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改异界战纪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热门推荐:
    观众们向胜利者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从看台上抛下的鲜花、丝巾、戒指那是贵族小姐与女士们的献礼她们也都站了起来,用略带羞涩或是热烈火辣的眼神望着这位获胜的钢铁骑士,期望他能亲手拾起属于自己献上的馈赠之物。

    维达举起手,向观众们致意并向女士们行了礼,按照规矩,维达的扈从们奔了上来,将这些香艳的奖品一一拾起。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后几天内一定有许多撒上香水的信函递到这位外国骑士的落脚地。

    他从高高的骑士马鞍上跳了下来。向落马的德.劳许伯爵快步迎了上去,德.劳许慢慢的从沙地上站起身来,维达扶住了他,并握住了他的手。

    “德.劳许伯爵,我由衷的敬佩您的武技。”维达刚才那一击还是动用了源力,使对方的矛在最后关头偏离开去。不过,他将德.劳许击落马下的刹那,用源力巧妙的在他身下垫了一下,让对方不至于受到太大的伤害。

    “斯坦利爵士。”德.劳许揭开面甲,脸上的表情既显得敬佩又有些难为情。

    “好啦,好啦,两位非凡的骑士,你们的友谊将会因为今天的这场比试而开始。”公爵走下看台,来到了他们身边。

    “脱下你们的甲胄和铁手套,穿上你们最漂亮的服装来参加宴会吧,你们可以向小姐们、女士们说说你们各自的故事,让里斯达德的贵族们也能有机会和你们交上朋友…特别是您,斯坦利爵士我有预感您会在黎斯特,甚至是整个法波艮兰都掀起一番风浪来。”

    公爵走到他们中间,拉住他们俩的手,高高的举了起来,向所有的观众大声宣布道:

    “这两位贵族因为一场误会而决斗,也因为崇高的骑士精神而放弃了让对方流血,且毫无意义的决斗,他们才是真正富有骑士精神的楷模!”

    “撕盔骑士!撕盔骑士!撕盔骑士!”狂热的观众们又开始大声欢呼起来。

    “该死。”维达小声嘟哝着,公爵似乎是听到了他的抱怨,向他笑了笑,接着他举起手待观众们安静下来之后,大声宣布道:

    “这位斯坦利爵士,他拥有超人的力量、非凡的武技和崇高的骑士精神,仿佛提亚赐予他这些美德,命令他降临世间,让世人目睹这般奇迹,这样一位无懈可击的骑士可以被称作为……”公爵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维达纹章衣上的图案。

    “神选骑士!”

    “神选骑士!神选骑士!神选骑士!”

    维达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回头望向看台上的安娜琳,她脸上的忧色却更浓了。

    “哦伐,我们的神选骑士,我相信您的名声一定会传遍法波艮兰的,不过在此之前,请您一定别忘了来参加宴会,否则小姐和夫人们都会伤心的。”

    “是的,公爵大人,我一定到。”维达向公爵行了个礼,并向德.劳许伸出了手。

    “德.劳许伯爵,请代我向勒布歇子爵问个好,我们晚上见。”

    “我一定代为转达,不过勒布歇子爵一定会亲自向您道歉的,他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斯坦利爵士…我们晚上见。”德.劳许握住了他的手,郑重的回答道。

    山德鲁和凯勒已经将那几个被逮住的开赌盘和放贷的家伙移交给了公爵的卫兵们,如果他们拿不出赔付的赌注,那么这些倒霉的家伙将会被关在城堡上的站笼里,直到变成一具风干的尸体。“暴熊之颅”的店主弗朗索瓦骑士兴高采烈的骑马走在队伍前头,仿佛是维达的持旗扈从似的。

    “看呐、看呐…这位得胜的外国贵族,公爵赐予他神选骑士的称号,他来里斯达德第一天就是住在暴熊之颅的,大家好好看看这位无懈可击的骑士吧。”

