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仙为聘 > 30 等吃饭

30 等吃饭

 热门推荐:
    纪小朵笑起来,“你确定要把我的人情用在这里?看起来在梦里过得不是很开心?”

    赵明轩:……

    怎么可能开心?

    他很清楚,纪小朵这时完全只是在说反话讽刺他而已,但却一点都没有生气。

    对他而言,只是梦而已,对“玉版”而言,却是真实的人生。

    每一天,每一个城市,都有这样的女人,正在像他梦中一样死去,根本没有重来的机会。

    他其实早就知道的。

    他当初和纪小朵打赌,嘲笑她天真,笃定她一个人在外面活不下去,就知道这个世界对她那样的孤身女子有多险恶。

    可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无非就是“知道”而已。

    他正好撞上了,正巧心情好,正好顺便,也许会伸个手。但大多时候……关他什么事呢?

    当初纪小朵差点被柳家淹死,他也没有追究,只想着自己的大局。

    一个贱妓,哪比得上自己的前途利益?

    轮到自己被淹死,他才会想,“凭什么!”

    轮到自己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他才会一遍遍地想,到底什么是“平等”。

    “我刚刚正在跟明静先生商议,废除贱籍。”赵明轩叹了一口气,“没有人天生就应该过那样的生活。”

    纪小朵微微挑了一下眉。

    真有点意外。

    她没想到赵明轩会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这么快想到这个。

    是真的有这个共情能力和超前思维,还是在装给她看?

    不过,就算是装,其实也无所谓。

    纪小朵知道自己前世历史上的平权之路走了多久,一直到她穿越之前,也未能真正贯彻。她没那么傲慢觉得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做到,从一开始,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留下火种”。

    只要赵明轩真正发布废除贱籍的政令,就能在史册上留下一笔,哪怕以后再被废,也总会有人能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件事。

    这就很好。

    纪小朵饶有兴趣地问:“你打算怎么做?”

    赵明轩没有回答,而是道:“这会明静先生应该还没出宫,不如一起再聊一聊?”

    纪小朵想想就点了点头。“行啊。”

    她毕竟只是个键盘侠,具体政策该怎么实施,听听本土人氏有什么想法也好。

    于是,其实已经快走到宫门的明静先生又被十万火急地请了回去。

    徐明静:……

    考虑一下老年人的身体行不行?

    纪小朵对徐明静还是很敬重的。

    毕竟当初那种情况,人家也能正正经经收她为徒,正正经经教她观星。她没学多久就中断了,也实在是意外太多,没有办法。

    纪小朵见了徐明静,还是正正经经行弟子礼:“老师。”

    徐明静避开不受,道:“不敢当,纪娘娘今非昔比,莫要折煞老臣。”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有什么不敢当。什么天女下凡,都是胡说八道,老师还不知道我当初是什么人吗?”纪小朵笑道,“后来突然消失,只是被人绑了扔进河里漂走了。后来一直没有和老师联系,也实在是情非得已,老师不要怪我就好。”

    徐明静后来一直是赵明轩的谋士,和他联系紧密,纪小朵不想见赵明轩,当然也就不去见他了。

    而她到京城之后,因为想着自己是要考科举入朝的,迟早要和原本的官员体系对上,不知道徐明静现在的立场,也就索性想再看看情况。燃文

    今天是赵明轩把人叫来了,她才借机先道个歉。

    徐明静当然不会怪她。

    她一个女人,在乱世里能做那么多事,他也是相当敬佩的。

    私人感情上的事么,他一个糟老头子,也管不了那么多啦。

    客气了一番,他才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

    这么些年过去了,她的容貌丝毫未变。

    气色还更好了些,当年还纤弱娇柔,带着几分体虚,这时寒冬腊月的,她只一身石青长袍,却丝毫不见怯寒,面色红润,嘴角含笑,整个人都像笼着层柔和的莹光。

    徐明静不由赞叹道:“当初见娘娘姐弟,总觉得小郎君可能是个有大造化的人,没想到娘娘也真是神仙中人。”

    “我算什么,不过是机缘巧合学了一点道术而已。”纪小朵不想提这个,又道,“我那里酿有灵芝酒,养身极好的,回头我让人给老师送一些去。”

    徐明静没有推辞,只再三又道了谢。

    赵明轩在旁边,已经哼了好几声了。

    对他没个好脸色,对个糟老头子倒是谈笑风生。

    还灵芝酒!

    他也想要啊!

    纪小朵听到了,但不想理他。

    可是徐明静不敢啊。

    赵明轩现在是皇帝,虽然敬着他,他也不能不知分寸吧?

    便轻咳了一声,把话题拉到之前他和赵明轩商量的事来。

    纪小朵也就先收拾了情绪,正经和他们讨论起来。

    一直聊到天黑,粗拟了个章程出来。

    纪小朵大致满意。

    她心情好,便要亲自下厨请徐明静吃饭。

    徐明静连她的礼都不敢受,哪还敢让她亲手做饭?

    赵明轩却道:“先生不必推辞,就让我跟着沾点口福好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给徐明静做饭,难道还要撇下他?总不能当着老师的面又掀盘子吧?

    纪小朵瞪了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让宫女带路去了小厨房。

    徐明静也真是看不懂他们这关系了,之前纪氏是赵明轩的姬妾,但现在当然不可能再把她当寻常后妃,不要说她如今是神仙了,刚刚还直接议政,她自己似乎也完全没有要一直待在宫里的意思。

    不过,赵明轩真是满眼都是纪小朵,那倒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王家谢家还在折腾着想操持选秀图谋后位,呵,做梦吧。

    就赵明轩今天这个表现,能不能同意选秀都说不定呢。

    就算选了,那也不可能有宠,何必呢?

    不过这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徐明静索性闭了嘴什么都不说,只等着吃饭。

    老实说,纪娘娘那手厨艺,他也一直惦记着呢。

    纪小朵很快做了四菜一汤出来。

    一半清淡,一半重口。

    有赵明轩喜欢吃的菜。

    赵明轩几乎感动得都快要流泪了。

    他能吃上这口饭,真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