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阁下何故乘风起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元经(二合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元经(二合一)

 热门推荐:
    “好。两位肯协助夫君,我必拿出御铭术助一臂之力。”

    姮娆答应,一双清澈美眸如水,广袖云霏仙裙罩体,玉体高挑修长,肌肤雪白光洁如凝脂,明丽出尘。

    祝白海笑道“姮族御铭术得自仙海天涯的一块古碑,得之即抹去,从此姮族独属,乃是铭刻大道篇章的不二之法,有姮娆仙子相助,此事妥矣。”

    几人很快敲定,祝白海要结善缘,而姮娆则不会拒绝给李药丸好处。

    “此事定在何时?”

    “待小徒们破入神脉境中期吧。”

    “也好,沉月的进境稍快些,大概在这两日,药丸至多也就半月,我们便安心等候,到时为他们铭刻。”

    仙脉世界。

    李药丸盘坐一株苍松下,面前是一方云雾山崖,霞光在天际淡淡扩染。

    此时此刻,他体表肌肤热气蒸腾,运转体内元气,排出丝丝热力,刚刚与白杀大战了一场,正在消化感悟。

    天窍中白色元气形如雾海,时而如太阳初照,浅淡消散,时而如洪流决堤,汹涌而下,在全身经脉持续奔腾流动,冲刷着血肉,涤荡着道心。

    小神脉明显壮大,九口漂亮的小湖泊更加晶莹,中间的漩涡依旧只有黄豆粒大但确实壮大了两分。

    这种变化很喜人,意味着神脉成长,其神性正随着修炼一点点壮大。

    运转周天,从天窍延伸向百脉。

    渐渐,李药丸周身浮现很多水汽云团,蒸腾间,细小的雷霆弧光闪烁,这来自于九口小漩涡,充盈之后冒出的异象。

    水汽云团在外变幻,凝练一阵,最后又沉淀入百脉。

    每当这时,百脉便如同被温养一般,获得了些许神性。

    李药丸停了下来。

    “昨日刚踏入神脉境中期,小神脉漩涡就变得迥然不同,往日修炼,这九口漩涡可不会这么大方,总是把元气尽数吞掠干净,如今竟然溢出力量滋养百脉。”

    因汲取九海仙脉本源,李药丸的这条小神脉十分霸道,对元力需求巨大,就如黑洞一般,总是填不满。

    由此造成李药丸修炼速度不快。

    倘若是汲取一般灵脉的修士,待在仙脉世界天精地华如此丰沛的地方,大半年时间,甚至能一口气修炼到神脉境后期。

    “说起来,天羽的实力就是神脉中期吧?我现今修炼,已经感觉到一丝凝滞之感,也就是说,天羽不继续突破,我就要永远待在神脉境中期。”

    李药丸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他的境界修为,不能超过天羽。

    而因为祝白海阻拦,这大半年来,天羽都未曾进入仙脉世界,只能看,不能进,闷坏了,整日都想办法偷溜进来。

    “或许应该和姮娆仙子说说,看看能不能让天羽也进来。”

    李药丸轻语。

    仙脉广袤无垠,极品矿脉诸多,灵气源源不断的诞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给天羽放开手脚吞噬,会在短时间内跨越到一个新层次。

    当然,跨越幅度存在限制。

    李药丸如今是神脉境,天羽就不能超过元极境后期。

    否则,晋升没有任何门槛,神脉境的李药丸,领着一只仙级的小宇宙真灵,就能横扫同年龄段的一切对手

    世上不存在这种逆天的法。

    饶是如此,这也很逆天,试想李药丸渡劫期时,天羽鸟已为仙级,横跨了一个几乎无法超越的天堑。

    “哧!”

    正当李药丸思量,怎么拜托姮娆把天羽放进来,远处的云海,竟然有一道身影纵横闪挪,快速朝他所在的山巅接近过来。

    那是谁?

    李药丸惊疑,迅速放出神念。

    只见那是一道纤细的身影,轻盈灵巧,足尖在云雾疾踏,迅速跃出几十丈,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依稀能看见那身影浑身萦绕着五彩霞氲,十分神异。

    这身影应该是个女孩

    古怪的是,她的脸蛋光洁一片。

    无面少女!

    李药丸瞬间认出来人。

    正是当初烟波道姑凝炼的少女,与白杀一样,安排进来作为对手。

    “既然无面少女出现在此,那岂不是说,月月也在附近?”