    那些兴奋、执着的人们一路跟随着维达一行,简直就像骑士游行时的那种盛况。没能看到这场比试的人们被喧闹的声音所吸引,争相从大街小巷里走出来,或是在阳台、窗口上观看这位外国骑士的雄姿。

    男人们羡慕的注视着他,一边仔细聆听从比武现场回来的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女人们把她们的绸缎腰带、头巾、亲手编成的织物等等,各种五颜六色、华丽鲜艳的心爱之物向维达抛去,甚至还有些未结起高发髻的姑娘挤到他的坐骑旁,拥抱他的马镫和铁护腿。这在民风淳朴、热情奔放的法波艮兰并不算什么逾越、或是放荡不羁之举。

    果然,在法波艮兰的比武场上是最能够博得好名声的。

    维达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了,他的眼前到处都是自愿簇拥着他的人们、他的耳边听到的都是对他的赞美、他的鼻尖闻到的是落在他甲胄上某位女子腰带上的香味…他向人们挥手致意,悄悄的用源力保护被人群挤得踉跄的弱小,以防他们摔倒…他成为了这座城市的宠儿,满心欢喜的接受人们对他的崇拜和赞美。

    回到客店后,他在众人面前卸下了甲胄,像真正的冠军一般再次向人们致意。接着,他进了房间,准备打扮一番,参加公爵的宴会。山德鲁和其他扈从们守在门外,防止热情的人们打扰到他,只有安娜琳悄悄的跟着他进了房间。

    “我最亲爱的大人,您非得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吗?”

    维达转身将安娜琳抱了起来,轻而易举的将她举过了头顶“我的宝贝,难道你不为我感到高兴?难道你觉得我的所作所为过于轻率?”

    “不,不,不…我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不过我也有我的想法。”维达旋转了一圈,把她放了下来。

    “不必担心亲爱的夫人,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越出名,那么想动我们的人就会越忌惮,想象一下吧,当我在比武场上拿下冠军那么支持我的人就会越多,到时候不仅是格兰铎、里斯达德、甚至是国王……”

    “冠军只是转瞬即逝的虚名……”

    “那么我就通过这个契机把握到实权。”

    “您不是法波艮兰的贵族,他们不会让你拥有实权。”

    “那么我就公开身份,招揽拥趸……”

    “那样会让您成为众矢之的。”

    “安娜琳……”维达有些不悦,不过当他看见了她那双碧色的眼睛所流露出的真情时,他的心软化了下来。

    “安娜琳,我可能有些欠考虑…我答应你,参加完黎斯特的比武大赛,我们就离开,我答应过琳达,取得冠军,帮她离开格兰铎,同时,我必须取得骑士团的信任,让未来发生改变,这两点我必须做到。”

    安娜琳把头埋到了他的怀里,轻轻叹道:“离比武大赛还有两个月,这段日子里会发生些什么,谁都不知道…何况,何况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南方去游历世界、去拯救那位美丽的精灵公主…可是,我怕,怕你被卷入争权斗利之中,怕我们落入某个势力的陷阱中,怕就此改变了我俩的命运……”

    维达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令人焦躁不安的想法再次浮现出来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吗?命运…能够改变吗?如果说不能改变,那么安娜琳…她将何去何从?

    灰时刚过,位于里斯达德城堡南侧的公爵官邸门前便呈现出一片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热闹景象了。受邀的客人们在门前下马,或是搀扶着从四轮马车上走下的女眷缓缓步入。传令官不断报出来宾的名号他们大部分是公爵的封臣、或是正在里斯达德做客的外省贵族。

    不仅仅如此,在边界附近狩猎的托森特公爵他是位极其热爱骑士比武运动的年轻人,同时也是德.劳许伯爵的朋友。他无意中得知了这场比武,便放弃了继续狩猎,赶来里斯达德想要亲眼目睹击败德.劳许的外国骑士。

    德.劳许伯爵已经到了,在比武中受伤的勒布歇子爵正站在他身旁经过一下午的静养,这位强壮的贵族倒也没有大碍,只时不时的会有些晕眩犯恶心这是脑袋震荡的后遗症。托森特公爵正缠着他们俩,仔仔细细的询问比武的过程。

    “吕西安,那位外国骑士真有那么厉害?就连你也挡不了第二回合?”

