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纬度的武侠世界 > 第六十四章 冀州乌云镇

第六十四章 冀州乌云镇

 热门推荐:
    “驾”

    一辆马车匆忙驶过官道,沿山修建的官道,直通燕国七大州城之一的冀州城。

    马车内坐着两位女子,柳燕、莫水水,两女一同参加凌云比武,本来同行还有几位,奈何全数死在了寂灭森林。

    “吁!”

    “嗤嗤!”骏马踏蹄,仰头停了下来,赶车的马夫,跳了下来。

    走到马车窗边,问了一句:“两位小姐,前方便是冀州城。”

    莫水水掀开马车窗帘,看了一眼前方,远处一座黑影显现,正是冀州城城墙的影子。

    莫水水扭头,轻声的对柳燕说了一句:“柳燕姐,冀州城到了。”

    柳燕与莫水水互相搀扶,走下了马车,柳燕从包裹里取出十两银子,递给马车。

    马车,一脸笑意,“得嘞!两位小姐受累,自己走进冀州城了。”马夫说完,赶着马车掉头离去。

    两女手持宝剑,背着包裹,站在官道一旁,一旁道路边,枯树枝上站着几只乌鸦。

    “哇!”的叫唤了一声。

    惊了柳燕一身冷汗,反手一飞镖射落地面。

    莫水水捂嘴轻笑,柳燕也是一笑,与之缠在了一起。

    莫水水在前头跑着,“柳燕姐,你追不上去,我爹说过了,我的轻功,冀州城举世无双。”

    “呵!还举世无双,名头倒是响亮,我到要试试。”

    莫水水见势,一跃而起,柳燕轻笑,随即跟上,两女一前一后,遇水踏水而过,遇物一跃跳过,遇阻挡一闪而过。

    柳燕每当追上时,让其三分故意放慢脚步。

    官道旁一阵欢声笑语,一条岔路出现在两女眼前,柳燕开口唤了一声:“水水,你赢了。”

    柳燕捂嘴轻笑,莫水水落地瞬间,转身包裹一甩跟着转身,“哼!”一抹鼻子,手中宝剑倾斜。

    莫水水说了一句:“柳燕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让着我。”

    嘟嘴的莫水水,一身青衫,两女追逐中青衫凌乱,白色纱衫显现。

    柳燕走了过来,一手持剑,一手为莫水水整理了一番。

    “好了,水水,我们在此别过。”柳燕拱手,施了一江湖礼。

    莫水水眉头一抖,这才发现两人该分开,只因一人从小道返回家族,另一人进城返回家族。

    莫水水的爷爷,莫无道,乃是冀州城第一高手,尤其是莫无道的轻功,天下人称,踏水无痕。

    莫水水的爹,莫有才,三十九岁,一身修为玄体境初期,一手开山刀法,名震冀州城。

    莫水水的家兄莫南山、莫北山,二十二岁、二十一岁,一位玄脉境中期,一位玄脉境初期,冀州城公认的天才。

    冀州十杰,莫家占了三席,莫水水一母同胞的大哥莫东山,修为玄脉境巅峰,一步便是玄体境武修。

    莫东山也是冀州城十杰第二,莫家的骄傲,莫有才十四岁有了莫东山,十九有了莫水水,莫东山与莫水水的娘亲,身份乃是冀州城老城主百里天穹之女。

    现任冀州城主百里战、副城主百里霸的妹妹。

    莫水水前往青州城参加凌云比武,完全就是偷偷跑出来的,家族派出不少武修寻找,莫水水的爷爷莫无道为此,天天守在冀州城门等待,莫水水的消息,深怕错过了什么。

    两女互相施礼,莫水水回头对柳燕说了一句:“柳燕姐,我回家一趟,就去乌云镇找你。”

    “嘻嘻!”

    莫水水捂嘴笑着,转身背着包裹,大摇大摆的朝冀州城前去。

    柳燕妩媚一笑,背着包裹,叹息一声,深呼吸一口气后,朝冀州城乌云镇方向走去。

    骄阳似火,一阵清风吹过,树荫下遮阳的陆一鸣,瘫倒在地。

    “啊!我不走了,走不动了。雪前辈,你还记得路吗?”

    “三天了,连一个镇子都没看见。”

    从山林走出的陆一鸣、雪云飞两人,很是尴尬,忘了回青州城的路。

    两人走了三天,一直往相反的方向走着,一条小河流水,哗啦啦的响彻声。

    小河不远处的山道上,立一巨大青石,上面写着:冀州乌云镇。

    有时候说巧不巧,说不巧也巧

    陆一鸣手持木剑,一身白衫落拓流苏,一头乌发蓬松,显得好似野人沟里走出的。

    雪云飞更加形象,完全野人沟里出来的,一身衣衫破乱不堪,陆一鸣瞧上一眼,说道:“雪前辈,你怎么不是话?”

    雪云飞白了陆一鸣一眼,“一路上,就你话多,你是话痨?”

    陆一鸣尴尬一笑,摸了摸脑勺,“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最近怎么了?”

    陆一鸣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何好似变了一个人,在地球时的高冷风,像极了人们对于博士的第一印象,若是地球上认识的人,来到玄武大陆看见陆一鸣,估计这些人要疯,完全就是两种性格的人。

    地球的陆一鸣沉稳、冷酷、干练,玄武大陆的陆一鸣,狡猾、鸡贼、聪明、幽默、话痨。

    不过两者也有共同点,都有一副好心肠,善者表露于无形,或是表现于外表。

    “还不是你带的路,不然早回青州城了。”陆一鸣嘀咕着。

    雪云飞冷“哼”了一声,“行了,前方有一镇子,我们去问问”

    雪云飞耳动,已经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不过陆一鸣听不见,毕竟两人修为差的离谱。

    陆一鸣听不见也不意外,雪云飞起身一步步走去,陆一鸣一跃起身,叹息一声,“得走着。”

    一前一后,一老一少,一人一头白发,一人一头乌发。

    一个老怪物,一个小怪物。

    两人一步步朝着乌云镇走去,“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路上。

    一阵喧哗声响起,噼里啪啦的响着,陆一鸣一听,好似地球的鞭炮,走近了一看,大红袍响着,陆一鸣倒吸一口凉气。

    “呵!不止地球上,玄武大陆的人,火药也是当鞭炮使用”

    雪云飞皱起眉头,思虑一番后,“小子,站住,十余位玄体境修为,一位玄丹境修为,至少百余位玄脉境修为武修,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陆一鸣一愣,靠近雪云飞,“雪前辈,你该不会怕了吧?”陆一鸣说完偷着乐。

    雪云飞一巴掌盖了过来,陆一鸣一脸委屈的捂着头顶。

    “臭小子,我只是为了避免麻烦,你小子别不知好歹。”雪云飞有些愤怒。

    陆一鸣耸肩,缩头,“我也不怕麻烦啊!再说了麻烦来了,想躲也不躲不过不是。”

    陆一鸣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雪云飞盯着陆一鸣看了几眼,扭头过去,许久没有说话。

    陆一鸣想也许是雪云飞认可了自己的话,雪云飞只不过想着找人问问路,找一家客栈住下,仅此而已。