    李药丸四顾,寻觅那道熟悉的身影,还没找到沉月,无面少女一个纵跃,踏着一片羽毛状的流云,跳上山崖,站在不远处,然后就没了动静。

    “唳!”

    一头金雕飞出云端,体形颇大,有十多丈,通体羽毛如金铁雕刻,冷冽稳固,浩浩的长风吹拂丝毫不动。

    “药丸哥哥。”

    金雕的背上,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孩,全身衣袂飘飘,洁净纤尘不染,挂着一抹甜甜笑容,朝这里呼唤。

    李药丸抬起头,只见一双清澈美眸正落在他脸上。

    大半年不见,沉月的身段气质好似都成长了不少,清雅明玉的脸蛋,雪腻精致,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一头乌黑秀发长及腰,随风飘舞。

    “扑通。”

    沉月从金雕背后跃下,站到山崖,打量面前穿着兽皮的李药丸。

    “药丸哥哥怎换这一身装束?”沉月微觉奇特有趣,大半年前,李药丸整洁清爽,可远不是眼前这样。

    “月月,你怎么能保持历练这么久,全身还一尘不染的?”李药丸其实更怪异,大大小小那么多场战斗,沉月竟然一点别尘埃不染,这不符合常理。

    沉月微微一笑,腰间一枚环佩发光,面前出现一堆少年的衣物。

    “差些忘了,药丸哥哥没有储物手段,这枚环佩,是饬颜姐姐离开北域小境时赠给我,药丸哥哥快些换了吧。”

    李药丸捧过衣物,走到远处的树林里面更换了一番,片刻之后,就褪了一身的兽皮,顺便把那条心血来潮挂在颈项上的兽牙项链也给扔掉了。

    再出来时。

    李药丸一身黑衣,英姿勃发,高大的身躯挺拔不俗,有风仪,眼神锐利深邃,五官棱角分明,远迈不群。

    “高了好多呢”

    沉月背负小手,轻轻踮起,一双清雅的明眸似乎流动着熠熠星河。

    李药丸轻轻一笑,摸摸沉月脑袋,这一年,他的个头的确拔高极快,原来在北域小境,两人差不多高。

    “月月你怎么找到我的?”

    “是烟波师尊,她传讯,让我来找你,说你近期在这处山崖修炼,我驯了一头金雕,便跟着无面她到这里。”

    “有说是为什么事么?”

    “还不知道。”

    “是这样”

    李药丸抬起头,凝望天穹,明白姮娆祝白海等人应该能望见他们。

    “药丸哥哥你看”

    沉月忽然指向不远处。

    李药丸药丸视线顺去,彩光漾动,只见无面少女光洁的脸蛋,忽然浮现轮廓,眼睛,琼鼻,嘴唇,从模糊到清晰,一道接着一道神奇的浮现。

    最后,她成了一个美丽道姑的形貌。

    “烟波师尊。”

    望着面前的美丽道姑,两人皆有些意外,因为,先前说这是为他们安排的对手,结果如今化成了本尊。

    “是我们。”

    白杀也从远处走了过来。

    行走间,他的面貌开始调整,周身白气蒸腾,皮肤状态也在改变,不久便成了极浦真人,唯有一头锋锐的白发没变,让其多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更是在此刻。

    天空中,一朵祥云飘来,上面站着姮娆与雪兔少女,天羽鸟立在她们身畔,一面俯瞰仙脉世界,一面大口吞吸,很想立刻投入这片世界的怀抱。

    姮娆,祝白海,烟波都来了。

    三人此次前来,似乎有着别样意味。

    “夫君。”

    姮娆下了祥云,步伐款款,走到李药丸的面前,笑着牵起他的手,柔若无骨的光滑小手,带起淡淡的清凉之感

    李药丸顿时感到脸红。

    大半年磨砺厮杀,让他心性愈发沉稳,不容易为情绪所动。

    但再次见面,这位名义上的道侣,还是那样热情,让他不适应。

    姮娆如此亲昵,沉月见状面不改色,但初与见面时的甜美笑容却是没了,就这么一直保持淡然。

    “姑爷,你比以前长帅了哦!你不知道,主人每天都在在水镜前看着你呢,很挂念你。”雪兔少女在一旁笑道。

    李药丸闻言,看了眼姮娆,但见她脉脉如水的眸子亦在看他,漾动着几许星光涟漪,心头无端怦跳,转过视线。

    “姑爷还是这么害羞。”雪兔少女嘀咕。

    “两位师尊,此番来,难道我们在仙脉世界的历练结束了么?”