    “岂止是厉害。”德.劳许苦笑着回答道。

    “第一回合,他应该是在试探我的实力,或是给我个机会即便如此,我也差点被他掀下马…他的力量太惊人了,而第二回合,我刺出了绝佳的一击我敢发誓,哪怕在去年的比赛中我也没能像今天那样专注,或者说我觉得这一击肯定能扳回劣势…可我想错了,他躲了过去,神出鬼没般的躲了过去,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被掀下马面向天空躺在了地上。”

    “哦伐,承认吧,吕西安…你应该是失手了,也可能是因为勒布歇子爵的原因。”年轻的托森特公爵瞥了一眼站在旁边,满脸羞愧的勒布歇子爵。

    “不,我并没有因为斯坦利爵士救了勒布歇子爵的原因而手下留情,但依我看来,明年黎斯特骑士比武的冠军或许已经没有了悬念。”

    “啊,啊…看在提亚的份上。”托森特公爵嚷嚷了起来。

    “法波艮兰有那么多武技高强,力量惊人的骑士,难道你觉得这位神秘的外国骑士能比的过却尼.德.查维夏吗?能比的过埃尔贝.德.邓肯吗?能比的过你的父亲诺瓦缇大人吗?抱歉,吕西安,愿您父亲的灵魂在圣地安息。”

    “尊贵的茹贝尔大人。”德.劳许严肃的看着他回答道:

    “您要知道查维夏大团长留在了圣地,从此不问世俗之事,而邓肯大统领在一场比武中被卑劣的对手伤到了,对他来说,可能再难发挥出以往的水准,至于我父亲…他已经将本领都传授给我了,今天这场比武,我相信即便是我父亲,也难以做得更好。”

    “骄傲的吕西安,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这位外国骑士武技高强,能力压群雄了,喔,我越发好奇了…你刚才说他是从科洛佛公国来的?”

    “是的,斯坦利爵士来自遥远的利维亚,据说那是科洛佛公国东南部的小镇。”

    “奇怪,科洛佛公国在近些年并没有什么出名的骑士,你应该也记得前年和去年的比武大赛中,从科洛佛公国来了两、三位刚被册封的血气方刚的年轻骑士,似乎在比赛进行的初期就被掀下了马。”

    “况且…在我的印象中科洛佛公国似乎并不存在利维亚这个地方。”托森特公爵抬起手将遮住额头的浓密头发撩开,他沉思了一会。

    “现在我愈发好奇了,吕西安,你刚才说他的纹章是什么样的?”

    “是一位美丽的精灵骑在独角兽上的图案,我有理由相信这是自某种预言或是先人的经历所衍生而来的。”

    “哈,我的朋友,你的武技称得上是一流的,但对纹章学却所知甚少,呃…精灵代表着古老的传承、神秘莫测的力量,女性精灵同时还代表了忠贞与爱情,至于独角兽那是精灵的神兽,代表了高贵的血统与非凡的勇气用这种纹章的贵族都是古老家族的成员,血统高贵,名声显赫,可据我所知,科洛佛公国并没有这样的家族。”

    “您想说这位外国来的骑士故意隐瞒身份?这样一位极富骑士精神、武技高超、风度非凡的贵族…...”德.劳许思忖了一番,愕然问道。“难道他是某位王族的后裔?”

    “极有可能。”托森特公爵抚过略有胡渣的下颌,出神的望着火炬上舞动的火焰。“我对这位斯坦利爵士的兴越来越浓了,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交上个朋友。”

    “他答应了里斯达德公爵的邀请,待会您一定能见到他的,噢,我还想……”

    德.劳许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门口传令官用洪亮清晰的声音报出了那个名字:

    “来自利维亚的伊蒙.彭.斯坦利爵士到!”

    正在交谈的人们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向门外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