围有好事者立马嚷嚷了起来,冲着那老陈说道:

    “你这顿酒我请了,不过……”

    一听到有人请酒,老陈脸上都笑出了花,嘴里还在不情不愿地说着: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少侠想听,我说便是了。”

    嘴上这么说着,手上确实不慢。一把接过小厮递来的酒,咕咚咕咚地灌了两口,又哈出一口酒气满足了才继续说道:

    “他们说是让别人放出消息,说什么,前些日子传出来的飞剑法术是真的,还说,让各大门派把当时去追杀他们的那些人交出来,不然,就跟那江南七星堂一样。”

    这话音刚落,场中瞬间沸腾起来,御剑之术在前几日被传的沸沸扬扬,几个大门派按捺不住,便派出弟子去探查一番,看样子似乎什么惹了什么麻烦。

    有麻烦才好,是人都爱吃瓜,这些江湖底层没什么修炼天分,只能平日里在这茶馆,饭馆中度日。湖上有什么异闻在他们那里,准是第一个知道。

    那老陈好好享受了一把备受瞩目的感觉,心中甚是满足,又随口说道:“还有啊,那些从七星堂活着回来的人暗地里都叫那个人……”

    “叫什么啊?你快说啊!”

    “叫,叫剑仙!对,就是叫剑仙。听说他手里那把剑啊,即使不在他的手中,也能按照他的意思在天上飞,就昨日唰唰几剑把那七星堂杀了个大半!”

    这些话半真半假,堂中的人也只是将其当作笑话来听,不过有心人却记住了一男一女这个组合。

    那刚刚给老陈送酒的男人却是若有所思。

    他白衣似雪,一尘不染,普普通通的面容下却有一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

    随即他一招手,一个小斯打扮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附耳过去。

    也不知道他嘀咕了些什么,小斯点了点头便是走了出去打听些什么去了。

    而他自己,继续在那饭馆中坐着,时不时的还要附和几句,一副好事之人的样子。

    ……

    江南七星堂驻地,大堂之中一片凌乱。

    林飞和红叶二人,都是大刀阔马的坐在主坐之上,周围已经被他们翻了个遍,所有的武功秘籍,奇珍异宝,或者是金银此刻全都被他们摆在了台面上。

    林飞躺了个四仰叉,冲着红叶说道:“红叶啊,你下次整入梦的时候,多用精神力标记一下,昨天我好像补漏了几个刀。”

    红叶一本正经的听着,林飞灌输的歪门邪道,有时还津津有味地点了点头让林飞说的是不亦乐乎。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让那个人出去放消息吗?”

    “因为哥哥是想扰乱别人的视线,让那些大宗门先掂量一下再来。还有就是……”

    “打住打住,”红叶的话还没说完,林飞便让她不要再说下去,他自己还真没想到那么多层关系见红叶,把自己想得那么睿智,林飞也是有些遭不住,脸色一红说道: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层关系,我我就是想,哪天如果你要是自己出去,别给让人惦记上那把你抓了卖了,你还要给别人数钱,现在先把咱俩的名号打出去,以后别人也能掂量掂量。”

    林飞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给红叶安排教育的同时,还在盘算着下一家到底去哪。

    离这个江南七星堂最近的应该是一处杀手堂的分舵,对林飞下手的应该也是这个地方。

    不过他并不着急,这一路上他打算去拜访每一个路过的门派,以完成那个宗门挑战任务。

    这个任务在覆灭了江南七星堂之后,进度达到了二,看似是一个没有上线的人物,只要实力达标,都可以当成任务积累。

    收拾了一番,将各种不必要的东西全都兑换给了系统,再将功法用记录一份,低级的药材则全都扔给红叶,当成零食吃了,林飞和红叶便收拾金银细软,准备上路。

    此时刚至中午,二人来到了江南一处小城中,走向那最繁华的街道,最大的一家酒楼。

    不是自己的钱用起来毫无压力,林飞与红叶二人看到什么就点什么,根本不管吃不吃,得下小二,再三询问是否只有二人之后也不再作声,只是没点一个菜名他便是有些抽搐。

    有钱人的快乐他可能想象不到,但林飞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体会了一把。

    酒足饭饱之后,酒桌上却是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这人相貌平平,但是林飞却敏锐的发现了他身上的不同,他简直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不,他甚至连普通人都算不上,普通人在强身健体的时候总归是有一丝丝内力缠身,而这个人像是天生的废物一样,林飞从他身上完完全全看不到一点亮点。

