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存在轮回世界 > 第八十章 逃跑

第八十章 逃跑

 热门推荐:
    沐岚下意识闪躲,同时释放萨尔之盾,这些触手般的魔植根茎迅速环绕护盾外部,粗壮的根系上又长出细小的根须,根须逐渐长成密不透风的圆球将她包裹在内。

    “岚岚!”林依依见沐岚被困在根茎里面,着急的喊道。

    “我没事!”沐岚用心灵链接和她联络,这种方式的用意可能是限制她的活动,但精神力术法只要感知到目标就可以释放,她立刻想好了对策:“不用管我,你继续保持射击,就打那个水系魔法师,必须让他们减员一人,如果情况危急就使用红莲之箭!”

    说完沐岚就对水系法师释放了术法撕裂,那名法师一直处在她的攻击范围,此时痛苦的抱头蹲下,不断的低声咒骂着,与此同时林依依的几发爆炸箭矢已到,水系法师根本来不及竖起冰墙防御。

    木系法师连忙撤回控制沐岚的魔植,想用那些植物根茎来阻挡爆炸箭矢。

    沐岚终于重见天日,魔植一消失她就看到射向水系法师的爆炸箭矢,而魔植正快速返回主人身边,速度居然比林依依的箭还快,最后赶在爆炸之前护在两人身前。

    “该死的破木头!”林依依气愤道,明明差一点就命中那个魔法师了。

    “没关系。”虽然魔植的强大超乎她的预料,但是沐岚环顾一圈,石正阳那边已经结束了战斗,所有冲过来的黑衣骑士都被杀死,终于可以联手对付两个魔法师了。

    当坚如磐石四人围上来时,两名魔法师对视一眼,发现形势反转,已经陷入以少敌多的境地,水系法师果断竖起几道冰墙,然后在其中吟唱咒语。

    而这段咒语听起来莫名的让人压力倍增,沐岚从这些生僻晦涩的短句中听到例如“神明”“强大”的词汇,顿感不妙,忙联系大家赶快打断这个魔法释放,而自己也对其释放术法混乱。

    但是精神力发散过去却像被一股屏障阻挡下来,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石正阳掂了掂手中的长剑,然后汇聚内力用力的抛了出去,林依依的爆炸箭矢也同时射出。

    魔植的根系编制出一个密集的网状物体,宛如一块盾牌挡在两人前方,爆炸箭矢只是f级的魔法物品,远没有魔植的魔力浓厚,直接在根系盾牌的表面上爆炸了。

    灌输内力的长剑倒是穿透了魔植,但卡在魔植上插进去一半就失去了动能。

    随着水系魔法师的咒语吟唱,天色突变,几人头顶的天空突然阴沉下去,空气变得寒冷起来,随后细密的冰锥从天而降砸向头顶。

    这些冰锥锋利无比,大家慌忙闪躲,有几支冰锥直接擦破了沐岚的手臂,如果被它们砸中脑袋真是必死无疑了。

    更可怕的是这些冰锥雨从开始的细小变得越来越大,一会的功夫就有人的手掌大小了。

    沐岚知道必须中断水系魔法师的吟唱,不然大家都会被穿成刺猬,于是在心灵链接中联络了石正阳。

    石正阳话不多说立刻冲上前去,魔植正在起到保护两人的作用,此时见有人威胁便腾出两只触手扫向石正阳。

    石正阳仰面弯下腰,向前跑动的同时躲过一只横扫的触手,而另一只触手直冲他的面门而来,竟想要贯穿他的脑袋。

    木系魔法师阴冷一笑,在他的预想中这个人已经是死人了,但随后一团气浪冲向了他,一个健硕的身影跳上半空,木系魔法师的笑容逐渐凝固。

    魔法师虽然是实力强大的代表,他们将大量的精力放在魔法研究上,并不强化自身体魄,所以很多魔法师都身体孱弱,一旦被近身攻击就会处于下风。

    石正阳是内功强者,同层次的神选者一般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缺乏保护的魔法师了。

    他这一拳直接打在水系魔法师的面门上,将他重重的击飞数米,旁边的木系魔法师见状马上操控魔植护主,刚想吟唱咒语时精神就变得涣散,僵在了原地。

    石正阳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木系魔法师中了术法混乱的瞬间,一掌劈向他的脖子。

    木系魔法师的袖口中窜出一道绿色影子,开启基因锁第二阶的石正阳反应更快,躲开这道影子的偷袭,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条带着荆棘的藤蔓。

    木系魔法师从术法中清醒过来,看了一眼生死不明的同伙,知道已经敌不过这些人,阴沉着脸掏出一枚卷轴,用力撕开,以整个人为圆心出现了一圈魔法阵,身影瞬间消失在现场。

    传送卷轴?沐岚在主神系统是见过这种魔法道具的,传送卷轴能瞬移至万里之外的其他地方,是很难制作而且价值昂贵的兑换物品。

    被石正阳击中脸部的魔法师已经躺在地上没有呼吸了,剩余的几个黑衣骑士见自家魔法师死的死跑的跑,也拉起缰绳策马逃离现场。

    “队长威武!”赵子瑜吹了个口哨,还鼓起了掌。

    这场战斗虽然持续时间不长,但其实比昨天的兽潮来袭更吃力,沐岚还是第一次对战真正的魔法师,而且估计两人都是中级魔法师,她的精神力已经见底,释放不出几次技能了,好在石正阳快刀斩乱麻的解决掉一个。

    来到商队的位置,他们只剩下五个人了,其中一个青年自称是商队老板的儿子,另外四人都是他请的护卫。

    “感谢勇士们出手相救!如果没有你们我就死在这里了!”青年样貌很年轻,有着金色的头发和湛蓝色的眼睛,他右手扶胸弯腰行了个礼,对众人感激的说道。

    “客气客气,路见不平嘛!”林依依是个颜控,这位金发青年长相英俊,而且行为举止谦逊有礼貌,有种英剧里贵族子弟的气质,不由得淑女一笑,但眼睛盯着青年打量个不停。

    “你们怎么会惹上这批人?”石正阳奇怪道,这些人看上去并不像强盗,他们装备统一,带着股军队的肃杀之气,思来想去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

    金发青年的表情微僵,然后便是温和一笑,他说道:“这个具体我也不知道,北境这几年总是战乱不断,诺斯瓦尔的几个边关领主屡次叛乱倒戈,背靠蛮族势力想要独立称王已经是众所周知了,可能他们看中我家的货物想要劫掠一番也说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