    云雾缭绕的山崖,祝白海与魔女盘坐,李药丸问出心中疑惑。

    “是有一件重要的事。”

    祝白海的面容凝重起来,推手间,几种不同颜色的光华闪烁,绚烂满目,随即,面前虚空,竟然沉浮两卷神秘的道书。

    道书尺许长,封面包裹得十分精致,丝丝银色水迹流溢,光影变化,还有股大道气韵流转,异常不俗。

    李药丸惊奇,这两卷道书,给他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很想执掌翻阅,聆听里面的道音,参悟修行。

    好像似曾相识。

    对了,当初在白月上,清玉教他那门法时就有类似的感觉,乘清气以驰骋,临银河兮御阴阳,阴阳生灭,源源不断运转,从而进入那玄妙的境地。

    “这是大道篇章。”祝白海沉声道。

    大道篇章。

    李药丸一惊。

    祝白海道“从混沌宇宙开辟,这世间有神魔妖、有修士争斗开始,宇宙中的生灵便致力于创造道法绝学,以获得强大的实力。岁月更迭,如今道法神通已经发展到如恒河沙数量一般多。

    不过你们可知道,道法绝学有非常严明的高低的之分。

    最寻常的,称之为法术,有十多个品级,往上还有秘篇,仙法,大仙术。

    而大道篇章,正是凌驾于这一切顶端的绝学。”

    李药丸屏息。

    好大的来头。

    他当然知道,这世间的大多东西都有高低之分,仙脉如此,神通如此,甚至人亦如此,有人生来就是仙门贵胄,而有人生来却是贫民陋巷。

    祝白海看了眼李药丸,很满意。

    “我与烟波道友,准备将这两篇大道篇章铭刻入你们体内。”

    “铭刻,何为铭刻?”沉月忽然问。

    魔女笑道“铭刻,自然与学不同,大道篇章会化作最纯粹的本源符文,烙印在里面的体内,随着你们境界不断提升,神通不断显化,从本质深刻感悟。

    你可以理解为,生灵本质是一株嫩芽,大道篇章的本质则是一股唤醒力量,春来万物长,秋冬寒肃杀。

    于万物更新、春风浩荡的时节,自然能够成长绽放。

    但在绝冷冰寒的大雪倾覆之下,一株种子还能逆流而上么?”

    祝白海捋须道“烟波道友这个比喻虽简单,确有贴切之处,铭刻大道篇章,能让一个生灵在各个阶段获得超凡的领悟力,哪怕是在最为迷惘低潮期。”

    李药丸心中一动。

    的确,修士的感悟,并非时时刻刻能够保持高状态。

    顿悟时,一日千里,阻塞时,滞缓不前。而这铭刻功效,却能在一定程度打破这樊笼,属于绝顶势力给予后辈的宝藏。

    “药丸。”祝白海笑道“你向来不解,为何白杀体魄能够主动浮现神通,而你无论怎样锤炼,好似都难到达他那程度?”

    “的确如此。”李药丸轻轻点头。

    “因为太元经。”

    祝白海手指一指,那卷湛蓝色的道书顿时漂浮了过来。

    沉吟片刻,微启封面。

    轰!

    刹那间,一道晶莹的幽蓝色光束以着不可思议速度突破至天穹,烟火般绽放,万千蓝霞盛烈,这一刻,半个仙脉世界都笼罩在明亮光辉中。

    清晰可见,大道宝符文交织。

    亿万里云空飘逸神性蓝焱,朵朵簇簇,绚人眼目。

    “太元经炼体,白杀的体魄,承载着太元经最初级的一些变化。”

    随着祝白海这一声轻语,天穹上的神焱再次璀璨夺目,汹涌之际,磅礴气势浩荡,隐隐形成一只美丽的走兽。

    这是一只无比美丽的走兽。

    李药丸望着其,有一种独自置身在广袤无垠的时间荒原,一头超越生命层次的神兽忽然朝下方瞄了一眼。

    深感自身是如此的渺小。

    如此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