    可就这样一个人系统给他的评分却是有一点点高,甚至高过了某些江湖二流人物。

    这一切让林飞的兴趣瞬间隐了起来,再加上这个人本来就是来找自己的,也不摆什么架子,就招呼了进来,问道:

    “阁下不知从何而来,专门找在下有何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阁下与我无怨无仇,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男子为人气息很重,先是一拱手,而后才是坐了下来,轻声说道:

    “久仰林兄大名,在下是神交已久。听闻林兄此刻正在江南,便也是没有来的及打招呼,直接登门拜访,是在下唐突了。”

    “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干过些什么?”

    “这下当然知道,在家知道,十几日前,林飞空出世,以诡异手段斩杀高通,在夜会慕容秋荻,只是不知道怎么你们好像是反目成仇,有人传闻你杀了三少爷,后便逃到了江南。”

    “哦,你说的大半的事都是我干的,那请问阁下是谁呢?”

    那男子不慌不忙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着,神情动作像极了在自己家一样,一点也不担心林飞突然暴起将他杀了。

    林飞这么问,他的动作也开始舒缓起来,说道:“我就是这一任百晓生,阁下想要需要什么情报都可以到我这里来。”

    “哦,你是不知道我要找你?”

    “找我买情报吗?”

    “对三教九流,但凡是能够排得上的门派和他们的掌门全都给我列出来,有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价钱……”

    “人的事你都别管,这间房子里的钱任你取用,我分文不要。”

    说完林飞便是将储物戒指中的晶莹细软倒了出来,整个包间里都散发出金银色的光芒。让人感觉是奢华到了极点。

    百晓生哪见过这个阵仗?他虽不喜钱财,但突然出现铺满整个屋子的金银,着实是令人震撼到了极点。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为财为权。此刻这个屋子里的才可能是一个人一辈子都花不完的,尤其是在这个物质贫乏的时代。

    看到白小生冷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没有了动作,他静静的看着那屋子里的钱,冲着林飞说道:“钱对于我来说无用,公子能将这么多钱财全都给倒出来,那我想公子真的可能就是仙门中人了吧,如若不然我还真想不到什么手段……仙门,成仙,呵。”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也没有爆发出一点点的贪婪神色,对于那成仙之事也没有显得太过狂热。

    林飞静静的看着那个百晓生,他觉得这个人着实是有些反常。

    不过究其原因,他也找不到任何不一样,或者是明显有害于他的地方。

    但这么随随便便的摆着这么多钱也有些不好,他大手一挥,直接又将钱财全都收进了储物戒之中。

    也幸亏是在暴风之中,如若不然,等会儿林飞一出去,那便是遭到各方追杀的开始。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阁下帮我个忙,”那百晓生说道:“虽然有传闻说你帮了慕容秋荻杀了三少爷,但你知道的那个女人反复无常,而且慕容世家并不是什么好人,恰巧的事我也跟他们有仇,不知道这个委托,阁下吗?”

    “想让别人帮忙,你就把所有的话都放到台面上来讲,慕容秋荻虽然是慕容世家的,但她也是天尊,我想你不能不知道。”

    戳破了这层谎言,百晓生并不感到慌乱,反而是继续说道:“她是天尊这件事还没有得到证实,我不敢乱说,我无论怎么样,我想阁下的实力是够的。

    我愿意对阁下放开我手头的所有情报,还有如果你能灭了天尊教的话,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找到!”

    林飞咧开嘴笑了出来,这也算是意外之喜,本来天尊教就是他的目标,能得到这股助力也是极好的。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